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龙跃

《篮球报》总编辑 谭杰   2016-05-08 19:34:09


文/陈偲婧 图/边玉翔



我问马龙,你有多想拿苏州世乒赛男单冠军?马龙故作镇定,“就是非常想。”说完他笑了起来,这个笑容的意思是,每天都想,每天都非常想。

在赛前封闭训练期间,马龙就有点和平时不一样,虽然明显的眼袋表明他练得非常累,睡得也不好,但面对探班的记者们却能笑容满面,不像以前只会闷头练习。在接受采访的时候马龙也很坦然,“我现在每一天心情都不一样,有时候练得好一天心情就很好,特别期待世乒赛;练得不好的时候,看着世乒赛倒计时就会有点害怕。”坦然面对内心,也许正是马龙成功的第一步。

打完世乒赛男单半决赛,马龙回到酒店,看了一会儿当天正打得火热的拳击比赛,然后吃了口东西就躺在床上闭目养神,虽然天生敏感的神经让马龙没法全然入睡,但也算达到了休息的目的。在那时马龙脑海中出现的是“科龙大战”,“科龙”总被放在一起说,其实马龙心里是惭愧甚至自卑的。“我知道从成绩上看,继科比我强太多了。”马龙又一次坦然地说。闭目养神到下午5点,马龙起床看微信才知道,决赛的对手是方博。

迅速将脑中准备了几百次几千次的“假想敌”更换,可以说是国乒队员的一大绝技,马龙开玩笑地形容了队友之间究竟有多熟悉,“就算喝多了也可以背出对方的技战术特点”,迅速整装出发奔赴决赛赛场,马龙也将自己的心态完全调整好了,“我也是第一次打决赛,方博也是第一次打,就看谁拼得过谁。”马龙只知道距离他每天都非常渴望的世乒赛冠军,只差最后一场球。


打朱世赫之前,刘国梁要求马龙打削球要练就有“保送”的能力

没有一轮是“保送”的

《乒乓世界》:打苏州世乒赛和以往世界比赛的感觉有什么不一样吗?

马龙:心态上我觉得还是多了一份……淡定和从容?不是,这些我一直都有,那这次多的可能是积极的想法和想夺得冠军的信念。

我很清楚自己要想拿单打冠军肯定不可能一帆风顺,我原来更习惯于团队作战,喜欢打双打和团体赛,喜欢身边有个人帮助我的感觉。单打赛场上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依赖没有了,我就显得战斗力稍弱一些,这些我看得更清楚。打苏州世乒赛我的压力很大,毕竟参加了这么多届世乒赛,非常想有个突破,每次参赛外界对我的期望都非常高,但与以往不一样的是,这次我会往比较好的方面想。比如有人说苏州是我的福地,确实2009年、2011年和2013年我在苏州公开赛上都拿了冠军,这次应该也能拿吧?我会这样给自己积极的暗示,不让自己过于焦躁和害怕。

坦白说,我非常需要这个世乒赛冠军,很多朋友赛前给我减压,会说“不拿又能怎样?你还是马龙”,但我不这么想,也许在我20岁或者40岁的时候,我也会觉得一个世乒赛冠军对我来说没啥影响,但现在,我就是想要获得冠军,这个信念非常强,比以往任何时刻都强,所以在这次比赛里真正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也比以前更坚强一些。

《乒乓世界》:在比赛中遇到了什么困难,让你体会到了信念的力量?

这次世乒赛我感觉身上包袱很重,比赛在中国打,电视全程直播,很多平时不联系的朋友也会发信息问我准备得怎么样。还有很多人期待“科龙大战”,其实我跟继科不是一个等级,成绩比起他有很大差距,有时候我看到“科龙”放在一起都会觉得自卑。我非常渴望获得冠军,所以自己在前几轮的时候容易背上包袱,可能觉得我有优势,我不用那么冒险,靠骗一骗,捡几个失误,赢完完了,比赛往后打打再拼,这种想法让我在单打第二场对莱贝松时就打得非常难受。和莱贝松比赛之前,我有一度没有了紧张感,觉得不像在打世乒赛,这可能跟前一天我双打输了球有关系,难道是我把比赛看淡了?我也会问自己为什么不紧张,赛前就感觉自己在没事找事干。真到了比赛中我打得也非常不好,自己特别难受,开局一上来我就1:4落后,赢回来取得大比分2比0领先后,第三局输了回去,第四局我又5:8落后。当时我觉得自己必须死缠烂打才能赢球,在场上觉得特别痛苦,这时候我心里就有个声音说,只能自己帮自己。后来打了几个球都不是很漂亮,就是靠坚持多缠了几下,没有崩溃。

《乒乓世界》:第二轮就觉得别扭,对心情有没有影响?

