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皇朝的没落

文/图 Dreamer21   2016-05-08 19:21:00


文/图 Dreamer21

在2012年,和一位收藏球板的朋友谈天,我说很想收藏一支老的IMPERIAL球板,之前一支也找不到。实在是没有想到,在2014年我居然真的收到了老IMPERIAL,而且还不是一支,而是五十多支。

为什么IMPERIAL这个品牌会令我如此着迷呢? IMPERIAL 一直带有一份神秘感,它一直都有生产球板和套胶,但要找到却不是易事。它曾经是德国最大的乒乓球用品品牌,为什么却又像亚特兰蒂斯的历史一样消失在乒乓球的世界?接下来,就把一些不为人所知的秘密带给各位。

IMPERIAL由Paul Lemke于1964年成立,他没有合伙人,但他有两位非常出色的管理人员:Hans Wilhelm Gäb和Dr. Bela Simon。

Hans Wilhelm Gäb,原为德国最好的乒乓球员之一,他在1958-1961年13次代表德国国家队出赛,夺得51次大型赛事冠军。结束了球员生涯之后,他并没有离开乒乓球运动,除了成为IMPERIAL的管理人员外,还为德国乒乓球事业立下不少功绩。在1979年,他当选德国乒乓球协会副主席,1981-1994年成为德国乒乓球协会主席,1994年后成为名誉会长。1992-1993年,他担任欧洲乒乓球联盟主席。IMPERIAL亦有推出一支以他名字命名的球板。

Dr. Bela Simon这个名字可能没什么人知道,其实他在IMPERIAL和Butterfly的历史上担当了很重要的角色。Dr. Simon可以说是令IMPERIAL成为欧洲最大的乒乓球品牌的功臣,他原为匈牙利球员,后入籍东德。当年他和日本的Butterfly公司签订了合约,使IMPERIAL得到了Butterfly胶皮在欧洲的独家销售权。到了上世纪70年代,他离开 IMPERIAL成立了自己的公司,这就是现在的Butterfly Europe。Dr. Simon本身也是一位球员和教练,IMPERIAL有一型号以Dr. Simon命名(后来Butterfly亦有推出同名的球板)。



在IMPERIAL球板之中,有另一支名为Agnes Simon的球板,它又和Dr. Simon有什么关系呢?Agnes Simon原为匈牙利球员,在1953年夺得世界锦标赛团体季军,1954年夺世界锦标赛团体亚军,1957年夺得世界锦标赛双打冠军。后来亦为荷兰出赛,最后入籍东德,为东德夺得了很多欧洲赛事的奖项。由匈牙利走到东德,背景可以说和Dr. Simon完全一样,不知是不是这原因,他们结成了夫妻,并育有两位女儿。

Eberhard Scholer,生于1940年12月22日,德国一代名将,别名Mr. Pockerface。他在1969年世锦赛得到了团体和男单亚军。他的打球风格有如他的别名一样,非常冷静。他还有一个值得炫耀的资本,在篮球等其他运动中,以球员命名的球鞋多不胜数,但乒乓球却非常少见,Eberhard Scholer就是少数拥有以名字命名球鞋的乒乓球员(由adidas推出)。

当年IMPERIAL所推出的球板,大多是以一些名将命名,其中大部分是一些欧洲冠军,而且还有一些是世界冠军。IMPERIAL所有不同型号的球板,都为命名球员量身设计了不同的板形和手柄。

匈牙利球员Ferenc Sido,在1953年布加勒斯特世锦赛登上了球员生涯的巅峰,分别夺得男单、男双和混双冠军。IMPERIAL为Sido设计的球板,手柄非常之大。而我手上的这两支虽然同是Ferenc Sido,但手抦和结构也不同。

这篇专栏能够做成真的要感谢我的一位德国朋友,他父亲是IMPERIAL的老员工,从而令我了解到很多不为人知的历史。但接下来的这支球板,就连他父亲也不知命名的那球员是谁。经过我的努力之下,终于解开了这个谜。

