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中国梦》 连载

文/陈振江 向雄伟   2016-06-03 02:09:23



(连载之四·本文有节选)李玲修 王鼎华

第五章世界冠军的挑战

唯一的单打冠军马文革

第41届世锦赛后,江嘉良、陈龙灿、陈志斌这些老冠军老队员都退役了。这些功臣带着他们的荣耀也带着他们的遗憾离去了。

这样,原来蔡振华带过一段时间的马文革、张雷、吕林、肖战等人就成了资格最老的队员,而原来一抓一大把世界冠军的国家男队,只剩下一个世界单打冠军,那就是马文革。

但马文革做梦也没想到,蔡振华严格管理整治队风的大刀砍中的第一人,竟是自己!

“蔡指导,我今天打不了了”

那是个周六的清晨,马文革醒来特别困,同屋队员匆匆离去后,他又迷糊过去了。再一睁开眼,不好!差几分就8点了。

他急忙穿上衣服,背着双肩包下了楼,朝训练馆跑去。他心里有些忐忑:“坏了,马上要打世界杯了,平时迟到还好点……”

进了训练馆,迟到的马文革见蔡振华已站在队前,他来不及换鞋,就赶忙往队里站。

这时摆在蔡振华面前的有两种处理方法,一是说句“下次注意,下不为例”,二是大做文章杀一儆百。他觉得轻描淡写不仅对马文革没什么好处,对全队也是一种错误信号:瞧,马文革是冠军,第一主力,蔡指导也得让他三分!

如果这样,以后这支队伍怎么带?蔡振华神色严厉地批评马文革,说了大约有十分钟。其中让马文革最受刺激的是这样几句,“你是不是感觉地球没了你就不能转了?国家队没你就不能活了?”

马文革低头听着,全队人都在,他过去挨批时不还嘴,现在更不敢接茬,但心里很别扭,觉得蔡指导这人太不给面子,有点小题大做,不就是迟到了嘛!

蔡振华批完后,就让大家做准备活动。

马文革到休息室换球衣,他刚弯腰解鞋带,蔡振华进来了,对马文革说:“你跟我来!”

马文革跟在蔡振华身后进了他的办公室。

蔡振华坐在椅子上,语气温和了许多:“你看你起这么晚不吃饭,你怎么打球啊?今天上午队内打比赛你不知道吗?起那么晚,你昨天干什么去了?”

马文革瞬间感觉像是在家里惹了祸被家长痛打以后又给了点亲情。

“什么也没干啊,就是起晚了。”“你不吃饭,你上午还能打吗?”“能!”“你板还没粘吧?”“没有。”

蔡振华一听到球拍胶皮还没粘,火又上来了。他火的是马文革对训练是如此掉以轻心!因为胶皮从撕下,到抹上胶水,到粘上,再干燥到能用,这是需要一段时间的。这个准备工作运动员应在宿舍里完成,这样进了训练馆后就可以马上进行训练了。

“你总是迟到!别人到了馆内就打球,你还要粘球板!总以为是队里的老大怎么着?别以为这队里没你就怎么着!”

马文革一听也火了:“这事我知道,这是我的错。我来晚了,我不粘也没法打啊。”

“我说你的时候,你总是有理由!为什么我说你,你总有理由?”

“我没把自己当老大,也没认为没有我就不行了,我没这么想……”马文革不服气地辩解着。蔡振华压了压心里的火气,对马文革一挥手,“今儿就谈到这儿吧!别为你一个人耽误大伙儿训练!”马文革返回休息室换衣服,蔡振华回到训练房。

如果马文革回到球房后好好训练,这场风波可能就会平息下来,很快被大家忘记。因为蔡指导是个急脾气,发火是常事儿。他发过脾气并不记恨谁,事后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准备活动结束了,大家正准备开始打比赛时,马文革突然举手说:“蔡指导,我今天打不了了,我胃疼!”


马文革成为蔡振华严格管理整治队风的大刀砍中的第一人

“拿着你的东西回你的天津去吧!不用再回来了。你不要以为国家队现在是困难时期,我就不敢管你!”蔡振华终于爆发了。

马文革走了,蔡振华心里抽搐了一下:一个月后要打世界杯团体赛,有马文革无疑还能拼一拼,没有他,实力必然削弱许多。他如果真走了,队内必然会引起一些紧张情绪……首先要统一教练的认识,想到这里,蔡振华立即把尹霄、李晓东、陆元盛、吴敬平找来,说了处理意见。四位教练一听,当然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把一号主力打发回家了怎么打世界杯呀?

