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龙灿 :希望四川再出领军人物

文/吕海波   2016-05-08 19:15:39


文/吕海波


1973年,还是小孩儿的陈龙灿(前排左1)随新都县代表队参加了温江地区的乒乓球比赛


黄德儒是陈龙灿乒乓球路上的启蒙教练

8月3日上午,成都国家乒乓球训练基地的三层,陈龙灿正在训练馆里一丝不苟地带着一群洋弟子上最后一节训练课。由于跟阿联酋国家队达成了三个月的执教协议,陈龙灿第二天就要跟着这些洋弟子去迪拜备战有海湾地区22国参加的乒乓球比赛,也因此无法到现场观看5日开打的中国公开赛,从而错过了与全国各地来的老友们相聚。虽然有些遗憾,但眼下最让陈龙灿操心的还是如何帮助这支由12-18岁运动员组成的阿联酋国家队提高竞技水平。“这些孩子的家庭条件太优越,他们在自己国家的俱乐部里训练时每天都有专车接送,如果教练要求得过严,他们还经常不参加训练。”

阿联酋国家队目前在中东地区的乒乓球水平属于中等偏下,陈龙灿希望这些运动员利用在成都短期集训的机会能够尽量提高,否则回到本土舒适的环境中,训练质量难以保证,长球就更困难了。说起集训的意义,陈龙灿感慨颇多,这位在上世纪80年代叱咤世界乒坛的直板打法代表人物,就是从集训队开始一步一步迈向了成功的巅峰。

经过4次集训,才正式进入国家队

陈龙灿的家乡新都以前属于温江地区,现在是成都市的一个区,距离成都不到20公里,并不算远。1976年,年仅11岁的陈龙灿离开家到省体校学习,两年之后,他进入省体工队。当时的四川男队有20多人,水平比较平均,13岁的陈龙灿刚进队时成绩比较靠后。1979年,陈龙灿通过队内选拔争取到了参加全国少年比赛的机会,但由于年龄偏小、实战经验少,没有取得太好的名次,倒是增长了不少见识。

全国少年比赛结束后,国家队要在秦皇岛组织一次50人的苗子集训,分给四川队5个名额。本来省队教练的初定名单中没有陈龙灿的名字,但后来经过进一步研究,队里觉得国家队中的四川籍运动员大部分都是以两面拉为主的陪练队员,应该给直板快攻打法一些机会,于是陈龙灿凭借打法的优势成为了四川队参加苗子集训的5人中年龄最小的一个。到秦皇岛还没来得及兴奋,陈龙灿就已经被艰苦的训练环境折磨得够呛了,“秦皇岛冬天的气温大概在零下十几度,每天早上我们都要到海边跑步,感觉耳朵都快被冻掉了,每周有5个全天的训练,周末还有可能加班。”练得虽然苦,但陈龙灿也承认那段时间他的球长得很快。“集训期间一共打过3次大循环,第一次我40多名,基本垫底,后两次就能打到二三十名左右了。”

参加完苗子集训的陈龙灿,回到四川省队正好赶上全国乒协杯的选拔赛,全队20多人要打3轮大循环,经验不足的陈龙灿虽然打了两次前3名,但还有一次打到了10名开外,最终与参赛资格擦肩而过。这次落选对陈龙灿触动很大,是他职业生涯中非常重要的一次教训。转年夏天,陈龙灿又到秦皇岛参加了国家队组织的第二次苗子集训,这次集训的时间没有第一次长,人数也没有第一次多,练得却和第一次一样苦。集训结束后,陈龙灿第一次代表四川省队参加了1980年的全国锦标赛,一直打到男单8进4时,他才以2比3输给了郭跃华。虽然临场的应变能力略显稚嫩,但年仅15岁且使用直板快攻主流打法的陈龙灿还是引起了国家队教练的关注。

1981年,陈龙灿参加了第三次集训,期间还代表中国队到日本参加过一次青少年比赛,获得了男单冠军。回国之后他参加了第四次集训,地点终于换成了北京。这几次集训不仅让陈龙灿的技战术实力和实战经验大大提高,也带动了四川男队整体实力的日益增强。1982年全国锦标赛,身为主力的陈龙灿帮助四川男队冲进全国前三,期间还战胜了蔡振华、郭跃华等国家队主力。此外,他还和成应华搭档获得了男双冠军,填补了四川男队在全国锦标赛上单项金牌的空白历史。1983年全运会,陈龙灿与队友合作拿下了团体亚军,那届比赛之后,久经战阵的陈龙灿终于如愿以偿,正式迈进了国家队的大门。

决定命运的时刻赢了老瓦一分球

刚刚进队不久的陈龙灿接到的第一个作战任务就是随队访欧,那个时代的访欧比赛是国家队教练衡量一个队员能不能担当大赛考验的重要依据,而且去的都是瑞典、匈牙利这种老牌劲旅的地盘,陈龙灿自然不敢懈怠。准备充分的他第一次在瑞典大奖赛上出场,就连赢林德、阿佩依伦、瓦尔德内尔三员大将,给教练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984年,在帮助四川男队获得全国锦标赛团体冠军、帮助中国队获得亚锦赛男团冠军和第二次成功访欧后,陈龙灿被列为了国家队的7大重点球员之一。

