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的成都

文/《篮球报》 总编辑 谭杰   2016-05-08 19:16:11


文/《篮球报》 总编辑 谭杰

1992年5月底的时候,我的大学毕业答辩已经结束,天气也开始热了起来,每天就是无所事事地待着,等着最后的分配派遣和离校。我都忘记了为什么我们宿舍里会有一台电视,反正突然有一天就开始播乒乓球,成都公开赛,一开始是有一搭无一搭地看,后来刘国梁就出场打瓦尔德内尔了。

我不知道大家是不是看过几个月前在微信里流传的一个北京老大爷目睹欢乐谷过山车时,满脸震惊、口不择言、敏感词横飞的视频,反正我们当时房间里几个恰巧看到刘国梁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大战老瓦的人,都是北京老大爷那种目瞪口呆的表情。然后,我们又大呼小叫地叫来了更多的同学。对于首次公开亮相的直板横打,大家都看傻了。

我到现在还能想起当时的视觉震撼,电视并不太大,慢动作似乎又不太能还原真实的场景,所以我一直把直板横打想像成刘国梁用右手从左侧裤兜里掏出一把刀,然后顺势掷向了目瞪口呆的瓦尔德内尔。所以前几天看到有人挑战反手摸肚脐的时候,我觉得跟1992年刘国梁第一次亮出直板横打相比,难度简直差得太远了。

在大学毕业前看到中国乒乓球突然亮起的希望之光,还是很有意义的。1988年初入大学的时候,我不记得身边有太多人关注乒乓球。当然,我推荐的当年汉城奥运会的乒乓球赛事和第二年的多特蒙德世乒赛男团决赛,从“振兴中华”的角度看,都没能达到很好的效果,但是身边看乒乓球的人还是慢慢多了起来。后来又经过了1990年北京亚运会的男团比赛,中国队的结局你们也都记得,我甚至觉得周围开始涌现出了大批朝鲜队和南朝鲜队的球迷。

大学的观赛热情终于在1991年千叶世乒赛女团决赛时达到了高潮,我印象中整个宿舍楼的人都在看中国大战南北朝鲜联队。当然,那场球最终有些窝囊的输了。

大学四年,没怎么在乒乓球上面看到过像样的胜利,所以,在毕业之前,突然电光火石般杀出一个刘国梁,对我们来说,也算一个安慰。

1992年的成都,对于中国乒乓球的意义在于——信心,以及希望。对于已经控制男子项目两届世乒赛的瑞典人而言,他们担心的事情已经渐渐显现。

成都与乒乓球的交集,不只有1992年,不只有刘国梁,本期杂志推出“成都乒乓地理”,还原出早至“108将时代”、新至“朱雨玲都江堰夺冠”的成都乒乓球故事。

当然,因为房学峰老师写的“杨莹的故事”和夏娃写的“王晓明的故事”,外延都足够宽广,所以成都乒乓球故事实际上延伸到了《文心雕龙》、德国的萨尔布吕肯和法国的巴黎。

上一篇回2015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1992年的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