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年战争

文/吕海波   2017-06-13 23:29:58

2005 乙酉鸡年

★上海,一届堪称完美的世乒赛

2017是农历丁酉鸡年,也是中国乒乓球的大赛之年,世乒赛单项赛、全运会、世界杯等国内外重大赛事将在这一年里先后开战,掀起东京奥运周期的第一轮竞争高潮。回顾半个多世纪的国球历史,每当步入鸡年,中国乒乓球队基本都要面临几次大考,所参加的比赛也都意义非凡,12年前、24年前、36年前……那些鸡年的战事见证了国球荣辱,也为世界乒坛留下了无限风光。

2005年4月30日至5月6日,第48届世乒赛单项赛在上海举行,这是继1961年北京和1995年天津之后,世乒赛第三次来到中国。坐镇主场的国乒众将不负众望,除男双之外,他们在4项决赛中实现会师,最后包揽了5个项目的全部冠军。

在这届世乒赛上,身为上海人的王励勤在家乡父老的助威声中发挥神勇,他先是和郭跃搭档,在混双决赛中击败队友刘国正/白杨,捧起了兹·赫杜塞克杯;随后他与阎森的组合,在男双比赛中收获了一枚铜牌;男单赛场,他又一路杀进决赛,最后在一场直横之间的巅峰对决中以4比2战胜马琳,为中国队重新夺回了圣·勃莱德杯。

男单冠军的归属是这届上海世乒赛最大的悬念,在2003巴黎世乒赛和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中国队已经两次与男单金牌失之交臂,此次要在家门口重振雄风,中国男队背负的压力可想而知。开赛不久,男单赛场就冷门迭爆,卫冕冠军施拉格和雅典奥运会金牌得主柳承敏早早出局,波尔、庄智渊、瓦尔德内尔、萨姆索诺夫等一众高手也先后被挡在8强门外。而最令人意外的是,拥有一手放高球绝技的丹麦运动员梅兹先后淘汰了王皓和郝帅杀入半决赛,而韩国老将吴尚垠则凭借一路没碰中国人的上上签,成功跻身4强。

作为彼时中国男队两员实力超群的大将,王励勤和马琳在半决赛中都表现得霸气十足,他们迅速把对手封杀出局,将男单金牌是否会再次旁落的疑云一扫而光。随后两人在决赛中向世人展示了超一流的经典对抗,用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宣告了中国男单重回世界顶峰。

自2004年雅典奥运会拿到女单金牌后,张怡宁在比赛中的气场愈发强大,使用技战术的合理性也达到了更高的境界。上海世乒赛之前,张怡宁已经参加过3届世乒赛的女单比赛,获得了两次亚军和一次季军,2005年,她以从头到尾仅丢3局的优异表现征服了全场,终于捧起了梦寐以求的吉·盖斯特杯,同时也完成了“大满贯”的梦想。此外,她还与王楠搭档获得了女双冠军,“张怡宁时代”开始散发耀眼的光芒。

2005年的上海,30岁的孔令辉第6次站上世乒赛单项赛的舞台,并担任中国队参加开幕式的旗手。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他和王皓在男双比赛中不敌瓦尔德内尔/佩尔森,到了上海世乒赛,他们一路连克劲敌成功登顶,在重压之下为自己正了名。而且,他们以4比1击败德国组合波尔/许斯的比赛,是中国队在本届世乒赛5个单项决赛中的唯一一场外战。尽管孔令辉说自己并不是最好的双打运动员,但从1997年到2005年的5届世乒赛中,他先后与刘国梁和王皓搭档,5次进入双打决赛,3次捧起伊朗杯,且从未输给过外协会选手。10年前,孔令辉在天津获得了职业生涯第一个世乒赛单项冠军,10年后,他在上海用一枚双打金牌为自己的世乒赛之旅画上了完美的句号。王励勤

