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讲理,不要命 就要赢!

■文/陈偲婧 图/吕海波 白宇   2018-08-24 10:04:01

晚上8点,瑞典哈尔姆斯塔德市才刚刚迎来晚霞,2018年世乒赛团体赛比赛馆——哈尔姆斯塔德竞技场亮着蓝黄相间的灯光,正是瑞典的颜色。傍晚城市的空气有点冷,路边车站等车的少年们看见记者摇下车窗,会开心地挥手打招呼。这座拥有10万人口的哈兰省的省会城市,有瑞典最好的乒乓球训练条件,有瑞典著名的乒乓球俱乐部,也用最地道的热情,迎接着世界各地的乒乓人。

中国队在4月26日下午4点抵达哈尔姆斯塔德海边的一家酒店,分散在主楼和附楼的房间有大有小,教练们都把自己的大房间换给了队员。欧洲的床很软,腰不好的刘诗雯和陈梦成为室友,从第一天起就打上了地铺。从这天起直到最后捧起女团冠军考比伦杯,中国女乒一直保持着每场比赛提前2小时10分钟到达赛场准备的“套路”。

打最不好打的对手,给自己“找困难”

4月29日,瑞典世乒赛正式开幕。这一天中国女乒有两场小组赛,但对于参赛的五位女乒队员来说,比赛早在封闭训练前就“开始”了。教练组在世乒赛小组赛抽签分组出来后便给队员开会,告知大家小组赛排兵布阵的原则是,“打你最不好打的对手”。因此在封闭训练中,丁宁、刘诗雯、朱雨玲、陈梦和王曼昱这五位参赛队员已经有了清晰的训练方向。“特别是陈梦和王曼昱,我们的战略是小组赛让她们两个多承担主要任务,尤其在对阵特殊打法对手时,会让她们上场在比赛中进行锻炼。”李隼一直认为,从队内竞争中脱颖而出的运动员,在大赛中都不会打得差。“安排她们在大赛里锻炼,也是一种信任的表现,我相信她们五个每个人都具备了上场拿分的实力。”

“这次比赛从一开始就和以往不同,教练提前告诉我们哪几场上,让自己有充足的准备时间。”第三次参加世乒赛团体赛的陈梦,对教练这种安排的理解是“帮自己在大赛里克服心理这道坎儿”。第一次参赛的王曼昱在封闭训练中重点准备了对削球和颗粒打法,“也包括小组赛要遇到的冯天薇。”来到比赛场馆后,王曼昱对刘诗雯说:“这气氛实在太好了,一进场馆就有比赛的感觉。”这是王曼昱在以往参加过的所有比赛中都没有过的视觉听觉氛围,这让她感觉好奇新鲜又很兴奋。在中国队的第一场对印度的比赛中,陈梦和王曼昱都上场了,在丁宁3比0为中国队取得开门红之后,王曼昱和陈梦也以同样的比分为中国队锁定第一场胜利。其中王曼昱战胜的对手是刚在英联邦运动会上战胜冯天薇和于梦雨的巴特拉,“特别感谢教练组的信任,对方现在气儿很足,能交给我这个重任我很感谢队伍。比赛到第三局的时候,我适应了她的旋转、落点和习惯,所以打得很顺畅。”

中国3比0印度

丁宁3比0达斯(6,2,4)

王曼昱3比0巴特拉(10,9,5)

陈梦3比0玛德荷卡(8,1,5)

