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盛宴后的思考

文/人民日报 刘小明   2016-05-08 19:35:58


文/人民日报 刘小明

国际乒联从2015年起,设立世界乒乓球日,定为每年的4月6日。考虑到近九十年来,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多数放在4月举办,不妨把4月称作“乒乓球促进月”,好比美国大学篮球的“疯狂3月”一样。

自从1961年4月第二十六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在北京举行以来,中国已经五次成功举办世乒赛。这五次世乒赛,笔者有幸都亲临现场观赛;1981年笔者从事新闻工作后,从南斯拉夫第三十六届世乒赛起已经连续二十多次报道世乒赛,其中十次赴现场一线采访,其余作为报纸版面编辑,编发世乒赛报道。今年第五十三届世乒赛又来到中国之际,年过六旬步入退休的笔者,怀着对乒乓球的一份深厚感情,自费前往春暖花开的美丽姑苏城,与球迷老友共享乒乓盛宴。

中国举办前四届世乒赛,放在京津沪穗一线大城市,苏州作为一个地级市,有能力办好世界大赛吗?进入阔别多年的苏州,笔者发现这座印象中的江南园林小城早已变了样,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两条地铁横贯市区,城市规模和人口数量毫不亚于国外大都市。世乒赛赛场设在国际博览中心,有足够的面积搭建临时看台与场地。笔者碰到几位采访世乒赛的德国瑞典记者朋友,均对本届比赛的硬件设施和接待工作称赞有加。但他们也指出,苏州赛场的观众席太少,远远满足不了球迷的需要。看看北京15000,天津10000,上海18000,广州10000的赛场座席数量,苏州主赛场仅有5000多个座位,确实偏小。苏州自身就有1000多万人口,加上来自国内外各地的乒乓球迷,渴望一睹乒坛名将风采的观众大有人在,球票难求,加上赛事服务运行管理安保等方面欠缺一些经验,使得本届世乒赛的美誉度稍受影响。

不过,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尽管此次世乒赛东道主中国健儿又一次高奏凯歌大获全胜,5个单项拿回4个半冠军,成绩好得不能再好,许多网上舆论及名家评论并不买账。有的说,这哪里是世界大赛,简直就是中国全国锦标赛;有的说,你们乒乓圈内人乐此不疲,高兴庆贺,圈外人越来越没兴趣关注乒乓球,对手都不玩了,还打什么劲。

中国前几次办世乒赛的时候,1961年首次夺得男团女单冠军,第二次捧回男单奖杯;1995年男队从低谷中崛起,打了翻身仗;2005年男单重夺冠军。那时候,中国队的比赛对手都很强,结果悬念重生。如今,对手老的老,新的新,较量不了几回合便失去抵抗。世乒赛争夺最激烈的几场球,非中外选手间的对抗,而是中国队内部的竞争。

其实近年来中国队已经意识到,一花独放不利于世界乒乓球发展的问题,提出第三次创业的口号,帮助国际乒联推动乒乓球在全球的普及。这次,混合双打中韩跨国组合一举夺冠,体现了中国乒协的良苦用心。然而,当年那种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场面毕竟远去,其他国家运动员水平的提高非一日之功。因此苏州世乒赛某种程度确实给人造成缺少看点的印象。

世界乒乓球运动真的面临发展危机吗?当前中国乒乓球一家独大的局面不假,但国际乒联领导人,从前任主席沙拉拉到现任主席维克特,都没有过分的担忧。沙拉拉一度想通过规则和器材变化,抑制中国队的优势,后来发现越是抑制效果越适得其反,不如与中国乒协携手合作。国际乒联日益离不开中国乒协的支持,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其他国家,像中国这样从政府到民间,给予乒乓球如此之大的关心和支持。

至于中国普通球迷担心,中国队总是包揽世界大赛冠军,会不会使这项运动失去生命力?别人成绩不好,不玩乒乓球了怎么办?这种担心有一定依据,但更多的还是不了解他国情况。无论是在乒乓球发源地欧洲,还是在北美或日本韩国,这项运动虽然职业化程度远不如足球篮球,也不如网球,但民间喜爱打乒乓球的人仍然非常之多。问问国外几大乒乓球器材商——蝴蝶,斯帝卡,优拉等公司,它们在欧洲和北美地区的销售额,一点不比乒乓大国中国低,甚至普通人家购买乒乓球台的数量比中国多很多,许多家庭拥有200平米以上的住宅,地下室或车库放张球台,自娱自乐。一些前中国队省市队乒乓球运动员在海外教球谋生,收入大多高于国内。