王楠

郭跃/王励勤

马琳

张怡宁

王皓/孔令辉

梅兹

刘国正

在这届世乒赛上,女单卫冕冠军王楠出人意料地在1/16决赛中被韩国选手文炫晶爆冷淘汰。在士气严重受挫的情况下,王楠迅速调整心态,最终携手张怡宁问鼎女双冠军,从而追平了邓亚萍在女子乒坛保持的18项世界冠军的记录。颁奖仪式上,王楠还获得了由时任国际乒联主席沙拉拉颁发的吉·盖斯特1/2比例复制杯,以褒奖她在

第45-47届世乒赛上取得的女单“三连冠”,迄今为止,王楠仍是获此殊荣的唯一一名中国女子运动员。

“嫁人就嫁刘国正”是2001年大阪世乒赛男团半决赛之后,响遍大江南北的一句口号,而在2005年的上海,刘国正用他的坚毅威武再次把这句话激活。在男单1/8决赛中,刘国正在大分1比3、决胜局3:7落后的局面下上演逆转奇迹,最终以13:11将德国一哥波尔淘汰出局。其实从球路来讲,波尔并不下风,而且他在比赛的前半段状态非常好,但是到了关键时刻,波尔明显没有刘国正硬朗,本可以下杀手的球,他都加了保险。而刘国正正是凭借果断的心理抓住了波尔的软肋,再次证明无论在多么被动的情势下,只要坚持不放弃,就有获胜的可能。

2005年的上海世乒赛还有很多画面令人回味无穷,比如红双喜水晶彩虹球台、世乒赛珍藏纪念册、五一黄金周期间体育馆内接近九成的上座率以及超过千万的门票收入。组委会在宣传接待、媒体服务、赛事组织等各方面周到细致的安排,得到了广泛赞誉,而通过上海世乒赛,“国球”的影响力又一次被推向高峰,“完美”二字,可谓当之无愧。男团冠军江苏队

女团冠军北京队★无锡,竞争惨烈的十运会

2005年10月11日至18日,第十届全国运动会乒乓球比赛在江苏无锡举行。作为全国乃至全世界水平最高的乒乓球赛事,四年一度的全运会对中国乒乓球运动员来说历来都是一次大考,其比赛过程甚至比国际大赛还要扣人心弦。早在5月底秦皇岛举行的预赛争夺中,各支代表队就已经为决赛席位展开过一番激烈的拼杀,除了海南男队首次跻身全运会的团体决赛,实现了历史性的突破之外,其它项目均被“爆冷”的氛围所笼罩:女团比赛中,从未缺席过全运会决赛阶段比赛的八一女队惨遭淘汰;女单赛场上,范瑛、丁颖、李晓霞等国手先后失利;双打项目中,与省队搭档出战的世界冠军孔令辉、王皓、王楠也纷纷出局,为期一周的预赛争夺,为无锡的全运决战增添了无数悬念。

国庆节之后,十运会如期而至,在率先展开激战的团体赛中,东道主江苏男队和阵容整齐的北京女队笑到最后,夺得了分量最终的团体金牌。由马琳、刘国正坐镇的广东男队和王楠、郭跃带领的辽宁女队虽然在赛前被视为夺标大热门,但他们从小组赛开始就步履维艰,最后连决赛都没进。江苏男队能够在家乡问鼎,一方面得益于陈玘、单明杰等年轻球员的成熟,另一方面也证明了在各队实力非常接近的国内男子乒坛,运动员临场发挥的好坏往往能够直接左右比赛的结果。北京女队以张怡宁为核心,蝉联了全运会的女团冠军,进一步巩固了她们在国内女子乒坛的霸主地位。

