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世界交手

文/陈偲婧 图/边玉翔   2018-06-11 16:33:13

用一个知乎体来做这篇文章的开头:在赛场上觉得赢了没意思,输了还别扭,是一种什么感受?

樊振东的回答是:“以前我打外战一直很顺,没输给过中国队的主要对手,出来打公开赛,好像一打就进4强。以前觉得自己实力很强,有时候打外战,站在赛场上感觉还不如在队里训练打吴指导(吴敬平)发的多球刺激,那种枯燥的感觉就是‘赢了没意思,输了还别扭’。”

而王皓对这个问题做了另一番解答,“对樊振东而言,有一段时间的赢球没意思,输球还别扭,不是因为赛场上的节奏过于平淡,而是源于樊振东钻进了牛角尖儿——赢不了马龙,打球没意思。他才20出头,可能还要打10多年呢,怎么现在就觉得没意思呢?”说这话的时候,王皓一脸诧异。吴敬平也说,打比赛哪能只盯着马龙呢,当中国队的主力,必须要在外战中让人放心。

以前打外国人不费劲儿似的樊振东,在2017年德国公开赛中输给了奥恰洛夫。紧接着的瑞典公开赛,樊振东打得更不好,“心里不踏实,怕输,打得特别保守,特别小心。”回国后国家队专门给他做会诊,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也来了,大家一边找问题,一边给樊振东鼓劲。“其实很多问题我自己知道,那天拿到明面上说开了,心里也踏实了,而且感受到队里依然很信任我。”

如果说输球也能是好事,这件事好的意义就在于敲醒了樊振东,从“马龙怪圈”里出来看看世界。用现在流行的一句话说,就是做一个成熟的“小孩”,继续兴趣盎然地与这个世界交手。

全运会后钻进了牛角尖

2017年全运会后,樊振东很“闷”。以前采访中说过的自我调节的方法,比如约哥们儿出去吃饭或者抓娃娃,樊振东哪个都不想做,每天只是训练完就挎上背包去做放松和治疗。樊振东的好朋友朱霖峰说,他性格就是这样,心里有事就闷着自己,总是自己一个人呆着,每次都得自己想通了,才又嘻嘻哈哈召集大家出去搓一顿。全运会后樊振东就是做什么都一个人,他脑子里一直在转一个问题:“为什么在我和马龙状态都很好的世乒赛,我赢不了他;在我们状态都不好的全运会,我还是赢不了?怎么他老能‘吃着’我一点儿,压我一头?”

总能进决赛,但总输给马龙。樊振东说这句话当时好像全世界都在提醒他,随便点开个自媒体新闻,就有他和马龙N负1胜的消息。“那时候我好像人比较暴躁,在训练场上一有技术问题没解决,人就容易陷进去,想每个球都打得和想象中一样,结果就是每天训练完都贼难受。”樊振东那时候挺孤独,他觉得这种想法无论和谁说,对方都会觉得是他想错了。“教练们肯定认为我这样想不正常,练好自己的,自己强大了自然就突破了。”但樊振东就是控制不住和自己较劲,这时候出去打公开赛,带着这些想法的樊振东,准备对阵“非马龙”选手的比赛时就没法细致了。

德国公开赛,男乒就樊振东一人进入四强,半决赛对阵刚获得世界杯冠军的奥恰洛夫。此前奥恰在1/16比赛中战胜了闫安,气势正盛,而樊振东还处在自己的纠结中,赛前准备和场上局面把控能力都很失常,这些因素导致樊振东在比赛中处于被动,跟着奥恰洛夫的节奏走不说,打出去的还都是让对方很舒服的球。“第一局我9:5领先,如果赢下来肯定局面会不一样,结果我犯了严重的错误输了第一局。紧接着第二局也输了,后面四局一直纠缠着,决胜局一直被压着,没领先过。赛后想想,我自己在准备比赛上真的出了大问题。”心里蹩着劲儿,再小心翼翼的备战也是纸上谈兵。

