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支球拍

文/陈振江 向雄伟   2016-06-03 02:09:26


我的我走远了,才懂得,我向前追逐的,有一天,真的会实现,可回头,才发现,走的太快了,一路上,陪伴我的,被远远抛开了,遗落在荒芜的昨天……请允许小编矫情一下,时间过得真的好快,我们走的真的够远,实现梦想的我们还有以前简单的快乐吗?夜深人静时,不妨回顾一下从前,我们打球的初心是什么?它还在吗?陪你打球的小伙伴现在在哪?你们还有联系吗?当然,还有你的第一个乒乓武器,还记得把它捧在手里时的兴奋劲吗?现在它被冷落在哪个角落了?从本期开始,我们将矫情进行到底!



中北大学

陈健:我的第一支球拍是小学时在地摊上买的,十几块钱吧,当时以为这就是顶好的拍子了。启蒙我打球的是我的父辈,在外公家有一张自制的乒乓球桌,我周末就在那练着玩,时光荏苒,现在那里已被灰尘覆盖,但埋没不了我的记忆。那球拍不是很结实,仿冒红双喜,胶皮粘得不是很牢,一股特别的气味,但我就是爱不释手,毕竟这是我的,属于我一个人的,尽管不是很完美的儿时玩物,可上面有我曾流过的汗,带有裂纹的拍柄有着我对童年时光的回忆。这个拍子用了三天,后面的黑色胶皮就掉了,前面的也褪了颜色,露出了劣质的真面目。我还是珍惜着这个球拍,甚至不惜花钱重新上胶,即使它显得那样不伦不类,但那也是承载着我儿时乒乓梦的宝贝啊!

华北电力大学 (北京)

陈伟瑜:一眨眼,我打球也有十三年了。说起第一支球拍,它不仅开启了我的乒乓生涯,还记录下我和爸妈的一段小故事。在我小的时候,爸妈都在工厂上班。那时厂里有乒乓球台,他们有空就切磋球技。在我的印象中,他们那时对乒乓球可以说到了痴迷的地步。为了能多打上一两个小时,他们经常把我从学校接回到他们的厂里。到了后来,我就闹脾气,每当他俩打球的时候,总会想方设法让他们停下来。我有时还会把球藏起来,死活不给他们。可是这招到后来就不好使了,他们总准备好几个球。于是,只好抢他们的拍子了。就这样,抢着抢着,爸爸的拍子就成了我的第一支乒乓球拍了。

北京工业大学

杜逸晖:当时我还在上小学二年级,第一次上乒乓球课,因为这只拍子,老师一下子就记住了我。它是一支两面都是绿色的直板红双喜,是姥爷年轻时候用的,岁数比妈妈还大,市面上早就见不到了。刚从妈妈手里接过它的时候,我以为乒乓球拍都是这个颜色的,直到我看到其他同学的拍子都是一面红一面黑的时候,我才知道它是多么的特别。这支球拍陪我走过了小学的时光,陪我从不会打乒乓球到熟练地接发球,陪我打赢学校的比赛……它虽然比现在的拍子薄很多,发不出高水平的旋转球,但是我用它练好了基本功,使我现在练起新技术来事半功倍。这就是我的第一支球拍,它虽然不能陪伴我一直走下去,但是我会一直珍藏它。




浙江传媒学院

黄智宏:淡黄的颜色,整齐排列的花纹,只有3毫米左右厚度的木板表面,略微反射着暗淡的黄光,近椭圆的形状就像是葫芦下半部的切面,配上短柄,这就是我的第一支乒乓球拍。在我6岁时,父母便外出工作,我成了留守儿童。那个时候的农村虽有美丽的山山水水,但大山的冷清也会令人心生孤寂,那时候最开心不过就是与小伙伴一起打乒乓球了,别人心疼球拍不肯借,没关系,用瓦片打照样开心得不得了。虽开心,却也无奈,心里甚是渴望拥有自己的球拍,终于有一天,做木匠的叔用木材余料给我做了块球拍,我如视珍宝。至今,这项运动一直陪伴着我,虽有更好的球拍了,我却始终无法忘记最初那支。

南通大学

江丞禹:第一次拥有属于自己的球拍是在小学2年级,当时和父亲逛小市场时买的二十块左右的成品拍。我记得很清楚那个拍子是亚平牌的,由于年纪小,我只听过一个邓亚萍的名讳,虽然还有刘国梁、马琳牌的成品拍,但我当时只认准这个了。那时的我虽然还搞不懂底板、胶皮这些东西,但已经对拍子有粘性的要求了。二十来块的拍子,能把球打出旋转来,对我而言已经是非常好的一把兵器了。用这块拍子在水泥台上驰骋了半年左右,由于胶皮失去了粘性,我就将其收了起来,如今早就不知道丢到哪去了,现在想想也蛮可惜的,毕竟是自己的第一个球拍,还是挺有收藏意义的。

武汉大学

戚瀚文:九年前,我有了自己的第一块球拍,蝴蝶科贝尔五层纯木,OFF-,正手黑色普狂40度,反手红色G666,39度。那是刚刚开始学球的时候,我的教练跟我爸是老表(方言,老乡、表亲之意),他只向我老爸要了400块钱,就给我DIY了我的第一块球拍。刚上手时感觉手感很好,弹性足,而且好控制落点,为我最开始练好基本功提供了很大帮助。这块球拍我一直用了三年,保养得很仔细,三年里我拿着这块球拍参加过区级、市级比赛,有过失败,也有过成功,这块球拍是我乒球成长的见证者,现如今我看着自己手里已是它价格几倍的蝴蝶张继科,突然好怀念那段有着纯粹打球乐趣的时光啊!

河南理工大学

李赛格:我的第一支球拍是在大一下学期选修乒乓球课以后买的。我的乒乓球课老师是校队的主教练,他在第一节课就给我们专业讲解了乒乓球拍的构成以及如何挑选,这彻底改变了我对体育器材的看法,本以为只要是能用就行,没想到会这么讲究。经过同学们和老师的协商,最终在老师的指导下,大家进行了一次班级团购。我选择的是直板拍,胶皮是729的,底板是瑞驰的,费用为140元,对于初学者来说,这样的装备已经绰绰有余了。我记得从小到大买的最贵的要数那个不过百的篮球了,这让我更加爱惜我的球拍了,总是把它当宝贝一样对待,用过以后总是放进盒子里,定期清洗维修换胶皮。俗话说“好马配好鞍”,有了好拍子,当然要勤加练习提升球技,让自己配得上这个拍子了。

安徽医科大学

刘航:在我上初一的时候,我只是个懵懂的孩子。不爱说话,不爱运动,只爱学习。父亲对此表示担忧,却也无能为力。一次,父亲面带微笑地回到家,说给我带来了一个礼物。我很好奇,因为父亲很少给我买礼物,我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球拍。我很兴奋,又很惊讶,兴奋的是这是我的第一支球拍,惊讶的是父亲为何送我球拍。父亲解释道,送我球拍是为了让我多运动锻炼身体,更重要的是打开我封闭的心灵。他希望我用球拍交到更多的朋友。不仅是球技有所提高,更希望我体会到打球的乐趣,从而享受生活,把笑容挂在嘴边。我清楚地记得我的第一支球拍是“银河”牌的,尽管我用的球拍一换再换,但我始终珍藏那支球拍,因为它开启了我乒乓球道路的“银河时代”。现在我的球技有了明显的进步,而我的第一支球拍不再是玩具,更像是我的伙伴,我会一直守着它,直到永远!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第一支球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