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平可——重庆乒坛的百科全书

文/吕海波   2016-05-08 19:32:49


在本刊编辑部策划重庆乒乓地理期间,张平可一直以采访牵线人和史料提供者的身份帮忙出谋划策,直到重庆市万州区举办第二届“长江杯”乒乓球比赛时,记者才第一次见到这位身形高高瘦瘦的乒乓前辈。面庞虽然略显沧桑,但他看上去并不像一位已经年逾七旬的老人,特别是与记者聊起重庆乒乓的古往今来时,其惊人的记忆力和朴实清晰的表述,着实令人佩服。在“长江杯”的比赛现场,张平可时常碰到老熟人,有人叫他张老师,有人叫他张指导,有人叫他张总,还有人直接叫他平可或老张。不同的称呼代表不同的身份,对于重庆乒坛而言,张平可不仅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更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文/吕海波


作为重庆市的功勋教练,张平可获得了全国乒乓球突出贡献奖,图为中国乒坛名宿徐寅生、李富荣与张平可合影

荣誉越多,遗憾越显得珍贵

2009年,重庆市乒协专门举办了一个主题为“张平可从事乒乓球工作50周年”的纪念会,总结和表彰张平可在半个世纪的时间里为重庆乒坛所做的贡献。除了四川省和重庆市乒协的众多领导、同事、学生到场之外,贵州、山西、甘肃、陕西、湖北等地乒协以及台湾澎湖体育会也纷纷发来贺电以示祝贺。能够获得如此褒奖,源于张平可在50年的时间里对乒乓球事业的执着勤奋和锲而不舍,他的人生轨迹经历了从运动员、教练员、乒校校长到乒协官员的转变,先后从事过培养青少年运动员、援外出访、经营球馆、组织业余赛事、为重庆引进职业化联赛等工作,虽然一次比一次辛苦,但张平可一直满怀激情。

出生于1944年的张平可第一次接触乒乓球是在父亲工作的重庆江北机械厂里,跟许多青少年一样,张平可一直把容国团视为自己的偶像,并立志要成为重庆市第一个乒乓球世界冠军。在木板加木桌的年代里,他一直非常刻苦地学打乒乓球,到了海绵拍的时代,因为家境窘迫,张平可把穿旧的运动胶鞋鞋底剪下来,用锉刀一点点磨平后仿造成海绵。学球8年之后,张平可终于用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零花钱买了一块“顺风牌”球拍,在他的记忆中,那一刻才真正有了一些当运动员的感觉。

1959年,张平可进入四川省乒乓球队,成为一名专业运动员。由于身体素质较差,他的运动成绩并不出众,眼看自己离世界冠军的梦想越来越远,张平可经过认真思考后决定换个方式继续追梦。1964年,张平可正式退役,成为了重庆市大田湾体校的一名年轻教练,负责市少年宫和传统乒乓小学的训练及比赛任务。当年的训练条件极为艰苦,少年宫的场地基本是露天的,赶上刮风下雨就会严重影响训练。后来张平可组织队员自己动手,在场地上搭起了一个简易木棚,还挂起了励志标语,狠抓训练质量。就是在这样一个简易的木棚房里,培养出了重庆历史上最多的专业乒乓球运动员,尤其是1966年,四川队在全省一共招了9名运动员,从张平可的木棚中被挑上的就有7个人。


张平可(后排右二)随队到也门共和国参加援外工作,获得了当地乒协的一致好评

文革期间,重庆乒乓球受到了很大影响,尤其是后备梯队断层,青少年成绩滑坡严重。张平可在工作受限的情况下没有怨天尤人,他采取打游击的方式,利用寒暑假和周末的时间组织队员训练,还经常带着孩子们到重庆市文化宫跟大人们打球,以赛养练,晚上打到很晚时就把队员们带回自己家里,挤在一张大床上横着睡。功夫不负有心人,1974年底,重庆市体校成立,走上新工作岗位的张平可如鱼得水,他的队员也有机会参加四川省内、西南地区以及全国范围内的青少年比赛。曾担任过四川女队主教练的李永生,就是张平可这一时期队员中的佼佼者,他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勇夺1975年四川省少年选拔赛的亚军,当时恰逢日本乒坛名将荻村伊智郎率领日本少年队到成都访问,李永生代表四川队出战,在9盘5胜的团体赛中独得3分,一举成名。

在教练员的岗位上,张平可一干就是40年,凭着高度的事业心和责任感,他创造了多个重庆乒坛之最:1966年,在北京工人体育场召开的全国体育教练培训班中,时任国家体委主任的李梦华向张平可颁发了重庆市第一本“五好教练”证书;1987年,国家体委援外办公室成立,点名张平可作为重庆体育援外第一人。此后,张平可先后到也门共和国及台湾澎湖等地执教,成为重庆籍援外次数最多的教练,此外他还是重庆最早获得高级职称的教练之一、首批获得全国乒乓球突出贡献奖的教练之一、输送队员到四川省队最多的教练、拥有省内及国外援教学生最多的教练……