在晚上比赛前,女乒开了个准备会,期间李隼说的一句话让陈彬教练印象深刻,“李指提出要有稳定的心态,有拼对手的心理,我觉得有一句话说得特别好,他说不要因为队友打得好,就也想表现自己,想打得更好,这样反而会影响发挥。李指说这样的心态以前有队员出现过,所以提醒大家特别注意。”李隼认为,“女队内部竞争很激烈,大家心知肚明,但是在团体赛中,我们的氛围又要非常团结,这是比赛里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晚上对阵白俄罗斯,派出刘诗雯、陈梦和朱雨玲出战的中国女队,经历了第一场被对手“放鸽子”的比赛,白俄罗斯队没有派出最强阵容。这是中国队在团体小组赛中经常会遇到的问题,对手为了保存实力和信心,碰到中国队的时候雪藏主力。但队伍考验队员的初衷没有变,陈梦爆料说,如果对手不太强,李隼在局间指导时,会让队员自己给自己“加戏”找困难。“我们每一场赛前准备都是按照对方的最强阵容备战的,但抽签出来一看经常是准备了一场空。这种时候自我神经上的调动就很重要,在比赛中就练一练自己想通过比赛去练习的技战术。有时候场外指导会让我们避开对手的弱点,专门打她强势的地方,以此锻炼自己。”用这种“诀窍”,一天打了两场比赛的陈梦找到了比赛的感觉,用李隼的话说就是“打开了”。

中国3比0白俄罗斯

刘诗雯3比0博格达诺娃(9,3,7)

陈梦3比0达莉娅(1,6,3)

朱雨玲3比0玛格丽塔(2,1,7)

防了一天,终于攻出去了

4月30日女团迎来第三场小组赛,在4号球台的中国女乒完成了世乒赛中唯一一场在副馆进行的比赛。比赛虽然在下午进行,但女乒团队早早起床,9点就集合开了准备会。陈彬教练这天在日记中写到:“每一个对手我们都会重视,每个细节都做得很好,这是我们强大的原因之一,要想比别人做的好,就要付出比别人多。”

在比赛中打头阵的王曼昱觉得自己的发挥没有昨天好,“因为是以前没碰过的对手,所以会看录像准备比赛,但真正上场打后还是感觉不一样。”需要在比赛中熟悉对手、调整自己技战术的王曼昱觉得,这场应变能力的考验自己做得不如昨天好。王曼昱的主管教练肖战选择坐在侧边的看台上为她加油,他的感觉和场上队员一样,“适应对手慢了一些。”

第二、第三个上场的朱雨玲和刘诗雯则充分在比赛中调动了自己,特别是朱雨玲在攻出最后一分球后,兴奋地转身握拳,和教练队友们一起喊了起来。“一直在防,终于攻了一个,我很高兴,教练队友们也很高兴。”

3比0战胜俄罗斯队后李隼说,欧洲选手打球有点“冷”,没什么套路,不好算准。“有时候会打得我们队员们挺别扭,但现在队员们已经慢慢适应了。”李隼通过队员们在比赛中遇到对方发力时打出很多防转攻的高级球判断,“这是非常好的现象,说明队员们心态很稳定,状态会越来越好。”但同时李隼也谈到这是第二次被对手主力阵容“放鸽子”,除了让队员们自己在比赛中“找麻烦”,李隼也看到了积极的一面,“这说明我们在心理上已经摧垮了对方。”

同时,在这场比赛中没有出场的丁宁和陈梦也没闲着,利用这个比赛时间在训练馆认真训练。陈彬要求这次来帮助主力队员训练的张瑞也参加训练,“不要觉得自己是配角,要跟着一起进行训练,也要有心理上的训练,想成为主角,才能有超越的心。”训练馆里,陈彬这样告诉张瑞说。

其实4月30日这天是李隼的结婚纪念日,但这个日子他从来没有在家庆祝过,甚至想都不一定想的起来,因为这天每年都穿插在大赛期间,今年也不例外。

中国3比0俄罗斯

王曼昱3比0玛利亚·泰拉库娃(7,5,8)

朱雨玲3比0瓦莱里娅·谢尔巴特赫(4,4,6)

刘诗雯3比0阿纳斯塔西娅(7,4,3)

硬仗来了,锻炼队员也考教练

5月1日中国女队完成了小组赛的两场收官之战。早上对阵新加坡队,被放惯了鸽子的女乒从教练到运动员都认为,热爱乒乓球的冯天薇不会放弃这次和中国队比赛的机会,她一定会出场。第一场比赛王曼昱如期对上冯天薇,在以11:4顺利赢下第一局后,后三局每一局都被对手纠缠到10平以后,最终遗憾地以1比3告负。

