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三个猴年

文/《篮球报》总编辑 谭杰   2016-05-08 19:32:51


文/《篮球报》总编辑 谭杰

又是猴年,又是奥运年。说实话,猴年算不上中国乒乓球的好运年,至少不能算作中国乒乓球的完美年。2004年,虽然张怡宁获得了中国体育史上第100个夏季奥运会冠军,但是男子单打却失去了奥运会金牌,那也是过去20年中国失去的唯一一块奥运会乒乓球金牌。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那之前两三年的时间,是中国乒乓球经历的最长的寒冬,男队已经输得不能再输了,连女队也开始输了,如果有那么一场比赛算作翻身仗的话,那就是下面这一场,从《乒乓中国梦——走进蔡振华团队》一书中摘选的这段描述,把时间带回24年的巴塞罗那。

“奥运会乒乓球双打决赛时间是上午11点,9点25分蔡振华就带着王涛、吕林到停车场等待班车。按计划班车应是9点35分出发,可是等来等去不见班车的影子。蔡振华当机立断,不等了。三人跑步出了奥运村,但出村又打不着出租车。三人边跑边找车,跑了好远一段路才截到一辆出租车。此时蔡振华已急得一头大汗,王涛和吕林也都大汗淋漓。到赛场时,离开赛时间只有四十分钟了……

“前四局双方战成2比2,决胜局一开始,罗斯科普夫与费茨纳尔先声夺人,一口气拿下三分。但是王涛和吕林不急不躁,他们按照蔡振华的指点改变战术,搓小球,再打大角度,打得狠中有巧。加强落点的变化,使得步法失去章法的对手接连回球失误。打成9平后,王涛和吕林势如破竹,而对手却阵脚大乱,以打法凶猛而著称的这对德国选手在中台对攻中失误频频。当罗斯科普夫又一次将球打飞后,记分牌上亮出了21比14,中国小将夺得了奥运男双冠军。

“王涛、吕林飞一般奔向了挡板外的蔡振华,师徒三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先是王涛热泪夺眶而出,紧接着吕林泪流而下,蔡振华含笑拍着两弟子的肩膀。王涛、吕林实在难以抑制自己的极度喜悦,双双倒在地上抱着头、捂着脸足足有三分多钟。”

再往前的一个猴年,是1980年。前一年的平壤世乒赛上,中国男队只在混双项目上得到了半块金牌。1980年,中国乒乓球的又一段艰难岁月,徐寅生所著《我与乒乓球》关于那个年份,只有这样聊聊几笔,却让人既冷又痛。

“由于练得太猛,1980年冬训时,蔡振华的腰部受伤,常常疼得连起床都困难,医生为他制订了一个积极治疗的方案……小蔡身穿绒衣绒裤,外面还套着风雪衣,沿着龙潭湖慢跑,腰部震得发痛。为防不测,队里还是安排一个人陪着小蔡。领队沈积长是个好管家,于是这个保驾任务就落到了他的身上。当时正是腊月,寒风呼号,领队沈积长骑着自行车陪着他。小蔡忍着痛,满身大汗地咬紧牙关坚持,每天跑一万米左右。”

“1980年春,在内蒙古呼和浩特的一次比赛中,施之皓感冒发烧,他想弃权休息,教练不准。由于他脑子里总想着自己是带病上场的,对自己要求不高,打得有点松懈。事后,李富荣在总结会上不留情面地说了他一顿。李富荣说:你今天发烧还坚持上场,应该表扬。但你没有全力以赴去拼,要受批评。如果36届世界比赛当中你也发烧了,而你又必须上场,怎么办?也这么打吗?”

2016年,又一个猴年,前面是曾经的滑铁卢——吉隆坡,后面是南美洲未知之地里约热内卢,但中国乒乓球队已经不再是2004年连续对男单冠军失控的中国队,也不是1992年从谷底爬升的中国队,更不是1980年前途未卜的中国队,祝中国队猴年好运。

上一篇回2016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上三个猴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