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飞 :决赛前竟然睡着了

文/阎密   2016-05-08 19:05:55


7月26日,为期5天的第21届亚洲青少年乒乓球锦标赛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落幕,来自亚洲各个国家及地区的56支青少年代表队,参加了共11个项目的激烈角逐。中国队包揽了全部冠军,成为本次比赛的最大赢家。第一次参加青年组比赛的薛飞男单称王,获得职业生涯的首个洲际大赛单项冠军,最后一年打青少年比赛的陈幸同,则以女单三连冠为自己的亚少之旅画上圆满句点。

文/阎密


薛飞获得自己的第一个亚少单打冠军

夺得亚少男单冠军之后,薛飞给爸爸发了一条短信开玩笑,“爸,比赛结束,半决赛我输给外国人了”。之前都是秒回信息的薛爸,这次过了好久才回复,“没事,好好总结,别受影响”。看到骗局得逞,薛飞赶紧给爸爸解释,“我逗你玩呢,决赛碰到队友,我赢了。”薛爸秒回,“挺好的,为你感到欣慰,那也好好总结”。薛飞2013年末进入国家二队,作为一个刻苦努力的直板运动员,他很受教练器重,却一直没能获得过任何青少年比赛的单打金牌,究其原因薛飞说:“以前每次到比赛的关键时刻,我总是差一口气。”

2012年,薛飞第一次参加亚少比赛,取得少年组单打亚军。次年亚少,他半决赛输给队友获得第三名。“亚军、季军都拿过,再夺个冠军亚少就圆满了。”带着这样的想法,薛飞在赛前近20天的集训中练得很起劲。“韩国、日本、中国香港有几个人水平比较高,队里特意从省队调来跟他们打法相似的队员陪我们备战。一天的训练结束后,回到房间我还要看对手的技术录像。虽然有些累,但过得很充实。”然而随着比赛日子的临近,薛飞的情绪开始出现波动。中国队7月20日出发,临走前两天,他纠结到极点,一方面想快点走上赛场,另一方面又担心自己练得不到位。

团体赛中薛飞最紧张的一场球是半决赛对战日本,当时王楚钦输掉首场,坐在场下的薛飞就突然心里一紧,“团体赛里我一直打三号,但前面比赛都是在队友拿下两分的有利形势下,我再去锁定胜局,可这一次我手里的一分很关键,我必须拼下比赛。”刘丁硕在第二场扳回一分,可是随后出场的薛飞依旧紧张,他能明显感觉到手心冒冷汗。经过四局较量,薛飞最终以3比1战胜对手。虽然从比分上看他有着较大优势,其实比赛的过程很艰难,两人比分咬得很紧。第四局,薛飞手握两个赛点,本想稳点打,却没想到对手抓住机会,反超比分14:13,“落后时我反而比之前更果断更敢出手了。”薛飞说,重新占据主动的他把握住最后时机,连得3分,拿下决胜局。

经历关键战役的考验后,薛飞放开了,在混双和男双比赛中发挥稳定。单打的四场淘汰赛都被安排在最后一个比赛日,早上9点开始连着打。三轮比赛结束后,薛飞与队友刘丁硕会师决赛,完成了教练交代的不输外战的基本任务,接下来的冠亚军争夺战就是为自己而战。决赛在下午两点举行,赛前,薛飞本想在场馆的墙角靠一会,没想到他竟然睡着了。醒过来后,他怕睡迷糊在场上动不起来,赶紧去热身。以前跟刘丁硕打,薛飞下风,所以他赛前做好了充足的困难准备。决赛场上只有一张球台,以往在这种环境中比赛,薛飞都会很紧张,可这次他觉得比较轻松,人也很兴奋。开局薛飞失误丢了几个球,他想到上午的几场比赛都是在落后的情况下获胜的,所以一直安慰自己没关系。打着打着,薛飞的状态越来越好,“以前我不可能上台的球那天都打上了,好像球都在我的控制范围内,心态越好,越放得开。”最后比分定格在4比0,薛飞终于可以释放地大喊一声了。“我这一年的比赛打得都一般,这个冠军肯定了我,使我对自己更有信心。而且我在这次比赛中也突破了自我,过了心里这道坎,吴广教练总说我需要释放自己,因为内心释放了,技术才能上升,现在我真正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意义。”

现在国家男二队只有赵子豪、耿梓皓和薛飞打直板,作为这其中年纪最小的队员,薛飞希望自己的成绩能越来越好,代表直板运动员闯出一片天地。

上一篇回2015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薛飞 :决赛前竟然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