“对她,我真的有想过会输。因此在打之前我特别的怕输。”王曼昱毫不保留地说,“在联赛中输过,在T2比赛里赢也是非常别扭的,冯天薇给我的感觉是,比赛里我稍微处理得不好就可能会输。” 王曼昱说第一局她几乎发挥得淋漓尽致,跟准备好的球打得一模一样,“第二局比分被咬住,有几个环节和我自己想得不一样的时候,马上就紧了。后面越打越紧,最后都忘记自己赛前准备了什么,脑子空白。”

从赛场上走下来的王曼昱整个人还处在很蒙的状态,她没有去训练馆练习,而是选择坐在场边给队友加油。“担心给队友带来压力,但更相信队友们没问题。”王曼昱说当时“感觉自己需要时间去缓一缓,坐在场边我迅速回想了比赛中的几个关键球,让自己换个角度想应该怎样处理。”

想通过比赛锻炼队员的李隼,同时也在考验自己的能力。“我第一次带队打世乒赛团体赛,需要通过一些细节对队员们有个全面的了解。”李隼说,过去队伍只是知道王曼昱对冯天薇不好打,知道胜负场次,“但不知道她嘀咕的点在哪,也不知道嘀咕对于王曼昱来说是发泄还是紧张。通过这场比赛,可以说对队员更加了解了。”赛后李隼说,这场比赛冯天薇在用自己的短处拼王曼昱的短板,“冯天薇摆短技术不好,但她为了牵制王曼昱的特长技术拧拉,一直和王曼昱打摆短。这场比赛可以让王曼昱认清自己,遇到困难的时候特长技术该怎么发挥,是接下来她需要弥补和提高的。”

丁宁在这场对阵新加坡的比赛中为队伍贡献了两分,“确实在0比1的情况下上场,心里多多少少有些紧张。当看到曼昱和冯天薇打得比较胶着时,我告诉自己必须专注打好自己的比赛。”赛后丁宁说,“两个对手林叶和冯天薇都是右手选手,都比较有实力。”更让丁宁记忆深刻的是对冯天薇的比赛,“我们打出了很多高水平的对抗,这对我进入状态和体会场上感觉是个很好的帮助,因为整个人都打开了。”在接冯天薇半出台发球时,丁宁的大拇指磕在球台上出了血,“干球台子上了,当时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赛后冯天薇说她都没有注意到。”

在大比分1比1时上场,肩负关键性1分的陈梦说,其实当时心里挺紧张的。“但是上场后整个过程打得特别顺,打的时候能听见队友们在场下会发出‘哇’的声音。”两局3分,一局1分,赢下比赛后陈梦下来说:“我心一直悬着,始终感觉挺紧张。”听到陈梦这样说,队友们和她开起了玩笑,“你紧张什么?紧张1分让不出去打对手11:0?”赛后陈梦回忆说,紧张是因为想到如果输了这一场,真的太有可能影响团队了。

中国3比1新加坡

王曼昱1比3冯天薇(4,-11,-12,-12)

丁宁3比0林叶(7,6,4)

陈梦3比0张菀玲(3,1,3)

丁宁3比0冯天薇(9,1,9)

同一天晚上,女乒来到主场馆中间的1号球台,对阵东道主瑞典队。瑞典队与白俄罗斯队、俄罗斯队一样,没有安排主力队员出场,但这已经不妨碍中国女乒按照自己的节奏排兵布阵,队伍让丁宁、刘诗雯和朱雨玲组成最强阵容,提前适应1号球场。

赛后李隼教练表示,利用这场比赛适应场地是非常必要的,“灯光、布线还有在场上队员听到的声22 TTW音都不一样,连教练席都比之前高,我本来个子就高,站起来指导刘诗雯的时候把她吓了一跳。”