男乒无人进入德国公开赛决赛,在转战瑞典的飞机上,樊振东就感觉压力来了。“我没经历过这种局面,以前看新闻对国乒的评价都是正面的,突然之间全都变了。”这让樊振东在瑞典公开赛中打得更紧张。“德国公开赛其实整体来说我并不紧张,只是在半决赛0比2落后的时候被打紧张了。但打瑞典公开赛不一样,人一直紧绷着,感觉心里不踏实,说白了就是怕输。”樊振东说,在瑞典赛场上,他觉得自己很小心。跟许昕的决赛,樊振东也打得别别扭扭,反手一直被蹩住,摆脱不出来。樊振东在赛场上就开始跟自己较劲,就像在北京训练时那样,打不出自己想象中的球,就钻牛角尖,弄得自己特别难受。樊振东说,对许昕的那场决赛他是越打越乱。输掉比赛后,樊振东回房间接到了王皓发来的信息,他就把自己一直憋在肚子里的别扭一五一十都说了出来。王皓听了以后说,特别理解樊振东。“樊振东刚上一队就竞争进入主力层,其实一路挺顺利的,现在碰到一些坎坷,都是成功道路上必须经历的。樊振东之前经历的少,现在外界的声音很多很杂,这些肯定会影响到运动员的心理。两站公开赛输球,并不能就说明他不行,没必要有那么大压力,这时候输球没准恰恰是好事呢。”话让王皓说着了,输球真的是好事,它让樊振东看明白了,“输了两次公开赛,人感觉稍微好点,我不是只有马龙一个对手,其他比赛不是随便打打就能赢,需要一场一场认真准备。自己进步了,可能再和马龙交手,就自然会不一样了。”

腰伤是总决赛的第一个挑战

打完两站公开赛回国后,在队伍会诊中重拾自信的樊振东,踏上了乒超联赛的征程。“以赛代练”是每个运动员在联赛中磨炼自己的方法,眼前这场主场对阵天津权健的比赛对樊振东的锻炼价值更大,第四盘他将与权健一号马龙直接对话。

“我觉得当时樊振东看马龙的心态,和伦敦奥运周期时马龙看我有点像。”王皓说,“好像觉得平时小赛赢没什么用,就想打大赛。”赛前王皓对樊振东说,小赛不赢,到大赛哪有基础和心理优势?王皓说:“马龙的56场小赛连胜,成为了他竞争参加伦敦奥运会的筹码。没有积累,就没有突破。无论比赛大小,都要重视。”

第四盘的一号对话如约而至,樊振东和马龙从比赛一开始就打得非常胶着,第一局先后战至5平、7平、8平,最终樊振东抓住机会,11:8赢下首局。第二局樊振东以11:4轻松取胜,马龙随后以11:9拿下第三局。但樊振东越战越勇,11:5赢得比赛,3比1,樊振东力克马龙,同时也帮助八一大商3比1主场取胜。

当时在国际乒联总决赛之前,还有一场乒超联赛要打,八一大商客场对阵江苏中超电缆。客场场地被安排在宝鸡市,路途中飞机加上汽车来回奔波,比赛虽然赢了,可樊振东的腰却难受得不得了。“这场联赛一结束,就赶紧回北京飞哈萨克斯坦参加总决赛了。”飞机一落地哈萨克斯坦,樊振东就觉得腰不对劲,心想“坏了”。

国际乒联的颁奖典礼只能告假,樊振东特意带去的西装一直放在箱子里,他忙着配合队医做放松和牵拉训练。腰伤已经让他没办法正常练球,本来以为能扛过去,没想到快比赛时还是站着动都动不了,这让樊振东有些慌了。樊振东和王皓一起向在北京的吴敬平汇报,最终达成共识:“在不加重腰伤的情况下坚持”。其实,吴敬平和王皓心里已经做好了随时叫停比赛的准备。

因为腰伤的缘故,以往要在赛前提前两三个小时就去准备的樊振东,这次只提前一个半小时到场地。第一场比赛对庄智渊,樊振东心里特别没谱,站在球台边不敢动,但比赛一打起来又应激性地去救球。“那场比赛我就感觉庄智渊动作好快呀,我干什么都来不及。”樊振东在场上纠结,场外指导王皓也很紧张,他的紧张来自于未知,“不知道樊振东的腰伤严重到什么程度,在比赛里能打成什么样。赛前只能从思想上调动他,激发他克服困难的心气,但真正打成什么样,我心里也没数。”4比2战胜庄智渊后,王皓和樊振东都踏实了不少,教练看清了队员的底,队员顶下了比赛,对自己也有了信心。