很久之前英国有一对孪生姐妹花,Rosalind和Diane,不但样子甜美,而且乒乓球天分很高。姐姐Rosalind是右手球员,而妹妹却是左撇子,她们彷佛就是为了女双赛事而生一样。再加上她们是一代球皇Victor Barna的门生,她们成为世界冠军就像是理所当然的事。

她们在1933年4月14日出生,在14岁生日那天,她们本想要单车作为生日礼物,但收到的却是一盒乒乓球板套装,父母真是非常有远见。在1951年,她们18岁,便拿到了世锦赛的女双冠军,当时球龄只有短短的4年。

到了1966年,妹妹Daine下嫁给刚刚介绍过的Eberhard Scholer,从此全名由Daine Rowe改为Daine Scholer Rowe。Daine Scholer Rowe就是这支球板,外貌带着传统的英国球板风格,缠绕式的手柄看上去格外高档。



IMPERIAL真是星光熠熠,它除了一大批前世界冠军作代言,还有不少欧洲和德国冠军人物在它旗下。

Wilfried Lieck,出生于丹麦,五次夺得德国单打和混双冠军,在1969年夺得世锦赛男团亚军。

Bettine Vriesekoop,荷兰名将,生于1961年。在1977和1979年夺得欧洲少年冠军,在1982和1992年夺欧洲冠军,1982和1985年夺欧洲TOP12赛事冠军,1988年奥运以第7名完成男单赛事。

Anke Olschewski,德国女将,1962年出生,五夺德国女双冠军。

Martin Ness,生于1942年,卒于1987年,4次德国双打冠军。1969年德国夺世锦赛团体亚军成员之一,曾65次为德国上阵。

Luzova是IMPERIAL少数出现两种版本的球板,标牌变成了红色

Wiebke Hendriksen,德国女将,1951年出生,在1973和1974年分别获得德国女单冠军,在1978年更囊括女单、女双和混双三个金牌。

Hejma Luzova,德国女球员,1966年欧洲混双冠军,1968年欧洲女双冠军,标牌的颜色很特别,是我最喜爱的。



说了一大批球员命名的球板,暂且告一段落,接着说一下IMPERIAL所用的胶皮吧。前面说过IMPERIAL曾是Butterfly胶皮欧洲区的代理,所以从当时的板上能找到很多现在看不到的Butterfly胶皮。

BTY所有反胶的起源,一代名胶D13-Soft,令不少60后的朋友想起那些年的事。

如果D13是Butterfly反胶的始祖,那C4就是Butterfly正胶的老祖宗,前世界冠军庄则栋就是用它。这两种是Soft-C4和Tempest-C4,而在胶皮上只有C4字样的我到现在也没见过。

日套的经典Sriver,有二十年以上球龄的朋友一定用过它。

当年非常流行的Sriver强化版——Super Sriver,但90年代停产了,早年有一位香港的器材专家肯定过Sriver没出现过这胶皮而令不少老球友为之愕然。

在70年代未左右,IMPERIAL和Butterfly的合约结束之后,IMPERIAL只好自已生产胶皮,但质量有些问题。而在这时,IMPERIAL球板上开始出现长胶,而且长胶的说明上有China字样,很明显正是处于中国长胶打法震撼全世界的年代。

当年由D13改进出来的胶皮,除了Sriver外还有一款名为Driver的。而Tempest就是由Driver变化出来,是70-80年代的名胶。

没有了Butterfly的胶皮,自己生产的又不行,那怎样好呢?找代工,而且这张代工胶皮非常之特别。Armstrong是日本品牌,在60-80年代在日本非常流行,它有一款套胶名为征服,而IMPERIAL就找了Armstrong代工生产了这种IMPERIAL征服套胶。

以上所有套胶都没有ITTF的标志,甚至出现绿色、蓝色的胶皮,因此可以断定它们是80年代之前的东西。

上一篇回2015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一个皇朝的没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