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河畔那场感天动地翻身仗(之三)

(连载之十·本文有节选)李玲修 王鼎华   2016-11-25 07:44:37

1995年,世乒赛男团决赛,中国对瑞典大比分打成了 2∶2,这样第五盘就成了决定生死的拼杀。

王涛上场了,他的对手是佩尔森。

两年前在第42届世乒赛上,王涛曾输给佩尔森。今天王涛下定决心要报这一箭之仇。凑巧的是,两人在前边的比赛各丢了一分。王涛输给了老瓦,佩尔森输给了马文革,两人都憋足了劲儿要戴罪立功。

中瑞决赛,王涛头阵没打好,现在他又面临保底的重任,有谁不为他捏把汗呢?

在这场对垒中,或许技术上二人难分伯仲,但心理上呢?王涛有足够的勇气走出第一盘失利的阴影,敢打敢拼,为中国队拿下这关键的一分吗?

这一分包含了男队为打翻身仗四年里1460个日夜的拼搏与准备,这一分凝聚着几十位热血男儿登上巅峰的志气和意志,这一分承载着中国乒乓大树几代人心血与智慧的硕果,这一分寄托着十几亿中国人借国球扬国威的夙愿。

李晓东对弟子充满信心。他对王涛的了解也许比别人更多些。1986年王涛在全国青年锦标赛上脱颖而出时,曾被媒体誉为“左撇子虎将”。别看王涛长得浓眉大眼,天庭饱满,脸上释放着善良与喜兴,但他身上真有虎气。王涛曾给李晓东讲过小时候背着父母干的一件“虎”事儿。

小时候,王涛每天放学上体校训练。有时候体校放假,他也不告诉父母,像没事人似的拿着球拍去了动物园。他到动物园不是看美丽的孔雀,也不是看身着花衫的长颈鹿,而是到狼舍看狼。你说这孩子胆大不大?狼在大人口中或是童话里都是残忍、狡猾、吃羊咬牛食人的嗜血动物。可小王涛不但不怕狼,还敢和它较量谁有劲儿。他常找根棍子伸进铁笼子里招惹狼。狼一口咬住木棍,正中小王涛下怀,他死死抓住棍子和狼较劲,嘿哟嘿哟,他一步步地往后蹭,很多次都拔得狼吃不住劲了,被拖到笼子边上,只好松了口。“拔河”就以小王涛的胜利结束。有时小王涛坚持不住了,被狼“拔”得直往笼边出溜。小王涛有勇有智,他才不会被狼拖到笼子边呢,那多危险啊。他看不行了就松手,给狼一个趔趄,自己则逃之夭夭,边走边回忆战斗过程,心里真有几分得意呢。

这样的冒险行为,小王涛竟能守口如瓶,父母都一直以为他是特别守规矩不越雷池一步的乖孩子呢。

父母的文艺细胞在王涛身上得到继承,但他身上却因从小苦练乒乓球多了几分刚性。砖头砸伤了脚,他要坚持训练;发高烧39度,也要坚持训练。为了练好乒乓球的基本功,他不断地加练,竟因运动量超负荷而左臂关节脱臼。为了不中断乒乓事业,他在13岁这年毅然决然告别了父母,独自去遥远、陌生、神秘的新疆当兵,而13岁正处在应该得到父母、老师加倍关爱和引领的青春“危险”期啊。

王涛靠他对乒乓球的坚守和球艺的长足进步打进了八一队,又靠1988年全国锦标赛单打冠军及1989年第三届全运会团体和单打冠军的实力打进国家队。

如果说1991年刚进国家队两年尚无大赛经历的王涛,能在41届世乒赛男队团体赛惨败后与刘伟搭档夺下混双金牌,与吕林夺下男双银牌,已显露出他超人的胆略和实力的话,那么此后1992年巴塞罗那第25届奥运会上承担突破重任的王涛又和吕林夺下一金,给了在沼泽中跋涉的男队以极大的信心,也显示出了他本人敢担大任的虎气。

经过艰苦磨炼的王涛,今日不搏更待何时。他定会搏,而且他会搏得胜利。

中瑞决赛的最后时刻来到了。王涛上场了,他神色显得很自信。

首局比赛开始,王涛一度2∶6落后于佩尔森,后追成6∶6。接近中局后,王涛果断地发球抢攻、接发球抢攻,以18∶12占据优势。此时的佩尔森显得心理压力很重,打得保守,王涛以21∶14拿下首局。观众席内有不少人站了起来,掀起激情的浪涛、加油的浪涛、掌声的浪涛、红旗的浪涛……

