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应华 :所有的美好都是乒乓球给我的

文/夏娃   2016-05-08 19:32:57


在中国乒乓球50多年的辉煌历史中,登上世界冠军领奖台的109人当中没有重庆人,但在这109人获得的215项世界冠军中,有数十枚金牌跟重庆人的贡献密不可分。比如川籍名将陈龙灿在1988年夺得汉城奥运会男双冠军的时候,他的主管教练是重庆人马金豹,而中国男队在1981年至1987年取得的辉煌成绩里,也都有成应华的默默付出。

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乒坛群星璀璨,男女队都出了不少大明星,球好人帅的郭跃华、谢赛克、蔡振华、施之皓、江嘉良等世界冠军在国内外都有一大批拥趸。这群穿着红色球衣的帅小伙儿在国际赛场上都是让对手们害怕的世界冠军,但一到队内比赛他们都想躲开一个人——成应华。

大家都不愿意跟成应华打比赛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把匈牙利悍将克兰帕尔模仿得维妙维肖,而是怎么都打不死他。有队友甚至形容说,除非你擦边擦网打到墙上,成应华都能跑过去把球接回来。其中最经典的一次,是有一次世界比赛之前在上海打红双喜热身赛,成应华跟滕义的较量让全场观众不停地惊呼,成应华稳,滕义准,两人有好几分球都打出了上百个回合。所以在国家队10年,成应华得到的官方荣誉是“无名英雄”,而在队内,他的绰号是 “中国队第一稳”。

文/夏娃


1985年参加美国公开赛时,成应华(右)与队友江嘉良在迈阿密海边

光着脚板考进重庆队

30多年之后,成应华得知重庆市进行“健康重庆”建设,乒乓球被列为重庆竞技体育的重点发展项目时,他说了这样一个观点,“重庆人特别适合这项运动,首先重庆人爬坡上坎,腿部力量好很灵活,其次性格顽强很能吃苦,这两点对与专业乒乓球运动来说非常重要。”

重庆人的这两个特点,可以说在成应华身上体现到了极致。成应华从上小学一年级开始打球,七八岁的男孩子打球就是觉得好玩,十一二岁被选进了体校,他才知道打球也许能当饭吃。成应华小时候家里很穷,父亲一个人挣钱养家,读书时每个月五六元钱的学费都经常拿不出来。1972年1月,13岁的成应华去考重庆市体工队时连双运动鞋都没有,是打着光脚板参加的比赛,球板也是体校给他的。

缘于生存本能的动力最能激发人的潜力,知道自己只要留在体工队就有饭吃,成应华训练特别刻苦,即使调皮的时候挨了打,也知道那是教练恨铁不成钢为了自己好。“容富佳、刘传基教练对我一直非常严厉,但内心里都对我非常好,给了我太多的帮助。”成应华说,在重庆体工队的那段日子,现在回想起来都是一些非常温暖的回忆。但由于那时全国比赛是以省队为单位参赛,还没有成为直辖市的重庆没有资格,成应华一直没有打过正式比赛,到底能打成什么样,他自己也不清楚。

两年多后重庆市体工队被撤掉,成应华因祸得福,1974年底进了四川省队。当时省队大约有20个跟他年龄差不多的选手,他的技术水平处于中下游,成绩排在倒数几名,但肖阳宗教练(肖战的爸爸)看到了他的潜力,重点栽培他三年的时间,不仅帮助他在技术水平上提高了一大截,更重要的是让他开始有了远大目标——只要有机会代表四川队出去比赛,就有可能被国家队教练看到。1977年,在全国锦标赛表现出色的成应华果然被国家队选上了。

为世界冠军做铺路石,能把自己也碾压得扎扎实实

所有乒乓球选手只要一迈进国家队的大门,目标就会自动升级为世界冠军,19岁的成应华也不例外。虽然技术打法是当时中国队非主流的横板弧圈球,但他很努力地训练着,脚踏实地向着目标靠近。然而,中国男队1979年在第35届世乒赛的惨败,改变了成应华的人生轨迹。


当时在中国属于非主流的横板打法,后来让成应华在美国成了乒坛老大


成应华(前排左)与黄统生(前排右)在马里兰州创办的乒乓球俱乐部,在美国声名远播


给中国队带来重创的是老牌劲旅匈牙利队,在男子团体第一阶段小组赛中,克兰帕尔、盖尔盖伊和约尼尔就以5比2战胜了中国队的李振恃、梁戈亮和郭跃华,其中克兰帕尔在第1盘和第4盘均以2比1战胜李振恃和梁戈亮拿两分。男团决赛两队再度相遇,在横板旋转与直板速度的较量中,克兰帕尔战胜李振恃和卢启伟又拿了两分,中国队最终以1比5再次落败,丢了最看中的男团斯韦思林杯,随后男单、男双两个项目也全线失守。

