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优秀青少年大区集训后备人才特征研究

文/刘国正   2016-06-03 02:05:23


文/刘国正

2016年初,在湖北黄石举行了为期40余天的全国优秀青少年大区集训,这次集训是在里约奥运决战年的背景下,按照中心和国家队工作计划的相关部署,以及“第三次创业”精神为指导思想,充分发挥出国家队“龙头”作用,引领并带动了省市队打造符合新时期要求的“双优”人才的一次集训。本次集训提高了全国各省市青少年队伍的梯队实力,加强了队员综合竞技能力,特别是基本技战术能力,为国家队、省市队顺利完成全年各项赛事任务、构建青少年后备人才合理梯队、推动后备人才队伍的进一步建设和发展打下了良好基础。

本次集训共有国家队18名队员、省市队66名队员,以及香港、台湾和法国的5名队员参加,重点考察1999-2001年龄段的人才队伍整体状况,并兼顾了1999年以前的优秀队员。集训的80余名运动员分别来自国内外40多个单位,是历年人数最多、参训单位最多的一次,这也充分体现了乒羽中心及国家队对项目全面发展、各省市均衡布局的全力推动。另外,参训队员的年龄从1996-2003均有涉及,跨度较大,共完成了38节训练课、21节比赛课、12节文化课的集训总量。尽管本次集训人员较多,自身能力素质参差不齐,但集训队教练组按照管理规章制度,突出队伍严格管理,抓好队风队纪建设,收到了良好的集训效果。

1、集训省市队员竞技实力特征

在2016黄石全国大区集训排名前5的省市队中,包括华北2人(北京、八一各1人)、华东2人(鲁能、江苏各1人)、华中1人(河南);排名前10的省市队中,包括东北1人(辽宁)、华北2人(北京、八一各1人)、华东2人(鲁能、江苏各1人)、华南1人(广东)、华中2人(河南)、西北1人(陕西)、西南1人(西藏);排名前20的省市队中,东北2人(辽宁)、华北5人(北京2人,八一、天津、河北各1人)、华东4人(鲁能、江苏、安徽、华理各1人)、华南2人(广州)、华中3人(河南2人、湖北1人)、西北1人(陕西)、西南3人(西藏2人、四川1人);排名前40及60的省市队中,主要集中在华北、华东地区,其次为华中、西南地区,最后为华南、东北、西北地区。

综上所述,本次大区集训的省市队员竞技实力和储备数量在区域性特点上表现为:华北、华东拔尖苗子和人才数量均靠前列,其中华北以八一、北京、河北为主,华东以江苏、上海为主;华中和西南地区在质量和数量排名上次之,华中以河南、湖北为主,西南以西藏、四川为主。总体来看,八一、北京、江苏、河南四个省的后备人才竞技实力较强,且在梯队数量上基础较好。



2、集训省市队员区域分布及年龄结构特征

本次大区集训省市队队员以华北和华东为主,分别有15人和17人;其次为华中地区,有9人;西北地区最少,有4人,整体上分布范围较广,符合区域性特征。此外,参训队员年龄结构跨度较大,1996-2003均有覆盖,其中以2000年为主,有18人;其次为2001 和 2002, 均 为 14 人;19961998年龄段较少,合计9人。在年龄结构层次上,1998年前的“老”队员最少,仅9人;1999-2000年的“中”队员最多,为29人;2000年后的“青”队员次多,为28人。由此,本次集训在突出“中”队员竞技能力展现的同时,加强“青”队员的培养,为后备人才可持续发展奠定基础,同时给“老”队员提供机会,充分展现国乒的公平竞争精神,整体年龄结构层次符合“老、中、青”的后备人才年龄梯队建设。

区域间,华北、东北及西北地区没有“老”队员,“中、青”队员的比例基本合理,说明其年龄结构现状良好;华东、华中和西南地区的后备人才年龄结构与总体格局一致,年龄结构最佳;华南地区呈现出“老、中、青”的2:3:1现状,说明后备人才年龄结构有“青黄不接”的趋势,应加强“青”队员的优质培养。

3、集训省市队员打法类型特征


整体打法类型统计

本次大区集训省市队队员整体的持拍类型及胶皮类型中,右手57人,左手9人;横板50人,直板16人;两面反胶60人,反手生胶1人,正手正胶2人;削球3人。打法类型上以右手横板两面反胶为主,共40人;其次为右手直板两面反胶,共11人;左手横板两面反胶为6人,左手直板两面反胶3人,削球3人,右手直板正手正胶2人,右手横板反手生胶1人,符合后备人才打法类型多样化的要求,但特殊打法数量较少,共16人,颗粒仅3人。

区域间,华南、西北均只有右手选手,且西北地区直板数量为0,这一点不符合持拍类型的多样化要求,需要引起足够的重视,尽管其他地区在持拍类型多样化上符合要求,但数量比例上依然存在着问题,即:“左手、直板”稀缺;在胶皮类型上华东相对最为全面,其次为西南,剩余地区只有两面反胶,同样不满足多样化的要求。

