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竞争中认清自我——女乒交流赛上的青春故事

文/阎密   2018-07-24 10:03:38

2018年春节假期之后,当国家队主力们在伦敦团体世界杯赛场上征战时,留在大本营的女队员们也在为梦想而战。2月23-25日,国乒女二队12人循环赛在乒乓球馆开打,循环赛前两名范思琦、郭艳和2017-2018赛季乒超联赛单打胜率榜上排在前两位的二队队员孙铭阳、郭雨涵,获得了与一队队员进行交流赛的资格。一队参加交流赛的队员也以联赛单打胜率为标准,排在后三位的张蔷、刘曦和刘斐参加本次交流赛。7名运动员在26日和27日又进行了一轮大循环,最终张蔷、刘曦和刘斐分获比赛前三名,守住了自己的一队席位,二队的孙铭阳获得第四名,为自己争取到了进入女一队的机会。

范思琦:“犯错”使我成长

与以往开心过大年不同,今年范思琦的春节假期过得很不踏实,“二队循环赛在即,比赛那根弦一直在心里紧绷着。”虽然没人要求,但范思琦每天都会练球保持球感,还在脑中自动搜索之前与对手们的比赛,边想边做总结。回到国家队后,距离比赛还有三天时间。在国家队主管教练李大成的督导下,范思琦着重练了自己的技术特长,同时加强了技术漏洞环节。范思琦说11个对手,每个人都有不同于他人的特点,只有做好自己,才能以不变应万变。

开赛前两日,范思琦觉得队友间比较熟悉,胜负没有定数,所以她一直以一颗平常心打比赛。最后一个比赛日还有三场球,看到成绩单的范思琦,突然意识到自己有机会冲击前两名。在第一场3比1战胜钱天一之后,范思琦对阵“第一名热门选手”刘铭,这场球与两人的最终命运息息相关,求胜欲自然都很强烈,范思琦感受到了开赛以来不曾有过的紧张。有点出人意料的是,两人交手后范思琦大比分2比0、第三局8:3领先,眼看胜利在望,她忽然脑子一片空白。尤其是在对手打了几个好球后,范思琦无谓失误开始增多,连丢两局。决胜局开局,范思琦0:5落后,此时,她在心里不断暗示自己,“我能犯错误,对手肯定也会犯错,就看谁能多顶一口气。” 终于范思琦扛到了对手失误,并趁势将比分扳平、反超,最终以14:12拿下比赛,提前一轮获得了一二队交流赛参赛资格。

从失利中看到发展空间

“情绪缓过来了吗?”在国乒女队一二队交流赛结束后的第三天,老教练曾传强在馆里看到因比赛期间右臂肌肉撕裂而暂停训练的范思琦,关切地询问道。范思琦最终获得交流赛的第六名,没能进入一队,从前的范思琦会抱怨自己努力那么久,还是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情绪肯定会低沉一段时间。而如今的范思琦却看到了自身的发展空间,“每失败一次,都是一个积累的过程,毕竟后面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所以总结完问题后,重燃信心、抬起头继续走就好了。”她抓住机会问了曾传强一个问题,“交流赛时,好几场球我在领先时被反超,应该怎么打领先球?” “既然领先,那就按照领先时的打法继续打呀!”听了曾指导的回答后,范思琦如醍醐灌顶,连声说:“对啊,就应该坚定自己的技战术,像打二队循环赛时那样。”

虽然晋升失败,但范思琦看到了自己在备战过程中做得好的一面,在比赛中已经有所体现,教练、队友的帮助也给了自己增加了能量。全运会和乒超联赛,范思琦都与朱雨玲在同一支队伍。在范思琦看来,朱雨玲是个成熟且热心的队友,每次比赛前,她都会帮其他队员出谋划策。而范思琦觉得朱雨玲身上最值得她学习的是职业精神,无论比赛对手是谁,朱雨玲都会提前认真准备,平时训练时,她对自己要求也很严格。近朱者赤,范思琦在不知不觉中也变得更好了。对教练李大成,范思琦说两人之间的相处模式是细水长流型,“我进队四年,一直在李导组,我不太善于表达,平日与李导交流不算多。但他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里,我想跟他说一声谢谢,很幸运有他这样一位教练。”

