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中窥人(一)

文/邵璧林   2016-05-08 19:20:46


文/邵璧林

邵璧林,网名黑马,籍贯广东汕头。装备达人,烧龄十余年。参加过省大运会,取得过市青年组比赛前四名。常在网络平台发表乒乓器材搭配建议、感悟。

感同身受

在这之前,并不十分理解弟弟为什么说YEO难打透,这个问题他常有提及,我以为不过是他不爱主动发力。短暂的几次试手,我都觉得YEO可打可摩,极易上手。

直到最近真正打了优拉的黑玫瑰,关键不在于它的七层结构,而在于面材,尽管硬面材能制造更为稳定的长弧线,并在台内小球的挑打时指向性更好。然而实在太需要在拉冲时快收小臂了,否则,大开大阖的抡弧圈容易失误。同样硬面材的YEO的难以打透,我终于“感同身受”。确实,对于业余球手来说,是否能保持足够的发力来使硬面材的底板持球,很多时候需要打个问号。

同样,生活中也出现了“感同身受”:以前自己感冒而咳嗽不停,觉得不过是个身体自我疗愈的过程,不吃药便能好。然而爸妈听到咳嗽声,不免唠叨去看医生,固执的我觉得看医生和吃药反而会拖慢身体的康复,于是有点不耐烦。但近日,爸妈感冒咳嗽几声,真是咳到我心里,觉得痛,我似乎也要禁不住地唠叨。

初恋的闺蜜

亚萨卡YE是我的初恋。前几日买EG时,被朋友调侃找了“初恋的闺蜜”。众所周知,YE和EG曾是马琳的“碧月刀”和陈玘的“杀神杵”,同样的软五夹结构,同样的不发力时慢而转;一发力,球板恍若竹子一般,立马坚挺,出球喷射。

我并不想重新买一支YE,尽管她陪伴了我六年,包括美好的省大运会时光。她就像初恋,纵有多般美好,每次想念的最后,却有伤心的回忆。我对YE的定义是“良好控制,全力搏杀”。年岁渐长,也再没有不知疲倦的激情去搏杀,去追寻极致的“爱情”。

于是,我只好找了EG,跟初恋的闺蜜谈谈心。谈谈我与初恋之间有过的那些阳光灿烂的年华,谈谈那些不知疲倦的追逐。试着找寻曾几何时遗落的激情、热爱,以及心中也许未曾泯灭的,对爱的纯真与点点星火的渴望。

合适

对于同样的一个人,每个人有不同的看法,甚而全然相反,球板亦然。

比如一块球板的软与硬:业余者说狂飚王软,波尔之剑硬,手感上差别很明显,而有些专业队员却觉得波尔之剑软而狂飚王硬,因为桐木大芯的前者容易打透,而后者底劲深不见底,天花板极高。我看过网上一句戏话:有位半专业选手试了下王励勤的手板,之后默念——只有外星人才能打透!

又想到多尼克的Ultra Power(简称UP),此板硬而不弹,弧线低平快,配胶却尤其挑剔。第一次打,贴上反手天翼,正手Palio的蓝海绵霸道,简直电光火石,正反手拉冲顺畅,极速而暴力,几月后的今日,依然怀念当时情景。那次之后,鉴于两片胶皮咬球一般,虽快速有力,但旋转欠缺,于是便试了狂飚系列和挺拔1Q、蝴蝶T05等外套,但却弹性不足,绵绵无力,找不到当初感觉。

直到有一天被球友点破,配上多尼克自家的F1和S1,方觉找到了归宿。

越与众不同、超凡脱俗的,无论人或底板,都需要独特的眼光来看待,都需要找寻独特的另一半。否则,无法焕发神采,只好一直平庸。或许,这不是人或球板本身的错。

上一篇回2015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拍中窥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