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是职业,参政议政是事业,乒乓球是最好的副业

文/李宇皓   2018-07-24 10:03:43

在上海著名电视节目《老娘舅》中他是调解员,大家都叫他“孙律师”;在区政协他是常委,因为撰写社情民意信息多,得名“孙大户”;在乒乓界他是上海市乒协副会长,俱乐部老板,球友叫他“孙大状”。

对于自己的这三种身份,上海市申房律师事务所负责人孙洪林的定位是,“律师是我的职业,参政议政是我的事业,乒乓是我最好的副业!”

2016年,孙洪林(左)与徐寅生和上海市乒协会长陈一平(中)在现场观摩马来西亚世乒赛儿时乒乓:钻围墙打乒乓被老师狠批

孙律师的乒乓情结要追溯到儿时。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末的他,儿时没有太多的娱乐游戏活动,乒乓球是那个年代很多人的运动项目,“那时候可不像现在这样,到处都有球馆,单位也有球台,我们小时候哪里都能打乒乓,只要能用的工具我们都用了。”

“可以说无处不打(乒乓),那时家里的门都是老门,两扇的,直接可以卸下来打,后来卸的次数多了,门都坏了。记得有一次我们把爸妈的床板拆下来打,打得正高兴,爸妈突然回来,看见床被拆了,很生气,一顿打,可惨了。”

为了能打乒乓球,孙律师和他的小伙伴想尽了办法,“门不让卸了也难不倒我们,我们可以去菜场打,那时的菜场有水泥的工作台,摆上砖头当网子就可以直接打了。实在不行,地上用粉笔划一张球台也能打,反正哪里都能打,谁都阻挡不了我们打乒乓。”孙律师小时候看来也颇为顽皮,不过对乒乓是真爱。

说到儿时打球最难忘的一件事,孙律师还记忆犹新,“这么多年了我还是记得很清楚。有一个周日,和几个同学约好钻墙进学校打乒乓,我们都钻进去了,有一个胖子,头进来了,屁股太大,卡住了,痛苦得哇哇直叫。当时我们以为人不知鬼不觉,谁知道第二天老师就知道了,到现在我也没弄明白到底谁出卖了我们。”

现在乒乓:以赛代练,两位专业“教练”每天陪赛

相比儿时,孙律师现在打球环境好了很多,不但有固定的专业乒乓场馆打球,事务所还专门招聘了两位有专业乒乓背景的员工,任务之一就是每天陪孙律师苦练乒乓球。

孙律师的打球习惯和大都数人都不太一样,大家一般都下班后去球馆打球锻炼身体,孙律师是每天早上起来,先打一小时乒乓再去工作。“每天早上一起来就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多开心,打打球,出一身汗再去上班,一天都神清气爽。”

孙律师打球的地方在静安区平型关路的一家专业球馆,早上没什么人,孙律师和他的两个“师傅”就在这里切磋。

说到提高球技,孙律师有自己的一套方法,“主要是以赛代练,基本功基本不练,动作、 步法 ,反反复复太枯燥了,我每天打球也就1小时左右,如果练球去掉半小时就没时间了。所以我就和教练打比赛,虽然打不过,但打打也有提高,差距越来越小,进步还是不小的。”

孙律师的两位教练一位来自上海体院乒乓专业,一位来自某高校乒乓专业队,实力不容小觑。专业退役的笔者半年前曾和孙律师切磋过,那时正常让7分问题不大,最近交手让5分都下风了,确实进步不少。

说到现在打球的目的,孙律师非常肯定地说,“健身为第一目的。律师工作压力较大,每天要坐在办公室,接待客户,精神上高度紧张,来的客户都是遇到困难无法解决,不到万不得已,人家一般不会花钱到律师事务所来。长年累月除了出差或家里有事,每天都在办公室工作10小时以上。打球的目的当然是锻炼身体快乐乒乓,同时打乒乓能减缓压力。”

说到打乒乓的好处,孙律师笑了,“打乒乓让我更健康,我现在每天工作都不疲劳,不像有些人双休日后不想上班,对上班有恐惧,我一点没有。每天上班前打一小时乒乓出出汗,自己打了好球叫一叫,自我表扬,对方打好球我也会赞美几句,发自内心,人会兴奋。按照医生说的,打球开心,开心免疫力就提高了,这是最大的益处。”

此外,年近60的孙律师发现近来自己的反应快了很多,“原来我颈椎不太好,经常酸痛,甚至发生过晕眩。后来一直打球,不酸了,人的反应也变灵敏了,几次出去旅游时,台阶没看到,突然一滑,人都没倒下,平衡好了反应快了,这是我感觉比较明显的效果。而且通过打球体重保持稳定,身上没有赘肉,我的工作应酬很多,如果没有乒乓,现在也该大腹便便了。”

组建俱乐部:参与的感觉非常美妙

除了自己打球,前几年孙律师还组建了申房乒乓球俱乐部,短短几年,申房俱乐部已经成为全国业余乒坛知名俱乐部,在全国以及沪上各大乒乓比赛中屡获佳绩。

说到组建俱乐部的初心,孙律师感慨万千,“这些年我赞助了一些比赛,也看到一些民间俱乐部的精彩比赛,但赞助比赛仍是旁观者,如果我能组建俱乐部,或者带一些队员参赛,这样参与性更强,更深入。”

有了这样的初心,孙律师立刻着手创办申房俱乐部,并亲自带队前往各地比赛,“每次带俱乐部参赛和我平时作为爱好者或者赞助人看比赛,感受完全不一样。带队比赛胜负和你有关,比赛过程中心理起起伏伏,这个过程感觉很美妙。平时除了打球,一年带队参加几次比赛,也算享受生活的一种方式。”

组建俱乐部还有意外的收获,“通过比赛可以以球会友,我性格外向,喜欢交朋友,通过比赛结交一些兴趣爱好一致的朋友,这也是生活乐趣。有些朋友还能对你的工作有帮助,这是没想到的收获。”

组建俱乐部后,每次外出比赛孙律师都亲力亲为,如何处理工作和俱乐部的关系?

