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男乒的伤心地

2016-05-08 19:07:41



克兰帕尔成功突破中国队的防线,夺得第2届世界杯男单冠军

吉隆坡,这个由华人矿工发展起来的城市,对于中国乒乓球来讲,并没有留下太多美好的记忆。中国男乒的四次吉隆坡之旅,除了1984年江嘉良获得第5届世界杯男单冠军之外,其余三次均遭遇了“滑铁卢”。

1981年第2届世界杯克兰帕尔突围成功

来自匈牙利队的克兰帕尔,是上世纪70年代欧洲乒坛复兴时期的代表性人物之一。彼时的他在场上的击球动作十分怪异,但已经形成欧式弧圈球的基本雏形,所以被称为在70年代就具备了90年代技术特点的运动员。在中国男乒于36届世乒赛占领乒坛制高点后,被中国选手打得伤痕累累的克兰帕尔,同年在吉隆坡男子世界杯中上演了一次精彩的反击战:他先是在半决赛中3比1战胜施之皓,又在决赛0比2落后的不利情况下逆转谢赛克,首次夺得世界杯的男单冠军。

1991年第12届世界杯中国低谷,瑞典称霸

上世纪80年代末,以瓦尔德内尔、佩尔森为代表的瑞典人发明了以正手为主的台内撇挑技术,最大限度晃住对手的底线长球,尤其地遏制了中国运动员的特长发挥。1989年多特蒙德世乒赛,瑞典队成功破解了中国队赖以称雄的发球抢攻,而且在相持中发扬了他们力大劲足的特点,最终大胜中国队,夺走斯韦思林杯。

瑞典人成功登顶后,欧洲乒坛非常积极地接受了正反手都能发动、击球时间更早、抢攻意识更主动的乒乓球理念,先后涌现出了以盖亭、塞弗、罗斯科夫等人为代表的欧洲凶狠派运动员。1991年千叶第41届世乒赛,瑞典人再度称霸,中国队在欧洲势力的重重封锁下,仅获得男团第7名。1991年第12届男单世界杯,中国队依旧无力与欧洲人争锋,刚刚获得世乒赛单打冠军的佩尔森再捧世界杯,盖亭和瓦尔德内尔分获二、三名。



“瑞典双雄”多年来一直站在与中国队对抗的最前线

2000年第45届世乒赛团体赛中国队遭受重创

1995年天津第43届世乒赛,中国队继1981年囊括所有冠军之后,又一次从低谷奋起,夺得全部金牌。这次大胜从根本上改变了自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中期世界乒坛的格局。然而,在2000年吉隆坡第45届世乒赛团体赛中,中国队再次负于老对手瑞典队,在小球时代的最后一次较量中丢掉了斯韦思林杯,这也是到目前为止中国男乒最后一次男团丢冠。

男团比赛开始后,中国队一连打了7个“3比0”,势如破竹地杀入了决赛,但在中瑞强强对决中,饱受“兴奋剂事件”困扰的刘国梁发挥失常,丢了两分。首盘比赛,此前对瓦尔德内尔保持6连胜的刘国梁,以1比2不敌对手;第二盘,佩尔森2比0战胜孔令辉,为瑞典队扩大优势;尽管在后面两盘比赛中,刘国正和孔令辉分别以2比0战胜卡尔松和瓦尔德内尔为中国队扳平比分,但在决胜盘中,状态爆棚的佩尔森再度发威,2比1逆转刘国梁,为瑞典队锁定胜局。

上一篇回2016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中国男乒的伤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