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江 :重庆的乒坛老炮儿

文/边玉翔   2016-05-08 19:33:13


晚上10点多,11月底的重庆夜晚略感湿冷,唐晓江里面穿着还没换下来的球服,外面披着棉袄,用拉货的两轮小车拖着自己的乒乓球包,在重庆劲力酒店门口,招呼着几位刚刚认识的台湾球友去喝夜啤酒。这几位台湾球友是唐晓江下午在曹臻乒乓球俱乐部认识的,挨个切磋了几局后,唐晓江觉得不过瘾,于是要来电话,相约晚上喝喝啤酒聊聊天。

几道夜市小菜,几瓶山城啤酒,唐晓江热情招呼着远方来的朋友。几番觥筹之后,聊起下午的切磋,台湾朋友不由得称赞起唐晓江的球技了得,唐晓江略微不好意思地笑笑,喝口啤酒道,“毕竟我是正规军”。

文/边玉翔

“正规军”有传统

唐晓江确实是正规军,1957年出生的他,15岁进入四川省队,一共待了14年。当时吴敬平是男队队长,而唐晓江因为喜欢为大家忙活,做些发补助的琐事,就顺理成章地当上了副队长。副队长可不是只有热心肠,唐晓江当时模仿庄则栋,直板正胶两面攻打得极为标准,直到今天,他都快60岁的人了,打起球来依旧不负“正规军”的名号。“我70年代做职业运动员,当时每个月有45斤大米、15斤猪肉、15斤牛奶、3斤白糖、3斤菜油、3斤猪油,还有鸡蛋。国家在那么困难的条件下,把运动员培养出来了,不容易。”唐晓江讲起以前的事,认真而骄傲。

当时传说庄则栋每次出差都会到基层跟老百姓打一次球,这对唐晓江触动很大。刚好上世纪80年代全国各省市体工队都有为工农兵服务的任务,每年四川省队都会派人下基层,到少体校辅导打球。唐晓江借着这个机会,用4年时间转了当时四川省的三四十个区县,直到退役。

退役后,唐晓江没有继续留在体工队,而是去重庆大学,学了企业管理和机械设计两个专业,当时他以一篇《保险社会化与我国人口控制》的毕业论文轰动了重庆大学。毕业后,他在企业上了一年班,然后下海经商。在商海打拼几十年,唐晓江依旧最爱自己那块直板正胶,“我花了20年纳税人的钱,学了一门技术,如果不把它用好,不够朋友,对不起纳税人。我觉得专业运动员一定要把技术传播出去,在四川队学了技术,不教给别人就白学了,亏本了。”一直到现在,唐晓江依然没有忘了“正规军”留下的传统。

无论是领导企业家,还是普通老百姓,唐晓江每周至少都要教上十几人次。有时候出去和人打球,唐晓江除了指点技术之外,还要帮忙粘胶皮,而且从不对付。这么多年坚持下来,唐晓江打遍了重庆40多个区县以及四川80多个区县,被誉为西南乒乓五虎之一,被评为全国十大业余名将。随着名气越来越大,唐晓江在各地也都交到了不少朋友,但他每到一地,都是自己先定好宾馆,打球也是先把台费交了,他说,当年运动员下基层去教球都是省体工队买单,现在这样做也是延续省体工队留下的好传统。

“老炮儿”有范儿

唐晓江追求的是要有尊严地、平等地与人交流球技,这种交流可以在正规的比赛中,也可以在室外的坝坝球台(水泥球台)上,有一次还背着100斤大米打比赛。那次是在重庆璧山区,唐晓江接受了一个业余球友的挑战,这位球友比较胖,有将近260斤的体重,他对唐晓江只提了一个要求,挑战归挑战,但是得公平。于是,唐晓江出人意料地找到一袋100斤的大米,扛在肩上与那名球友对战,结果胖球友挑战成功。后来唐晓江减重,背50斤大米再打一次,结果唐晓江赢了。

邀请球友喝夜啤酒是唐晓江打完球后的保留节目,每次认识新朋友,他都会约大家喝上一杯,聊天侃球。2007年,唐晓江曾去台湾教球,他非常喜欢台湾的社区乒乓氛围,所以这次认识几位台湾球友他非常开心,无论多晚,都要尽到地主之谊。当台湾球友问他接下来想打什么样比赛的时候,唐晓江说他马上要去越南打一个邀请赛,不过他给自己的任务不是拿什么名次,而是希望在比赛期间,至少和20个国家和地区的业余选手过过招,听完唐晓江的话,大家一起高举酒杯,敬了“乒坛老炮儿”的那股范儿。

上一篇回2016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唐晓江 :重庆的乒坛老炮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