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寒假,我在《乒乓世界》

实习记者 池也   2016-05-08 17:17:30


实习记者 池也

我是池也,浙江传媒学院传播学专业学生,这个寒假,我在北京,在《乒乓世界》。

希望来《乒乓世界》实习的想法并非一时兴起。我的父亲喜爱乒乓球,小时候他看着愈发胖乎乎的我便决定让我学习乒乓球。说来有趣,和我一起学球的孩子他们的父母无不抱有远大的理想,而我父亲仅仅是为了让我减肥。但他并没有想到这单纯的举措却像是在我的心里播下了一粒种子。渐渐地我喜爱上了乒乓球,我相信一个体育记者也可以用不一样的方式对乒乓球事业的发展产生影响,《乒乓世界》作为国内唯一的乒乓球专业刊物自然令我心向往之。

半个多月的时间很短,短到我真正完整跟随参与采访的机会只有一次,介绍一项名叫“The World Championship of Ping Pong”的赛事。与其说是机会,或许在最初的时候说是挑战更为贴切。因为在此之前我从未听闻过这项赛事,而网上能找到的中文资料也寥寥无几。阎密老师一直带着我,一起吃力地翻译英文资料,一起讨论思路写采访提纲,虽然我们常常“恶言相对”建议对方应该多吃核桃——补脑,但是她总能给我力所能及的帮助。可是等我们简述完大致思路后,边玉翔老师笑道,“这么有趣的比赛就被你们说的这么没意思,你们觉得读者最想知道什么?”一下不知该怎么作答,突然意识到原来想要分析“受众心理”不是单靠简单记住书本里的几个名词就可以。“你们有没有什么困惑?”边老师追问。我们七嘴八舌说了许多。“那就去问!”“但是……”“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

“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这是我在《乒乓世界》感触最深的一点。

通过努力最终我们联系到了赛事的主办方,当收到主办方的回复,问题解决的时候,我突然有了一丝成就感,从不可能到可能之间差的就是那一步尝试。假如当初没有尝试在乒乓世界微信公众平台留言表达实习意愿、投放简历,美好的愿望也只能停留在想法,而我的寒假也难免会在吃与睡的循环中度过,错失许多。假如当时被家人与朋友的反对质疑淹没而不能坚持自己的意愿来到北京,成为一直生活在原有的框架里不敢去挑战突破的弱者,没能到远方看一看,那么现在的我一定正在后悔。一个人在一个陌生的城市也可以生活地很好,只要事先做好充分的准备。

还有一件事让我印象深刻,赛道火锅运动主题餐厅开业那天叶婉老师带着我去拍摄。之前我并没有想过会有这么多的媒体到场,大家带着长枪短炮都在等待。当几位运动员出现时,大家突然一哄而上,如果不是尽力向里挤什么也拍不到,而只要稍微一放松就会被挤出去,错过一些重要的镜头。以前虽然在电视台实习过,但并没有遇到过激烈争抢的情况。我整个人都紧张起来,当我还在拍摄运动员签名的场景的时候,叶老师突然喊我,原来有运动员正在接受采访,于是又赶紧前去拍摄,同时还有时刻注意有没有新的情况发生。由于第一次拍摄,好几次都因反应太慢还没来得及开启摄像机就结束了。我意外地喜欢这样的快节奏,格外地有充实感,我认为这就是记者的常态,奔波于各个现场记录事实。

在《乒乓世界》的日子并非只有工作,早在来北京之前,由于找住所的缘故,对北京地图就已非常熟悉。周末闲暇时我会在网上翻阅各种游记,寻找美食与景点,自己设计线路,带着单反一溜达就是一天。从天坛东门坐地铁到张自忠路,前往南锣鼓巷的路上有许多建筑文物,虽然通常是禁止入内的,但即便只是在门外观赏,想到它们是从那么遥远的地方来,见证了那么多历史书上的故事内心就会格外激动,大概这就是我喜欢北京的原因,也是北京所独有的。一路上拍拍停停,总贪婪地想把这儿的所有印象都记录下来。

当然这些日子也并不是都非常顺利,比如在北京的最后几日,旅店突然不合理强制涨价,因为我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一个新的合适住处,所以看似只能妥协。可是,我总觉得这件事极不合理,于是不断地投诉、协商,最后他们同意在我居住的时间内保持原先价格。

这个寒假,我在北京,在《乒乓世界》,半个多月的时间比原本想象的要短,却收获满满。

上一篇回2015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这个寒假,我在《乒乓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