樊振东的“蓝色”梦想

■文/陈偲婧 图/边玉翔 刘紫园   2017-06-13 23:29:49

刚打完男队“14选8”队内大循环,樊振东便成了医务室的常客,腰不舒服是他现在面临的新困扰,身上的伤病反应越来越多,一下就成为了这个今年刚满20岁的年轻主力的新问题。新球旋转的下降,让比赛中回合增多,击球需要的力气也更大,身上不舒服的反应也就随之增多。而这只是樊振东面临的众多“新课题”中的一项。

奥运会后手感不错体重控制得也合适

里约奥运会后樊振东连拿中国公开赛、全国锦标赛和世界杯三个冠军,作为奥运会“P卡”选手,樊振东经历了什么,才能有这般暴风式的成长?“我参加过一次亚运会,今天看到这个项目有突破,明年看到那个项目输了,对我内心的触动特别大。到了奥运会就更明显了,在奥运村里身边都是各个项目的精英,他们也会随着比赛的进程表现出不一样的精神状态,每天我看到的表情都是不同的。奖牌榜每天数量的变化都会特别影响心情,想为国争光的感觉也特别强烈。”在里约奥运会期间,樊振东不但要肩负陪练的任务,还要照顾一些上场队员和教练的“吃住行”,每天光去食堂打饭就得五六趟,但樊振东挺开心,“感觉自己在为队伍奉献,在这个团队里每个人的角色不一样,上场打比赛的就三个人,但队伍需要包括我在内的每个人,帮助他们一起把比赛完成好。”

樊振东的东京奥运周期,就在“新课题”和“成长”的伴随下开启了。

里约奥运会后,成都公开赛、欧亚对抗赛、全国锦标赛和联赛的行程已经在樊振东日程表上排好,他摩拳擦掌跃跃欲试。“里约奥运会前封闭训练了很长时间,在里约也没松劲儿,人虽然不像刚封闭训练完那样紧凑,但手上感觉不错,体重控制得也合适。”在樊振东看来,打比赛是在释放封闭训练中积攒的能量,掂量了一下自己的能量,樊振东觉得够用。

成都公开赛获得男单冠军,紧接着樊振东得到一个消息,由于马龙和水谷隼的相继退赛,他替补获得了参加世界杯的机会。“从那时候开始就觉得备战新周期的感觉来了。因为经过里约奥运周期的竞争,我也知道一个奥运周期中的世乒赛、世界杯和亚运会,是队伍考察队员的重点,突然多出一次参加世界杯的机会,我觉得很幸运,心想世界杯自己得打好。”高兴的同时,樊振东也担心,本来算着够用的能量,一下就觉得“余额不足”了。

“当时想过全国锦标赛打还是不打的问题,因为突然来了一个在我心里分量很重的比赛,就觉得其他比赛都要为世界杯服务了。”樊振东说大赛对他的影响已经非常清晰地摆在了眼前,他甚至会想,不使劲也能赢锦标赛该多好啊。可是2016年的全国锦标赛和以往相比意义不同,团体赛成绩将直接关系到2017年全运会的排位,全运会预赛的种子也是靠锦标赛的排位来定,八一队当然希望樊振东全力以赴。“和皓哥(王皓)聊完,我也下了决心好好打,团体赛结束后,单打就四场球,也不是很累。”结果樊振东的全国锦标赛打得很好,拿了单双打两个冠军。奥运会帮助樊振东暴风成长

2016年男子世界杯,樊振东获得自己第一个单打世界冠军全锦赛结束后当天晚上,樊振东从沈阳匆匆赶往北京,第二天就踏上飞往德国参加世界杯比赛的飞机。“到了德国有两天调整的时间,我心里挺紧张的。”樊振东想起2015年参加世界杯时,自己也是很紧张的心态。“那次决赛输马龙了,被打得没什么戏,一年后再打,对手几乎都是参加过奥运会的,心气很旺。”樊振东说,备战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特别想赢。

世界杯参赛选手少,赛程很短,樊振东需要尽快调整节奏适应比赛。1/4决赛碰上韩国的郑荣植,一开始樊振东打得不怎么舒服,第一局很快以6分输掉了,在后面的比赛中慢慢开始和对方较劲,“较劲的过程感觉自己挺有优势的,心里也会踏实一点。”决赛对许昕,樊振东感觉到更多的是自己想拿下比赛的压力,而不是技战术的压力。“这次和许昕打决赛,我特别想赢,上场就想进入状态更快一点。”樊振东和许昕打过很多次,在世界杯决赛场上,樊振东很快打开了局面,“第四局犯了一点错误,第五局上来就落后,但我在场上非常投入,没考虑可能被翻盘。”樊振东曾经有过在场上打不进去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这局领先不能输”或者“输了这局会怎么样”,而这种念想在这次决赛中没有跳出来过,最终他以4比1战胜许昕,获得世界杯冠军。

是联赛冠军,更是团队核心

打完世界杯回国,联赛就启动了,作为长期稳坐联赛胜率三甲的选手,樊振东心里有自己的一套“账本”。“联赛中跟水平比我差一些的队员打,知道

球该往哪打;跟水平差不多的选手打,在赛场上对方可能会有一些真真假假的东西来扰乱我,就看我能不能看准抓住,这时候就比较容易出问题。”但在樊振东看来,乒超联赛输一场还有机会可以弥补,重点是团队要心齐,“我们八一大商俱乐部今年就是这样,心特别齐,每个人到赛场上不管状态怎样,都很想去赢。”

