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苏州到都江堰朱雨玲的变数与成长

文/陈偲婧 图/刘丹 边玉翔 赵晖   2016-05-08 19:14:48


文/陈偲婧 图/刘丹 边玉翔 赵晖

在前不久“乒乓世界TTW”官方微信人气投票中,朱雨玲获得女队员人气第一名,对此她笑着推测,“估计都是我的亲戚们帮我拉票呢”。朱雨玲在四川亲戚众多,而且关系都非常近,不但经常组团到比赛现场为她加油,投票也特别积极。中国公开赛前打乒超联赛,朱雨玲的颈椎病犯了,不得已请了一轮的假,在成都进行调整训练。“我在省队训练,这里一切都熟悉,大家都说四川话,我一回来就觉得病好了大半。”

在乒超联赛中,朱雨玲目前以23胜3负暂列第一,她还记得去年联赛第一阶段自己的成绩是19胜9负,当时朱雨玲的主管教练李隼说,联赛第一阶段输6场以内才算过关,今年朱雨玲有望达到过关目标。“这是我打联赛以来最好的一次。”朱雨玲说,她喜欢也非常重视打联赛,在联赛中输一场球得难受好久。

继日本公开赛获得亚军后,朱雨玲终于在中国公开赛上夺冠,满场的四川口音加油声没有再像去年那样成为她的压力,而是很好地被她转化为动力。虽然公开赛前因为伤病朱雨玲的状态并不好,自己也比较担心,但她在比赛中逐渐调整,到了决赛终于真正释放出了激情。而朱雨玲能有现在的好状态,是建立在2015上半年的磨练基础上的。谈起已经过了一大半的2015年,朱雨玲说:“这是变数最大的一年,可能我经历的考验跟很多人相比不算什么,但在我自己的人生里,今年面临的困难很多,好多没计划到的事也出现了。但正是因为这样,这也成为了我成长最快的一年。”



朱雨玲与新主管教练阎森的磨合一直在进行中,两人每一次默契的提升都让人对未来充满期待



送给新主管教练的第一份礼物是硬盘

朱雨玲所说的第一个变数,是年初的时候更换主管教练。在朱雨玲的印象中,此前几乎和阎森没有交集,两人共同在一队只有一年,当时阎森主管郭焱,而刚上一队正在打基础的朱雨玲正被李隼抓得特别狠,没有时间左顾右盼。队里宣布朱雨玲的主管教练变成阎森的时候,距离在镇江进行的直通苏州比赛仅剩下三天,对这位完全不熟悉的新教练,朱雨玲送的第一份“礼物”是一个硬盘,里面存好了她所有比赛的技术录像,还有所有训练日记和总结。

在镇江的比赛中,朱雨玲碰到的是一直不好打的对手冯亚兰,加上跟场外指导阎森只有三天的磨合,最后输掉比赛也是意料之中。“输了比赛后,我觉得挺正常,那时候认为最重要的事就是和教练沟通磨合,送他硬盘也是想让阎指导尽快了解我。”朱雨玲深知想了解一个人需要用心也需要时间,她想迅速进入角色,把自己能做的都做好。

到了科威特公开赛时,朱雨玲和阎森的配合初见成效,虽然在决赛中3比4输给丁宁,但朱雨玲心里觉得打得挺痛快,很多阎森给予的新鲜理念她已经可以接受了。“那时候我每天都在做很新鲜的尝试,我这人挺爱新鲜的,阎指导和我有很多想法和处事方式不同,都是以前我没听过的。”在朱雨玲看来,阎森性格直爽,也很执着,但同时两个人的性格和思维反差太大,“用我新学的一句北方话说,他也有点‘轴’。”磨合一直在进行,朱雨玲认为,“阎指导的很多思想非常先进,我一时不能完全消化。”在这个磨合过程中,朱雨玲不可避免地承受着失利的打击,世乒赛单打0比4输给刘诗雯的那场球,对她的心理打击特别大。


