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发:有人说我是“球痴”

文/阎密 图/赵晖   2016-05-08 17:17:19


文/阎密 图/赵晖

在担任顺义一个县的食品厂厂长时,刘永发白天忙工作,晚上去打球,打到后半夜也是常有的事。别人都说他再怎么花时间打球也打不出什么名堂,甚至送他一别名“球痴”,但刘永发不在乎打球能取得什么好成绩,他说“喜欢就是喜欢,没有那么多多余的想法,争金夺银不是我应该做的事,从打球中收获健康和快乐才是主要目标。”

刘永发:北京市顺义区总工会主席

《乒乓世界》:你是因为受到良好乒乓球氛围的熏陶而开始打球的吗?

刘永发:是的,70年代的时候,中国有一批乒乓高手,像庄则栋、张燮林、梁戈亮、郑敏之等。当时,我刚参加工作,因为那个年代条件有限,电视很少直播乒乓球比赛,所以一碰上电视转播我特别珍惜,有时间就看,尤其是乒乓球促进中美建交后,和庄则栋等老运动员为国争光,更激发了我学球、打球的热情。

我单位有几张乒乓球案子,不过跟现在的球桌没法比,那时都是我们自己手工做的,找木工帮忙切块木头板,在木板上面搭两块砖头,横一个竹竿,再找一大块豆包布铺在上面。我们平时在自制球桌上打得还不错,但一遇到下雨天,被淋湿的豆包布“球网”就会塌陷下去,球在湿漉漉的球桌上也会打滑,现在回想起最初的打球经历还是挺有乐趣的。

什么时候发现乒乓球变成你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1987年,我被调到顺义一个县里当食品厂的厂长,虽然工作很繁忙,但那期间,我对乒乓球可以说是酷爱。当时一局乒乓球还是21分,我白天上完班之后,晚上去打球,基本每天都打二三十局,差不多打到后半夜才休息,我也因此被大家戏称为“球痴”,甚至有人还说玩物丧志。在我当厂长的七年时间里,我几乎天天打球,不曾间断。不但企业蒸蒸日上,扭亏为盈,还被国家评为二级企业。

你学的是什么打法?

我最开始学球没有专业教练教我,那个年代流行直板,我就先打了一段时间直板。随着打球时间的增多,接触的球友也越来越多,跟他们交流经验后,我尝试换过一阵横板。因为我体重比较重,想找一个适合自己的打法,后来,我看一个打长胶的球友打得不错,就把自己的球板换成了一面反胶、一面长胶。但练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长胶有它自身的特性,跟气功一样,软中带硬,硬中有柔,所以要想把长胶练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里面应该说也有哲学,你掌握了就能治人,否则的话就是让人治,取众家之长于一身,加上自己的磨练,才是制胜的法宝,我的师父王涛没少指点我。

作为顺义区的乒协主席,你有举办过哪些赛事活动?

在我的带领下,顺义乒协积极地参加北京市各种大小比赛,像和谐杯、乒协杯等,可以说我们乒协参加的比赛不间断,获得的奖状、奖杯也是摆满了整个大柜子。另外,我们在2007年、2008年还举办过乒超联赛,带动了当地乒乓球的发展,同时也把我们的乒乓球水平提高了一个档次。

乒乓球既可以强健体魄,又是一副精神良药,我本身就在打球中受益匪浅,作为乒协主席的我更应该将这项运动推广开来。现在顺义地区打球的人越来越多,俱乐部、学校、单位,凡是有乒乓球台子的地方就肯定能见到打球的球友。我们每次办比赛的时候,群众也都积极响应。我们体育局局长让我上台讲两句,场下球友一看见我就开始欢呼雀跃。我目前算是顺义乒乓球的一个带头人,只要一提到乒乓球,大家就会想起我,这让我觉得很自豪,目的就是全民健身。

在你的乒乓生涯中,有没有遇到特别大的挑战?

改长胶对我来说算是个挑战,因为一面长胶、一面反胶,两种胶皮的性能完全不一样,所以在接发球时,必须要根据对方的来球做出相应的变化,而且两面胶皮来回倒着用,也需要用最短的时间来适应胶皮的不同特性,这就需要我练习倒板,才能对以上情况做出快速反应。而练习倒板、适应长胶不是三五天就能完成的事,需要日积月累的经验才能打好,是熟能生巧的一个过程。

除了乒乓球,你还有其他爱好吗?

乒乓球是“动”的运动,“静”一点儿的项目我喜欢象棋,一静一动相得益彰。我感觉这两个爱好就像“文”和“武”,有时候打球累了,休息时候可以下下象棋,来点文的,下棋时间长了,再打球活动活动筋骨。

你是怎么理解乒乓球这项运动的?

没有一个人会因为天天打球而耽误事情,反而对工作、生活有帮助。我现在打球有三十多年,乒乓球已成为我生活当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甚至可以说在我的生命中都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只要我上得了球台一天就打一天球。此外,我还从中寻找到生活的乐趣和人生的真谛,我想把自己受益的乒乓经历讲给更多人听,让没接触过乒乓球的人喜欢上乒乓球,喜欢乒乓球的人能够走向更高的层次,获得成就的人能真正意识到乒乓球所展现出的人生价值。

上一篇回2015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刘永发:有人说我是“球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