在这届团体赛中,丁松、马文革、李菊、王辉等老将纷纷披挂上阵,他们凭借扎实的基本功底和丰富的大赛经验奇袭国手,屡屡创下佳绩;而各省队也在新的奥运周期不断补充新鲜血液,张继科、马龙、雷振华、饶静文等一大批新秀都在比赛中有着抢眼的表现。国家队的主力队员在新老势力的冲击下,没有一人保持全胜,在上海世乒赛捧起男单冠军奖杯的王励勤,以5胜5负打出了国乒主力参加十运会团体比赛的最差战绩。

在单项比赛中,全运会的不可预知性依然是赛场上的主旋律:来自辽宁队的徐辉/郭跃凭借几近疯狂的发挥,最终斩获混双冠军,他们在1/4决赛、半决赛和决赛中一局未失,一路强势登顶。带领山东女队闯入团体决战的李晓霞和彭陆洋配合默契,携手夺得女双金牌,这两位不满20岁的姑娘为山东队实现了全运会女双冠军零的突破。在赛前没有任何名气的上海小将刘杉,与王励勤搭档摘得男双冠军,他们在决赛2比3落后的情况下大举反攻,最终逆转了广东队的夺冠热门马琳/张超。

两场单打决赛的对阵双方虽然没有让人感到意外,但比赛进程却是大相径庭:在万众瞩目的男单决战中,王励勤只用了25分钟就以4比0零封王皓,为上海队夺得了全运会第一枚男单金牌;而在女单决赛中,两位大满贯得主打了一场7局大战,张怡宁在1比3落后的不利局势下逆转王楠,获得了职业生涯又一个含金量十足的女单冠军。

经过8天的激烈角逐,第十届全运会乒乓球比赛在一片感叹声中落下帷幕,老牌劲旅八一和广东颗粒未收,上海和北京分获2金,江苏、辽宁、山东各有1金入账。以无锡为分水岭,一些老将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而大批新秀也在北京奥运周期的开端慢慢成长起来。男单冠亚季军王励勤、王皓、马龙

女双冠军李晓霞/彭陆洋

男双冠军刘杉/ 王励勤

混双冠军徐辉/郭跃

女单冠军张怡宁★比利时列日,国乒三虎难挡波尔

波尔2005年10月21日 至23日,第26届男单世界杯在比利时列日举行,中国队派出了王励勤、马琳、王皓的最强阵容出战,但3人最终都负于波尔,遗憾丢冠。

小组赛中,波尔以2比4不敌萨姆索诺夫,名列B组第二名,以至进入8强后就要与A组第一的王励勤直接碰面。在两人此前的交手记录中,王励勤以3胜4负处于下风,因此这场比赛一 开始他就拼得非常凶,打得波尔基本无从招架。但到2比0领先时,王励勤击球质量有所下降,出手愈发保守,波尔抓住机会猛烈反扑,最终以4比3取胜。

半决赛中,波尔的对手是他在国际比赛中从未战胜过的马琳,彼时马琳已经是男单世界杯的“三冠王”,技术上也具备着一定优势,因此波尔完全摆出了一副搏杀的架势。吸取了王励勤失败的教训,马琳在场上并不算保守,但从临场发挥来看,波尔的心态更放松,击球质量和命中率都要好于马琳。经过7局苦战,波尔终于战胜了宿敌,昂首步入决赛。

决战前,波尔和王皓在以往的交手过程中各赢两次,但前者在2002年曾获得过世界杯的单打冠军,而后者还没有实现世界大赛单打冠军零的突破,因此在比赛的前半段,王皓打得更“要 ”一些。在大分3比2、小分8:4领先的局面下,只要再得3分,王皓就能登上职业生涯的新高峰,但出人意料的是,波尔先是连得7分将比赛拖入了决胜局,又以一波6:0的开局彻底把王皓打得没了心气儿。依靠这般神奇的发挥,波尔最终拿下了胜利。

凭借3个“4比3”,波尔连克中国队3名顶尖高手,职业生涯第二次获得了世界杯的男单冠军。经历了2002年一飞冲天后的沉浮;经历了巴黎世乒赛、雅典奥运会、上海世乒赛的连番受挫;经历了被中国人逆转到逆转中国人的转变,波尔的再度崛起证明了他的成熟与无畏,也让他在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一直都是中国男乒最具威胁的对手。

