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人在德国——做好自己就是最大的爱国

文/阎密   2016-05-08 19:15:05


文/阎密


团结一心的四川男队参加1964年西南区乒乓球比赛(前排左起:容富佳教练、关梦占领队、陈培国教练,后排左起:贺泽国、肖阳宗、王渝龙、李先觉)


在欧洲,李先觉凭借出众的能力获得了“Mr Li”的尊称

成都以闲适的慢生活著称,当地人很会享受,吃火锅、喝喝茶、打会儿小麻将都会提高他们的幸福指数。然而川乒教练李先觉在上世纪80年代就从这座安逸的城市走出去,不远万里去了德国,在他的影响下,儿子李乒和义子陈宏宇也在人生最好的年纪选择了在异国他乡奋斗。

不会说德语的Mr. Li

李先觉在重庆读小学的时候,他同桌的哥哥会打乒乓球,在跟大孩子玩了几次后,李先觉上瘾了。1955年重庆市第一次举办少儿乒乓球比赛中,刚刚玩了两年球的李先觉出人意料地获得了人生中第一个乒乓球冠军。

为选拔第一届全运会的参赛选手,1958年四川先搞了一次省运会,李先觉代表重庆市队在比赛中脱颖而出,最后与陈培国、马金豹、王玉龙、邓宗仁组成川乒男队参加了北京举行的首届全运会。那时北京、上海、广东和山西早就有了本省市的乒乓球专业队,所以团体第五名对于业余的四川男乒来说已是非常了不起的成绩。全运会后,四川省也成立了专业队,由于重庆乒乓球项目当时各方面条件都优于省会成都,省乒乓球队就先落户在重庆,文革期间,四川省决定把在重庆的三支队伍(乒乓球队、游泳队、举重队)迁到省会,李先觉就这样随队到了成都。

运动员生涯结束后,李先觉继续留在成都做省队教练。1983年,四川队接到一个任务,接待德国少年队到中国训练,省队派李先觉担任外训队的教练。就是这20天的训练,改变了李先觉的人生轨迹,德国方面非常认可李先觉的教学水平,便邀请他去德国执教。出国援外当教练在上世纪80年代是名符其实的美差,挣两份工资,回国还可以带“大件儿”(免税的家用电器),所以李先觉去德国执教了一段时间按期回来,想再去的时候就让中国乒协犯难了。何况此时已临近第40届世乒赛,东道主德国又是中国的一大威胁,几经波折后,中国乒协同意李先觉长期在德执教。当时为备战世乒赛,德国乒协成立了一个乒乓训练中心,李先觉被任命为训练中心的主任兼总教练、教练委员会顾问及技术委员会顾问。“我不跟任何队,但是我训练任何队”,像罗斯科夫、费茨纳尔以及后来许斯、波尔等名将都受过李先觉的点拨。在训练方面,李先觉有自己的独门秘籍,“德国人觉得多球对实战没太大用,所以不太重视这方面的训练。我给他们重新讲解了多球训练的意义,不是对着机器,是人对人的一种训练方法,可以锻炼队员手上的感觉和意识上的反应力。”经过多球训练的德国队员在技术上进步飞快,后来德国乒协不仅将这种的训练方法推而广之,还把它列为前三级教练员考核必考的内容,而且这项考试只有李先觉签字才算通过。

刚到德国时,李先觉隐约感觉到德国人的排外情绪,“当时德国乒协的三巨头都是外国人,一个法国人,一个斯洛文尼亚人,一个是我。”等罗斯科夫、费茨纳尔在第40届世乒赛上夺得男双冠军,德国队取得世乒赛男双金牌零的突破之后,德国乒协主席理直气壮地表态说:“不管从哪来,只要能给德国带来世界冠军我就用。”但新的麻烦又来了,媒体都想采访功臣李先觉,不太会说德语的他见记者就跑。德国乒协知道后,建议李先觉学好语言,还先后为他聘请了两位专职的德语老师,不幸的是两人都被李先觉同化了。乒协负责人又找他谈话,李先觉说:“你们请我来的目的是什么?是要出成绩,你们觉得现在成果怎么样?”最后德国乒协只好让步,不再强求他强化德语了。虽然跟李先觉的语言交流一直不太流畅,但德国乒坛从上到下都很尊重李先觉,他们从来不直呼他的名字或喊他教练,都是叫他“Mr. Li”。


祖孙三代其乐融融

子承父业闯出一片天地

上世纪90年代初,李先觉已稳稳扎根在德国乒坛,他开始动员儿子李乒也来德国发展。受父母影响,李乒从小练球,但因为四川省队有规定,教练家的孩子不能进本省队,所以肖阳宗的儿子肖战去了青海,而李乒则转到了新疆队,之后他一直在继续打球和转行学习之间犹豫不决,耽误了长球的最好时机。1992年元旦,鼓起勇气改变生活的李乒搭上了去德国的飞机,但到了之后干点啥又引发了父子二人的激烈争论,“我没打够球,想继续打,可我爸说我打球的水平一般,再打下去也没有发展空间。他想让我重新开始,直接当教练,没准几年后会有所作为。”李乒听从了父亲的安排,从父亲的助手做起,给国家队、青少年队当陪练。

