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光泓 :童玲是我做教练的得意之作

文/房学峰   2016-05-08 19:15:26


文/房学峰


发掘童玲是马光泓教练生涯中最大的收获

1960年,为备战在北京举行的第26届世乒赛,国家体委在全国范围内招纳贤士,马光泓从成都被选进国家队,成为著名的“108将”之一。她的国手生涯延续到1965年10月,参加过第26届和第27届世界锦标赛。

混双选搭档,拒绝徐寅生

马光泓参加的两届世乒赛,女单和女双都输给了1954年温布利世乒赛的女子双打冠军英国人戴安妮·罗。这两届比赛她还打了混双,按当时队里的规定,混合双打的配对是“相亲”式的,先由男队员根据打法类型、技术实力和性格等因素选择适合自己的女队员,征得对方同意之后即形成混双组合。当时,徐寅生和周兰荪都“相中”了马光泓,但马光泓觉得徐寅生太有名,气场太强,自己配不上他,因而选择了周光荪。后来徐寅生在食堂里碰到马光泓时,说了一句:“我要找兰荪决斗!”这句玩笑吓得马光泓饭都没吃就跑开了。

第一届全运会后,马光泓正式退役,在这之前,她曾经是“女子模仿秀式陪练”的首创者,任务是为参加第28届世乒赛的队友模仿松崎君代等日本选手的发球。在1963年的第27届世乒赛上,中国女选手之所以在各项目上都没有作为,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几位日本选手功力深厚、快速多变的发球令中国选手很难赢得主动。

相比于运动员生涯所取得的成绩,马光泓更欣慰的是作为教练培养出世界冠军童玲。1973年,马光泓被借调到北京部队当教练,当听说有一个叫童玲的好苗子后,她两次到家乡四川寻访,第二次去的时候她已经怀孕6个月了,最后如愿把童玲招入队中。后来童玲在1977年全国锦标赛上战胜5位国手后正式入选了国家队,并在1981年世乒赛上获得女团和女单冠军。马光泓曾经给童玲及家人写过62封信,被当时的媒体赞为选中千里马之后既“授业”又“传道”的典范。

进入国家队后,童玲共获得4次世界冠军,其中包括团体“三连冠”,而她最经典的一场比赛是第36届世乒赛女单1/4决赛,那场比赛堪称不可能完成的逆转。第一局童玲失利,第二局12:20落后时,她居然连得10分翻盘,并最终淘汰了曾经两度获得世界冠军的朝鲜选手朴英顺。有意思的是,自从林慧卿在1971年夺得女单世界冠军之后,只有朴英顺曾经从中国运动员手里夺取过两次世界冠军,她在决赛中战胜的都是中国运动员张立。张立是马光泓1965年担任国家青年队教练时带过的队员,也是中国女子乒乓球的第一位女团“三连冠”选手。而马光泓培养的童玲则两次在世锦赛上淘汰朴英顺(第一次是在第35届世乒赛1/8决赛中,童玲在0比2落后时反败为胜),她无疑是马光泓作为教练员的得意之作。

文武双修,坚持站在乒乓球台前

1979年,马光泓的乒乓人生走向另一个阶段,她进入人民体育出版社担任编辑,并且负责筹办《乒乓世界》杂志。这是当时的乒坛“掌门人”徐寅生的决定,徐主编之所以选择马光泓,多半是因为当年她作为队里的团支部书记,经常主持黑板报、墙报之类的工作,在徐寅生心目中留下了文化人的印象。就这样,马光泓以常务编委的身份,主持《乒乓世界》工作将近15年。她克服困难、从头学起,用拿球拍的手拿起笔来;她锐意进取、不断创新,还在昔日队友李光祖的帮助下出版了《乒乓世界》英文版;她身先士卒、笔耕不辍,写下了各种体裁的很多文章。1995年天津世乒赛,虽然马光泓的身份有所转变,但她的热情不减,在为《乒乓世界》组织编写了大量稿件的同时,马光泓还组织了乒乓老将的聚会。然而,凡事都追求完美的她却被生活累垮了,在徐主编的多次关心下,马光泓最终办理了病退手续,回家调养身体。
两年后,一位叫董宗海的酿造厂厂长找到了身体已经康复的马光泓,恳请她出任北京仙源乒乓球俱乐部总教练,于是,马光泓又干起了老本行,不过这一次,她指导的对象是业余球友,还有好多小孩子。再承担教练的任务,马光泓说她的目标完全不是、也不再是为了培养下一个童玲。


能文能武的马光泓是《乒乓世界》创刊期间的骨干力量

上一篇回2015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马光泓 :童玲是我做教练的得意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