“我儿子是事务所执行主任,也是国际法的律师,从英国留学回来,现在日常管理工作主要由他分担大部分。我在律师事务所每天也会接待客户,和事务所律师交流,还有一些会议,忙忙碌碌。但儿子能帮我很多。”

外出比赛时,事务所的日常工作由儿子打理,“很多事情必须亲力亲为,很多客户一定要找我接待咨询,或者找我打官司,外出带队可能会对我创收有一点影响,但我认为钱是赚不完的,工作赚钱是为了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如果只会赚钱工作,没有乒乓这个爱好,可能会觉得很压抑,很枯燥,这样对我身体健康有影响,最终还是会影响工作效率。磨刀不误砍柴工,劳逸结合,每次带队出去比赛正好是对我紧张工作的调剂。”

投入与回报:乒乓带来的享受金钱无法衡量

赞助比赛组建俱乐部,孙律师每年为乒乓球投入不少。对于乒乓的投入,孙律师总是笑着说,“我从来没想过回报,乒乓给我带来的美妙感受就是享受,这是用金钱无法衡量的。”

谈到每年在乒乓球方面具体的投入数额,孙律师很坦然,“没有具体的预算,我有兴趣的,或者大家需要的我就来,没有怎么仔细算过,这几年大概每年在几十万到一百万左右,我希望申房乒乓俱乐部和申房律师事务所一样,在华东地区、上海有一定的知名度。”

“这么多年我对乒乓的投入,从小到大,从少到多,根据我的收入慢慢增加,从来没想过回报,乒乓给我带来的快乐就是回报,这种回报是无价的。”

“人生苦短,就几十年,我的收入除了正常消费还是有些盈余,花在自己喜欢的项目上是一种享受,一种快乐。平时要工作,也要享受生活,投入乒乓既是我的爱好又能带来快乐,非常享受,根本不考虑它的付出和产出回报等。”

律师、委员、“官员”,三种身份三种感觉

著名律师、政协委员、乒协官员,孙洪林的每种身份都能给他带来不同的感觉和享受。

孙律师走在街上经常有中年阿姨盯着他看,当然不只因为孙律师风度翩翩,而是在上海一档收视率极高的生活类节目《老娘舅》中,孙律师经常出镜,这档节目是很多阿姨最喜欢看的电视节目。

在曹燕华乒校20周年校庆现场,一位阿姨一直盯着孙律师,走出来很远了,阿姨还在回头,还在自言自语。“这类情况我经常遇到,站在路边有陌生人过来握手,我都会热情地和他们打招呼。”孙律师笑着说。

“律师是我的职业,以技能、专业为客户提供法律服务,取得报酬。客户遇到困难和麻烦非常纠结着急的情况下,通过我的专业知识、服务,努力给客户减少损失,化解他们的矛盾,解决了很多法律的问题。每当客户的问题得到圆满解决后,他们会以各种方式向我表示感谢,锦旗、感谢信等等,这时候感觉律师这个职业蛮崇高的,能够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利,有自豪感。”

孙洪林是上海第13届人大代表,现在是静安区政协常委,“民主党派参政议政,与共产党肝胆相照,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律师是我的职业,参政议政是我的事业。这句话现在政协里很多人都知道。”

孙委员写了很多社情民意,得到中央统战部、全国政协、市领导市政协的关心和批示,“上海其他区政协也请我去参加讲解和交流参政议政的心得,因为我写得多,政协里面大家给我起了一个外号‘孙大户’。”

上海乒协副会长是三个身份当中让孙洪林最为享受的一个,“群众团体的副会长,又是我最喜欢的体育项目,每当以副会长的身份去开会、参加比赛观摩时,很享受。能为上海的群众乒乓发展出点力,无论是人力物力,我都非常乐意去做,上海乒乓有悠久历史,有群众基础,相信在全民健身的大背景下,上海的乒乓事业一定会蓬勃发展。”

“前不久和区政协主席见面时他调侃我,律师职业,参政议政事业,乒乓是主业。我告诉他,乒乓是我喜欢的副业。”

乒乓心愿:上海能有一支女子乒超球队

说到自己最喜欢的乒乓球手,孙洪林毫不犹豫提到了樊振东,他认为樊振东身上有军人的阳刚之气。

去年世乒赛,樊振东和马龙争夺男单冠军,惜败,输球后他的眼里泛着泪花,“我相信不久将来他肯定能成为中国乒乓的绝对主力,而且这孩子比较直率、正气,是男孩子的榜样。”

谈及未来,孙洪林的心愿竟然与申房和自己无关,他希望有朝一日上海能有一支女子乒超球队。

“上海男子成绩不错,全运会拿了冠军,乒超成绩也挺好,但女子目前还不行。作为国际化大都市,文化体育的发展是城市软实力,没有女子乒超球队有点怪怪的,希望上海女乒能迅速发展起来。”

有侯英超的加盟,孙洪林组建的申房俱乐部在2017年的一系列好成绩吸短预动 正手强攻

上一篇回2018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律师是职业,参政议政是事业,乒乓球是最好的副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