1993 癸酉鸡年

★哥德堡,瑞典王朝实现斯韦思林杯三连冠

1993年5月11日至23日,第42届世乒赛在瑞典哥德堡的斯堪的纳维亚体育馆举行,这是世乒赛历史上第6次来到瑞典,也是哥德堡继1985年后再度承办该项赛事。当时的国际男子乒坛正处于欧洲两面弧圈球打法的鼎盛时期,而且技战术发展的趋势正在由细腻控制向凶狠霸道的风格转变;而在女子乒坛,中国队的霸主地位也正受多方势力的强力冲击,无论团体还是单项,想要夺金绝非易事。

在这届世乒赛上,瑞典人在主场实现了男团“三连冠”,除了瓦尔德内尔和佩尔森两员大将之外,他们还在此次团体赛中启用了新秀卡尔松,使阵容变得更加灵活也更具杀伤力。从小组赛开始,卡尔松就场场上阵,且一盘未失,尤其是在关键的半决赛和决赛中,他不仅没有成为对手的突破口,反而拿下了至关重要的一分,让两位本就实力出众的队友得以更加从容地发挥。在以3比1战胜中国队后,瑞典队再次登上最高领奖台,一代王朝达到顶峰。

在1991年的千叶世乒赛上,技术实力落后于人的中国男团遭遇重创,最终仅名列团体第7。此次出征哥德堡,主帅蔡振华带出了一支打法丰富且战斗力十足的团队(马文革、王涛、王浩、张雷、刘国梁,5个人中包含了4种打法),力争重返世界一流强队的行列。在先后战胜奥地利、韩国、德国等队之后,中国队迎来了与东道主的决赛,经过一场2小时35分钟的大战,瑞典人最终凭借更均衡的整体实力卫冕成功。两队一共打了4盘12局球,中国队在总分上仅输了8分,虽然冲金未果,但如此微弱的差距也让全队上下看到了击败对手可能和希望。

两年前在千叶,不仅中国男队经历了滑铁卢,中国女队蝉联8届之久的团体冠军也被朝韩联队携手抢走。此次征战哥德堡,队里经过反复研究,依旧派出了上届女团阵容的原班人马:邓亚萍、乔红、高君、陈子荷。尽管除了陈子荷外,其余3人都没有获得过世乒赛的团体冠军,但这套阵容经历了千叶世乒赛的失败,也经历了巴塞罗那奥运会的成功,她们从技术到心理都比以往更加成熟,也更有信心。经过赛前的充分备战,从小组赛开始,中国女队一盘未失,以10个3比0击败所有对手,成功夺回考比伦杯。男团冠军瑞典队

女团冠军中国队

男双冠军吕林/王涛

女双冠军乔云萍/刘伟

女单冠军玄静和

混双冠军刘伟/王涛

男单冠军盖亭在哥德堡世乒赛上,中国队在双打赛场捷报平传,历史上第二次包揽了3个项目的全部冠军:在男双比赛中,4强中共有3对中国选手,王涛/吕林在战胜马文革/张雷后首次捧起伊朗杯;女双比赛的情况与男双如出一辙,刘伟/乔云萍在一场内战中击败邓亚萍/乔红后第一次获得了波普杯;混双决赛虽然是一场外战,但冠军并不是新人,在以3比1战胜刘南奎/玄静和之后,王涛/刘伟成功卫冕了兹·赫杜塞克杯。

