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城兵兵藏秀丽

策划执行/本刊编辑部 图/钟志兵   2016-05-08 19:32:47


策划执行/本刊编辑部 图/钟志兵



重庆,地处我国西南部、长江上游地区的中央直辖市,因其周边有大巴山、巫山、武陵山等群峰环绕,坡地面积较大,故有“山城”之誉;加之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的影响,日照短、霜雪少,又有“雾都”之称。

提到乒乓球,重庆虽然没有像上海、鞍山那样诞生出豪华的世界冠军阵容;也没有像正定、黄石那样树立传统的训练基地坐标;更没有像天津、苏州一样刻下鲜明的国际大赛印记;但雾都乒乓的历史却足够悠久,山城乒乓的风景亦别样秀丽。

早在上世纪20世纪初,重庆就成为中国大陆地区最早引进乒乓球运动的城市之一,人们把它当成一种娱乐项目进行传播,逐渐得到了许多年轻人的青睐。从20年代起,一些基督教青年会和部分教会学校开始组织有规模的乒乓球活动,因此稍好一些的球板只能书店里才能买到。到了30-40年代,乒乓球项目开始在工商企业和银行系统中开展,且日趋活跃,早期的娱乐活动也慢慢进化为正式比赛。1934年,重庆市第一届乒乓球公开赛在渝中区下青年会的万寿宫举行,一位名叫刘仲良的爱好者获得了首届比赛的冠军。

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结束后,重庆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的驻地,源于贺龙元帅对体育事业的高度重视,1953年,“西南军区战斗队乒乓球队”在重庆正式成立,它是我国省市一级创建时间最早的职业队。为了带动重庆地区乒乓球水平的提高,战斗队还专门从广东引进了7名优秀运动员加盟,后来,球队中的叶佩琼、胡炳权、代佩美3人被调入国家队,而没能进入国家队的运动员,有些回到了广东,有些则选择留在重庆,成为了这里乒乓球运动发展壮大的播种者。有了专业球队的带动,“银鹰”、“商业”、“海员”、“钟声”等体协也相继建立了乒乓球队,拉动了重庆地区的运动水平和群众基础,在1956年举行的全国12座城市工人乒乓球锦标赛上,重庆队获得团体总分第3名的好成绩。

1958年,为了备战第一届全国运动会,四川省专门成立了乒乓球队,由于重庆当时是四川省辖的一大城市,又有西南军区战斗队的训练基础,因此四川省体委就把乒乓球队委托给重庆市体委代管代训。组队之初,重庆籍的教练员容富佳、杨棋文调入省队执教,运动员也有很多成为省队主力。在1959年全运会上,四川省获得了男团第5名的好成绩,重庆籍运动员发挥非常出色,其中男团5名队员中就包含重庆4人:马金豹、王渝龙、李先觉、陈培国。1965年第二届全运会,四川女队一路闯进决赛,最终获得团体亚军,来自重庆的何冬梅和艾泽玉作为主力队员,为球队立下了汗马功劳。

1959年,共青团中央发出在全国青少年中广泛组织乒乓球竞赛活动的倡议,共青团重庆市委、市体委、市教育局、市总工会发动全市青少年和中小学生积极响应,一时掀起了乒乓热潮。1961年,重庆市青少年业余体校增设了乒乓球班,旨在促进竞技水平的提高,1963年,重庆市举行了女子少年基层冠军赛,仅参加区级选拔的中小学代表队就达到140余支、运动员近750名之多。随着乒乓球运动在青少年领域的推广和进步,第六中学、曾家岩中学、弹子石小学等学校先后代表重庆参加了全国比赛,并取得了优异的成绩,来自曾家岩中学的彭德嘉还获得了1964年全国第一届女子青少年乒乓球锦标赛的单打第4名。

上世纪70年代初,因“文革”中断的乒乓球活动在重庆开始复苏,1974年底,重庆市青少年业余体校开设“三集中”(吃、住、练)的乒乓球重点班。但1978年以后,由于全市体育项目布局调整,“三集中”的重点班改为分散设点的走训班,市体工队也一度停办,这使得重庆乒乓后备人才的培养受到严重影响,竞技成绩开始下滑。进入80年代,市体校乒乓球班重新恢复,个别区县体校也开设了乒乓球重点班,使得全市青少年的乒乓氛围有所回温。

1982年,全国乒乓球锦标赛在重庆举行,再次唤起了山城人民的乒乓热情。比赛之后,重庆不同年龄层的球迷组织越来越多,各种规模的比赛也纷纷创办——萌芽杯儿童乒乓球赛,山城杯乒乓球公开赛,大专院校、企业职工系统及民间俱乐部之间的对抗赛等五花八门,有的比赛还设立了专门的制度沿袭至今,影响力远播西南地区、长江流域乃至全国。进入新世纪以来,尽管重庆乒乓球的专业化道路因为改革变迁命途多舛,但它并没有妨碍这方水土孕育出独特的乒乓氛围,时至今日,重庆人一直在用他们的热情身体力行地描绘着“雾都国球随时见,山城处处响乒乓”的秀丽图景。

上一篇回2016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山城兵兵藏秀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