真的在第二轮就碰上这种问题,要放在以前,赢了球以后我也会觉得困难太大了,觉得难受。在和莱贝松的比赛中,我觉得不光我自己,连刘指导(刘国梁)都有点紧张,觉得好像无法掌控住比赛。赢完莱贝松后,刘指导一直告诫我一定要放开拼,完全地展现出自己的风格才能赢得观众也赢得冠军,比赛靠七七八八的东西拼凑的话,最后一定拿不到冠军。我也反省了自己,那场比赛我就没使上劲,得分全靠捡。所以赛后我特意到训练场拿了盆多球练了练,找找感觉再回去。

《乒乓世界》:在对阵朱世赫之前,刘指导找你聊了很久,对这场球准备了很多?

因为我在打吉奥尼斯这个削球选手时,表现出的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状态,刘指导站在更高的角度要求我,不但要赢比赛,还要将自身的损伤减小。确实我打削球比较有耐心,但对我自己的消耗非常大,以往打完削球第二天手臂都会有反应。刘指导希望我打削球不要这样费劲,能练就“保送一轮”的状态,这个词他经常用来形容许昕,因为许昕打削球的水平非常棒,碰到削球选手就像被“保送”了一样,这种感觉我还没体验过,抽签过后我就跟秦指导(秦志戬)说,要连着碰两个削球选手真挺痛苦。这次比赛我没有一轮是“保送”的感觉,有时候甚至大半天没有一分不是打到10板以上的。


在世乒赛的官方发布会上,马龙半开玩笑地说,自己还没有进过决赛,希望能有机会打到第七场。在半决赛上场前,马龙下定决心一开始就要去拼樊振东,为了自己的第七战奋斗


刘国梁告诉马龙,“完全地展现出自己的风格才能赢得观众也赢得冠军”


从半决赛开始,终于打舒服了

《乒乓世界》:半决赛的对手樊振东近期势头非常猛,你也输过他,但这场比赛打得好像没有给对手留任何机会,你是怎样做到的?

我做了很多心理上的准备,我之前三次世乒赛都输在了半决赛,这次的对手是樊振东,对我来说压力很大。我知道我和樊振东并不好打,近半年来我们俩的战绩是我输得比较多,所以我一开始就让自己使用120%的精力投入比赛,没什么可保留的,完全没有之前在比赛中想前面先控制控制局面这种想法,我知道自己必须更主动才有可能赢樊振东。半决赛上场前,我将自己的位置摆得很低,从一开始就去拼对方,根本没有去想他会怎么想我。

真到了比赛里,我觉得自己做的最好的一点是,面对压力能够放开包袱,可能是下定决心的缘故,我在一开始就能轻装上阵,非常清醒冷静地去面对所有,从开局就给对方施压,打到了9:0的局面,我感觉我的发挥让樊振东也很不适应,因为以往我打球开局是比较稳的,那天我一上来就拼这么凶,他可能也没想到。

《乒乓世界》:你对自己在半决赛的发挥满意吗?

我觉得非常满意。

《乒乓世界》:进入决赛后,在对手打出来之前,是不是一直在准备“科龙大战”?

对,我想象中的决赛对手一直是继科,虽然没有刻意去准备,但休息的时候脑子里总会想这个事儿。下午5点多我休息起来,才知道对手是方博,这个时候我脑子才立刻转换了对手,其实技战术方面大家都太熟悉了,可能喝多了都能背出来对方的技战术特点,需要准备的主要是心态方面。我和方博都一样,都是第一次进决赛,我需要重新调动自己,如果决赛对手是继科,我是真的没有包袱就是拼,但碰到方博,说实话我会感觉自己有一些机会去拿冠军,所以一直提醒自己不要有这种侥幸的心理。

永远不会给自己 100 分

《乒乓世界》:决赛对你来说是怎样的体验?

我做的是打满7局的准备,可能精力想往后面几局放,因为我觉得前几局自己不会占下风,我的综合能力比方博强,所以到第一局我2:6落后的时候,还可以有机会调整自己,赢下这一局。可是第二局我打得有点太稳了,所以大比分变成1比1,后面两局我又调整了自己,找回我比较喜欢的快速的节奏。比分到3比1的时候,我第五局确实太想赢了,这种想法让我赢每一分都非常困难,觉得自己的分数都是靠捡的,不像之前是靠自己打出来的,当我想捡分的时候,确实有点难度。在决赛里方博的无谓失误比以往打普通比赛的时候少了很多,加上我有一些侥幸心态,导致习惯性的东西太多,打出来的都是习惯性的落点和线路,容易被对手抓住漏洞。因为我们彼此太熟悉了,谁习惯怎么打球大家都知道,而且第五局后面方博打得非常好,比分到9平和10平的时候,我脑子里甚至出现了萨格勒布世乒赛决赛马琳对王励勤比赛的画面,就是在大比分3比1领先的情况下被翻盘。

输了第五局,第六局一上来我0:2落后。现在说起来很简单,可能很多人也觉得对手是方博,能力没有当年的王励勤那么强,真正具备翻盘的实力,但其实在比赛中,当时我觉得对面站着的即使是我爸,这球我都不好打。我马上告诉自己不要再想上一局了,重头再来,哪怕第六局输了也要集中精力打好第七局。没有把精力放在可惜自己输掉的第五局,而是放在后面的第七局,可以说这种想法救了我,比分并没有拉大,我一直咬着,气没有崩溃。如果是在过去,我非常容易一直遗憾第五局,脑子里遗憾想得太多,球就不可能每一分都盯那么细,再加上一两个运气球,可能这局就会特别快地“走了”,这次我还行,咬住了比分,后来又领先,又重新组织起了自己的节奏。到我7:3领先的时候,方博尝试了一个偷袭,但发球失误了,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可能他已经崩溃了,我感觉自己能赢,最终拿下了比赛。

现在回想,我觉得在比赛里自己做得挺棒的,比想象中的自己要好。

《乒乓世界》:赛后你接受采访时说,获胜后的庆祝动作是事先想过的?