为了在1981年第36届世乒赛上打翻身仗,总教练李富荣身先士卒,带领全队开始了中国乒乓球史上最严酷的魔鬼训练,重点培养有体能优势和技术特长的谢赛克、蔡振华、施之皓等新人。而加强针对性训练的措施之一就是让几位横板选手模拟欧洲人打法,成应华扮演的是中国队的头号劲敌克兰帕尔。两年之后在南斯拉夫的诺维萨德,中国队史无前例地包揽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全部七项冠军。队友们载誉归来时,成应华的心里五味杂陈,有欣慰和羡慕,也有失落和不甘。“作为运动员,每个人都是想要拿冠军,但国家需要我当陪练,只要是中国人拿冠军,我们也跟着光荣,也算间接地为国争光了。而且陪主力队员练球,自己也学到了很多,把自己的技术练得扎扎实实。”想通了这个道理,成应华在国家队10年不仅是一名称职的好陪练,让所有队员都别扭到不愿意和他交手的地步,他还抓住比赛机会展示自己的实力。在全国比赛上,成应华与陈龙灿、陈平西被称为“四川三陈(成)”,是任何强队都不敢小看的团体阵容,1983年五运会获男团亚军,1984年全国锦标赛获团体冠军。他和陈龙灿搭档的双打也非常强大,先后获得1982年全国锦标赛男双冠军,1983年五运会男双亚军和1987年六运会男双冠军。在为数不多的几次参加国际比赛的机会中,成应华1980年获亚洲团体冠军,1985年在美国公开赛上获得男团、男单、男双三项冠军。

中国的“无名英雄”,在美国成为长青树

中国体育界的“陪练”岗位,是从乒乓队备战1961年第26届北京世乒赛开始出现的,胡炳权、薛伟初、余长春、刁文元等一批队员放弃了自己的打法,专门模仿日本人的弧圈球。成应华赶上了乒乓球运动的春天,上世纪80年代,老百姓喜爱乒乓球,媒体弘扬主旋律,人民体育出版社出版的《乒坛群星——记第三十六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前前后后》一书,让很多球迷了解了那些站在世界冠军背后的人,成应华也成了著名的“无名英雄”。但他当时做梦也没想到,几年后自己能够代表美国队参加世界比赛,甚至还站到了悉尼和雅典的奥运会赛场上,一直打到51岁高龄,在2009年横滨世乒赛之后才正式挂拍,比他当年模仿过的老瓦更长青。


靠乒乓球,成应华在美国获得了很多荣誉

1992年成应华刚到美国时以教球为生,几乎每个周末都去各地打比赛挣奖金。为了省点钱,他常常早上开4个小时的车,到一个地方打完比赛,马上开车往家返。美国乒乓球的竞技水平虽然不高,但各种各样的赛事每年有很多场,成应华的技术在美国是数一数二的,在1996年、1997年、2000年和2004年四次获得美国全国冠军。但刚到美国时,在中国队形成的“不可以输”的观念根深蒂固,直到1993年在美国公开赛上获得男单冠军,成应华才逐渐步入“想赢不怕输”的境界。1995年天津世乒赛,成应华通过美国国内选拔赛首次获得了参加世乒赛的资格,又是在自己的祖国举行,赛场上打球兴奋,赛场外见老友亲切,世乒赛的首秀让他终身难忘。三个多月后,第四届世界杯乒乓球团体赛在第二年要举行亚特兰大奥运会的比赛场地进行,成应华带领美国队取得了第三名,这是他从1972年进入重庆队成为专业选手以来,第一次在世界比赛中获得奖牌,也算圆了自己的一个梦想。成应华参加的最后两届世乒赛——2005年上海、2009年横滨,都是当届比赛中年龄最大的选手,这时候他纯粹是抱着享受乒乓球的心态,参加了美国预选赛并获得了参赛资格。

在美国,成应华得到了一个乒乓球运动员所能获得的最高荣誉和各种奖项,靠打球和教球过上了好日子。他和黄统生在马里兰州联手创办了当时美国最大的乒乓球俱乐部,这些年来培养了不少优秀的青少年选手。当年黄统生是盖尔盖伊的替身,跟成应华一样认真地给主力队员当陪练,经常练到自己手脚出泡。相同的教育背景和经历,让两个人一直有着相同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他们一起努力为家人创造美好的生活,同时帮助喜欢乒乓球的美国青少年实现自己的梦想。而每当中国国家队的老教练、队友,或者重庆市、四川省、广西省乒乓球界的人到访美国华盛顿,只要让成应华和黄统生知道了,他们都会尽全力以赴去接待。

“从1972年到现在,四十几年,我生活中所有的美好都是乒乓球带给我的。国家培养我打乒乓球,让我学到了一门很好的手艺,靠它过上了好日子,所以我从内心里感谢重庆市、四川省和国家队一路以来的培养。”成应华说。每次回重庆探亲,老教练、老队友邀请他到俱乐部、学校辅导打球,他都爽快地答应,希望自己能为家乡的乒乓球事业做点贡献。

成应华对现在的生活非常满意,挂拍之后他还是会在自己的俱乐部里打打健身乒乓、快乐乒乓,1986年出生的女儿大学毕业之后成了一名药剂师,已经结婚了。听说今年的世界元老乒乓球锦标赛在西班牙举行,他琢磨着带着夫人去玩一趟,打一打55岁以上年龄组的比赛,继续享受乒乓球带给自己的快乐和美好生活。

上一篇回2016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成应华 :所有的美好都是乒乓球给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