虽然没有遇到瑞典主力队员,但和年轻队员过招中,丁宁有了意外收获,她的对手伯根兰德也使用“下蹲发球”。赛后丁宁说接“下蹲发球”的感觉挺新鲜的,“而且她发得还挺不错,这也给了我新的感受,让我知道对手接我这种发球的时候是什么心态了。”

中国3比0瑞典

刘诗雯3比0琼森(7,5,4)

丁宁3比0伯根兰德(5,3,3)

朱雨玲3比0伯格斯特龙(6,2,5)

别让年轻队员停留在输的那一场

5月2日,小组赛五场全胜排名第一的中国女乒直接晋级8强,因此得到一天“休息”时间。这一天里女乒照样认真训练,丁宁和张瑞一起去跑步。后来李隼在回国后的《风云会》节目里说,当时丁宁和大家挥手的时候,感觉有点像去度假。“在第二天的训练场上,丁宁在用老方法拉伸,其实这都是预示着可能出问题的信号,包括丁宁的主管教练陈彬也在提醒我,越是看上去正常的时候,越有可能出问题。现在想起来,是我们的磨合出了问题,我出了问题。”

这是后话,当时的李隼忙着关心刚输了球的年轻队员王曼昱。王曼昱的主管教练肖战一直陪着她,告诉她“输了球要总结,但是这和再出发,再上场赢球其实是两回事,再上场就要马上换一个人”。在训练期间,李隼问王曼昱,“如果淘汰赛派你上,你还敢打吗?”“我敢。”王曼昱坚定地回答。为什么坚持让王曼昱上场?李隼说,“对于年轻运动员来说,心气非常重要,别让她停留在输球的那一场,而且教练组对王曼昱是非常信任的。”

当天晚上,女乒开了准备会,安排了刘诗雯、陈梦和王曼昱这三个人出战1/4比赛,对手是苦战5盘赢了德国队的奥地利队。

到了1/4比赛前,比赛馆里“插播”了一场大戏,本来要在中国女队旁边2号台打比赛的朝鲜队和韩国队突然握手言和,组成“朝韩联队”携手直接晋级四强。朝韩联队曾经在世乒赛历史上出现过,在1991年日本千叶世乒赛中,朝韩联队战胜了中国队获得冠军。李隼对1991年的世乒赛记忆犹新,但他说现在中国队的运动员们其实对当时的情况没有概念,“距离这批队员太遥远了。”李隼说,队伍没有受到这件事的影响,“朝韩联队虽然整体实力有提升,但想赢日本还是非常难的,我们会以我们自己为主,先把半决赛打好,一场一场准备。”李隼在面对对手的变化时感觉“挺有意思”,私下里还跟朋友嘀咕了一句:“半决赛朝韩联队上谁,十个人更不好选了。”后来果然被他言中。

虽然入场后国际乒联才宣布朝鲜队和韩国队组团的决定,挡板外摄影记者忙成一团,场地内两协会队员教练其乐融融,现场氛围十分火热,但女乒三位队员实力诠释了什么叫做“没有受到影响”。

打头阵的刘诗雯表现得极其镇定,三局仅让对手拿到8分,光速拿下了首盘胜利。“我要第一个上场,所以不会过多关注2号台发生了什么,我知道当时最重要的是集中在自己的节奏和状态里,想自己的技战术,投入比赛。”刘诗雯赛后说,做到这些并不难,“反而2号台没有比赛,这让比赛气氛只围绕着中间的1号台,我觉得氛围还不错。”刘诗雯说,打头阵就是要把中国队的气势和优势打出来,对于小队友,她们虽然经验比自己少,“但实力摆在这,我对她们非常信任。”

