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宁,饿肚子的总决赛

未知   2016-05-08 19:32:53


打乒联总决赛之前,我踏踏实实训练了一个星期,这基本是我从世乒赛受伤以来第一个完整训练的一周,这一周我的体会是,彻底恢复训练是很痛苦的事,因为我各项专业能力状态都比较差,训练中感觉整个人都跟不上、练不动,比参加封闭训练上量阶段还难受。到了葡萄牙,因为先举行国际乒联的颁奖仪式,给了我一点调整的时间,所以等比赛正式开始的时候,我的状态还是比较积极的。



双打,我和朱雨玲很合拍

总决赛中国队只有我和朱雨玲参加女双比赛,比赛一开始我们打得一般,半决赛对韩国的田志希/梁夏银甚至打得挺危险。赛前我们俩觉得应该没问题,结果上场后发现都把握不好对方的节奏,但比分落后的时候,我们两个人心态都没有特别大的起伏,没有感觉“今天这球怎么这么难打”,也没有烦躁。我记得特别清楚的是,第二局我们一上来被打到0:6落后,捡球时朱雨玲对我说:“咱俩再咬一咬!”当时我心里也正是这么想的。我和朱雨玲打球都属于那种缠咬型的选手,意志品质比较顽强,所以这一点上我们两个很合拍,即使被对方打得很难看,我们都不会轻易放弃,第二局我们咬回来以后,连胜三局拿下了半决赛。在决赛中我们发挥得很好,打得可以说是特别流畅,我对我和朱雨玲双打的表现还比较满意。

单打,饿得我觉得脂肪在燃烧

在单打比赛里,我记忆最深刻的一场球是8进4对德国的韩莹,简直是噩梦一样。我和韩莹上一次交手大概在三年前,当时她刚生完小孩复出打比赛,所以没有给我造成很大的困难,但2015年韩莹的状态和成绩非常好,赢了陈梦两次,还赢过冯天薇,所以赛前我做了一定的困难准备,但确实没想到会打到那么艰难。我第一局输了,韩莹给我的感觉是无谓失误很少,虽然没有某个技术特别突出,但球削得特别稳。后来我逐渐找到状态,打了她两局3分,但是每一分都得拉20多板才能赢下来,整场比赛都在不断周旋。

那场球对我来说真的是个考验,晚上5才开始打女双决赛,中间隔一场球就要打单打,这个时间有点别扭,我就没出去吃饭,只是吃了块点心垫了一下,谁知道比赛打得这么累这么久,在场上我都感觉有点看不清球,只能一直拉,到后来我好像能感觉到自己的脂肪在燃烧,打完比赛以后整个人都泡在汗里,快要虚脱了。

第二天一起床,我的肩膀特别酸,就像长了个柠檬。但我没给自己留后路,还是告诉自己尽力去完成比赛,因为我已经第五次参加总决赛了,前四次都没拿过冠军,这次如果有争取冠军的机会,我不想放弃。

半决赛碰上朱雨玲,一开始我胳膊太僵了,完全控制不了,第一局是10:12输的,有点可惜。第二局是个转折点,我们两个起伏都挺大的,开局我1:3落后,然后我连赢了6分,又从7:3落后到7:10,这时候我又追了4分,到11:10领先,最后13:11拿下了,赢了这一局,对我来说是个转折,从第三局开始我就打得也来越好了。

又隔了一场球的时间,我和陈梦开始了决赛,当时我们两个都处在一个完全“打开了”的状态,比得就是谁对胜利的渴望更强烈。我觉得自己对决赛的双方心态方面分析和对对方的预判都比较准确,所以在场上无论领先还是落后,心态都没有太大的起伏,人也一直非常理智清晰,最后终于在第五次总决赛决赛中获胜,拿到了总决赛冠军。

上一篇回2016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丁宁,饿肚子的总决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