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的成就感是为澳洲喜欢打乒乓球的人服务

文/图 吕海波   2016-05-08 19:23:41


文/图 吕海波

6月5日,澳大利亚公开赛开始进入淘汰赛阶段,日、韩、港三队的整体优势马上呈现出来。在男单8强中,日本与中国香港队各占3席,韩国队占2席(包括头号种子郑荣植),值得一提的是,日本名将岸川圣也在16进8的比赛中以决胜局2分之差,不敌香港新秀林兆恒。女单8强中,日韩两队各占3席,中国香港队占2席,继平野早矢香首轮出局后,两个“小美”也在16进8的比赛中先后被淘汰:伊藤美诚输给了韩国的文炫晶,平野美宇倒在了与福原爱的内战中。

在精彩的比赛过程中,一位身着朴素的白胡子老人时常奔波于场馆内外,接待各方代表,处理各种事宜,不管面临的问题有多复杂,他都保持着一副非常和蔼的神态,泰然处之。看到场上运动员的精彩发挥,他也会由衷一笑,颤动的手臂难掩其想上场打两下的冲动,这位有意思的老人就是现任澳大利亚乒协主席威尔·古迪尔。面对笔者的诚意邀请,他非常NICE地接受了《乒乓世界》的访问,带我们脑补了澳大利亚乒乓球的历史、现在的概况以及他个人对这项运动的深厚感情……

一个有112年奋斗历史的协会

1901年,澳大利亚脱离英国的殖民统治,成为一个独立的联邦国家。据威尔·古迪尔介绍,澳大利亚乒乓球协会(TTA)正式成立于1903年,当时乒协总部只有9名工作人员(包括6名全职和3名临时兼职),是一个纯民间的非盈利组织。在澳洲的七大州级区域(相当于中国的省级单位)还有各自的乒协分支,虽然规模都不是很大,但100多年来,协会一直在壮大发展。如今,澳大利亚乒协已经有注册会员1万余名,在全澳洲境内的注册俱乐部200多家,受各种比赛和活动的影响,澳大利亚参加乒乓球运动的人口已经超过100万。在一个全境人口只有2000多万的国家,这个比例已经非常难得。

虽然澳大利亚政府并不干预乒协的活动,但是如果想要组织活动或申请资金,TTA还要遵守政府的一些条文规定。早年间,澳大利亚政府对于乒乓球协会的支持力度并不是很大,因为在这个移民国家,政府奉行多元文化,很多体育项目在澳大利亚的生存空间都很大,而乒乓球并不是其中的佼佼者。如果给澳洲的体育项目影响力做一个排名的话,排在前三名的应该是澳洲足球、板球和橄榄球,而乒乓球大概只能排到20位左右。但威尔·古迪尔说,这并没有影响澳大利亚人喜欢打乒乓球的热情,尤其是乒协的工作人员,100多年来一直为澳洲乒乓事业的发展孜孜不倦。近年来,随着亚洲移民,尤其是中国移民的增多,乒乓球运动在澳大利亚发展得越来越火热,政府对于乒协工作的支持力度也是逐年加大。在威尔·古迪尔看来,未来20-50年间,会有更多的亚洲移民到澳大利亚来生活,这是他们的一大优势,乒协希望借助这股风潮,将乒乓球运动在澳洲推向一个新的高峰。

今年是澳大利亚举办国际乒联职业巡回赛站赛的第3个年头,此前TTA只在国内举办过一些小型比赛,比如全澳洲青少年的TOP10比赛、中老年TOP10比赛、学校及俱乐部之间的交流比赛等等。虽然规模都不算大,但很多赛事都是从1903年乒协成立之初就已经开始举办了,历史非常悠久。每次办赛前,乒协都要到政府申请资金,到商业市场寻找赞助商,还要通过收取报名费来维持正常的经费运转。令威尔·古迪尔欣慰的是,在澳大利亚,很多小孩子参加比赛时,他们的父母都会很乐意投资支持,财力突出的家庭甚至会给乒协提供资金帮助,所以无论是组织者还是参与者,大家都能够完全投入其中,享受乒乓球带来的快乐。通过近年来与国际乒联的合作,TTA在举办大型国家赛事方面已经变得更加专业,而且他们投入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到中国学习先进的理念和经验,不断完善自身的工作。

最好的朋友是徐寅生

为了参加国际比赛,提高澳洲乒乓球运动的竞技水平,TTA在成立国家队和选拔优秀运动员的工作上也下了非常大的功夫,但长久以来,澳大利亚很少有像中国一样的专业运动员,大多数参加国际比赛的选手都是有各自本职工作的“兼职运动员”,所以现在的澳大利亚国家队远不够成熟和专业。据威尔·古迪尔介绍,目前澳大利亚只有2名全职运动员、1名全职教练和5-6名兼职教练,在选拔参加国际比赛的阵容时,那些没有假期的“兼职运动员”只能遗憾舍弃,这些都是TTA 需要解决的问题。

今年威尔·古迪尔65岁,从2004年开始担任TTA的主席,每天的工作都很繁忙,尤其是近年将大型赛事引进澳洲之后,他经常要与国际乒联沟通、与赞助商洽谈、安排合理的工作内容和进度、甚至细到组织管理乒协招募的志愿者。谈到自己的乒乓球生活,威尔·古迪尔非常兴奋:6岁时,他第一次接触到了乒乓球,从那时起,“乒乓球一直活在我的心中”。成年后的威尔·古迪尔成为了一名建筑工程师,为自己的家族企业打拼,但他从来没有暂停过自己的乒乓球生涯。作为一名非全职运动员,他曾经拿过全澳洲乒乓球的金牌,也代表澳大利亚参加过国际比赛,他非常享受打乒乓球的过程,觉得每一个选手的不同性格都会赋予这个项目十分有趣的魅力。当然,他最大的成就感不是拿过澳洲乒乓球冠军,而是作为管理者和组织者之后,为澳洲每一个喜欢乒乓球的人服务。

威尔·古迪尔现在有4个孩子和2个孙子,受他的影响,孩子们上大学之前一直在打乒乓球,孙子大了之后也不会例外。他很羡慕中国的专业运动员,拥有那么好的训练环境和水平。他希望以后能够继续维持和中国乒协的友好交流,组织澳大利亚的选手到中国学习,最好能够参加中国队的训练。“我最喜欢的运动员是张继科和刘诗雯,最好的中国朋友是徐寅生,我非常珍视我们之间的友谊”。在今年的苏州世乒赛期间,威尔·古迪尔得到了中国乒协的盛情接待,他希望他的好朋友们能够有机会到澳洲,让他一尽地主之谊。


上一篇回2015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最大的成就感是为澳洲喜欢打乒乓球的人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