第二个出场的陈梦是第一次在世乒赛团体淘汰赛阶段打在前面,她也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对我来说,最别扭的就是我要打的对手索尔佳,她的胶皮和打法很怪,平时我们都练不到。”陈梦说四五年前和索尔佳打过一次,还经历了0比3落后,最后4比3翻盘的局面。“我相信自己不会输,但做好了场面上被打得很难看的准备。”陈梦深知对阵索尔佳需要掌控比赛节奏,在比赛中她把自己担心的这方面做得很好。赛后同屋的刘诗雯对陈梦说:“发现没有,你今天早上洗漱吃饭都比我快,以前都是我等你,今天是你吃完等着我。”陈梦仔细一想才发现,原来她早早进入了比赛节奏,人都变得紧凑了。

对于跟李隼教练说出“我敢”两个字的王曼昱来说,这场1/4比赛好像是“自我救赎”。“很紧张。”王曼昱说,她说自己的性格会有点矛盾,对自己有信心,但同时也有担心。“我不会因为敢打,就把一切都往乐观了想,要很严谨地做好每一步,把担心在赛前都抛出来,在赛场上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王曼昱说。

亚乒联盟主席、中国乒协主席蔡振华利用国际乒联会议的间隙观看中国队的比赛,抽空开导比赛中遇到困难的王曼昱

朝韩连队携手晋级四强,入场时丁宁说“要记录下这一历史性时刻”奥地利0比3中国

波尔卡诺娃0比3刘诗雯(-1,-3,-4)

A·索尔佳0比3陈梦(-8,-8,-6)

米舍克0比3王曼昱(-1,-9,-5)

恐怖的半决赛,漫长的决赛前夜

5月4日晚上,中国女乒半决赛对阵中国香港队,在排阵时李隼着实纠结了一番。“正常来说,陈梦和王曼昱在我心里有一个人是应该上半决赛的。”李隼在准备会前考虑着,“但是丁宁和朱雨玲1/4比赛没上,半决赛应该上场让手热一热。刘诗雯在1/4比赛中刚找到状态,应该排她上场保持。”就这样,丁宁一号、朱雨玲二号、刘诗雯打第三场的阵容确定了下来。

中国香港队的排阵则是让小将苏慧音冲在前面,丁宁没有和苏慧音交手过,第一局以6分告负。在训练馆的陈梦和刘诗雯一边练球一边看着场边的电视,看到丁宁第一局输了以后两个人还在讨论,“第一局进入状态慢点,没事。”两个人都这样说。又练了几个球,一抬头第二局丁宁也输了。“从电视里看感觉丁宁整个人眼神不太对,调动不起来。反而看苏慧音越打越兴奋,而且球的质量怎么那么高。”陈梦回忆说,在电视上看苏慧音比她自己打的时候进步太多了。同时陈梦和刘诗雯也知道此刻更应该专注训练,便不再看电视了。

在场边和李隼一起为丁宁加油的王曼昱看到丁宁打到第三局的时候,脑子里突然想到了和冯天薇打比赛的自己。“我感觉丁宁姐当时的状态是蒙的,就像我当时对冯天薇的那场比赛,在场上想不到办法,又很难受。”

输了第一场比赛,丁宁拿着背包走出场地,看台上的陈彬立刻跟了下去,郭焱也在场外等着她。

这时候即将上场的朱雨玲拍了拍李隼,说:“别着急。”

虽然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朱雨玲在对阵杜凯琹的这场比赛中,也打得胶着得不得了。“朱雨玲有个潜意识,就是她觉得和杜凯琹不好打,原因是在亚洲杯上她被杜凯琹拿了两局。”李隼说,“但朱雨玲在最关键的时候是可挖掘的,她打得再难看也相信自己能赢。这种感觉像2004年的张怡宁,那时候张怡宁遇到瓶颈,我让她去找邓亚萍聊一聊,邓亚萍告诉她的秘诀是,我练得比你多,我肯定比你强。这就是关键时刻我们运动员心里的底气。朱雨玲这次也是如此,她有储备,在封闭训练期间,她每天坚持出早操,下午也比所有人都早来训练,最后她在比赛里就会能顶下来。”不过李隼也说,朱雨玲打到大分2比2平,第五局5:5平的时候,他觉得真挺恐怖的。“这是朱雨玲职业生涯中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本身对手对她来说就不好打,比赛能3比2咬下来,对她来说非常有锻炼价值。”