笔者在苏州接触过一些国际乒乓球人士,感觉人家对乒乓球运动的前途反而比我们一些国内球迷更为乐观。国际乒联大会上,维克特高兴地宣布:国际乒联现已拥有222个会员组织,并列成为会员数量最多的国际单项体育组织。维克特还告诉大家,国际奥委会的统计数据表明,乒乓球比赛的电视转播收视率高居奥运会各项目前六位。有上述这些统计数据说话,国际乒联一点不担心乒乓球会被逐出奥运大家庭。

国际乒联现在考虑最多的是,如何让乒乓球比赛更加精彩好看,如何让其他国家涌现能与中国选手齐肩并进的高水平运动员。从苏州世乒赛的比赛质量看,相比以往,丝毫没有下降,可以说还有所提高。有那么几场球,尽管是在中国运动员自己之间的较量,比如男单决赛马龙对方博,女单丁宁对武扬,丁宁对刘诗雯,以及男双决赛等,场上对攻对拉回合之多,攻防转换之频繁,球的旋转之强烈,速度之快,单纯以球技欣赏角度评价,都是属于值得回味的精彩比赛,难怪国际乒联网站一再把这些场次的视频推介到YOUTUBE等大型网络媒体,收到很高的点击率,足以表明乒乓球不乏魅力。

有什么办法让其他国家也多出乒乓高手呢?与很多职业化程度不高的体育项目一样,目前乒乓球市场推广步履艰难,职业选手数量很少。其他国家的乒协很难像中国那样,靠举国体制支撑,组织一支庞大的国家队,长年集训,拥有高水平教练指导,有各种打法的彼此竞争,有充足的经费参加国内外赛事。这些也正是国外乒乓球选手最羡慕中国队之处。然而凡事有利也会有弊,在中国国内,国家队一家独大,好苗子刚刚露头就选入国家队培养,省市队待遇低,积极性不高。厂商企业赞助乒乓球俱乐部面临同样问题,利益得不到保障,好处都集中在国家队,只有一个积极性,乒超联赛的市场推广很不顺利。在国际乒坛,职业巡回赛和一些俱乐部比赛奖金有限,同样为年度总决赛,奖金不及网球的十分之一,“蛋糕”做不大,吸引不了更多青少年,职业选手队伍很难扩大。这些困扰乒乓球运动进一步发展的问题,期待国际乒联和中国乒乓球人以改革创新的魄力,以新的智慧加以解决。

从技战术打法的角度审视,苏州世乒赛算不上一届格局大变新技术层出不穷的世乒赛。尽管这是国际乒联规定采用塑料大球的首届大赛。所谓大球,直径40毫米多一点,材质由易燃性较强的赛璐珞,变为不易燃的塑料。新的乒乓球打起来比过去略感发沉,速度慢一点,旋转力无显著变化。教练们认为,经过几个月的适应训练,绝大多数运动员都能熟悉新球。这次改变对运动员的影响还不如2001年的大球改变,那次材质不变,直径由38毫米增加为40毫米,不少运动员经过很长时间才适应。

当前,横拍反胶弧圈快攻打法越来越一统天下。马龙,张继科,丁宁,李晓霞,刘诗雯,波尔,奥恰洛夫,水谷隼等一流高手均是这种打法,中国传统直拍快攻打法难见踪迹。直拍的许昕,也是中台弧圈打法,除台内接发球较好外,与横拍打法差不多。而正胶,生胶,长胶等颗粒型胶皮以及削球打法,只是作为点缀,敌不过反胶弧圈占上风的大势。今后一段时期,只要球拍覆盖物,球台器材,球网高度不发生大的变化,乒乓球打法单调的趋势很难扭转。那些老式打法可能只好到业余乒乓球比赛中寻找自己的位置。

像以往的世乒赛一样,苏州世乒赛这一页已经翻过去,渐渐成为人们的记忆。世界乒乓球运动将继续前行,不管中国乒乓球的优势还能保持多少年,这项运动不会告别大众,也不会脱离奥运会,仍将以其老少皆宜的独特魅力立身于体育大家庭。人们总是怀着希望,作为乒乓盛宴的每一次世界大赛,都会办得更丰富多彩更令人难忘,真正成为全世界乒乓球迷的节日。为此,国际乒联和中国乒协都肩负着义不容辞的责任。中国乒乓球人提出第三次创业的计划,目标不仅仅在于争夺更多的冠军,当然也绝不是自废武功,轻易丢弃举国体制,乒乓精神等传家宝,而是要伴随时代发展,不断创新,做强做大乒乓球市场,将高水平乒乓球运动从中国推向世界。


上一篇回2015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乒乓盛宴后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