郭艳:做好自己,不留遗憾

2016年全国乒乓球锦标赛,四川女队获得女团冠军。打了几场漂亮球的郭艳,在随后的乒超联赛中接连输球,刚刚建立起的自信心严重受挫。“当时我以为自己的球已经可以了,就对自己抱有很大希望,可实际上我还没到自己想象中的水平。”郭艳说,乒超联赛打到后期,她甚至害怕走上赛场。这种状态一直延续到全运会。

全运会的女团半决赛,郭艳第五场战胜盛丹丹,为四川队晋级决赛立了大功,获胜的那一刻,郭艳的自信心仿佛又回来了。但是在第二天的决赛中脆败给王曼昱后,郭艳又被“打回原形”。由于负面情绪的长期积压,去年11月,郭艳被查出甲状腺炎,医生建议休息一个月。起初,很久没有自由时间的郭艳还很开心,但没过多久,她心里就开始打鼓,“每多休息一天,我就被队友甩在身后多一点。”郭艳开始翻看以前的比赛录像,可看了一会儿,她的心思又飘走了,满脑子的消极想法,让郭艳一度绝望到想退役。

终于调理好了身体,郭艳重返赛场后打的第一场比赛是对阵北京首钢的乒超联赛,第三盘双打她搭档袁媛逆转战胜盛丹丹/赵琳,还在第五盘以2比0击败盛丹丹。收获了两场久违的胜利,郭艳及时进行了总结,“以前我总规定自己要打成什么样,一旦没实现,心里负担就越来越重。整个人放轻松后,反倒发挥出自己应有的水平。”

再逼自己一次

走上二队循环赛的赛场,郭艳即使在面对球路别扭的钱天一,并且几度落后的情况下,依旧心态平和,“大比分1比2、第四局1:4落后,我把比分扳平。决胜局6:8落后,我又生扛了下来。”郭艳说这场比赛能咬下来,觉得自己很厉害,信心上有了提升。但在教练看来,整场比赛一直打落后球,说明郭艳自身存在问题。第一天比赛结束后,五战全胜的郭艳回去做了总结,她说是自己不够重视开局造成了比分的落后,“因为是循环赛,我打完一场,下一场开局会松一口气,这时就容易被对手抓住空档。”

解决完一个问题,第二天、第三天的比赛,郭艳又接连遇到新问题,因为是第一次参加与一二队交流赛直接关联的选拔赛,场上出现的很多状况是她以前没碰到过的,她一边比赛,一边忙着解决问题。以二队循环赛第二名的成绩进入“七选四”,郭艳最终排名第五,与升入一队的机会擦肩而过。之前为了进入国乒二队,郭艳逼着自己勤奋苦练,现在以升入一队为目标,她说要再逼自己一次,“毕竟我年龄不小了,今年可能是我最后的机会,希望在我的能力范围内做到最好,不留遗憾。”

张蔷:打直板靠的就是一口气

张蔷是国家队目前唯一一个直板女运动员,她用练习钢琴的理论来比喻自己的打法,“一天不练,自己知道;两天不练,对手知道;三天不练,观众知道。”要想与横板运动员相抗衡,张蔷必须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

自从进入国家队后,张蔷觉得自己一直被身边不进则退的竞争氛围推着向前走,时隔六年再战一二队交流赛,让张蔷重新找回了初心。她说,这一次她要带着这颗勇敢的心,更加坚定地向前走。

选择直板是“美丽的意外”

为了增强体质,五岁半时,还没球台高的张蔷就被送到当地体校学打乒乓球。“那时候太小,人家训练,我帮着捡球,或者在球台边颠球。”张蔷说起初自己对乒乓球兴趣不大,等到手握球拍上台时,她才爱上这项运动。很多人都好奇,在横板称霸的年代,张蔷为什么不走寻常路。对于这个问题,张蔷笑着回答“这是个美丽的意外”,在教练递给她球拍时,张蔷下意识地选择了直板握拍法。