朱雨玲丢掉第四局的时候,已经陪刘诗雯训练完毕的陈梦匆匆赶来赛场,扔下背包就开始给朱雨玲加油。“到了第五局李指导一直在‘碎碎念’,他自己可能都忘了,有一个球朱雨玲正手没拉到,李指导就念‘坏了坏了,这球不好打了’。”陈梦说自己从小和朱雨玲一起打比赛,也一起经历过很多团体赛,“所以她在场上的感觉我觉得我能体会,就拼命给她喊,坚定就可以!”等朱雨玲赢下第二场,陈梦又匆匆拿起丢在一边的球拍,跑到训练馆陪丁宁训练。看着朱雨玲陷入纠结比赛的丁宁在训练馆里一直很着急,“觉得心里特别不好受。”第三场比赛,丁宁和陈梦都选择不看训练场边的电视,除了偶尔问一下比分计算一下出场时间,两个人都非常专心地训练。

到刘诗雯上场的时候,李隼感觉场上的氛围已经缓过来了。这种感觉也源于刘诗雯在场上坚定的表现,她一直告诉自己:“我正常发挥,实力一定是高于对手的。”李隼评价刘诗雯对李皓晴的这场比赛时说,“她准备得非常好,赢下了非常关键的一场球,刘诗雯在这场比赛中发挥出非常高的水准,这是优秀运动员身上非常可取的优点。”

丁宁的第四盘比赛,刚赢下比赛的刘诗雯和刚陪丁宁训练完的陈梦都回到场边为她加油。特别是刘诗雯,比赛中无论丁宁得分还是失分,她都高举双手为丁宁鼓掌鼓劲。

“第四场其实人很难调动,在场上是非常难受的。”陈梦感同身受地说。

“丁宁在第四场比赛中打得很困难,杜凯琹换了一套技术打法,弄得丁宁很别扭。在输了一场、又面临这些困难的情况下能够咬下来,丁宁非常棒。”赛后李隼说。

“第一场比赛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输,更没有想到自己会打得这么不好。输了比赛后我一直在反思,赛前的准备,现在来看很不够。我从来没有和苏慧音交手过,对她准备得不全面,对她能发挥出的水平预判也有很多欠缺,所以在场上的调动就不够,遇到困难的时候也没能够及时调整。”提起赛前训练场上左脚踝的意外受伤,丁宁说:“只是抻了一下,这不是我输球的原因。”虽然在失掉1分以后,丁宁为中国队拿下第四场比赛后挺进决赛,但丁宁强调说:“对今天的自己真的很不满意。”

当天晚上8点半,女乒教练和队员们来到陈彬的房间开会,李隼特意安排这次会议不做第二天的决赛准备,只让每个队员说说心里话。丁宁情绪低落,在会上做了深刻的反思,但队友们都鼓励她,最后也不管她队长的“身份”,又搭肩又摸头。“队友们互相鼓励,氛围很好,当然,我们教练组也给了丁宁一些压力。”李隼说。队员们10点半离开了陈彬的房间,三位教练员留下,商讨决赛的对阵,做了四套方案,开完会已经12点了。

在《风云会》上丁宁说,“决赛前的那个晚上,对于我来说特别漫长,独处和倾诉都有,独处的时候更加痛苦。”

中国3比1中国香港

丁宁0比3苏慧音(-6,-7,-6)

朱雨玲3比2杜凯琹(9,-9,5,-7,8)

刘诗雯3比1李皓晴(9,6,-9,4)

丁宁3比1杜凯琹(8,-9,7,8)

输过,但最后一场是胜利

5月5日,瑞典世乒赛迎来了女团决赛日,中国队继2014年和2016年后第三次与日本队在女团决赛中交锋。

这天早上8点半,陈彬给丁宁发的微信没得到回复,这位主管教练马上知道丁宁昨天一定睡得很晚。

9点的时候丁宁回信儿了,说休息得还可以。“那时候我就感觉到,丁宁已经调整过来了。”陈彬说。

到9点45分大家聚在一起开准备会时,丁宁给李隼的感觉是,“整个人焕然一新。”

