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译长胶密码

文/郑必凯 图/王昊天   2018-06-11 16:33:19

长胶,是乒乓器材中最为特殊的存在,长期在乒乓球运动中占据着重要的一席之地。虽然长胶在专业赛事中的出现频率已经大不如前,但在业余圈中却依旧有着旺盛的生命力。长胶诡异的特性,使它成为了许多业余爱好者的心魔,也是备受争议的存在。

与反胶的直来直去相比,长胶则像是一份加密文件,想要完全了解其内在,还得先费点功夫攻破密码。待攻破之后,或许长胶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神秘。

神奇的“魔术师”

所有的长胶使用者,都是应该感谢初代“魔术师”——张燮林世上本没有长胶,是张燮林发掘了它,让乒乓的世界里从此有了“魔术师”一族。

那是他还在上海市队的时候,某天去仓库领新胶皮,一时间却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型号,只得暂且换上一张别人不愿意用的次品——颗粒偏长,超出了正胶的既定规格。快攻讲究的是“快”字当头,过长的颗粒会减慢出手速度,别的选手自然将其视同废品,但直板削球的张燮林一试之下,却有新的发现:用它削过去的球飘飘乎乎,旋转令人琢磨不透,按说搓过去的球应该是下旋,他搓的却不转甚至带上旋,一般推过来的球应该不转,他推出的球却稍带下旋,攻过去的球更是“发沉”……虽然自己也较难掌握,但更令对手头疼。

发现了“新大陆”的他,如同寻到了无价之宝,经过勤学苦练,终于创造了当时外国人毫无所知的直拍“长胶”削中反攻新打法。第26届世乒赛上,他的长胶甫一亮相,就削倒了日本队主将星野和三木,两年后的第27届世乒赛中日男团决战中,又连胜三木、木村和荻村,为中国队捧得斯韦思林杯独得三分!“魔术师”的美称从此不胫而走,而他最重要的道具,就是长胶。

“怪”之有理

都说长胶怪、反旋转、球路飘忽,其实长胶并不怪,倘若如今主流的打法是长胶,偶尔尝试反胶我们同样会觉得怪,因此,究其根本还是我们对长胶不熟悉所致。

长胶颗粒软、长,颗粒顶端接触球面积小,所以旋转对它的影响较小,这就是人们说长胶“不吃转”的原因,平时对付反胶有效的发球,长胶或许能够轻易的挡回来,擅长靠发球制造机会的朋友可能会觉得力气全打在了棉花上。

长胶产生旋转的机制与我们常见的反胶不同,反胶可以主动制造旋转。而长胶主要靠“借转”触球时颗粒倒伏,产生类似“打滑”的效果,并且随着颗粒的回摆,还会将球加转。可以不改变球的旋转方向而把球“碰”回去,这样一来长胶的回球旋转一般会与我们平时习惯的反胶打的旋转相反,上旋回球变下旋、下旋回球变上旋,这就是长胶“反旋转”说法的由来,并不是真的将旋转反过来,但与我们反胶回球的经验相比旋转是反着的。以往打反胶的经验用不上了,所以会产生很别扭的感觉,这就是长胶“怪”的由来。

大维388D,就是典型的“怪胶”代表长胶能否“抄近道”?

对业余来说,长胶“以弱胜强”是比较常见的现象,练球十载的年轻小伙去球馆打一场业余比赛被动作看起来不怎样的长胶“老球油子”击败也是常有之事。长胶似乎成了能够快速增长实力的捷径,只要稍加熟悉,就能战胜水平比自己高的对手,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长胶截然不同的特性,在让别人别扭的同时,对使用者也会造成一些影响。若是已经有了反胶的动作习惯,再突然改换长胶,或许能够快速上手,但想要进一步提升那也是困难重重,除了要重新学习长胶的套路,还得改变自己打反胶时的预判与肌肉记忆,说是捷径有些勉强了。

还在练习基本功、正处于快速提升阶段的练习者是不建议使用长胶的,尤其是还在打基础的青少年。中国乒联规定12岁以下的儿童不得使用长胶参加国内的正规比赛,其目的就是为了让小朋友们打下扎实的基本功。若是使用了“不吃转”的长胶,在旋转的理解与判断方面自然也不会有深刻体会,反而会阻碍水平的进步。这条路,看似是捷径,实则也是一座需要费力才能翻过的峭壁。

业余比赛中使用长胶的选手比比皆是谁与长胶更配?

长胶的优点固然显然,但也难以掩盖其速度慢、旋转弱、力量小等天生劣势,不过双刃剑似乎更容易引起人们尝试的欲望,到底是否该试试长胶,先看看自己的打法属不属于以下三类,倘若不在,似乎有些单相思,倘若在此,便是两情相悦。削球打法

削球手一般为横板,反手使用长胶能够卸力、加转,靠稳定的防守消耗对手,造成对方失误给自己创造抢攻得分的机会。但削球手往往是需要长期专业训练才能练就,从步法到对球的判断、反应都与常规的反胶打法完全不同,比如一般人看到来球第一反应就是迎球回击,而削球手的第一反应却会是撤步削回。业余球友想要转型削球,那等于是将自己的技术推倒重建,难!单面技术过硬

如果本身的正反面技术都有相当功底,比赛中有强力得分手段,再换长胶就显得意义不大了。而另一面如直板横打,或者横板反手并不算太过硬的,用长胶来扰乱对手,为自己的进攻赢得筹码,则不失为一良方。直板单面进攻的,不妨加一面长胶,亦可以时不时的给对手制造些小麻烦,这正是长胶的用武之地。

当然亦有些人一门心思只希望学习长胶,或者在使用长胶后,能够以单面长胶打进攻的,逐渐成为主要得分手段的,这就看要手感天赋了。“爱折腾”的球迷

腻歪了两面反胶的常规节奏,想通过更换一面长胶来增加自己回球的变化,也可以试试长胶,当然,这类球迷选用长胶的目的大多在于通过不同性质的回球扰乱对手节奏,让对方直接失误或是给自己留下进攻机会。

亦或是,纯粹从装备的角度而产生的兴趣:不同品牌的长胶玩起来是什么感觉?进口的长胶与国产的长胶有什么不一样?长胶贴什么样的球板能玩出什么样的风格?对于发烧友来说,尝鲜的感受最有趣,哪怕过程很痛苦,一样能乐在其中。

长胶几乎是削球手用于卸力的首选你的长胶符合规定吗?