中国队在哥德堡遭遇冷门最多的比赛来自于女单赛场,夺冠热门邓亚萍在1/16决赛中被代表新加坡参赛的的前国手井浚泓淘汰,而另一名主力队员乔红也在同一轮中负于代表德国出战的施捷。两人意外出局的负面影响在赛场迅速波及全队,让其他队员瞬间背上了心理包袱,中国队最终只有高军一人杀入4强,但又被代表中国台北的陈静拒之于决赛门外。在本届世乒赛中,中国队一共有9名选手参加女单角逐,其中有4名输给了“海外兵团”选手。她们在团体捧杯后出现了盲目乐观情绪;遇到意外情况时,年轻队员缺乏大赛经验;关键时刻,海外兵团毫无心理包袱的出色发挥,都是单打惨败的重要原因。经过一番混战,玄静和最终在决赛中零封陈静,夺得女单冠军的同时,也成为了韩国队历史上第一位世乒赛的“金满贯”得主。

女单赛场有新人封后,男单赛场也有新王登基。在接连战胜萨姆索诺夫、伯宾卡、普里莫拉茨和塞弗之后,法国人盖亭最终在哥德堡加冕男单冠军,中国队成绩最好的运动员是闯入8强的马文革和王永刚。欧洲两面弧圈打法的运动员在本届世乒赛上的风头完全盖过了亚洲选手,他们不仅包揽了4强席位,而且在技战术方面显示出了强大的实力和优势。从表面上看,闯入决赛的盖亭和塞弗虽然是靠着蛮不讲理的球风打上来的,但以他们为代表的一大批欧洲选手不仅特长突出,技术全面,而且正反手都没有明显漏洞,他们显得凶,是因为速度更快、旋转更强,力量更大,相持能力也更好。因此,兵败哥德堡之后,中国男队再次坚定了不断突破创新和学习先进技术的决心,为重返世界之巅积极准备。

本次哥德堡世乒赛的颁奖仪式与往届大有不同,5个单项比赛均实行了并列季军的机制,男女团体虽然已经决出第3、4名,但颁奖时,第4名的团队也可以登上领奖台领取一枚铜牌,同时享受升国旗的待遇。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一旦国际奥委会接受乒乓球团体项目进入奥运会之后,可以争取多增设两枚铜牌。

★北京,诸侯争霸的七运会

1993年9月6日至13日,第七届全国运动会乒乓球比赛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举行,共有32支代表队的280余名运动员参加了本届比赛,其中包括了26名从海外归来代表原属省市队参赛的运动员。在赛制设定上,七运会较以往的国内大赛做出了一些调整:在团体比赛中,要求各支代表队至少报一名直板快攻型打法的运动员;在国内赛场首次增设了两名端线发球裁判员,以加强运动员规范动作的意识;严格执行两方运动员的上身服装必须要有明显颜色区分的规定,如果双方在赛前没有就此问题达成协议,临场裁判将组织双方以现场抽签的方式选定服装。

经过8天的激烈角逐,本次比赛7个项目的冠军分别被7支不同代表队的运动员获得。坐镇主场的北京队最终斩获了男团冠军,阵中的张雷、陈志斌、熊柯虽然都是横板弧圈球结合快攻打法的运动员,但3人各有特长,互为补充。在各队实力非常接近的男团赛场,北京队能够走到最后,得益于每名队员都能在关键场次中为球队赢下一分,尤其三号主力熊柯发挥出色,在团体赛中保持了全胜战绩。在半决赛和决赛中,北京队经过两场3比2的鏖战才分别战胜黑龙江队和天津队,夺得冠军实属不易。

河北女队以樊建欣、高军参加单打以及高军/郑源出战双打的阵容,在女团比赛中先后战胜四川、上海、山东、北京等强敌,赢得了第一枚全运会团体金牌。与北京男队艰难的夺冠历程不同,河北女队的晋级之路比较轻松,在半决赛和决赛中,她们更是一盘未失,强势登顶。能够在全运会的赛场上表现得如此完美,河北队的秘诀是队员之间的默契配合以及打法各异的技术风格。樊建欣是横板两面拉攻型、高军是直板左推右攻型、郑源是横板削攻结合型,三人在场上把反胶、正胶、长胶的不同性能发挥得淋漓尽致,令众多对手难于适应。在双打赛场上,解放军队的王涛/刘国梁获得男双冠军;山东队的王振义/乔云萍获得混双冠军;来自江苏队的小将李菊(17岁)和邬娜(19岁)在女双比赛中连续爆冷,在击败世界冠军刘伟/乔云萍和特殊打法组合高军/郑源后加冕冠军,显示了年轻选手的强劲冲击力。

