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剖析 对“百花齐放,各有芳香”的思考(下)

文/厦门乒乓球队教练 王磊   2018-07-25 10:03:43

前文摘要:乒乓球运动在中国占据着特殊的历史地位,诞生了我国体育的第一个世界冠军,而运动成绩也是几十年长盛不衰,我们拿到的不仅仅是数不清的世界冠军,更是推动了乒乓球运动的发展,代表着世界上最先进的打法和技术风格。但是随着运动的迅猛发展,以及竞赛规则的不断变革,中国乒乓也遇到了空前的挑战,我们的优势一点点地消失,以往的传承已经跟不上形势的发展,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发现,自己的后备力量已经没有了任何优势,似乎没有太多的尖子与苗子供教练们挑选,我们的后备力量像一个流水线生产的面孔相同的标配产品,而各种打法以及不同的个性风格与流派已经很难看到。

模仿至上——强继承 轻发展

现在年轻教练的教学方法大部分来源于传承,运动员出身的教练传授的往往都是他们当运动员时老一辈教练员的教学手段,再加上自己打球的感觉;而有一定资历的老教练们则会利用自己的教学经验,拿以前教学成功的模式为例,再复制一遍。与基层训练点相比,省队层次的教练们大部分在模仿国家队的训练计划和模式,加长了训练时间,加大了训练强度,但往往忽视了每一个队员都是一个不同独立的个体,因材施教才是最正确的方向。

眼下,单纯模仿被认为是最有效和最安全的做法,出来一个直板横拉的技术,就几乎否定了推挡;在出现台内拧拉技术之后,就让新一代运动员放弃正手的挑打和劈长;有了反撕就没有了弹敲;有了冲杀就没有了加转;强调凶和快,就不要轻和慢;这些显然都不符合辩证法,它不是发展而是走向了极端。

目前,在发展和培养上,单一性和绝对化的问题不仅仅存在于打法和风格上,还包括训练方法和训练手段。共性的训练计划要求,每节10—15分钟的时间交换,无论正胶、长胶、横板或直板,训练的方法几乎没有大的区别,这种单调的训练计划和训练手段的滋生,实际上是一种头脑上的懒惰,是把乒乓球需要的个性打造放在了机械的流水线上,留下的是有一定能力的熟练工,而淘汰的也许是不适应这种训练模式的,有特点、有个性的可塑天才。

另外,模仿甚至也渗透到器材的使用方面,在全国男子青少年大区集训中,我们对运动员使用的器材进行过统计:有约40%的队员使用蝴蝶,30%的使用斯帝卡,20%的使用红双喜,其它的则占10%,套胶几乎是清一色的正手狂飚,反手蝴蝶05,甚至正手的套胶全部是黑色,反手全部是红色,可我们到底有多少队员真的对手中的武器有最细腻的感觉呢?

我们不要忘记当年的郗恩庭正是由正胶改为反胶而获得世界冠军的;邓亚萍的球拍与打法,像是为她量身定制的,几乎不能复制;就算已经是世界冠军的马龙也为了弥补反手力量的不足,把日本套胶换成了中国套胶,从而实现了大满贯;这都说明了只有认清自己的打法风格,才能配备适合自己的球拍武器。

欲百花齐放 需取长补短

上世纪末直板左推右攻打法在正反手转换时需要拇指和食指的转换,这对手指的灵活性和力量性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转换,直板打法运动员的手指力量要比横板运动员大,这一点在发球和搓球的质量上都起到了很大作用,正是有了手指力量的基础,客观地说当时直板的发球旋转和质量要明显高于现在的运动员。另外,手指不断转换提高了灵活性,往往也带动了头脑的灵活,在这一点上反观我们现在新一代的直板,因为全是用横打代替推挡,所以从学握板开始就拇指食指同时用力,正反手的转换改成了手腕,手指的灵活度和敏锐感大大降低,手指没有放松,就会削弱发力、击球和调节的感觉。

此外,直板反面的横拉在防守方面和相持中的旋转、节奏变化上与推挡相比还有不足,直板反面有三个手指的支撑,这几乎占了板面的一小半空间,我们只利用球板的远端显然是有利于发力而不利于控制的。反面的横拉加强了进攻,提高了旋转,可是在防守上和变化上却有了限制。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男单决赛,王皓在巨大压力下,反手防守在柳承敏的强进攻下出了问题,直到现在,许昕直板反面的防守问题也依然没有很好的解决。我们不要发现了问题再去加这板推挡,因为运动员从基础训练时手指已经握死,后天去补已丧失了先机。

直板同时掌握推挡和反面技术是加大了训练难度,可是也增加了无穷的变化,我们可根据不同运动员的手指长短、力量和灵敏的特点,让他们分别形成以反面为主或是以推挡为主的反手技战术体系,这才能把直板的特点发展得淋漓尽致。直板横拉技术对传统打法的推挡来说应该是补充,是发展,不应该是完全的替代。

另外,在正胶、生胶、长胶和削球等颗粒打法的训练方面,我们也要去突破原有的固定思维,打破不同胶皮固定在正手或反手的位置。不一定完全是正手反胶反手颗粒或反手反胶正手颗粒,完全可以进行倒板转换,正手和反手对两面不同胶皮的性能都能掌握,就能可近可远,可攻可守,可快可慢和可攻可削,这样的变化就会成为几何性增长,扬长补短才会把颗粒的短板和局限打破,把颗粒的变化特点无限延伸。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希望我们的乒乓球运动员和教练们都能打破思想上的壁垒,敢于开拓,风险往往与机遇并存,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找回传统,继承传统,而是找到不同打法新的出路。在器材不断改变更新的现状中,我们要对目前较先进的横拍打法风格进行分类,做到打法相似,但风格不同,技术特点不同,就能够变化无穷,就象同类花朵有着万紫千红的颜色。

同时我们要加大对“非主流” (在这里打上引号,是因为对这种说法有明显偏见的不认同)打法的研究力度,找出各种打法的优势,弥补看上去无法解决的漏洞。没有落后的打法,只有落后的意识,在这里我也无法对各种打法在质的飞跃上提出更有效的手段,只希望能够通过抛砖引玉,来启发大家的思考,因为毕竟我们拥有着最广泛的群众基础和最高水平的教练员队伍。

(注:本文内容源自作者,不代表本刊观点)

上一篇回2018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深度剖析 对“百花齐放,各有芳香”的思考(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