在张平可扎根基层的40年里,他一直把荣誉归功于组织的培养、同事的帮助、队员的付出,然而高光背后,他也会时常感叹心底的遗憾:毕竟在众多学生中,他始终没能培养出一名世界冠军。如今,已年过古稀的张平可虽然已经离开教学一线,但他对这份遗憾非常珍视,用他的话说,有遗憾就会有念想,有念想就会一直盼望重庆早日出现一位世界冠军。

年纪越大,生活越闲不下来

在张平可担任体校教练期间,他反对闭门造车,提倡队员们要走上社会和大人切磋,才能增长实战经验,促进水平提高。1983年,为了给队员和大人的较量提供平台,又考虑到当时职工比赛系统的空白,张平可排除各种阻力,做了大量说服工作,终于促成了“山城杯”比赛的创办。“山城杯”是张平可参照成都市举行的“芙蓉杯”取的名字,如今,这项赛事已经更名为“重庆杯”延续下来,成为了重庆乒坛最具代表性的民间赛事之一。

在借鉴和创办赛事的过程中,张平可不断创新,不遗余力。除了“山城杯”之外,他还参考日本围棋天王赛的制度,在重庆创办老少同乐乒乓球王赛;模仿武术打擂台的风格,在重庆创办单打擂台赛;看到国内其他省市搞主客场团体赛,张平可联系重庆多个区县,搞起了覆盖8个场地的主客场邀请赛;率队到日本广岛访问期间,张平可发觉当地业余比赛进行年龄分组的方法很细致,回到重庆后他也开始在各项比赛中进行推广。1994年底,他与乒乓界同仁一道在市体育馆成立了重庆首家乒乓球俱乐部,起名“洪宇”,为举办业余赛事提供了更便利的条件,积极推动了乒乓球在山城的普及。


虽然已经不在一线奔波,但张平可仍在用他的方式为重庆乒坛做着贡献


在康德俱乐部担任总经理期间,张平可(右一)累并快乐着


张平可对乒乓球工作的执着和踏实肯干的精神,体育界的人都看在眼里了,2000年重庆乒协换届,在市体委领导的推荐下,他正式走马上任为重庆市乒协秘书长,一干又是整整10年。赶上休息日,张平可的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发布通知、草拟规程、制定招商计划、完善比赛方案等琐碎而繁重的事务中。即便是生病住院时,他也是左手输着液,右手打着电话或是拿着笔,联系记录各种事宜,同房病友纳闷地问他,“你到底是来看病的,还是来上班的?”

1995年,中国乒协开始实行俱乐部赛制,加之中国乒乓球队在天津世乒赛上打了漂亮的翻身仗,国球浪潮席卷神州,全国各地各级别的俱乐部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了出来。然而作为一座大城市的重庆迟迟没有自己的职业化俱乐部,这让搞了大半辈子乒乓球的张平可吃不香睡不好。虽然自己也经营过一家民间俱乐部,但真要组织一支职业化球队去参加全国比赛,张平可还需要更多资金和力量的支持,为此,他东奔西跑去跟各种企业洽谈的脚步一直没有停歇。直到2004年,“山城杯”更名为“重庆杯”后寻求赞助商,张平可代表重庆乒协与康德房地产公司碰撞出了合作的火花,双方以“重庆杯”为契机,经过多次接触和反复协商,终于达成共识,决定成立康德乒乓球俱乐部,参加中国乒协的顶级赛事甲A联赛和乒超联赛。2005年8月,张平可成为重庆第一支职业化俱乐部的总经理。

在康德俱乐部工作的几年中,张平可体验了人生从未有过的疲惫,俱乐部活动方案要起草、比赛场馆要布置、参赛队员要安排、到访领导要接待、赛后宣传要跟进,张平可每天都忙得焦头烂额,睡觉几乎成了抽空才能做的事。然而看着中西部女子职业化俱乐部历史的空白被填补,重庆各区县的国球氛围因为顶级联赛的推广而愈发红火的时候,张平可也充分感受到累得其所,苦中有乐。他的工作一点点开拓着重庆乒乓的市场,也给了康德公司坚持下去的信心,2015年,俱乐部走过10年节点,康德也成为重庆投入体育社会化和职业化发展最成功的公司典型。

张平可是一个喜欢埋头苦干的人,而且多年操劳下来,他不为乒乓球做点啥就浑身不自在。如今,张平可大部分时间都住在上海的女儿家里,把更多的时间分配给了老伴和孩子,弥补过去因为工作而忽略家人的歉疚感,但只要重庆乒乓有什么大事小情,他依然投入百分百的关心,能帮就帮,能做就做。真正闲暇时,他又在家里研究起电脑和写字板,“我想写一本关于重庆乒乓球的书,毕竟我亲历了它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发展过程,想趁着记性还可以的时候把这几十年的变化记录下来,就当给后人留一点资料吧。”在万州“长江杯”期间,张平可遇到朋友也会偶尔聊起写书的事,大家异口同声地强烈支持,就像所有人跟他打招呼时都格外尊重一样,不仅仅因为他是一位乒乓前辈,更因为他对重庆乒乓球的贡献令人钦佩。

上一篇回2016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张平可——重庆乒坛的百科全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