在苏州世乒赛获得双打冠军的朱雨玲,也获得了比赛组委会颁发的公平竞赛奖

最失常的一场比赛是最要紧的世乒赛

回想起世乒赛1/4决赛输给刘诗雯的那场球,朱雨玲说自己在场上的体会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在场上脑子空白,像做梦一样,我也很努力想进入状态,但人感觉就像在梦里跑步,一直使劲却不往前走。”朱雨玲打比赛一向心态稳定头脑清晰,所以梦游一般的比赛一结束,她整个人都蒙了,“感觉心里挤压了很多难受的情绪,受了好大的委屈一样。”带着这种心情来到混采区,朱雨玲看到不少喜欢和关心她的记者先送了娃娃安慰,接着才举起录音笔例行采访,朱雨玲看着记者们认真地问她问题,“小朱,说一下今天的表现吧。”一听到这,朱雨玲就憋红了脸,眼泪刷刷地掉下来。“当时我感觉没有一个字能形容我的心情,我的比赛也打得莫名其妙,不知道该怎么说。”朱雨玲现在谈起来仍然眉头紧锁,“我觉得自己在场上不该犯这样的错误,怎么能有头脑空白这么大的失误,而且是在这样重大的比赛上,到现在还是越想越难受。”

比赛结束后,邱贻可和朱雨玲以前在四川省队的主管教练邹国齐在混合采访区出口等着她,三个人一路走回酒店,一路上朱雨玲的脑子都没清醒过来,只记得两个教练都说:“看你这么多年,没出现过今天这样的问题。”这个“没出现过的问题”,其实就是想得太多了,投入不进比赛。“我那天感觉很不对劲,不知道自己在打什么,赛后全队总结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总结。”

可当时世乒赛还没有结束,双打比赛面临着更艰巨的考验,同样因为单打比赛失利而心情压抑的朱雨玲和刘诗雯,将要迎战冯天薇/于梦雨这对强劲的国外对手。“当时就想着一定不能输外战。”赛前,两人该一起看录像了,朱雨玲却不敢给刘诗雯发信息,刘诗雯刚刚经历了单打决赛的失利,未知她心情是否平复的情况下真的不敢打扰。“这时候刘诗雯先给我发了微信,我们约在一起看录像,她表情挺正常的,一直跟我一起研究对手。”上场前,刘诗雯突然拉住朱雨玲说:“这场比赛咱俩不能输,我如果在场上出现问题,你别慌,该骂就骂我,咱们别有隔阂。”刘诗雯的表现超出了朱雨玲的想象,两个单打比赛的失意者在双打比赛中拧成一股绳,不但赢了外战,还赢得了决赛,获得了各自的第一个世乒赛冠军。

青运会预赛险些单打一轮游

从世乒赛回来,朱雨玲没有跟其他主力一起参加国乒港澳推广活动,而是马不停蹄来到南昌,参加青运会预赛。“虽然不是世界大赛,但是这比赛我也不能输啊,可心气又还没缓过来,打得真挺狼狈的。”朱雨玲在团体赛里输了两场球,她说那时候打球是真难受。“因为世乒赛后我还有点郁闷,很多问题还没有解决,也没怎么系统训练,正是状态不好的时候,对手见到我肯定都是拼,而我又不是见到对方拼就也能豁出去的性格,所以一直在较劲,一直处于我一分都不想丢、但是又放不开的纠结中。”对手都是比自己小不少的队员,朱雨玲暗地里使劲儿追了半天,还是在团体比赛里输了两场球。

本来已经被打得够难受了,没想到单打第一轮的比赛更让朱雨玲狼狈不堪,对方是山东队2001年出生的小队员。“那场比赛我感觉不是和她在打,是在和自己打,一直到2比3落后的时候,我还觉得自己打不上一个球。我就想输也输得别这么窝囊,后来我就每赢一个球都喊出来,最后在决胜局只让对手得了1分。”朱雨玲说,由于在团体赛中表现不佳,单打刚一开始,阎森特意来到比赛现场观战指导,“结果我差点只让他看了一场球就回家了,在场上好像对方是国家队的,打得一板一眼,而我是省里的小孩一样,打得慌慌张张。”不只阎森和朱雨玲紧张,带四川女队的邱贻可也是被这场比赛急出一身汗。磕磕绊绊赢了第一轮比赛后,朱雨玲彻底放开了,后面的比赛一场比一场打得好,动作也越来越紧凑。虽然好状态刚打出来,青运会就结束了,但朱雨玲说:“青运会结束还有联赛,联赛是练技术的好时机。”


