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辉煌也都是一次重建

未知   2016-05-08 19:34:56



中国乒协主席蔡振华和国际乒联运动员委员会代表王励勤共同出席今年的国际乒联AGM大会

白岩松是超级体育迷,我们有过多次共同的奥运会经历,但读了他的 《每一次辉煌也都像一次摧毁》 这篇文章,我觉得他的论据、论点和论证都有可商榷的地方——

首先是论据,乒乓球是“边缘项目”吗?

乒乓球不算是最有影响的体育项目,但如果说它有成为奥运会“边缘项目”的危险,这个结论就下得过于匆忙了。这里我可以给出两组数据,其一,国际乒联的会员数量,超过了国际篮联、国际足联、国际田联、国际泳联和国际奥委会等国际体育组织,这能证明乒乓球运动在世界上的普及程度;第二,国际奥委会对夏季奥运会的比赛项目有一个盈利级别的分类,按项目影响力、比赛上座率、电视收视率等因素,给各个单项体育组织分配“红利”,在这个分类中,第一档是田径、游泳和体操3个项目,第二档是足球、篮球、排球、网球和自行车5个项目,乒乓球等8个项目排在第三档——假如认为乒乓球是“边缘项目”的话,那么28个奥运会项目里的“边缘项目”,岂不是就多达20个了吗?

其次是论点,乒乓球不能吸引年轻人吗?

岩松以敏锐的新闻人嗅觉,注意到了互联网媒体、尤其各大门户网站对世乒赛的“礼貌性关注”,得出的论点是,缺乏国际间竞争的体育项目,很难抓住年轻人的眼球。

但我在与蝴蝶公司的朋友聊天的时候,却得出了与岩松截然相反的观点,在日本,乒乓球不但有很多中老年爱好者,而且在年轻人中也很有市场,日本之所以能涌现出伊藤美诚和平野美宇这样的优秀少年选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它有良好的大众基础。在国际乒联的世界排名中,日本有50名女选手排进了前300位、还有50名男选手拥有世界排名,数量远远超过中国的男女选手。因此我们不能不看到,论国际竞争力,日本乒乓球已经落后中国40多年,但为什么乒乓球能在日本抓住很多年轻人的眼球呢 (日本的很多体育项目都拥有数量相当大的青少年爱好者,例如花样滑冰和体操等,这里确实有些值得中国体育界反思的地方)?

这里值得附带一说的是,日本电视台在转播本届世乒赛时选择的比赛场次,其激烈精彩程度远远超过了中国转播的比赛场次,这给我的感觉是——就对乒乓球运动和乒乓球选手的了解而言,我们不如我们的日本同行,在这个方面,乒乓球还真不是“中国的球”。

最后说论证,跨国组合是在“养宠物”吗?

岩松在文中有一个诗意的表达,“养狼计划”是“养宠物计划”,这话很生动、但有点儿太过刻薄了——太不把波尔和梁夏银当人看了。

这里有一个论证上的错误,是把国际乒联当成了中国的傀儡,虽然中国在这一国际组织里有很重要的话语权,但它毕竟不是咱自家开的店。“跨国组合”虽是中国乒协提议的、却是国际乒联代表大会决定的,倘若说国际乒联的这个决定是给中国养宠物的话,说过了。

以我对岩松的了解,我知道他是爱体育的,只不过热爱足球和羽毛球比乒乓球多些而已,而且和所有人一样,在互联网上发表起观点总会更洒脱一些。

不过话说回来,岩松的文章过虽过,却有值得中国乒乓球界思考的地方——

其一,连岩松这样极其热爱体育的意见领袖都厌恶起乒乓球,这可是乒乓球的一记警钟,中国乒乓球文化的创新和重建问题确实日益突出。在这方面,张斌就提出了一个很有趣的创意——不是有个“拒绝乒乓球”的小品吗?把那几位演员请来看世乒赛、再请他们编一个新小品怎样?

其二,中国乒乓球界的价值观这些年来总体上过分竞技体育化,这是不应该的。其实关于乒乓球运动和中国乒乓球运动,其实是有太多文章可做了,我自己的感觉,是每一次看乒乓球比赛和去国家队,都像是在弥补自己知识链上缺少的部分。就说这一次吧,我就在最过去和最现在各收获了新知识,最遥远的,是我终于明白了历史上最伟大的乒乓球运动员叫巴纳,他连续参加了25年世乒赛,为匈牙利获得了21个冠军、又为英国拿了一个;最现在的,是我听说中国乒乓球队在各个项目里率先推出了文化考试制度,已经有运动员因为文化考试不及格,而失去了进入国家队的资格和失去了参加全国比赛的资格——只这个制度的建立,我看就值得小书一下下。

最后我必须说,我非常喜欢岩松“每一次辉煌也都像一次摧毁”的这种文采,所以我受这哥儿们启发,想出来一句反其意的话,建议国梁弄副字挂在乒乓球馆的走廊上——

每一次辉煌也都是一次重建……

上一篇回2015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每一次辉煌也都是一次重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