4、集训优秀后备人才文化学习特征

本次集训分3个班级进行文化课学习,统一采用中乒院编制的《中国乒乓球队文化课专用教材》,共进行了11次(8:30-11:30),包括语文、数学、英语,最后进行文化课考试,成绩统计结果如下表所示:

在各科成绩汇总上,语文与英语成绩平均分最高,均为88.9分,且标准差相对数学较小,说明这两科不仅总体成绩优秀,而且比较均衡。相对而言,英语的优秀率为86.6%大于语文的优秀率79.1%,故英语成绩更加优异。数学成绩平均分为82.3,相对语文和英语最低,且运动员相互之间成绩差异较大,存在不及格现象。总体上来看,所有参训省市队队员的优秀率占到67.2%,良好占到总体的20.9%,说明参训省市队队员总体上文化学习情况较好。

上表统计结果表明,参训省市队队员的文化学习成绩存在着一定的区域性差异,在优秀率所占比重上,华东和西南地区最高,均为85.7%;其次为东北地区,为80%;西北地区的优秀率最低,仅为50%;其他地区则介于60%-75%之间。同时除华北地区外,其他地区的评价分布均在优秀和良好之间。综上所述,华东和西南地区的文化学习情况最优,其次为华中地区,最后为西北地区。

5、集训优秀后备人才技战术总体特征

对本次集训成绩较为优秀的13人(国家队4人、省市队9人)的51场,211局,3825个球进行三段技战术统计分析。结果显示:

发抢段的使用率在评估范围内,得分率评价为良好,说明在发球轮上队员还是基本能掌握住发球的主动性,并转换为得分。发抢段得分主要集中在发球的直接得分(得分率92.2%)和第三板对长球的抢攻(得分率70.7%)上,第三板控制(得分率67.6%)的得分效率较高,但使用率非常低;对第三板台内球抢攻上得分效率较为一般(得分率55.7%)。观察发现,队员对拧拉技术的掌握还不够成熟,多是作为将下旋球转换为上旋球的手段,进攻的威胁性不足。发抢段失分主要集中在第三板发球后被攻和对长球抢攻的主动失误,分别占发抢段总失分的33.5%、25.5%,前者主要是发球出台被对方进攻而失分,失误率高达92.8%,后者则主要是主动失误,失误率为29.3%。观察发现运动员存在着三个问题:其一发球不够严谨,其二对第三板球的准备不够充分,其三第三板的被动防御能力较差。

接抢段的使用率略微超过评估值上限,这说明后备人才在换更塑料球后加强了接抢的积极性,并且接抢的得分率评价为优秀,说明实战中塑料球使用相对赛璐珞球在旋转和速度降低的情况下更加有利于接发球方,并且得到了有效利用。接抢段得分主要集中在第二板、第四板的抢攻,其得分分别占接抢段得分的34.5%、26.5%;失分主要集中在第四板接球后被攻,其失分占接抢总失分的40%。在具体技术使用上,二、四板的抢攻和控制得分率最高,但前者使用率较低,后者使用率较高,总体上接抢段抢攻的效率值最高,其次为控制。观察发现,运动员一旦被对方成功执行发抢战术之后,自己的第四板失误率高达83.1%,这说明其第四板的被动防御能力较差,二、四板的衔接不到位,准备不足。

相持段使用率在正常评估范围内,得分率评价为及格水平。具体技术使用上,一般相持为主占41%,得分率为47.7%;其次为第五板衔接,占32.8%,得分率为44.8%,这说明队员在相持上表现不够理想,一般相持的得分能力较差,且第五板为发球轮数据,却占整体相持的32.8%,说明其发球轮的主动优势并没有有效发挥,三、五板的衔接存在着一定问题。主动相持和被动相持分别占8.9%、17.3%,这说明在相持过程中强相持能力不足,不能更多地在相持中为己方创造优势局面,形成主动相持,且容易在一般相持过程中转换为被动相持,同时主动相持的得分率仅为73.3%,说明队员对机会球的把握能力有待进一步加强。观察发现,运动员在相持过程中虽然正反手使用较为平均,但正手的得分能力强于反手,侧身使用较少,中路球使用更少,而且主动变线意识不强,角度打不开,相持过程中连续性不够。

总体来看,队员在比赛中发抢表现良好,得分主要集中在发球直接得分和第三板对长球的抢攻,且得分效率较高,但第三板的防御能力还需提高;接抢表现较为优秀,第二、四板得分效率较高,抢攻的使用率较高,但第四板防御能力还要加强;相持表现一般,一般相持较多,正手得分效率高于反手,强相持能力尚待加强,对机会球的把握能力上还要巩固,在线路和落点上的变化要更加主动积极。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全国优秀青少年大区集训后备人才特征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