无论碰到什么困难,无论什么级别的比赛,朱雨玲只要站在赛场上,就想赢球,归根结底是因为她真心喜欢打乒乓球

即使老天给了困难站在赛场也只想着赢球

乒超联赛刚刚开始,第一轮鄂尔多斯东方路桥俱乐部主场对战辽宁钢都本溪,朱雨玲在比赛当天突然发高烧了,一直到下午开准备会时,高烧39度还退不下去。俱乐部总经理、前世界冠军刘伟担心她身体,问她能不能上场,朱雨玲不想错过比赛,便请示队医吃了退烧药。临到赛前一个小时,不知是退烧药起了作用,还是在训练场看到乒乓球就兴奋,朱雨玲的第一轮联赛打得很好,为球队拿了两分。“结果一离开球馆就继续难受,继续发烧。”朱雨玲在乒超前几轮虽然一直赢球,但其实感冒发烧的症状只在她完全投入进比赛的时候才能好一点。

“联赛之初我之所以能赢,和青运会的经历是分不开的,我一直记得打青运会时那种感受,心里不想输,却又没有完全的自信能赢,这种进退两难的感觉真的很难受。但那之后人好像翻过了一个坎儿,越打越好了。”俱乐部没有给朱雨玲制定目标,但朱雨玲心里是一场球也不想输。“在我们俱乐部,我必须每场拿两分,我们才有获胜的可能,在联赛期间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第三轮对冯亚兰,我大分0比2落后,后面三局打得很释放,尤其第五局完全打开了。还有第五轮对吉林,我打王曼昱时状态不好,咬着牙打到第五局,在3:4落后的时候连得4分,最后赢了比赛,打完那场球我又自信了一些。”

今年联赛是朱雨玲到鄂尔多斯俱乐部的第四年,第一年她还是一级运动员,第二年就跨进特级运动员的行列,第三年她已经是世界冠军了,用刘伟的话说,全队一起努力在打造她,从第一年开始就让她打一号主力。朱雨玲说自己在联赛中每赢一场球都很开心,也很长气。“联赛每场都只有一张球台,感觉像在打大赛的决赛。比赛无论对哪个队我都紧张,很重视。”朱雨玲还记得去年联赛她输了一些不该输的球,心里很难受,“那时候我告诉自己:你就记着今天的难受,平时训练不耐烦的时候想想,警醒自己,平时再难过也没有输球后难受。这次打完世乒赛,我也是这么跟自己说。”


以前朱雨玲不适应在家乡打比赛,观众们热情的四川话加油声会让她倍感压力,但在刚结束的中国公开赛上,朱雨玲很好地消化压力为动力,“想法比以前积极了,这么多人给我加油,我一定要努力。”


陈龙灿的妻子宋燕是朱雨玲刚来四川省队时的恩师之一,现在她仍在省队培养“小朱雨玲”们

在家乡拿冠军

朱雨玲出生自四川绵阳,但从小就随着父母在广东生活,2004年才回到成都训练,就在联赛因伤回省调整时训练的这个场馆里。训练馆旁边是个田径场,朱雨玲以前最不喜欢跑步,还在省队的时候,只要一来田径场,就会习惯性肚子疼,“现在看到田径场好多了,”朱雨玲说,“以前害怕的感觉记忆犹新,现在想起来觉得特有意思”。

从广东顺德训练基地回到四川省队,朱雨玲通过了层层考核,时任四川省乒乓球项目负责人高亚翔也十分肯定朱雨玲的表现,还特意为当时家境不佳的朱雨玲免了训练费,又观察了三个月后,把朱雨玲的伙食费也免了。后来女队主教练陈平西也很喜欢朱雨玲,连连说她打球有灵性。