长胶属于乒乓球胶皮的5大种类之一,虽然有些特立独行,但也是在乒乓球体系之内,可以参加正式比赛的。但既然在规则之内,自然也应当受到规则的约束。某款长胶违规与否,是长胶最具争议性的一个话题,正规长胶与违规长胶的分界线到底在哪?

有些人认为不贴海绵的长胶就是违规,但事实并非如此。按照规则,颗粒朝外的胶皮(包括长胶、生胶、正胶)是可以不贴海绵单独粘贴的,只要你不是使用了深色面材的底板而又偏偏配了一张透明的红色长胶,否则是符合参赛要求的。

面胶上是否有“ITTF”的Logo是参加比赛的必查项目之一一张正规长胶,胶皮靠近拍柄部会印有国际乒联的Logo,若是有认证编码,也会出现在胶皮的靠近拍柄部位。但即便是印有国际乒联Logo的长胶也未必就符合规定,业余圈里最常见到的违规长胶主要有两类,一类是大颗粒长胶,另一类是固化长胶。

首先说大颗粒长胶,颗粒硕大、柔软,回球的“反旋转”效果更强,回球飘忽不定,一些追求极端怪异的球友就看上了这一点。但不论是出厂时就做成这样,还是使用化学药剂将普通长胶泡大,都是不符合规则的。套胶经过了物理、化学处理不说,颗粒密度也不符合乒联规定每平方厘米不少于10颗、不多于30颗的要求,不能用来参加比赛。并且,这些用化学溶剂泡制的长胶,大多具有一定的毒性,长期使用亦会影响健康。

固化长胶是使用固化剂或是其他方式,将长胶的表面进行硬化处理,使长胶表面光滑无摩擦,表面硬化使得橡胶的反弹特性大大减低,造成了极为明显的卸力效果,这类固化长胶防守弧圈球那叫一个绝。但这类固化长胶,虽然颗粒看似符合规定,但其经过处理以后,胶面性能已经完全改变,显然已经不符合规则,自然无法参赛。

使用这些长胶平时自娱自乐并无大碍,但若是为了追求赢球,使用不符合规则的“违规长胶”来参加比赛,似乎就有些胜之不武了。

厚与薄,有学问

海绵越厚,吃球缓冲的性能会更好,球停留的时间相对较长,利于进攻与防守,甚至还有一些主动制造旋转的能力,但海绵的加厚也会导致怪异性的下降。海绵越薄,长胶的反旋转效果就越强,球也相对更飘、更怪,不贴海绵的长胶是最怪的。

一般削球打法会用有一定厚度海绵的长胶,不靠怪异性赢球,一定程度的吃球可以保证稳定的回球,有一定制造旋转的能力可以削出转、不转的变化来干扰对手。而在近台控制、调动的打法,一般会使用薄海绵(甚至不贴海绵)的长胶,依靠长胶自身的旋转反差来创造机会。

通常来讲,1.0mm是长胶海绵的分水岭,1.0mm以上,进攻稳定;1.0mm以下的,防守诡异,易制造机会。所以大多长胶型号都会提供1.0mm上下的规格,如著名颗粒套胶制造商TSP的长胶海绵就有1.0-1.3mm的区间段,而国产如729的755、837套胶则是以0.5mm。0.8mm、1.0mm为规格区分。

何以制“长”?

想要克制长胶,除了技术上的要求以外,更重要的是要摆正看待长胶的态度。长胶是乒乓球多元化打法的一个组成部分,既然你打乒乓球,那肯定不能抱着排斥、逃避的心态去面对长胶。长胶与反胶一样,在与球友相互切磋、竞技之中娱乐,既然是比赛,想赢之心人皆有之,与人品好坏无关,只有正视了长胶,才能去克制它。

长胶主动改变旋转的能力较弱,回球的旋转基本上源于你给他什么旋转,了解长胶的旋转特性以后,针对这点去使用套路,可以有效的压制长胶。平时我们与反胶对手较量,唯恐对手先起板,发球常以短球为主,但对于无法有效进攻的长胶而言,发急长球可以直接为自己创造进攻的机会。

刚开始遇到长胶,因不熟悉长胶的回球特性,会有明显不适。但只要坚持与使用长胶的朋友多打几次,慢慢就能够掌握规律。不用担心与长胶练球会毁手感,恰恰相反,与长胶对手打球可以显著提高自己的手感与应变能力,加深对球的掌控,也能够练得一手稳健的弧圈,对水平的提高很有帮助。

虽然如今专业领域中“魔术师”已经难觅踪影,但是将长胶玩到出神入化的业余高手仍然不在少数,京城鼎鼎大名的“东邪西毒”便在多次业余乃至专业比赛中夺魁,引来效仿者无数,都想过一把“魔术师”的瘾。

玩长胶的乐趣,只有真正打过长胶的人才会明白,别看“长胶大军”稍显小众,里头的成员可没有一个好欺负的。

上一篇回2018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破译长胶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