王涛拿着球拍走向挡板外的蔡振华,比赛时场外指导是运动员的精神支柱。蔡振华递给王涛一瓶矿泉水,王涛咕嘟咕嘟喝了几大口。比起对水的渴望,王涛更渴望的是聆听蔡指导言简意赅的战术布置。第二局从中局开始,王涛虎威大发,连取八分,大比分领先佩尔森。胜利就在眼前了。观众席上的人全都站起来了,迫不及待地等着王涛快点拿下最后一分。王涛每得一分,观众席就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和加油声。

王涛乘胜追击,以快速左右调动的战术瓦解佩尔森的攻势。佩尔森虽竭尽全力,却无法抵挡王涛急如流星的左攻右杀。佩尔森感觉今晚的王涛如有神助,与两年前哥德堡世乒赛上的王涛判若两人。

20∶10。王涛只要再拿下一分,中国队就赢了。

佩尔森不愧为久经沙场的老将,此时他大胆地搏杀起来。得了一分,又得一分,再得一分。佩尔森竟然连得三分,20∶13。

王涛稍微镇定一下,他意识到要“咬”住。王涛放开手脚,大胆搏杀。几个回合后,王涛一个大跨步侧身直线强攻,佩尔森回球下网。

赢了。中国队赢了。王涛激动地将球拍抛向空中,他紧握双拳猛地伸向空中,然后就势仰头向后一倒……这时挡板外的队友马文革、丁松、刘国梁、孔令辉也都呼喊着冲入场内,一个个以高台跳水的动作扑向王涛,将王涛紧紧地压在下边。记者们也都一下子涌过来,抢占最佳位置,拍下这感人的瞬间……

这时队员猛醒,忙把王涛扶起,一起拥向蔡振华,拥抱已不过瘾,干脆抛一下,于是有人拉胳膊有人拽腿有人托腰,然后一齐发力,将蔡振华抛向空中。一次,又一次……

观众们开心地笑了,报以热烈掌声,恨不得也进场去抛一下这位被媒体称为少帅的好教练,这位用崇高理想和无坚不摧的锐气引领中国热血男儿重新夺回了斯韦思林杯的英雄。

在这神圣时刻,队员哭了,教练哭了,主教练哭了,领队哭了。

发奖仪式在音乐声中开始了,蔡振华率王涛、马文革、刘国梁、孔令辉、丁松五员大将穿着紫罗兰色的领奖服,依次雄赳赳气昂昂地向领奖台走去。全场观众拍着与乐曲节奏吻合的掌声,向他们传递发自内心的祝贺与敬意。

时光已进入5月9日零点30分,但人们还在继续着5月8日夜晚的欢乐,仿佛不愿割断与送走8日晚上的一切。在男女团体赛中双双捧杯的中国乒乓球队在阳光娱乐城吃晚餐,举杯庆祝这里程碑式的胜利。

已到凌晨1点,庆功宴还在进行。虽是夜晚,阳光娱乐城却使人感到灯光似阳光,洒照在每个人心里。5名团体冠军成员,王涛神采飞扬,马文革谈笑风生、妙语连珠,丁松依旧是少言寡语、沉默是金,孔令辉从容淡定,刘国梁喜悦中夹杂着几分遗憾,他们个个斟满酒杯走到每张餐桌前敬酒,先敬徐寅生副主任、李富荣局长,再敬男女队所有教练及领队,还有全队战友;特别敬一下我们的陪练,今天夺杯你们也功不可没;队医,队医更得敬,没有你们的辛苦,精心治疗,我们也打不了冠军。

凡是帮助支持过我们的所有工作人员都应敬一杯。

餐桌上说来说去还是离不开刚才的那场决赛。

尹霄赞丁松,“看得出来他对外界所有的一切都不知道了,他只知道比赛,只知道一分一分去打。”

李晓东赞弟子王涛,“这小子第五场对佩尔森打得真漂亮。回来后说他第一局2∶6落后,他愣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落后了?他完全打进去了,在团体赛最后一场显出了男子汉的本色。”

打团体的五位队员在宴会厅给蔡振华敬酒时,蔡指导一饮而尽,脸色涨得通红。他容光焕发,搂住陆元盛的肩膀,对队员们笑着说:“今天可以放开乐一乐,明天就要拼单项了。”

上一篇回2016年10月第10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第九章河畔那场感天动地翻身仗(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