世界排名第一的邓亚萍在女单赛场上表现得霸气十足,从1/8决赛开始,她从未让对手赢过一局,靠绝对实力赢得了单打金牌。而在竞争更为激烈的男单比赛中,右手直板单面拉打法的浙江选手吕林能够最终夺冠,还是出乎了很多人的预料。在决赛中,吕林的对手是左手横握球板的广东选手林志刚,后者在接连淘汰王涛和熊柯后,气势正盛,而且从两人以往在国家队的交手纪录来看,吕林处于绝对下风,只要对方正常发挥,他几无胜算。但是正因如此,吕林在比赛中完全抱着一种放松的心态,没有任何杂念,只求发挥出应有的水平,而反观林志刚,在看似到手的冠军面前背上了思想包袱,总想稳中求胜,患得患失,完全没有打出两面对一面的技术优势,导致最终失利。

纵观本届全运会,女线上依然是百花齐放,而且新人辈出,各种打法都具备很强的生命力,以李菊、邬娜、王楠、王晨为代表的年轻队员也都表现了不俗的竞争力;男线上虽然没有特别抢眼的新秀,但无论直板选手还是横板选手,应对弧圈球的能力明显有所提升,尤其是反拉、反冲技术已经渐成潮流,这对于中国男乒能够早日冲破欧洲弧圈球打法的束缚,无疑是一种非常积极的信号。普里莫拉茨★广州,普里莫拉茨首夺世界冠军

1993年8月20日至23日,第14届男单世界杯乒乓球比赛在中国广州举行,这是继1985年第6届(佛山)、1988年第9届(武汉)之后,我国第三次举办该项赛事,尽管天气十分闷热,但广州市体育馆里仍然聚集了大批前来观赛的乒乓爱好者。此次比赛,中国队共有3人获得参赛资格,包括卫冕冠军马文革、亚洲锦标赛冠军谢超杰以及世界排名第7的王涛。

小组赛中,谢超杰虽然战胜了日本削球手涩谷浩,但接连负于比利时的塞弗和瑞典的卡尔松,只排在小组第3,未能出线;1/4决赛中,马文革以0比2负于加拿大选手黄文冠,止步8强;王涛从小组赛中顺利晋级后,又连续战胜塞弗和黄文冠挺进决赛,但在冠军争夺战中他以2比3不敌克罗地亚选手普里莫拉茨,没能在主场实现登顶。

这次夺冠是普里莫拉茨职业生涯首次获得三大赛的单打冠军,能够在众多高手中脱颖而出,主要得益于他的节奏变化意识和均衡的攻守能力。在球场上,普里莫拉茨不像塞弗那样大刀阔斧、蛮不讲理,也不像瓦尔德内尔那样声东击西、变化莫测。这次比赛中他用后发制人的战术,对方凶狠时他选择退台相持;对方求稳时,他又不失时机地抢先上手,在关键时刻,他表现出了很强的应变能力,处理球非常果断,且命中率很高。

普里莫拉茨的成功,给当时世界乒坛的技术发展带来了新的启示:越是在高水平的对抗中,越能体现节奏变化的重要性。运动员控制击球速度的快慢、使用力量的大小、制造旋转的强弱、线路落点的变化,实际上都是在寻求一种差异,这种差异可以打破对手常规的击球习惯和战术套路,从而在实战中占据上风。  1981 辛酉鸡年