难道真要被罚回天津吗?马文革背着双肩包,刚要下楼,后面有人叫他名字,他扭头一看,是尹霄教练。

尹霄把马文革拉到一边,“你冷静点,今天的事本身是你的问题,你还跟他犟,他又在气头上。你就别再逞能了!赶紧去赔个不是,认个错过去就算了。”

尹指导劝了半天,马文革还是不愿意拐弯,说了句“我还是回天津吧”。尹霄摇了摇头,失望地走了。

“梁”言苦口利于“病”

梁言毕业于中国广播界最高学府——北京广播学院播音系,供职于北京人民广播电台,梁言在乒乓球队是无人不识。他不光对乒乓球宣传倾心尽力,而且和队里上上下下都特别熟悉。在许绍发当总教练时,他就是编外政委,许多运动员有些话不敢对教练讲,就跟梁言说。队员的心理情报教练员有时也会托梁言去探听。所以梁言在乒乓球队享受到了其他媒体人士没有的信任和欢迎。

蔡振华知道梁言跟马文革交情不错,所以选定他做解铃人。他打电话给梁言,“赶快过来,马蛋的事!” 梁言骑上自行车直奔体育馆路运动员大楼,进楼后头一个碰见的是陆元盛。陆元盛很紧张地说:“吵起来了,要动手了!”

梁言赶忙爬楼到了乒乓球队宿舍,推开马文革的房门,见他正盖着被子,蒙头躺在床上呢。梁言上前一步掀开被子。马文革一激灵,见是梁言,一骨碌坐了起来。梁言问道:“怎么啦?”

马文革如同受委屈的孩子见到亲人,眼圈都红了。梁言知道必须先把马文革“镇压”下去,于是他劈头盖脸先把马文革“骂”一顿,接着又细细给他讲道理,分析他错在哪里。

马文革本来就有悔意,听梁言一说觉得自己不该“拿一把”,挑战主教练的权威,他低着头不吭气了……
半晌,马文革问道:“梁哥,您说我该怎么办?我听您的!”

“认错吧,还能怎么办!”

说完,梁言给蔡振华打电话,说马文革怎么后悔,认识到自己错误严重云云。打完电话梁言又让马文革去找蔡振华检讨认错……

从此,马文革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全队也都上紧了弦,全力以赴刻苦训练。

蔡振华根据队内选手打法单一的状况,又从欧洲召回著名削球手、世界团体冠军王浩加盟主力大军。

没记者跟踪的世界杯团体赛

1991年11月15日,这个日子许多老教练、老队员仍然记忆犹新。

那天上午,阴沉的天气下着细雨。有人不免有几分嘀咕:“这天儿太不够意思了,听说第40届世乒赛出发那天也是天气阴沉下着雨雪……”

大家望着蔡振华,他依然那样严肃,但眼神透着坚毅和信心。再看看他带的五名参赛队员,马文革、王浩、王涛、谢超杰、张雷,脸上都有种和他们年龄不相称的凝重神色。

1991年11月19日,第2届世界杯团体赛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开赛。距第1届世界杯已有一年半。在首届团体赛上,中国男队继40届世乒赛后第二次败在瑞典队手下,屈居亚军。

尽管半年的时间对于一支球队元气的恢复是太短暂了,但是蔡振华和他的将士们充满信心。他们一场场打一盘盘赢,终于过五关斩六将打进了决赛,对手仍是瑞典队。

这回是瑞典队犯了经验主义错误。他们认定半年时间不会使一个队有质的飞跃。他们低估了三次输给他们的中国队,决赛时瓦尔德内尔竟然没上场。结果中国队一鼓作气拿下了冠军。

从没为输球流过泪的马文革,心头一热,鼻子一酸,泪水盈眶。他想忍,可就是忍不住,泪水扑簌簌滚下来……

这胜利来得是这样快捷,实在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包括出征世界杯的全体选手都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调皮的队员学着蔡振华的声音说:“发长球,输了算我的!”随即是一片笑声。原来马文革在与对手决胜局打到20∶20时,千钧一发事关成败,全场静得大气不敢出,蔡指导叫暂停镇定地对马文革说:“发长球,输了算我的!”这无疑给马文革吃了颗定心丸,果然一个长球发过去,对方就吃了,下边一个球又痛快地得分,迎来了全局的胜利!

事隔二十年吴敬平忆起当年的胜利喜悦仍兴奋不已。而陆元盛却难忘当晚和他同住一屋的蔡振华问他的一句话,“陆指导,这是真的吗?像做梦一样,这么快?”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乒乓中国梦》 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