1985年,20岁的陈龙灿入选了中国队参加瑞典哥德堡世乒赛的团体大名单,“那是我第一次打世乒赛,非常紧张,小组赛对南朝鲜的时候派我上场,结果我打得非常乱,丢了两分,最后我们5比4才赢下来。”本以为第一次世乒赛团体之旅就这样草草收场的陈龙灿,没想到队里在半决赛对阵日本时继续让他出场,这次陈龙灿没掉链子,一上去就赢了对方的一号主力斋藤清,中国队最后5比0挺进了决赛。决赛对阵东道主瑞典队,陈龙灿的心里有些打鼓,因为他先要面对的是瓦尔德内尔,“第一局我赢了他10分,第二局他赢了我10分,第三局一直到中间我才把比分拉开,一直打到20:15,没想到他接下去连追4个。如果这分球拿下了,可能会奠定我在国家队的主力位置,如果拿不下来,很可能下次比赛就看不到我了。”
在决定命运的关键时刻,陈龙灿拿下了这一分,帮助中国队5比0大获全胜,而且单打也闯进决赛收获了亚军。从那以后,陈龙灿迎来了职业生涯的光辉岁月,不仅在国际赛场上成为了世界冠军和奥运冠军,也在国内赛场上带领四川男队打造了一个鼎盛时期。在整个上世纪80年代,四川男乒在全国比赛中很少输球,与陈龙灿同一批的成应华、陈平西、肖代利等运动员战斗力都很强,大家团结一致,互为辅助,在全国比赛中士气旺盛,斗志昂扬,是任何对手都不愿意碰到的一支强队。而随着这批运动员逐渐退出国内赛场,四川男队的整体实力日渐下滑,至今也没能复制出上世纪80年代的辉煌。


与韦晴光合作拿下奥运会冠军,使陈龙灿的职业生涯达到了顶峰

赢过刘国梁,教过福原爱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国乒乓球跌入谷底,主流的直板快攻打法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加上常年征战落下的一身毛病,陈龙灿在1991年选择离开国家队。回成都调养一年后,他被中国乒协公派到日本雅马哈俱乐部担任教练兼队员。

当时日本国内的乒乓球比赛基本上都以公司俱乐部的名义参加,陈龙灿代表雅马哈要打“全日本实业团体”(只允许外国选手打一场)、“全日本综合团体”(允许外国选手打两场)、“全日本社会人”以及“东京选手权”几个主要赛事。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就帮助俱乐部获得了全日本综合团体的冠军,还拿下了全日本社会人及东京选手权比赛的单打冠军,靠出众的球技成功地在日本打出了一片天地。

1992年日本经济开始走下坡路,陈龙灿所在的雅马哈俱乐部到1995年被迫解散。后来他加入了和歌山银行俱乐部,前日本男队主教练宫崎义仁当时正在球队做监督,但相比于雅马哈俱乐部每天下午3点到7点的训练时间,和歌山银行俱乐部的训练管理十分松散,陈龙灿很难在这里发挥自己的一技之长。三年后,陈龙灿转投日产公司,帮助俱乐部拿了十几座全日本的团体冠军奖杯。1999年,他代表日产公司在上海参加了第一届世界俱乐部比赛,已经34岁的陈龙灿在球场上宝刀不老,接连战胜了王涛和刘国梁,让他的球迷感动不已。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在日本打球期间,他曾在1993年和1997年两度回国代表四川男队参加全运会,第一次拿了团体铜牌,第二次拿了双打铜牌,加上1983年的男团、男双银牌和1987年的男双金牌,“四届全运会,届届拿奖牌”的成绩单至今足以令他笑傲乒坛。

过了千禧年,陈龙灿感觉球越来越打不动了,就慢慢退出了比赛场。2001年他遇到了刚满13岁的福原爱,带她训练了一段时间之后,陈龙灿还是回到了成都,上学充电、在俱乐部做总经理,过着繁忙而新鲜的生活。2006年,陈龙灿在四川男队做了一年主教练,期间让他记忆深刻的就是带着王建军闯入了全国锦标赛男单决赛,在手握7个赛点的情况下与冠军失之交臂。“四川队除了我拿过两次全国冠军之外,还没有第二个男单冠军,所以我非常希望王建军能够为四川队再夺荣誉,那场球输得太可惜了。”2010年,陈龙灿被西华大学聘为副教授,主教乒乓球专业及普修课程,同时他还兼任西华大学乒乓球队的总教练,负责相关训练和比赛工作。

作为成都乒乓球历史上的一位标志性人物,陈龙灿为家乡的体育事业做出过突出贡献,如今依然痴情于乒乓球事业,也希望未来能有越来越多的优秀人才再续四川乒乓球的辉煌,“现在女队里我们已经有了朱雨玲,希望男队中再出现一个领军人物。”


在成都基地,陈龙灿带着阿联酋弟子进行短期集训

上一篇回2015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陈龙灿 :希望四川再出领军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