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诗雯, 逆境生长

■文/陈偲婧 图/边玉翔   2016-06-03 02:08:40


■文/陈偲婧 图/边玉翔


世乒赛中的爆发,和刘诗雯在封闭训练中的一点一滴的自我挑战分不开,她挑战的不只是体能和技术,更是自己的性格

国乒出发去香港参加预选赛的队伍里,带着口罩的刘诗雯格外显眼,因为脸上严重过敏,刘诗雯的笑意只能通过她弯弯的眼睛表达。过敏起源于吉隆坡世乒赛期间,刘诗雯比赛后马上要拿出喷雾随时补水,否则整张脸都很疼。回北京就医没几天,刘诗雯又收拾行囊匆匆去参加两站海湾公开赛,一直到出发去香港,脸上的过敏反应依然没有得到缓解。

里约奥运亚洲预选赛抽签那天正好是刘诗雯生日,对于“目前没有任何事能比里约奥运会重要”的刘诗雯而言,生日愿望自然也是“希望能参加里约奥运会,为中国队获得冠军”。可没想到第二天,刘诗雯便在第一场比赛中2比4不敌杜凯琹,结束了自己的预选赛。输球后,刘诗雯“消失”了,晚上11点她才回到国乒驻地,回来后的第一件事是拿出自己输球的录像给教练,为队友次日的比赛提供对手资料。

从香港回到北京,刘诗雯推着箱子走在队伍的最后,球迷们看到她马上围了过去,脸上的神情却是小心翼翼的。“我现在整个人都是懵的。”刘诗雯说,像是在说航班晚点造成一路的劳累,也像是在说刚刚经历过的比赛。“明天能休息一天,后天要进行全队总结。”问起行程,刘诗雯一五一十地回答,球迷们合影和签名的要求,她也耐心地一一完成。

小小的身影上了国家队的大巴车,球迷们依然没有走,她们望着自己的偶像,心中为她加油。

记得2010年从莫斯科回来,刘诗雯参加完乒超联赛启动仪式,在回程的车上聊起世乒赛,哭得根本停不下来;记得直到2014年世乒赛前封闭训练,刘诗雯看着莫斯科的视频还是会害怕,会影响她好几天的情绪,怎么也无法完全投入训练;记得2014年亚运会团体赛结束后,刘诗雯终于打开了话匣子,聊着赛场上一分一秒的心情,好像整个人终于释怀了;也记得刘诗雯在参加预选赛前聊起刚结束不久的吉隆坡世乒赛决赛,眼睛是放光的,表情是自信的。

为了被当作生日愿望说出来的那个梦想,刘诗雯不仅在摔跟头以后要忍痛爬起来,还要逼着自己将振作的速度加快,因为梦想不等人,奥运会不等人,为此刘诗雯挑战着一切,甚至是她自己骨子里带的性格。

这是刘诗雯作为一个乒乓球运动员和一个追梦人带给我们的力量,回想起来,又有点心疼,在大巴下注视着她的球迷们这样想。

当运动员就是挑战自己最骨子里的东西

“以前我打大赛前都会比较纠结,状态好的时候担心能不能保持到真正的比赛中,状态不好更担心,人一直压抑着,几乎每次赛前封闭训练都是这样。”吉隆坡世乒赛前,刘诗雯决心挑战一下自己的这个习惯,以前总有教练和她开玩笑说:“怎么赢了球还愁眉苦脸不笑一下?” 是啊,刘诗雯反问自己,为什么一定要苦大仇深,为什么总要压抑自己,为什么只看重结果让自己变得很沉重也很纠结?

