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沈茹:生命不息,醉球不止

文/叶婉   2016-05-08 17:17:23


文/叶婉

罗沈茹打乒乓球50多年,结识了无数的乒乓好友,从北京301医院退休后,她还自己办过乒乓球班。“虽然不能说是‘桃李满天下’,但也可以说是‘桃李满301了’,”说起乒乓球,罗沈茹的脸上永远挂着笑容,因为她觉得这么多年能有乒乓球的陪伴,是最幸福的事,她说:“我的口号就是:生命不息,醉球不止。”

教乒乓球教成客座教授

1961年北京成功举办第26届世乒赛之后,乒乓热潮席卷全国,罗沈茹所在的沈阳市铁西区启工一小学也是从那一年开始组建了乒乓球队。“当时学校里没有人会打球,我也只是很喜欢体育,是班里的体育委员,体育戴友涛老师就找到我,问我愿不愿意加入乒乓球队。”罗沈茹回到家,跟父母说了要加入学校乒乓球队的事,她的父母很高兴,父亲还马上给她买了一块5.8元的红双喜蓝色胶皮乒乓球拍。那时罗沈茹父亲一个月的工资也就38元,买这么好的一块球拍是要缩紧全家人的生活开销的。“你要学就要学好”,当时父亲的话让罗沈茹坚定了打好乒乓球的决心,更成为她一生的人生信条。

在那个时代,很少有小学校能有一张像样的乒乓球台,罗沈茹和队友们用长条课桌拼在一起,中间放一根棍子就当乒乓球桌练起球来。罗沈茹说:“那时我们的教练也不会打,他是照着书本先学打乒乓球,然后再教给我们。”现在回想起来,罗沈茹觉得当时自己的动作也挺好笑的,推挡的动作都特别大,正手攻球手臂要举到像敬少先队队礼那么高。认真地学了两年后,罗沈茹在沈阳铁西区的小学生比赛中就获得了单打第五名,被选入区体校,之后又拿了个区单打冠军。那时候罗沈茹家离区体校很远,走路的话要1个小时,父母每次都给她1毛钱让她坐一段公交车,但她总是把那1毛钱省下来买乒乓球或者小零食。体校里的条件也不太好,每次走到体校还要先扫地(乒乓球馆是土地)、擦台子,到了冬天还要生炉子再打球。“我现在体力那么好,多半也是那时练出来的。”

后来体校老师觉得罗沈茹这个小姑娘打乒乓球悟性很高,就让她跟中学生一起练球,每天跟哥哥姐姐一起打球,罗沈茹进步飞快。但好景不长,文化大革命的时候那些哥哥姐姐都下乡了,学校的乒乓球训练也都停了。但罗沈茹自己却没落下训练,她被母亲送到她家大院里的技工学校继续练球。后来一直坚持练球的罗沈茹被选入沈阳市体校,第一次接受正规的训练。罗沈茹悟性好,球打得也不错,但和市体校同批的人相比,年龄却大了一点,很多比赛因为有年龄限制都参加不了,沈阳市体校邓竹君教练为替她惋惜。

1972年,罗沈茹被选入解放军总后勤部集训队,来到北京为1973年的全军运动会做准备。1974年后,总后勤部正式成立体工队,罗沈茹正式参军。“如果不是打乒乓球,我也当不了兵。”罗沈茹说。那时候她到了要上山下乡的年龄,原本是必须要去的,但就是因为打乒乓球才留了下来,并到了部队。1975年,体工队解散,罗沈茹被分到北京301医院内科当护士。1976年底,全军恢复了四项球类比赛,乒乓球也借着这个东风,得到301医院领导的重视。有乒乓球底子的罗沈茹被调到相对不太忙的复诊科,又开始打起了乒乓球。从那以后,罗沈茹代表301医院参加了20年乒乓球比赛,在北京市医疗系统乒乓球比赛中,她获得了三次团体冠军、一次单打冠军、两次单打亚军。

渐渐地,在解放军总医院大家都知道她打乒乓球,很多家长都来找她,问能不能给孩子们办个班。1998年,从放射治疗科提前病退的罗沈茹当起了总医院子女乒乓球培训班教练,教孩子们打乒乓球,还给军医学院的研究生、博士生乒乓球队上课。那时学生们每个学期的周六、日晚上都来找她上课,后来还专门发给她一个解放军军医进修学院客座教授的聘书。罗沈茹这一教,就教了10年,现在301医院里的很多医生、主任都曾是她当年的学生。2008年奥运会时,罗沈茹的学生们相约从海外及全国各地回到北京,和罗沈茹一起聚了一次。她本是医疗工作者,乒乓球是她的业余爱好、她的副业,能带这么多人走进乒乓球的圈子,她每想起来都好开心,会笑出声来。