2012年,张蔷遇到第一个坎。“在二队升一队时,我已经落在同批队友后面,2012年年初,好不容易打上一队,可我没想到那次交流竟是‘祸端’的开始。”交流赛的前一天,训练中的张蔷突然感觉后背疼痛,当时她没太在意。比赛结束后,打上一队的喜悦也暂时掩盖住了病痛。随后,她又马不停蹄地赶往甲A赛场,因为队伍只有三个队员,发着烧的张蔷也不得不上场比赛。直到封闭训练开始后,病痛的折磨使得她再也坚持不住了。当时的主管教练阎森带她去看医生,检查出了肋骨骨折。在养伤的三个月里,只能看着队友训练、比赛,张蔷心里“干着急”。而更艰难的是后续的身体恢复期,张蔷说:“那种痛苦形容不出来,简单地说,就像是重新开始学球。”

张蔷的第二次低谷在去年的乒超联赛期间。“我2012年开始打联赛,前面那几年,大家不太熟悉我的打法,所以成绩还不错。但现在我占不到这些便宜,加上心态控制得不好,联赛里我经常感慨,怎么赢一场球这么难?”到了2018年,参加第一站匈牙利公开赛的张蔷止步于资格赛,让她的情绪更是降到冰点。

勇敢地面对自己

交流赛前,为了宽慰当时情绪低落的张蔷,主管教练张琴找她谈心,“你就是靠着拼劲打到现在,直板打的就是一口气,只要你不放弃,就一定有机会”。队中好友顾玉婷在交流赛前期也一直陪着张蔷,训练、生活都按照她的节奏走。对于教练和队友的鼓励,张蔷很是感激。而真正触碰到张蔷内心最深处的是准备比赛的过程,“张导带着我强化训练、看录像、钻研业务,每天的备战都很累,也会紧张到睡不好、吃不好,可那些天我过得很充实。”张蔷说这让她找到了久违的感觉,那是一种对比赛的渴望,无关最终结果。“上一队后大家的终极目标都是世界冠军,我也想去追逐那最高峰,但重拾打球的初心后,我想明白了,每个人的能力不一样,所以,我现在只希望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做到最好。”张蔷坦然地说。

都说万事开头难,张蔷为第一场比赛做了充分准备。她的第一个对手是通过二队循环赛打上来的郭艳。因为对手已经提前进入比赛状态,张蔷特意在赛前又跑又跳、拼命调动自己。开赛后,张蔷率先发起进攻,打得对手措手不及。在几个回合的较量后,张蔷逐渐把控住了场上节奏,3比1,她顺利取得开门红。“循环赛的第一场比赛很重要,赢完之后,整个人的信心会有很大提升。”随后,张蔷顺势取得五胜一负的战绩,凭借积分榜第一名守住了一队席位。

接下来,除了坚守初心、继续寻求突破外,张蔷还有一个心愿,在女线直板越来越少的当下,她期望自己能起到一个带头作用,让喜欢乒乓球的小孩子们看到,打直板是有希望的,未来能有更多直板国手 。

孙铭阳:终于捅破了“循环赛”窗户纸

在春节前的一次训练中,正在练球的孙铭阳突然被女一队教练李隼点名,“年后备战世乒赛,你跟着一队一起去封闭训练。”孙铭阳还没来得及高兴,李隼又改口了,“算了,你还是先凭本事自己打上来吧。”感觉被将了一军的孙铭阳,立马燃起了斗志。“我一定要在一二队交流赛中抓住机会,名正言顺地跟着一队去集训。”