“也许打球不是必须要把自己压抑到什么份上才能打好。”刘诗雯回答自己,“想要真正上一个档次,我应该在比较平稳的时候稳定发挥出自己的水平,而不是非要像以前一样,把自己逼到底线再到比赛中爆发。”在2016年的第一个封闭训练中,刘诗雯就给自己出了道难题。“我想转变一下,让自己的想法积极起来,每天踏踏实实训练好,这个心态的转变对我来说确实是个突破。”

“突破”说起来就两个字,做起来真的很难,尤其刘诗雯要突破的还是自己的性格。“都说骨子里的东西很难改变,”刘诗雯承认道,“但是当运动员就是要战胜自己最害怕,最不想面对的东西,因为只有战胜它,才可能战胜对手。”刘诗雯回忆着自己在比赛中的点点滴滴,真正打到最后最关键的时候,打的都是“底线”,都是“自己最害怕的东西”。“所以教练们经常说,要对自己狠一点,平时积累到了,到对手狠狠抓住我的底线时,我还能坚持住不崩溃。”

在世乒赛前封闭训练中,刘诗雯每天督促自己向性格和习惯发起挑战,一个月坚持下来,刘诗雯在封闭训练里收获很多,也比以前更相信自己,“感觉练得很扎实,每天都比以前更开心、更积极,我告诉自己,这么多年,我的能力和思想都已经成熟了,没必要过度担心,只要正常训练完全有能力战胜任何对手,因为想明白了这件事,所以整个封闭训练中我心态挺好的。”

在队内热身比赛中,刘诗雯也没像以前那样“收着”,而是完全放开了打,全力以赴调动自己,想看看能做到什么程度,结果刘诗雯在封闭训练期间是赢完女的赢男的。“每场比赛都是按照世乒赛团体赛去调动自己的,真正到了出征前,我觉得挺有底气。”


世乒赛决赛冲头阵,刘诗雯是第一次获得这样的机会,但在她脑中,这场比赛已经模拟进行过几百次。真实的比赛,如同梦到过的一样完美,刘诗雯真正在决赛中释放了自己

给中国队冲头阵在梦里已经打过几百回

在吉隆坡世乒赛中,中国女乒在小组赛碰到了麻烦,对手为了保存实力都没有派出最好的选手,这让女队员在小组赛里“热身”得不太充分。刘诗雯也不例外,但她思想上的弦是紧绷着的,小组赛对手越弱,对8进4比赛的挑战越大,刘诗雯深知这一点,“这是刺刀见红的第一战,对手碰到中国队肯定都想爆个冷,能咬一分是一分,我打第一场,对手又是李佼,她在小组赛可是‘劳模’,赢了不少人。”刘诗雯打这场比赛前做好了充分的困难准备,然后告诉自己,肯定能赢。刘诗雯对自己的信任在比赛里起到了关键作用,“第一局在7:2领先时被追回去,第二局开局2:4落后,但我一直相信自己,告诉自己别着急,只要通过一两个战术打开局面,我一定能占据上风。”第二局咬回来以后,比赛就如刘诗雯所想,回归到她能控制的轨道上。

“比赛中虽然犯了点错误,但能顶住压力赢回来,我觉得是对自己综合能力和这些年积累的一个肯定。”赛后刘诗雯在日记本上总结道,“在半决赛和决赛前有这么一场球让我提高警惕,是好事,对接下来的比赛是有好处的。”落笔的时候,刘诗雯的心态依旧是很积极的。

中国队的队员,谁都渴望在团体赛半决赛和决赛中上场,刘诗雯也一直积极准备着接下来的比赛。半决赛前,主教练孔令辉问刘诗雯,半决赛休息一场,直接上决赛行不行。“当然可以。”刘诗雯没打半个磕巴迅速回答。一个人的时候,刘诗雯担心过半决赛不上场,决赛时会不会有“接不上趟儿”的感觉,这时她还是选择去想更积极的一面,那就是她已经比其他人更早进入决赛状态。