跟父亲一样,李乒也是靠“多球”打开了局面。有一年欧锦赛前,欧洲其他国家的队员到德国训练中心练球,塞弗、普里莫拉茨等名将都慕名来找李先觉给他们练多球,打了几盆后,李先觉感觉不舒服去了趟卫生间,李乒就上场替父亲发了几盆多球。返回场馆的李先觉看到场地里的训练氛围非常好,其他国家的教练边看边夸赞,罗斯科夫甚至自豪地跟其他教练们介绍说:“他是我们的人,是Mr. Li的儿子。”从那以后,李乒成了多球训练专业户,他也由陪练晋升为国家队的助理教练。

在李乒渐渐融入德国乒坛时,他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陈宏宇也想赴德发展。这个比李乒小两岁的兄弟是原四川队领队陈培国的儿子,也是李先觉的干儿子,两家人从小做邻居,父辈关系就好,到了李乒陈宏宇这一代,更是亲如兄弟。陈宏宇1994年从国家队退役后,在李先觉的引荐下到德国的俱乐部继续打球。当时陈宏宇有两份合同可以选择,一个是德国北部的俱乐部,队员基本是德国本土人,另外一个俱乐部恰好相反,中国人扎推。李先觉毫不犹豫地替陈宏宇做主,“你要是想呆在德国的话,就去德国人多的俱乐部,总与中国人在一起你根本没法学德语。”陈宏宇到现在还佩服李先觉,“我去了那儿一年,中国人的影子都没有,这是逼着我学语言啊,我真的很感谢当初干爸把我流放出去。”

1999年,有了新合同的陈宏宇离开德国北部。临走前,教他德语的队友汉诺斯说:“以前我对中国一点了解都没有,自从认识你后,我觉得中国人真的不错,我希望你走后,能再找个中国人来填补空缺。”听完这番话,陈宏宇很自豪,他突然想起刚来德国时前辈王大勇教练的一句忠告,“国外很多人不知道中国什么样,人家就会根据你的行为来判断这个国家的样子,所以做好自己才是最大的爱国。”李乒对此也深信不疑,有一次因为工作原因,他要退掉自己租的房子,当时只有十三四岁的水谷隼是下一任房客,蝴蝶公司在欧洲的总代理代替他办理相关手续时,看到空房子被李乒打扫得干干净净,由衷地赞叹说:“退房子时才能真正看出一个人的人品,房子都退了,他还打扫得这么干净。”后来这些信息反馈到德国乒协,又通过德国人传回李乒的耳朵,他突然觉得自己不经意的行为是为中国人争了光。

在德国,如果你自己做人很成功,你推荐的人同样也会被信任。2004年,奥恰洛夫的爸爸找到当时担任乙级联赛吐恩俱乐部教练的李乒,希望指导奥恰多年的李乒帮忙介绍个靠谱的人到他的俱乐部打球。当时陈宏宇太太的小莉刚生完孩子,为了照顾妻儿,陈宏宇正想找个轻松的工作,于是一拍即合。乙级联赛比打甲级轻松很多,陈宏宇有空就帮忙指导奥恰。那时奥恰在队里打3号,陈宏宇说服他爸爸,把他排在2号,“虽然刚开始奥恰赢不了球,但毕竟他只有14岁,输多了有经验了,不就有机会赢了吗?一旦他赢了,肯定会长不少信心。”陈宏宇带奥恰的前半个赛季,奥恰只赢了两场球,但到了后半个赛季,奥恰的胜率达到50%,在最后一场关系到能否冲进甲级联赛的比赛中,奥恰更是赢下了一场关键球,帮助队伍晋级。回想起三年来陈宏宇带他打联赛的经历,奥恰充满感激,“没有他,我不可能成长得这么快。”

打完2006年的联赛,陈宏宇回到国内做起了四川男队主教练,在他执教的8年时间里,队员们每天早上5点起床,每周要上16次共42小时训练课。天道酬勤,四川男乒在两届全运会中都超额完成了任务,看着父母一天天变老,孩子一天天长大,家庭观念很重的陈宏宇犹豫再三,辞掉了省队工作。“忙了小半辈子,我想多些时间陪陪家人”,所以他选择了每年工作四个月左右的江苏电缆俱乐部,跟奥恰再续师徒缘,征战乒超联赛。陈宏宇从德国没走多久,李乒也换了一份更好的工作,出任德国巴登符腾堡州的教练员,这是一个终身合同,而且待遇也比德国国家队好很多。

如今李家和陈家的情谊正在孙辈间延续,退休回成都的李先觉依旧做着中德乒乓沟通的桥梁,几乎每个月都会与陈培国等老友小聚。因工作繁忙一直没要孩子的李乒和申竹君,在2013年喜获宝贝儿子,他说现在一岁半的儿子喜欢握着乒乓球拍玩耍。陈宏宇现在儿女双全,他也想培养女儿继承他的衣钵。


奥恰洛夫参加中国公开赛时遇到两位中国师父(左:陈宏宇,右:李乒)

上一篇回2015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成都人在德国——做好自己就是最大的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