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与柔的碰撞

文/图 王昊天   2016-05-08 19:21:06


文/图 王昊天

刚为硬,柔为软,两者犹如矛与盾,利刃刚强方能吹毛断发,柔韧亦能克刚,四两拨千斤。当蝴蝶Garaydia ZLC遇上TSP松下浩二,无疑是一场矛与盾之间的较量,只是时代不同了,单纯的刺突与防御已经有些落伍,无论是矛还是盾,都已经具备一些别样的新玩法。

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

蝴蝶的3+2系列球板,鲜有薄身材,虽有不少发烧友仍在费尽心思寻求轻薄的施拉格轻碳,却多数用于收藏。3+2结构多为桧木+纤维+桐木结构,是早期重碳球板的结构蓝本,蝴蝶的普碳、施碳,都是世界级的3+2重碳球板代表之作。随着各种纤维层出不穷,3+2也开始渐渐脱离“重碳”的影子,衍生了不少新的产品。

ZLC纤维用于5+2结构时,更多显示出自己的韧劲儿,而用于3+2结构,ZLC才露出相当暴力的一面。在有机时代蝴蝶曾推出Amultart,就是3+2结构的ZLC纤维,与Garaydia ZLC的结构如出一辙。与Amultart同期的,还有使用ZLF纤维的Photino球板,只是,更多人喜欢用Photino来拉弧圈,而Amultart则更偏向快攻,甚至有不少人用它拿来打颗粒。3+2的ZLC,诞生于大家仍在薄五夹+硬海绵的有机胶水时代末期,留给人们的第一印象,更多只是“暴”。

日本天才球员丹羽孝希刚出道之时,手持Amultart,以干脆利落的潇洒球风吸引力不少人的眼球,也让3+2久别重逢世界舞台,大家对此结构也有了新的认识。到了新球时代,Amultart退居二线,Garaydia ZLC接班成为最暴力的ZLC。与老前辈相比,Garaydia ZLC的厚度略有加厚,提升了击打速度以及出球的弧线长度,更适配新球的特性,与此同时,Garaydia ZLC制造旋转的能力也非常突出,薄摩擦也有不错的效果,柔和的桧木面材与ZLC,让球板拥有十分梦幻的抓球感,发力档位十分齐全,大力冲杀球速犹如闪电,十分畅快。

另一方面,坚挺的板身,也让Garaydia ZLC成为了一块厚实的盾,防守手感柔和,方向感准确,借力打力更有意想不到的效果。进可为矛,退可为盾,这才是3+2结构ZLC球板的真实写照。

防守,也是最好的进攻

TSP的颗粒胶闻名于世,众多世界顶级的颗粒胶选手都是用TSP的胶皮。削球打法多为反胶搭配颗粒,日本著名削球手松下浩二先生坐镇TSP的CEO之后,TSP对于削球领域似乎更有发言权,于是松下浩二先生亲自主导研发了“松下浩二”系列。

削球板相比进攻型球板,有两大特点:一、板面尽可能大,整体形变效果明显,二、板身不弹,“太弹”是削球板最忌讳的指标,无论球板的击球手感是软还是硬,都不能过弹,一来强化卸力效果,突出顶大板能力,二来加强控球手感,提供更多的迂回空间。松下浩二的开发过程中借鉴了很多松下浩二先生多年的削球经验,结合他当年的打法特点,以稳字当头,并结合时代因素加强了球板的攻击力。

松下浩二虽然拥有165*154mm这样的超大板面,却依然维持了85g左右的黄金重量,球板采用林巴+云杉+阿尤斯的结构,力材厚度适中,密致的云杉十分养眼,大芯并不厚,击球感显得扎实,即使有一面是薄海绵的颗粒胶,球板也不显得特别震手。球板在防守的指向性上很好,落点控制稳定而精确。球板在顶大板方面效果突出,借助良好的整体形变效果且不弹的特性,顶大板时能留给手上足够多的控制时间,能自主控制削球的转与不转,回球有一定的迷惑性,极易造成对手的失误。在削出机会之后,松下浩二也拥有的不错的反攻能力,拉球效果好于击打,如果机会合适,甚至可以连续拉球得分。

松下浩二系列中还另有攻击型和防守型两款,分别应对追求更强攻击的削球手以及追求稳削的削球手,相比之下,收放自如的标准版松下浩二在可玩性上似乎更有优势。削球板并非只是盾,当削出机会球,削球板也可以成为尖锐的矛,刺穿对手的防线。

刚与柔,并非一尘不变,滴水可穿石、铁杵可成针,矛可成为盾,盾亦可反之为矛,所有事物都具有刚与柔的两面。每一板击球都是刚与柔之间的碰撞,两者相互交叉,如影随形。而我们只需要根据自己的手感喜好去选择刚与柔,感受刚与柔碰撞之后带来的美好瞬间。

上一篇回2015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刚与柔的碰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