在超级联赛中磨练成长

2017年年末,女一队进行了一次大循环比赛,排倒数第一的孙铭阳直接降到二队。在新教练王翔手下练了不到半个月,她就前往乒超联赛的赛场。2017-2018赛季是孙铭阳的第二年联赛,相比于第一次参赛,她觉得自己有了不小的进步。2016赛季乒超联赛,孙铭阳主攻双打,单打只打了十几场。而到了2017-2018赛季,她不仅单打出场次数达到21场,还在几场关键比赛中打了1号位。

三个多月的联赛过去之后,孙铭阳成熟了不少,人也比以前坚定很多,这都要感谢联赛中遇到的一个个小困难。其中,最让她难忘的是战胜心理恐惧的那场球。在接连输了两场2比0领先的比赛后,孙铭阳崩溃得哇哇大哭。接着她对阵陈梦,在大比分1比0、第二局6:2领先时,孙铭阳的心里产生了莫名的恐惧,“我害怕赢下这一局,又像之前那样2比3输掉比赛。”在犹豫中,孙铭阳丢掉第二局。大比分1平之后,孙铭阳反倒放开了手脚,全力以赴去拼,很快以3比1锁定胜局,为队伍拿下关键一分。“作为一名年轻队员,我不应该有怕输的心理。”赛后孙铭阳认真地总结说。

打交流赛像坐“过山车”

在乒超联赛后期,孙铭阳收到队里通知,联赛前两名可直接获得参加一二队交流赛资格。必须进一队的决心,突然成了孙铭阳的心理负担,距开赛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时,她已经局促不安到不能正常生活,“不管我做什么事情,总会不自觉地想到交流赛,有时和队友开玩笑正大笑着,比赛的事突然闯进脑子,笑容都会僵住。”

二队队内循环赛那三天,是孙铭阳最煎熬的日子。她一边训练,一边关注着比赛场上的动向。看着激烈的比赛,孙铭阳想,“她们都提前找到了比赛的感觉,我直接上场,会不会被打蒙?”结果正如她所料,第一场对阵同一俱乐部的刘曦,孙铭阳就被打到“怀疑人生”。“我们之间太熟悉,该准备的我都准备到了,但在场上我控制不了自己,整个人都傻了,跟不上刘曦的节奏,也不知道要怎么办。”0比3,孙铭阳迅速败下阵来。走下赛场的那一刻,她猛然醒悟过来,“我以前打循环赛特别差,就是因为总在意那一场球的输赢,导致连输。既然我已经输了一场,打好后面的比赛就好了。”

第二场,孙铭阳的对手是范思琦。根据以往的交手战绩来看,孙铭阳略占上风,比赛开局她也以大比分2比0领先。正当孙铭阳觉得胜券在握时,却被绝地反击的范思琦追到2比2。决胜局,孙铭阳同样在领先的情况下,被追到9:9。她紧张到心脏都要跳出来,但看了一眼对手之后,孙铭阳发现范思琦比自己还慌张。抓住对手此时的漏洞,孙铭阳拿下了决胜局。

在进行倒数第二场比赛前,孙铭阳私下算分时发现她与范思琦、郭艳都赢了三场球。轮空的她坐在场下观看范思琦与张蔷的比赛,当范思琦决胜局7:4领先时,孙铭阳躲进了更衣室,她把耳机的音量调到最大,但依稀听见自己紧张的心跳声。“当时我笃定范思琦那场球肯定会赢,那我能不能进一队,就要看最后一场自己对张蔷的比赛了。”

可惜即使使出浑身解数,孙铭阳还是不敌张蔷。与对手握手的那一刻,孙铭阳已经开始恍惚,“下场后,教练一直跟我说话,但我什么都听不见,有点不敢相信比赛就这么结束了。”当张东海告诉她,因为范思琦输给张蔷,她已经进入一队的时候,孙铭阳马上哭了出来,“整个交流赛,我的心情像坐过山车一样,忽高忽低,还好最后的结果是圆满的。”相比于重返一队的喜悦,孙铭阳认为本次交流赛更大的意义是突破了自己打循环赛的“死穴”,她表示以后再打循环赛,自己多了份底气。

上一篇回2018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在竞争中认清自我——女乒交流赛上的青春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