在四川省队,朱雨玲碰到的贵人还有不少,最初带她训练的是陈龙灿的妻子宋燕,后来换为到现在还对朱雨玲非常关心的邹国齐,当时在国家队的邱贻可会给朱雨玲提供胶皮,“我从小就打国套。”朱雨玲从小训练刻苦,和现在省队里的小队员聊天时,才会恍然大悟自己好像没童年一样,连动画片都没怎么看过。但朱雨玲小时候并不觉得苦,因为是真喜欢打乒乓球,所以两天不打就难受,这个习惯到现在也没改。“因为颈椎病,我刚回省队调整的时候教练让我休息了两天,我自己在家里,躺着坐着都不舒服,完全没事干,心就想着,早点开始训练吧!”

在省队调整训练了一周后,朱雨玲和国乒大部队在都江堰汇合,参加中国公开赛。因为比赛正直联赛期间,国乒队员们普遍显得很疲累,朱雨玲因为伤病困扰,状态也不好。双打因为和丁宁训练太少、在赛场上进入角色比较慢而输球之后,朱雨玲将全部精力放在单打上。单打前两轮,朱雨玲打得磕磕绊绊,心理波动也比较大,“比赛里我一直在纠结,到底该先稳住还是该进攻?总有些犹豫。”

好在状态一场比一场好,1/4决赛朱雨玲的对手是刚战胜陈梦的韩颖,两人曾在去年的瑞典公开赛半决赛中交手,赛前朱雨玲特意将韩颖和陈梦的比赛录像拿来反复研究,发觉韩颖打得比去年坚决,意志坚强了不少。“我心里记下了她的变化,但我不怕她,觉得我如果耐心打,对付削球还可以,同时我也做了很充分的困难准备,想过比赛可能打满7局。”因为准备充分,朱雨玲最后轻松战胜韩颖。

半决赛的对手是以往负多胜少的刘诗雯,赛前阎森特意找到朱雨玲,帮她总结了以往和刘诗雯打比赛时犯的错误。朱雨玲为了巩固加深记忆,在比赛前一天晚上特意将以往与刘诗雯打比赛的录像看了又看,其中包括她最不想看到也最不想回忆起的苏州世乒赛输给刘诗雯那场球。“我想回忆一下每次输球时的感受,虽然看录像的时候很难受,但目的是告诉我自己再碰到刘诗雯时,该怎样去打。”朱雨玲总结说,对刘诗雯时输球比较多,每次输了都感觉自己没发挥出来,“其实是她打得太好导致我发挥失常。”这次半决赛,朱雨玲采用了不一样的战术,以前总是“不想让刘诗雯快起来”,今天的战术换成了“她快我就跟上她”,结果收到很好的效果,“我在比赛中感觉打出自己的东西比较多,虽然我打着也别扭,但是对方会感觉更别扭。”

决赛前,朱雨玲想到上一次公开赛自己也闯入决赛,只想着不能输球,却没有细想怎么才能赢,最后输给陈梦屈居亚军,所以这次决赛打丁宁之前,朱雨玲提醒自己要把“想赢”和“怎么去赢”结合在一起,把战术想细。在比赛中,朱雨玲打得十分流畅,在家乡父老的加油声中,朱雨玲释放了自己,打出激情,很少在比赛中喊叫的她,这次也喊出了自己的霸气。“大家为我加油,我也不想自己闷着打,想打出点激情喊一喊,这样才说得过去。去年打中国公开赛,家乡的观众给我加油,我感到很大压力,觉得这么多人给我加油我一定不能输,结果真输了球。今年我感觉动力更多,因为我的想法更积极了,想的是这么多人给我加油,我一定要努力,心态不一样,结果也就不一样了。”朱雨玲终于在自己的家乡获得了冠军。

自从进入国家队以后,朱雨玲一直在北京生活训练,北京话也学得字正腔圆,但她还是最喜欢家乡四川,喜欢在省队熟悉的球馆里操着川音跟教练和队员沟通,也喜欢比赛场上,观众用四川话给她加油。说起两个地方人的区别,朱雨玲不假思索,她说:“北方人热情,四川人真。”

上一篇回2015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从苏州到都江堰朱雨玲的变数与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