决赛前一天晚上开个人准备会时,刘诗雯和正在考虑比赛方案的教练组详细讲了自己对阵日本队几个人的办法,“有信心赢吗?”孔令辉问,刘诗雯郑重地点头。中国队的排阵在第二天早上还没有确定,早餐时孔令辉又问了刘诗雯一个问题,“决赛让你冲前面,怎么样?”刘诗雯一听,心里很开心,“打前面好呀!”她说,“首先我有信心,封闭训练以来状态长时间保持得不错,其次在封闭训练里我想过很多次如果决赛能冲头阵,我要怎么打,已经模拟过很多次,准备了很长时间,很有信心。” 正如刘诗雯所说,对日本队的决赛,她不是准备了一天、一个晚上,而是整个封闭训练。日本队一直是国乒最主要的团体赛对手,对阵日本队的比赛也在刘诗雯脑中和梦中反复上演过几百次。“每个对手的每个特点,早就牢牢记在我心里了。”

得知自己确实要在团体决赛中第一个出场时,刘诗雯深吸一口气,得到大家的信任让她很开心,同时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特别是当签表一出来,看到我的名字和福原爱的名字并列写在第一场的位置上,感觉明显就不一样了。 ”赛前换衣服的时候,刘诗雯动作很慢,最后一个才换好出来,在更衣室里她想,等了这么长时间,这一刻终于来了,在世乒赛团体决赛中第一个上场,刘诗雯是第一次得到这样的机会。

决赛现场观众爆满,孔令辉提醒队员们先进场放东西,感受一下氛围。刘诗雯看着满场的观众,觉得很兴奋,“这不就是我幻想过无数次的决赛场面吗?”她惊喜地回忆着,在那些幻想中,她都用出色的发挥与现场观众营造的气氛融合在一起。“今天就真的不要压抑自己,展示一下我打球的激情吧。”刘诗雯在与对手福原爱握手时这样想。

观众的呐喊让刘诗雯听不见球撞击球拍的声音,“没关系,我手上的感觉一定比对手好。”场馆里一直都有风,“也没关系,观众这么多,都把风口挡住了,比前几天好多了。”关键时刻,挑战性格的举措发挥了作用,刘诗雯脑中习惯性地冒出的全是积极的想法。第一局打了两三个球,刘诗雯的心就定了下来,人调动得比正常状态还要好,比分一直领先,人也越打越轻。

决赛第三局挺难打,刘诗雯说真到快赢的时候,心里真是纠结,“气一定要沉下来,千万沉下来!”刘诗雯深知以前在比赛中犯过一些错误,在快赢的时候,因为急于求成,处理球的时候就会出现不合理,这时特别容易被对手抓住机会反咬一口。“第三局福原爱确实打了几个好球,中局我们一直在胶着,那时我一直在控制自己的思想,通过冷静的变化一点点压垮对手的心态。”

没有给福原爱任何机会,刘诗雯3比0为中国队拿下团体赛第一分,这时跟每次脑中模拟的比赛产生了区别。“没真正打比赛之前,我觉得自己赢了以后一定很感慨,毕竟这么多年打世乒赛团体赛没有机会作为前两号上场,赢下比赛后一定感慨特别多吧?但当赢得比赛成为现实,我反而没心思想这些,人还沉浸在比赛中,跟着队友的比赛节奏着急,随着队友拿分而欢呼。”刘诗雯说,看李晓霞和丁宁的比赛,也像自己在场上一样,心跟着一起跳。直到队伍获胜,站在领奖台上的刘诗雯才真正安静下来,为自己给中国队拿下关键的一分而高兴。


在世乒赛领奖台上,刘诗雯没有自己预想中那样感慨,她正由衷地为自己给中国队拿下关键的一分而高兴

不该浪费任何机会

在吉隆坡世乒赛期间,刘诗雯的脸发生了严重的过敏现象,“回国后因为总去医院,没有时间进行系统训练,所以科威特公开赛没打好。”刘诗雯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其实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打完世乒赛后,自己先松了口气,紧接着觉得人很疲惫,有了想缓一缓压力的想法。”

刘诗雯在科威特公开赛中输给队友李晓霞未进8强,“虽然心里想得是我要调动,我要坚持,但思想上已经松下来了,比赛前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不输外战就行,碰上李晓霞的时候,我觉得尽力打就好,结果0比4输了比赛,教练们都觉得我在场上的状态非常不正常。刚输完我自己觉得没什么,晚上静下心来仔细想了想,突然打了个冷战。”