我只是想展现一下自己,跳上球台是之前想过的。我从2006年开始打世乒赛,这期间大家一直对我有很高的期望,期望越高,我越希望做好,但总是做不好,这种滋味让我真的自卑,觉得对不起很多人。现在我终于获得了冠军,就想在这张冠军球台上多呆一会。但也有意外,就是我没想过在球台上跟方博握手,在这里我要向方博道歉,现在回想起来我这样做对他是不尊重的。

《乒乓世界》:领奖的时候你一直抱着奖杯,那时心里在想什么?

其实获胜后我有一瞬间感觉这一切都不太真实,没有想象中获得冠军后就会多么厉害。捧奖杯的时候,我觉得单打奖杯比团体奖杯要小很多,去年东京世乒赛获胜后,刘指导把奖杯给我,当时我觉得奖杯很大很大,这次觉得挺小的呀,和自己想象中特别牛的感觉还真有点差别。

《乒乓世界》:虽然奖杯比想象中小,但冠军的意义是不是很大?

我觉得这个冠军对我来说更像一个交代。我的性格导致以前有很多次比赛在大比分领先的时候输回去,我觉得通过这次比赛我能够更加清楚地认识自己,我也是可以做到更好的。这个冠军或许能让自己忘掉之前很多不好的回忆,能让我内心更加强大。

《乒乓世界》:苏州世乒赛,你会给自己打100分吗?

90分吧,我觉得我永远不可能给自己打出100分,因为现在想起决赛还有点后怕,如果对手是继科或者许昕、樊振东,我在3比1领先的时候犯保守的错误,对方一定会紧紧咬住这个错误不放,真的很危险。我也不知道面对他们的时候自己能不能在第六局缓过来,所以自己做得还是不够,包括前面的比赛我发挥得也不好,双打也输了,这些都要扣分。


谈到世乒赛的表现,马龙说:“我觉得我永远不可能给自己打出100分”


十年磨剑。马龙在领奖台上,像自己十年来紧紧握着的信念一样,紧紧抱着圣勃莱德奖杯


“这个冠军是对自己这么多年付出的一个很重要的交代。”

苏州世乒赛,马龙没有遗憾

《乒乓世界》:总结一下拿冠军的关键点是什么?

最重要的一点,是我有拿冠军的梦想,哪怕之前打的四届世乒赛我都输了,但依然非常想拿冠军。我之前看过一个关于林丹的采访,他有一句话让我作为一个运动员感觉非常佩服,他说:哪怕输得更多,只要还在打球,就会对冠军充满渴望。我想世乒赛对于我来说就是这样,我失败了很多次,但只要参加,我还是想拿冠军,并不会有一丁点的害怕和妥协,这种信念在比赛时可以成为支持我的力量,遇到困难的时候人如果没有信念,一定会垮。

以前我打团体赛的时候,信念会比较足,因为我身处的团队非常强大,单打我就不能靠任何人,所以我往往在需要我技术和心理都很强硬的时候,选择躲。这次我没躲,要不就弃权,要不就相信自己,我没给自己别的路。

我在今年年初反手的胶皮在刘指导的建议下换成了狂飙,我觉得世界上也就只有我一个男队员用这个配置了,因为狂飙会让力量削弱,在我印象中女孩儿反手才会用狂飙。我一直都是个固执的人,有时候会听不进外界的劝告,所以这次改变对我来说挑战很大,一开始我也不适应,觉得别扭,但还是选择了坚持,后来真正到了比赛中,我发现并没有我想的那么难受,反而我的控制和节奏更加让对手不适应。后来我下定决心,不管怎么样,世乒赛我就用它了,这种感觉也能帮助自己更加坚定地面对后面一切比赛。

现在总结起来,赛前很多东西都是潜移默化在改变的,这些对我来说都很关键。

《乒乓世界》:你会遗憾决赛的对手不是张继科吗?

我觉得能够拿冠军是对我自己的突破,无论对面站的是谁,最终能获得胜利还是因为我能够突破自己,并不是突破继科、或者许昕、或者樊振东或者方博。其实在决赛里,方博也不是平时的方博了,他是战胜了许昕和继科的方博,所以我觉得我赢了决赛,赢了方博,我没有遗憾。

“最后一个问题,马龙,你已经是世乒赛单打冠军了,还会自卑吗?”

“我觉得会好很多,这个冠军是对自己这么多年付出的一个很重要的交代。”

上一篇回2015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10年龙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