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功利的比赛”到“精致的游戏”

□吕海波   2016-05-08 19:20:09


□吕海波

《乒乓世界》杂志编辑总监

受邀前往澳大利亚公开赛采访报道,开启澳洲乒乓体验之旅。

6月3-7日,我有幸到澳大利亚黄金海岸边采访报道国际乒联职业巡回赛澳洲站的比赛,但好事多磨,本来只需要12个小时的路程,却足足折腾了40多个钟头才抵达目的地。早就听闻澳洲大地乃一方人间乐土,“氧不醉人人自醉”,等我真正踏上这块土地的时候,也确实见到了一望无际的蓝天、白云、绿地、草木、海岸线,只不过在乘车前往比赛场馆的途中,因为一身的疲惫和困倦打起了盹儿,偶尔睁开眼看到窗外的无暇景致,还真的恍如置身梦境。

澳洲公开赛并不是国际乒联职业巡回赛中级别最高的一站,受积分和奖金等硬指标的影响,它很难吸引太多超一流选手前来参赛,除了大批本土球员之外,来自亚洲的日本、韩国、中国香港三支队伍实力最为强劲。耳熟能详的福原爱、石川佳纯、郑荣植、松平健太、帖雅娜等几位名将,被重重包围在大批年轻待锻炼的“90”甚至“00”后中间,格外显眼。

从运动员下榻的海景公寓到比赛场馆之间有将近20分钟的班车车程,这段时间也成为了大多初来乍到的参赛人员观赏澳洲风景的闲暇时光。没有城市的拥堵,没有林立的高楼,大巴在乡间马路、矮山绿地和公园湖边穿梭的过程中,完全能让人放下赛程的紧凑,备战的胶着,比赛的压力,工作的负荷……比赛场馆坐落于一泊清澈湖水的堤岸,它并不是因为承办任何赛事所兴建的大型体育馆,只是当地居民共享的休闲娱乐锻炼身心的活动场所。贴惯了隆重规模的办赛标签,走惯了举目难及的大型场馆,乒乓球比赛突然来到这么一方雅致的湖边柳岸,时而让人领略到一番纯朴的平民格调,时而又让人联想起项目本身所附有的贵族气息。

似乎在这种环境中比赛,运动员和教练员们连胜负都看得淡了,比如石川佳纯输给香港老将帖雅娜之后,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到训练馆和妹妹调皮嬉戏;比如郑荣植拿完男单冠军之后,坐在场边的金择洙也只是平静地鼓了两下掌,和对面的中国香港队教练刘国栋相视一笑。这种轻松给比赛平添了几分游戏的味道,但绝没有让比赛质量受到任何影响。毕竟没有中国队主力队员在场的情况下,“实力差距”是一个很少被提及的字眼,大家都在追赶中国队的竞技水平,谁输谁赢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放下胜负和球星包袱,球员们在场上表现得格外轻松,正如感动自己才能感动别人一样,让自己享受比赛才能让观众更加享受。

提到享受,此次公开赛令我感触最深的是最后一天决赛时,原本只能摆放6张球台的场馆内只留下了1张,本来面积不大的场地顿时腾出了很大空间。主办方除了对决赛场重新装饰之外,还专门在空地中摆放了几排观众座椅,最近的一排离挡板不过两米,“观赛零距离”得以实现。没有四壁大屏,没有吊顶银幕,在国际乒联的职业比赛中,澳大利亚公开赛为观众奉上了一次“剧场式服务”。能看得清拳拳到肉,球球到板,怎么可能不过瘾呢?

最后再说一些让人充满期待的事,国际乒联在大洋彼岸的南半球举行公开赛,而教练员、运动员、裁判员、新闻官、记者、志愿者、工作人员等,到处可见中国面孔。本次比赛的组织单位澳洲体育管理公司也是由中国人创办的,他们在异国他乡极力将中国的乒乓球文化传播发扬,将增强国家软实力的影响视为己任。虽然目前乒乓球在澳大利亚并不是最受欢迎的体育项目,但它已经正式走进校园,开始影响一批又一批的澳洲小孩。有比赛的牵动,有氛围的提升,有为之不懈奋斗的中国力量,相信乒乓球在澳洲的繁荣,指日可待!

上一篇回2015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从“功利的比赛”到“精致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