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瑞典世乒赛”

文/吕海波   2018-07-25 10:03:41

在世乒赛的历史上,瑞典一共做过6次东道主,加上今年4月29日在哈尔姆斯塔德进行的第7次,瑞典举办世乒赛的次数已经追平了英国和德国,并列世界第一。

届数:2

时间:1928.1

地点:斯德哥尔摩男单冠军梅奇洛维茨

女单冠军梅德尼扬斯基1926年1月,正式成立的国际乒联决定于当年12月份在英国伦敦举办第1次全体代表大会和第1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并希望“每年一届”将比赛延续下去。然而由于经费困难,第2届世乒赛被迫推迟到了1928年的1月份举行,地点定在了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共吸引了14个协会的运动员参加。在比赛期间召开的第2次全体代表大会上,国际乒联正式确定了运动项目的名称为“TABLE TENNIS”,同时还通过了“21分记分法”为各国比赛的统一记分法。

在第2届世乒赛上,匈牙利队成为了最大赢家,他们在6个项目的争夺中获得了4.5枚金牌(当届比赛没有设立女团项目),并在男团、女单和混双3个项目中实现了卫冕。来自奥地利的弗拉姆和匈牙利名将梅德尼扬斯基配对斩获女双桂冠,成为了历史上第一对获得世乒赛金牌的跨国组合。而唯一没有被匈牙利选手染指的男双金牌,最终是被奥地利搭档利布斯特尔/图姆摘得。

届数:16

时间:1949.2

地点:斯德哥尔摩

1949年,世乒赛第二次落户瑞典,当时以匈牙利为代表的欧洲势力依然是赛场上的绝对主角,然而美国女队却异军突起,在女团项目上从欧洲各国的围剿中撕开了一道缺口,并最终登顶。匈牙利队在本届世乒赛上收获了男团第10冠,队中的传奇女将法卡斯不仅在女单项目上实现了三连冠,还一举摘得了女双和混双两枚金牌。瑞典队虽然坐镇主场,但他们在战绩上依旧乏善可陈,实力最强的男团项目仅闯入了8强。男单冠军利奇

女单冠军法卡斯届数:24

时间:1957.3

地点:斯德哥尔摩

进入上世纪50年代后,日本队凭借先进的技术打法和海绵球拍力挫欧洲诸强,逐渐成为了新的乒坛霸主。1957年,日本队的整体实力依然处于上升趋势,且男女队发展日益均衡,他们在瑞典举行的第24届世乒赛上第一次将团体和单打的4枚金牌全部收入囊中,创造了一项新的赛会纪录。中国队在比赛中积累了更多的实战经验,成绩也是稳步提升,男女队均闯入了团体4强。此外,在本次世乒赛期间进行的全体代表大会上,国际乒联做出了一项重要决定,即将“每年举办一届”的世乒赛正式改为“两年举办一届”。

男单冠军田中利明届数:29

时间:1967.4

地点:斯德哥尔摩

1967年,世乒赛第4次落户斯德哥尔摩,这也使它成为了世界上承办该项赛事最多的一座城市。当时的国际乒坛正处于中日争霸的阶段,然而受到“文革”的影响,中国并没有派队参加此次世乒赛,这也直接给了日本队一次夺取全部7座冠军奖杯的绝佳机会。就当日本队向所有金牌发起猛烈冲击的时候,东道主瑞典队打破了他们的包揽计划,阿尔塞与约翰森搭档在男双比赛中力克群雄,从日本队手中抢下了一枚宝贵的金牌,这不仅是瑞典人第一次在本土夺冠,更是他们在世乒赛上第一次摘金。从那以后,瑞典男队名将辈出,一举成为欧洲乒坛的中坚力量。

男单冠军长谷川信彦

瑞典第一代名将阿尔塞

女单冠军森泽幸子

届数:38

时间:1985.3

地点:哥德堡

1985年,世乒赛首次来到瑞典的第二大城市哥德堡。进入上世纪80年代后,世界乒坛的欧亚对峙愈演愈烈,尽管中国队在成绩上略占上风,但以横板两面弧圈球为代表的技术革新,已经让欧洲人看到了重回世界之巅的希望。在本届世乒赛前,国际乒联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在竞赛方面开始实施一些新政,中国队的运动员虽然受到了影响,但仍在哥德堡一役中多点开花,先后斩获了6项冠军。而东道主瑞典队又是在男双项目中找到了突破口,阿佩依伦/卡尔松一路过关斩将,最终捧起了伊朗杯。

受器材新政影响的蔡振华与曹燕华搭档获得混双冠军

中国男团问鼎冠军

女单冠军曹燕华

男单冠军江嘉良届数:42

时间:1993.5

地点:哥德堡

在1989年第40届世乒赛期间举行的国际乒联代表大会上,共有3个协会竞争第42届世乒赛的举办权,法国中途退出之后,墨西哥击败热门候选协会南斯拉夫后中标,为北美洲赢得了历史上第一次世乒赛的举办权。然而两年过后,墨西哥乒协以经费困难等理由向国际乒联提出了撤办申请,希望国际乒联易地举办第42届世乒赛。经过一番紧急磋商后,瑞典乒协挺身而出,时隔8年后又一次把世乒赛带回了哥德堡。

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中国队在欧亚对抗中已经逐渐落于下风,尤其在男线方面,传统的直板打法已无优势,横板实力又比较单薄。反观欧洲乒坛,东道主瑞典队兵强马壮,此次世乒赛又在本土首次问鼎男团冠军,从而成就了“三连冠”的王朝霸业。法国选手盖亭在男单项目中夺魁,向世界展示了横板两面弧圈球打法的凶狠和刚猛。中国女队虽然夺回了两年前在千叶世乒赛上丢掉的考比伦杯,但在女单项目中却遭遇了一次溃败,邓亚萍和乔红两员大将早早出局,导致4强中仅剩下一名中国选手。最终,玄静和在乱阵中杀出,为韩国队夺得了迄今为止唯一一枚世乒赛女单金牌。

在这届世乒赛上,因为众多前中国国手的登台而首次在媒体上出现了“海外兵团”一词。邓亚萍和乔红在女单项目中就分别败给了代表新加坡的井浚泓和代表德国的施婕,另外一位“海外兵团”的代表人物陈静,在恢复训练不久闯进女单决赛,最终输给了玄静和,为中国台北队获得一枚银牌。

瑞典男团实现三连冠伟业

男单冠军盖亭

女单冠军玄静和

上一篇回2018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历史上的“瑞典世乒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