★诺维萨德,史无前例的包揽

1981年4月14日至26日,第36届世乒赛在南斯拉夫诺维萨德举行,本次比赛共有来自五大洲86个国家和地区的500余名运动员参赛,比赛规模是历届之最。中国队的出征阵容包括9名男运动员和10名女运动员,其中年龄最大的是32岁的李振恃,年龄最小的是18岁的耿丽娟。

在这届世乒赛上,中国队发挥神勇,创造了世乒赛有史以来的一项纪录——一个协会包揽了7个项目的全部冠军。除此之外,中国运动员在5个单项的决赛中全部实现会师,斩获5金5银,同时还获得了3枚铜牌。舒尔贝克在1979年的第35届世乒赛上,中国男队在团体赛中两次负于匈牙利队,遗憾丢冠,男单、男双也是全线溃败。经过两年的卧薪尝胆和技术创新,总教练李富荣率领焕然一新的中国队重返世乒赛的战场,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在本届团体赛中,中国队一共击败了9个对手,从头到尾只输了6盘球。决赛面对老对手匈牙利时,对方上场的3个人是夺得上届冠军的原班人马约尼尔、克兰帕尔和盖尔盖伊,而中国队则派出了施之皓、蔡振华和谢赛克的全新阵容,3人虽然都没有参加两年前的团体赛,但他们在这场复仇之战中敢打敢拼,最终以5比2战胜对手,为中国队重新捧回了斯韦思林杯。

中国女队此次派出了“一老带三新”的团体阵容,老将张德英、新秀曹燕华是上届世乒赛女团夺冠的主力队员,齐宝香和童玲则是第一次入选。除了横板削球打法的童玲之外,其余3人都是直板进攻型运动员,中国队根据不同的对手可以灵活变阵,让每个人的技术特长得到充分的发挥。从小组赛到决赛,中国队一路兵不血刃,以一盘未丢的战绩成功卫冕了女团冠军。决赛面对南朝鲜时,张德英、曹燕华和齐宝香组成的全攻型阵容只用了70分钟,就取得一场速胜,帮助中国队完成了女团“四连冠”。

团体赛虽然双双夺魁,但单项赛刚一开始,中国队就损失了一员大将:谢赛克在男单首轮发挥失常,以0比3脆败给瑞典小将林德,爆出了一大冷门。这场失利给全队上下敲响了警钟,队员们纷纷调整心态,在各自的项目中奋力拼杀。最终,郭跃华和蔡振华分获男单冠亚军;童玲和曹燕华分获女单冠亚军;李振恃/蔡振华和郭跃华/谢赛克分获男双冠亚军;张德英/曹燕华和童玲/卜启娟分获女双冠亚军;谢赛克/黄俊群和陈新华/童玲分获混双冠亚军。

中国队能够在这届世乒赛上取得全线大捷,运动员的顽强作风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比如在单打比赛中,曹燕华面对南朝鲜的李寿子、蔡振华对阵瑞典的本格森、王会元迎战捷克斯洛伐克的奥洛夫斯基时,都是在落后的局面下反败为胜的。童玲在女单1/4决赛中与朝鲜名将、两届世乒赛女单冠军得主朴英顺交手时,第一局先负,第二局以12:20落后时,竟神奇般地以24:22扳回一城,随后她又连赢两局,一口气拿下了比赛。

从整体情况来看,虽然中国队包揽了所有项目的冠军,但欧亚男选手的实力并没有呈现较大的差距,女线方面,亚洲选手更具优势,而且新人进步的速度很快。南斯拉夫运动员舒尔贝克是本次比赛表现最出色的外协会选手,他在男单、男双和混双3个项目中全都挺进了4强。瑞典的两员小将阿佩依伦和林德在男单比赛中分别淘汰了李振恃和谢赛克,展现了欧洲后起之秀的风采。年仅20岁的南朝鲜运动员李寿子,在本次比赛中先后击败过中国选手沈剑萍、齐宝香以及朝鲜名将朴英顺、李松淑,最终收获女单季军的她迅速成为了各队关注的对象。令人颇感意外的是,昔日的乒坛霸主日本队在本次比赛中发挥欠佳,竟无一人进入男女单打的16强。