打赢了整个迪拜华侨乒乓球协会

从301医院退休后,罗沈茹又被返聘担任了解放军总医院杏林书画苑常务副会长,她经常组织全院爱好书画的医务人员一起培训、开笔会,有时还会请一些名人大家来讲课。经过几年的耳濡目染,罗沈茹自己也爱上了书画。后来,每次出去参加业余比赛时,罗沈茹都用自己的画作为礼物,送给赛会和好友。从2002年起,她开始参加国际元老杯乒乓球比赛,到现在参加了七届,每次参赛她都会把自己的一幅画献给赛会。一次她在日本参赛时送给赛会的画,还被转赠给了横滨市市长。机缘巧合之下,在球馆练球的罗沈茹结识了前来指导的国际乒联终身名誉主席徐寅生,她特意请徐老在她的一副画作上签名,并将此画赠送给了四川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业余乒乓球友。

2012年,罗沈茹找到著名诗人、歌词作家石祥,两人一起把她写的诗《快乐乒乓》改成歌词,并邀请了歌手丁晓红及许多球友演唱。

2013年,罗沈茹获邀在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谁是球王》民间乒乓球争霸赛节目中任顾问,参与了策划、筹备及组织活动。现在还任北京将军乒乓球队义务队医,并积极参加队内组织的训练与文化方面等多项活动。2014年底,罗沈茹的《诗书画印选集》由解放军出版社正式出版。

2015年元旦,罗沈茹随国内一个文化团体出访阿联酋的阿曼、迪拜,因为团队成员都是文艺工作者,估计也没什么机会打乒乓球,罗沈茹唯一一次没带球拍外出。在中东几天没打乒乓球的罗沈茹手直痒痒,在一次慰问迪拜侨胞的宴会上,忍不住冒出一句“你们这有没有人打乒乓球啊?”当时有人接话道,坐她旁边的就是阿联酋华侨乒协的陈主席,罗沈茹马上追问道可不可以带她去打打乒乓球。第二天是自由活动时间,大家都去商场里购物了,罗沈茹便和陈主席约好去打球。到了场地,罗沈茹对球友们说:“我是打生胶的,又没带球拍,一般太好的拍子我用不了,因为弹性太大,能否借我一个球馆里最旧、没人用的拍子?”结果这位60多岁的罗大姐一上场,把在场所有人赢了个遍。晚上回到宾馆,乒协陈主席一坐下就跟大家说,“这个罗大姐太厉害了!国内来的文化团体的人打乒乓球都能把我们全赢了,国球真是不得了。”文化团队的人也对罗沈茹刮目相看,加上罗沈茹的画还赠送给了中国驻阿曼大使、阿联酋侨联、迪拜侨联,大家觉得她文体精通,着实让人敬佩。回国后,罗沈茹还被邀加进了迪拜华侨乒乓球协会的微信群,她在朋友圈转发与乒乓球有关的消息,都会有很多迪拜华侨给她点赞。

带老母亲一起打乒乓球

在参加业余比赛的这些年里,罗沈茹获得过国际元老杯比赛两次单打第五、一届双打亚军、一届双打季军,一届双打第五,在历史文化名城比赛和全国双鱼杯比赛四次获得50-60岁组单打冠军,还在中国乒协会员联赛总决赛中拿过两次单打季军。有时出去打比赛,罗沈茹会带着她的母亲一起去。出国比赛坐飞机,少说几个小时,多时要坐十几个小时,别看罗沈茹的母亲已经80多岁了,但她依然精神抖擞,中央电视台曾对她做过一次采访,标题是《沈阳82岁老太太打乒乓球》。近几年,罗沈茹带着母亲去瑞典和新西兰等国,连续三届参加了国际元老杯比赛,母亲每次都是中国乒乓球代表团中最年长者,罗沈茹也总鼓励母亲说:“不管比赛输赢,你只要能站在比赛场,就已经是胜利者了。”现在罗沈茹母亲家的客厅里也摆着一张乒乓球台,家里无论谁来了都会一起打上几拍。

同样热爱打乒乓球的罗沈茹和她母亲在世界元老杯的赛场上

《快乐乒乓》 歌词:

小小乒乓球,会跳又能唱,牵动你和我,欢聚在一堂。打它几个回合,神采飞扬,焕发青春活力,身体健康。乒乒乓乓你来我往,乒乒乓乓快乐时光,乒乒乓乓笑声朗朗,乒乒乓乓回声响彻四方。和谐社会,多么幸福,手握国球,多么荣光。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快乐乒乓,乒乓快乐,再创辉煌。

上一篇回2015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罗沈茹:生命不息,醉球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