作为去年乒超联赛的亚军,八一大商俱乐部的场。“我跟自己说,第二场绝对不能输,一上来王楚钦打得很好,前两局我一到关键时刻就给他发挥的空间太大了,总想赢一分然后捡一个失误把比分先稳住,结果王楚钦一直步步紧逼不给我机会。说实话,输了前两局,第四局打到10平以后,我自己也有点虚,但信念很坚定,整个团队都在看我,这场比赛如果我拿两分我们赢面很大,输一分就不好说了。不过比赛中我没想这么多,就想着认真抠下来每一分。”3比2战胜王楚钦后,八一大商又赢下双打,第四盘对老对手梁靖崑,樊振东一鼓作气,3比0为球队拿下制胜的一分,同时因为个人胜率第一,成为了2016乒超赛季的最佳男运动员。是团队1号,更是团队核心,樊振东带领心一般齐的八一大商获得联赛冠军

2016年看联赛的球迷多了,樊振东获得动力也更足了,相应地,樊振东在社交媒体上的更新也更多了,他希望把更多正能量传递给支持他的人以前聊乒超联赛的时候,樊振东说过一句话,“乒超联赛打得不是一场球的胜负,而是一个长期的考验”,问他这句话是不是也适用于国家队新奥运周期的竞争,樊振东连连摇头,“国家队竞争看似一个周期有四年,但在每个阶段都需要有亮点。打联赛需要的是稳定,但稳定两个字在国家队是站不住脚的,没有亮点和突破,就没人认可我。对于我来说,每年都有大赛,每次大赛都是我的奥运会,如果这些奥运会发挥不好,那我就没有奥运会可以参加了。国家队的竞争我认为是最残酷的,没有之一,每一次竞争面对的都是比我强很多的对手,在这种情况下还要打出亮点,要让教练组看到我身上的希望和可能性,这和打联赛是完全不同的。”

吴敬平教练退休后,樊振东将更换主管教练,他表示会和新的主管教练快速磨合,“因为时间都是自己的。”面对冲击,最重要的新课题

樊振东自从16岁进入一队后,就直接冲击进入主力层,从一队年纪最小的一员,到现在已经是个“老主力”,如何面对冲击是他现在面临的新课题。“现在有不少小队员通过交流比赛上到一队,冲击主力首先冲的就是我。”樊振东说,在最近的比赛里他越来越强烈地感觉到,小队员打他有种“想赢不怕输”的劲头了。

原来樊振东打比赛,领先的时候会感觉对方有点发蒙,现在反而是在自己领先时,会被对方打上好几个超级球。“我领先了也不会震慑到对方,对方觉得正常,打几个超级球就追上来了。”樊振东知道自己也有变化,“原来领先我就接着搏,现在会想着先减少失误。选择多了,给自己的空间比较大,同时给对手搏杀的空间也就大了。”面对这个新课题,樊振东的总结是,“在对自己很重要的比赛中,要把这种情况减少到最低。”

直通“14选8”阶段比赛刚一开始,樊振东就以1比2输给了周雨。“打到第三局我9:5领先,感觉自己也没犯什么错误,结果被追到9平,最后12比14输了。三局两胜对自己挑战挺大的,对于进入状态的速度要求很高,这次比赛输了好几个第一局,后面打得也很惊险。”虽然大循环樊振东排名第一,但刘国梁总教练说,樊振东的表现距他的期待还有一定差距。

“刘指导之前给我灌输了一些新东西,在比赛中,想赢和尝试新东西之间,我做得不太坚决,关键时刻还是会选择稳妥的方式去赢球,这样就突破和改变不大,刘指导的不满意更多是指这个方面,一点新东西都不敢用,证明平时训练掌握得不实。”

樊振东脑子相当清楚,改变势在必行,“这一阶段的直通比赛,也是一个很好的检验过程,证明我对教练灌输的概念吸收不好,用的时候就会大打折扣,首先在训练里要使用坚决,比赛中才能慢慢改变。”樊振东说,新东西融入自己的体系里才是最好的结合。

比赛过半的时候,吴敬平教练来到队里观战,和吴指导聊着天,樊振东感觉温暖又亲切,“不像是好久没见的样子,感觉特别亲,特别有话说。”随着吴敬平的退休,樊振东的主管教练也面临着更换,“无论谁当我的主管教练,我肯定会第一时间把自己的想法和教练沟通,尽快磨合,因为时间都是自己的。”樊振东说。2016年底,樊振东获得国际乒联颁发的“最佳得分”殊荣

东京奥运周期已经启动,把握好眼前的每一个目标,是樊振东现在给自己的任务梦想是蓝色的

樊振东在快速长大,在他心里也开始琢磨关于成熟的定义。“人要成熟必须要经历事情,无论好事还是坏事,只要经历了都会让我变成熟。每天训练,获得的是技战术上的收获;参加比赛,拿到自己的第一个单打世界冠军,就变成了人的成长。”樊振东以前有过纠结和犹豫,总觉得练得挺好,可是在比赛中又一次次输球,“拿完世界杯冠军,再纠结的时候我就会想,总会有收获的,感觉有东西来证明自己训练是有用的。”樊振东说经历的每一件事都能让他变成熟,而赢球能让他变得积极。

如果用颜色来形容自己的梦想,面对这个天马行空的问题,20岁的樊振东回答,“蓝色”。“我喜欢蓝色,看到蓝色会很积极。”东京奥运周期已经启动,樊振东说这个目标现在说还太早,先一步一步把眼前的比赛打好。“刘指导说,只有把握住一个机会,才会有下一个机会。打好眼前的每一场比赛,把握住每一个机会,这个想法更会鼓励到我。”■

上一篇回2017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樊振东的“蓝色”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