★吉隆坡,克兰帕尔逆转登顶世界杯

1981年7月30日至8月2日,第2届男单世界杯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当时乒乓球还没有成为奥运会比赛项目,除了世乒赛之外,世界杯的冠军就成为国际乒坛分量最重,也是各国高手竞相追逐的冠军。

中国队此役派出的3员大将是郭跃华、谢赛克和施之皓,前者是首届世界杯的男单冠军得主,后两位是中国队夺得第36届世乒赛男团冠军时的主力成员。他们从小组赛轻松晋级后,又顺利抢占了4强中的3个席位,而另外一个名额则归属于已经30岁的匈牙利老将克兰帕尔。面对中国队的围剿,克兰帕尔展现了丰富的大赛经验和稳定的心理素质,他先是在半决赛中3比1力克施之皓,随后又在决赛0比2落后的情况下实现逆转,硬是把这个世界冠军从谢赛克的手边抢了回去。

在不久前的36届世乒赛上,克兰帕尔曾在男团决赛中击败过施之皓,所以世界杯再度相遇,他有一定的心理优势;而在同一场比赛中,他虽然败给了谢赛克,但3局球下来,克兰帕尔只输了5分,差距并不明显。况且世界杯的单打决赛是五局三胜制,这也给了匈牙利老将充分的周旋时间。

决赛的前两局,谢赛克打得非常强势,由于克兰帕尔一直接不好他的发球,以至于谢赛克经常能在两三板之内就解决战斗,比分差距也拉得比较大。从第三局开始,场上的情势逐渐转变过来,克兰帕尔不仅适应了对方的发球,还在前三板过后充分发挥了两面进攻型打法的优势,成功打乱了谢赛克的节奏,而且越是到了比分紧咬的时刻,他越敢果断下手,击球的旋转和落点完全限制了对手的发挥。最终,克兰帕尔连扳三局,获得了职业生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世界单打冠军。 克兰帕尔1969 己酉鸡年

★慕尼黑,苏联女乒首次登顶

1969年4月17日至27日,第30届世乒赛在德国慕尼黑举行。受文革的影响,中国队缺席了本次比赛,日本队在7个项目中取得了男团、男单(伊藤繁雄)、女单(小和田敏子)、混双(长谷川信彦/今野安之)4项冠军,成为了最大的赢家。苏联女乒在本届世乒赛上发挥出色,夺得了女团和女双(格林贝耶娃/鲁德诺娃)两枚金牌。瑞典组合阿尔塞/约翰森配合默契,在男双项目中成功卫冕。

1957 丁酉鸡年

★斯德哥尔摩,中国男女团跻身四强

1957年3月7日至15日,第24届世乒赛在瑞典斯德哥尔摩举行。当时的日本队正凭借新式的海绵球拍和先进的近台快攻技术称霸乒坛,中国男女队虽然在团体比赛中双双进入4强,但比起日本队来,运动员的整体实力和技术水平还都处于劣势。在这届世乒赛上,日本队一共夺得了5项冠军,包括男团、女团、男单(田中利明)、女单(江口富士枝)、混双(荻村伊智朗/江口富士枝)。男双冠军由捷克斯洛伐克组合安德里亚迪斯/斯蒂佩克获得,女双冠军则归属匈牙利搭档莫肖奇/希蒙。

从这届比赛开始,国际乒联正式决定将世乒赛改为每隔两年举办一次。两年后,容国团在德国多德蒙德世乒赛上勇夺男子单打冠军,中国乒乓球作为新中国体育的急先锋,率先打开了世界冠军的大门。

上一篇回2017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鸡年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