准备会上,每个人都谈了对日本队员思想状态和技战术的认识。“刘诗雯有种担当的精神,朱雨玲给人感觉更自信了,丁宁也缓过劲儿了,大家的团队意识都很强,她们相互信任,在会上互相鼓励。”会后陈彬感慨道,“这真是一个光荣的团队。”

12点20分,女乒团队出发去哈尔姆斯塔德竞技场。教练组想到日本队可能用伊藤美诚冲在前面,就安排刘诗雯用速度制约住对手的气势,当看到日本队把石川佳纯排到三号位时,李隼和打三号的朱雨玲都笑了。“我就是想去赢对方的一号。”朱雨玲说。

刘诗雯第一场对阵伊藤美诚,大比分2比1领先,一度形势不错。“但就是中间的几个球,把刘诗雯整个扰乱了。”李隼说。场边看球的王曼昱也洞察到了刘诗雯在比赛中的情绪变化,“我看她下来喝水的时候,衣服都在抖的,这心脏得跳得多快,衣服才能抖到让我都能看见。而且打到后面,伊藤发球的手特别稳,刘诗雯发球时候左手也是抖的。”输掉第一盘比赛,刘诗雯把自己扔进休息室里,“懊恼,想不到自己会输,怕给队友们带来压力,也想到要打第四场,想让自己镇定。”刘诗雯说。

丁宁第二个出场,赛前陈彬和郭焱给她制定了临时的训练计划,让她把脚先活动起来,在赛场上能更充分地调动自己。经过了难熬的决赛前夜,丁宁在决赛中信念十足,即使在第三局5:9落后时也没有想过放弃。“我们每个人都做了非常充分的困难准备,第一场小枣输了,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把所有精神集中在自己的比赛中,全力以赴。”

第三个上场的朱雨玲打出了一场非常漂亮的比赛,没有给石川佳纯任何机会。在年初的世界杯团体赛中,朱雨玲在决赛里担任一号,3比0完胜石川佳纯,那时候朱雨玲说在比赛里真正把对手制约住了,那次比赛后李隼也说,“朱雨玲第一次在决赛里担任一号,打出来的球居然比她过去比赛打得都好。”而这场世乒赛团体决赛,再次3比0战胜石川佳纯,李隼评价朱雨玲时说,“比世界杯团体赛上打得还要好。”赛后朱雨玲也用调皮的方式夸了自己,“其实今天我没有想到自己能发挥到这个水平,打完以后觉得自己智商还可以。”

在朱雨玲激战正酣的时候,刚打完平野美宇的丁宁和郭焱一起来到休息室找刘诗雯。丁宁叮嘱了刘诗雯几句关于对手的情况,郭焱看着眼神有些失焦的刘诗雯说,“在场上出现问题,想不明白的时候就要认死理,不要动脑子了,就干了!不讲理,也不要命。”本来沉浸在第一盘比赛中自己哪个技术环节做得不对的刘诗雯,突然被这句话点醒了。

刘诗雯再一次走上了赛场,她始终憋着一口气,赢了球也没有握拳喊出来。一开始李隼还提醒她“喊起来”、“兴奋起来”,但打着打着,李隼也发现了刘诗雯的用意,“她真的是摒住一切感官,全身心投入比赛。”这时候李隼知道,刘诗雯能赢下比赛。

最后一分球落地时,刘诗雯终于举起手臂喊了出来。

“我上场就是跟她拼了!”刘诗雯说,“在赛场上只有这一个念头。”■

中国3比1日本

诗雯2比3伊藤美诚(-9,8,5,-8,-10)

丁宁3比0平野美宇(6,10,11)

朱雨玲3比0石川佳纯(4,7,8)

刘诗雯3比0平野美宇(6,6,10)

上一篇回2018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不讲理,不要命 就要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