第二场对许昕的比赛,樊振东撕掉肌肉贴,干脆缠上了护腰。在瑞典公开赛决赛中,樊振东刚输给过许昕,“这次想去拼一拼,因为瑞典公开赛我打得不好,这次至少先从精神面貌上做出点改变。”樊振东赛前想。结果樊振东4比1战胜许昕,打得很好。在国内用手机流量看比赛直播的吴敬平说,“根本看不出樊振东身上有伤。”

接下来半决赛对阵波尔,决赛对阵奥恰洛夫,樊振东没有了任何顾虑,就是全力以赴。他每天晚上在房间里站着看比赛视频,因为腰只要一坐下来就难受,即使这样他依然要琢磨几个小时,把对手吃透。“其实刚开始我也不知道腰疼成这样该怎么办,后来每天尝试一些训练,刘队医帮我治疗放松,每天牵拉和做准备活动也更加细致,后来就形成了固定的节奏,最终帮助我顶了下来。”

如何找到乐趣?拿冠军!

打总决赛半决赛和决赛前,樊振东没想着压力和包袱,反而觉得外界的关注是一种鼓励。“我心态挺好的,觉得大家肯定都希望我赢。我自己虽然有伤,但更想拼一下,证明自己。现在很多事都会被关注、被放大,但我知道大家都是在关心我们,希望我们好。因此我在比赛场上也会感受到动力。”樊振东知道比赛的关键是一上场能不能拼出来,如果他还选择保,落后的时候更拼不出来了。“我们的实力肯定比外协会选手厚实,每次输球都是因为我们自己先犯错误。”

樊振东在半决赛4比2战胜波尔,决赛4比0战胜奥恰洛夫,吴敬平评价说“樊振东打得非常漂亮”。樊振东在比赛中紧紧抓住对手的痛处,没有给他们任何机会。以往国乒对总决赛冠军的看重程度没有这么高,但2017的总决赛有点不同,它给樊振东开启了一个真正恢复自信的大门。“而且樊振东在受伤、心里犯嘀咕的时候能很好地完成比赛,对于他来说是一次宝贵的经验。”王皓说。获得总决赛冠军,樊振东心里挺高兴,“之前老输,感觉自己总是被压着,先赢一次缓口气吧!总决赛不仅是对我,对队伍来说也很重要,确切地说,我和队伍都需要这个冠军。”

赢了比赛后,樊振东笑嘻嘻地对王皓说:“皓哥,我觉得打乒乓球又变得有意思了。”这句话也把王皓逗笑了,“赢了球,当然觉得有意思。所以运动员很单纯,状态不好?没有乐趣?一个冠军就能治!”王皓说。

2018,全新的挑战

总决赛结束后不久,就跨入了2018年,樊振东面临着很多团体赛任务。“世乒赛团体赛的半决赛和决赛,我都没上过。”樊振东知道,今年团体赛的压力肯定和以往不一样了。

樊振东第一次参加世乒赛团体赛是2014年,那时候他的老大哥王皓还不是他的主管教练,两个人住一个房间,王皓逗樊振东说:“要不比比这次比赛咱俩谁上场次数多?”结果两人各上两场,王皓又说:“这次算我赢,你上场有个3比2,我全是3比0。”

转眼进入2018年,王皓又要陪着樊振东征战团体赛了。“2018年对于樊振东来说是个新的开始,要重新去备战,这一年他要承担更多的比赛任务,对他来讲绝对是个考验。”王皓说,樊振东在新的一年面对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打好世界杯团体赛,第二个任务是拿回世界排名第一。王皓还把自己打团体赛的经验告诉樊振东,队友之间的相互信任要在比赛中建立,大家的劲要往一处使,“中国队的底气,在团体赛中很关键。”

“2018年的比赛对我来说都很关键,”樊振东明白,“真正能承担起这些责任,到了更大的比赛中才能相信自己能做到。”

第12轮乒超联赛结束后,樊振东作为男乒唯一的种子选手,和几位跟他年纪差不多的小将们一起去参加匈牙利公开赛,这站公开赛或许对他还有不一样的意义,因为2019年的世乒赛将在匈牙利举行。

采访结束后,一直等着樊振东的周雨跟他一起关了医务室的灯,他们是这天球馆走的最后两个人。楼道里的灯都灭了,只有体能训练馆里的一块电子屏亮着,上面写着:英雄要敢于争先,敢于争第一。

上一篇回2018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与世界交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