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都有新鲜事儿

《乒乓世界》记者 叶婉   2016-05-08 17:17:54


《乒乓世界》记者 叶婉

人生总是要不断接触新鲜的事物,并随之改变自己。我在《乒乓世界》工作快四年,一直在不断接触着新鲜事儿。

在编辑部工作,可以想象到的是写稿和编稿,作为一个应用心理学专业的毕业生,我刚接触这些时,脑子里是乱成一锅粥,刚开始在与采访对象聊天时,还会偶尔偷偷揣测人家言语下的小心思。当然了,其实什么都猜不到,更多的时候,人家压根也没啥小心思。在经历过几次“挫败”后,我彻底明白,其实采访前查好资料、做足准备功课才是重要的。

这几年正好赶上新媒体崛起,当时刚来编辑部的我将精力转向了新媒体。如果说写稿和编稿还有规律可循,新媒体这种需要我们自己推动的新玩意,起初显得很遥远。Duang!三年多过去,虽然离优秀的人还差很远,但我好歹已经在路上了。

2014年是“乒乓世界TTW”微信发展比较快的一年,作为微信君之一的我其实很难形容这种心情。像带孩子?差不多是这样吧。最开始的微信,是隔天发次消息,而推送的内容,也不像现在这么丰富。后来夏娃姐和克非哥一致认为,微信首先要从内容上丰富起来。为了不错过新闻,我逐渐养成了每天到单位先打开几个乒乓球新闻网页,看一遍当天新闻的习惯。其实这样是有好处的,至少当同事们聊天再说起什么乒乓球新鲜事时,我能插句嘴。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无形中加深了我对乒乓球的了解。

为什么说像带孩子呢?因为每天醒来想到的第一件工作上的事,就是“今天微信都发什么”,然后安排好当天的时间,保证留出充足的时间在后台编辑微信。这中间可能还会出现一些突发新闻,那微信的内容就要及时做出调整。如果遇到世界大赛,每天等比赛结束更新比分、添加视频是必须的。偶尔还要找一些新鲜玩意儿,随微信发出去给大家换换口味。因为微信只能用电脑在后台编辑好后发送,作为需要操作后台的微信君,必须每天守在电脑前“陪他”。发出去之后就完了吗?当然不是,消息好不好,大家的反馈最重要,除了小伙伴们回复给微信后台的话,我每天还会盯着自己朋友圈,看哪些人转了我们的微信,尤其是那些圈外的朋友,默默记下他们的名字,把好感度加上几分。还有,有时也要为“事后才看得出”的错别字懊恼。

2015年,我们又创办了一个新的视频栏目,叫《小萌来啦!》。还记得上大学的时候,有一门“教育技术”课,其中一节的作业就是教我们用会声会影剪一个小视频,当时我觉得这东西简直太难了,我根本不可能会,以后估计也用不着。于是从那时起对这个软件有了难以磨灭的偏见。没想到来了《乒乓世界》工作,逐渐也兼起了偶尔剪视频的活儿。去年,我开始试着自己剪视频,当然,用的绝对不是会声会影,是更高端一点的软件,哈哈。

“其实今年第一次知道要作‘小萌’时,我是拒绝的,我跟领导讲,我拒绝是因为这栏目一出大家就都知道我不是萌妹了,领导跟我讲,以后有机会,变得很萌、很温柔,做了两期之后呢,形象Duang~”。相信绝大多数人都听过一个网络上流行的段子《大连话版倒鸭子》,作为大连人的我,也大概就是从那以后,被编辑部的人盯上了,偶尔要求我说几句大连话娱乐一下。去年年底,边玉翔老师找我说准备让我用大连话做这样一个新栏目,我突然觉得做一个操着大连口音的声优这件事好像听起来还不错。

其实有家乡话的人应该明白,有时候当你身边的人都说普通话时,你的家乡话是说不出来的,需要语境!而我其实普通话说的也挺标准的,所以每次录“小萌”的音频时,我都需要先渲染一下自己的感情,有时甚至要给大连的朋友打一个电话才能找到感觉。

做出第一期样片时,其实我是紧张、羞涩的(萌妹的那种羞涩),当我把视频拿给大家看时,好在相处了这么多年,大家也比较给面子,给出的反馈还是可以的。当然了,以后最重要的还是要接受广大球迷的审核和建议。现在我们争取每期都能让“小萌”更完善、更高端一点。从我内心来讲,其实也更希望“小萌”以后可以更萌一些。所以,如果你们通过“乒乓世界TTW”微信看到《小萌来啦!》后,回复微信君时都善意的说一句“真的很萌!”好不好呀?

上一篇回2015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每年都有新鲜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