努力这么多年,到底为了什么?刘诗雯问自己,打奥运会,打奥运会单打,答案显而易见。那怎么能在这么激烈的竞争中,轻易输掉一场比赛?想到这里,刘诗雯非常懊恼。“奥运会前每一个比赛都非常重要,突然觉得自己白白浪费了一个比赛机会。”

打完预选赛回京后,刘诗雯经历了一天的总结,晚上来到体能训练馆训练,第二天她还要去参加广告拍摄活动,还要去医院看脸部过敏。抽空聊起预选赛的那场失利,刘诗雯说:“我在球馆最角落的地方,悄么声儿地输了场比赛。”她接着说,“输了一场对我来说像奥运会一样重要的比赛。”

刘诗雯说,预选赛对于身处奥运竞争的她来说,重要程度与奥运会没有什么两样。她带着紧张和压力来到场馆训练,却发现训练馆没什么人,比赛馆甚至连灯都没打开。内心定位与外界环境的鲜明差别,让刘诗雯在预选赛比赛还没开始人就有点别扭,“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很重视这个比赛。”刘诗雯进场后觉得一切都跟她想的不一样,紧接着,对手杜凯琹的发挥也出乎她的预判。

“我和杜凯琹在去年亚洲杯小组赛打过一场,对她不是很了解,比赛一开始我还在摸索适应的时候,她就已经打得很释放了。”虽然回忆输掉的比赛细节连记者都感觉有些残忍,但当事人刘诗雯却清晰地分析起来,“杜凯琹一上来就给我很大压力,过来的球质量很高,比分也一直压着我,第一局我追到9平后没能拿下来,当时我告诉自己没关系,先适应适应。第二局打到中局比分又被咬住了,紧接着她打了几个运气球,输完第二局我突然意识到这球不好打。”

刘诗雯在0比2落后时比任何人都清楚她需要尽快调动自己,并且马上在技战术上做一些改变。“第三局我10:7领先,出手很强硬,没犯什么错误,但莫名其妙就输了,0比3落后,比赛给我的空间越来越小。”

“其实到第四局我9:10落后时,我依然相信自己能赢,咬下一局我就有机会翻盘,赢下第四局和第五局,第六局我7:5领先,这时候我确实没有处理好,出手总是在搏和控制局面两者之间犹豫,比赛是一瞬间的事,判断的时间只是闪念,稍微犹豫就会出现失误。”刘诗雯说,输球的一瞬间,真的很懵。

“赛后我马上离开了球馆。”刘诗雯很郁闷,特别想不通,为什么努力了这么长时间,前一秒还感觉状态不错很兴奋,一场比赛之后就都变了?但奥运竞争还在进行,刘诗雯真的没有太多时间去钻牛角尖,“我内心对比赛的重视程度,和对手以及周围环境的反差,这点我在赛前确实没有准备好。回想以前我输球,也是因为对比赛的预判不够,比赛中碰到困难时扭转的综合实力也需要提高。我们每天都在面对输赢,我经历过很多成功和失败,输掉的比赛再遗憾也已经是过去式,现在要把眼下能把握的机会把握好,别给自己留遗憾。”

中国队看重队员以往的战绩,更看重她们在逆境中的反弹力度,面对马上进行的亚洲杯比赛,刘诗雯知道自己没有任何退路。“我好像总处在逆境?”刘诗雯最后调侃了一下自己,很快又认真起来,“输球后,教练和球迷一直在给我加油,鼓励我。我四年前去过奥运会场地,对那里的氛围记忆犹新,对参加奥运会比赛的渴望丝毫没有改变。”而这正是刘诗雯在逆境中拼命生长的原动力。


“前一秒还感觉状态不错人很兴奋,一场比赛后就全变了。”预选赛输了,刘诗雯懵了。但允许她懵的时间只有一个下午,留给她调整的时间不到一个星期。竞争没有结束,下一个挑战接踵而至,只要目标不变,刘诗雯就有在逆境中成长的力量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刘诗雯, 逆境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