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环下的球板(下)

文\/图 王昊天   2016-11-25 07:44:40

物以稀为贵的“柳承敏”时隔108年,奥运会终于回到了故乡雅典,而乒乓球项目也完成了一次回归,暴力为王的故事再一次被谱写,日直回归五环之巅。

雅典男单之战是日直单面打法的回归,也极有可能是绝唱。冠军柳承敏凭借着硬气的单面爆冲一路过关斩将登顶冠军成为乒乓奥运史上的一段佳话,然而他却让“无冕之王”金泽洙手中的蝴蝶金泽洙成功指染了男单金牌的宝座。相比老一辈的单桧Cypress系列,金泽洙在手感上更为柔软,却隐藏着无比深厚的暴力潜质:10mm的板身让中远台拉冲也威力无穷,加上柳承敏娴熟的发抢技术以及昂扬的斗志,似乎夺冠也并不算冷门。之后蝴蝶以金泽洙为蓝本为柳承敏打造了专属战拍,却因柳承敏转签骄猛而早早停产,如今柳承敏再次回归蝴蝶,“柳氏战拍”仍有香火,却有不少人为第一代柳承敏单桧而惋惜——如果它能流传的时间长远一点,或许如今被发烧友追捧的“老金”就要变成“老柳”了。

而YE(Yasaka Extra)则可以称得上是雅典最为悲情的兵器,作为中国两员大将马琳、王皓的手板,却都没能走到最后:马琳早早溃败于老瓦的妖刀之下,而王皓也没能顶住柳承敏的爆冲,或许对于YE唯一的安慰,还是马琳与陈玘拿下的男双冠军。然而雅典的战绩丝毫没有影响当时直板反胶打法对YE的追捧,YE软弹而薄的板身刷新了国内对于直板弧圈打法,尤其是直拍横打的全新认识,扁而细的手柄大大提高了直拍握法的舒适度,标志性的箭头拼花也让YE享有了“碧玉刀”的美誉,目前仍然是许多球迷练习直拍横打的首选之一。不过,从另一个方面来看,YE的雅典失利也促成了YEO、狂飚皓等改良型五夹的诞生,这似乎也在隐隐说明,诞生于小球时代的传统五夹,已经有些跟不上时代了。

YE的雅典悲情似乎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它是诞生于小球时代的五夹虽然王励勤只拿到了一枚铜牌,但对于国产器材来说,这确是十分值得骄傲的一件事:他手中的H-WL(狂飚-王励勤)是男单项目中,第一次登上奥运兵器谱的国产球板。H-WL在设计上也充分符合王励勤势大力沉的弧圈风格,虽为五夹,却使用了超厚的力材,创造了极为显著地回弹效果,然而较为硬厚的力材也从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球板的形变,需要使用者有较强的发力能力驱动,显然对于“王大力”来说,这并非难事,但是对于大多数业余球迷来说,H-WL是难以驾驭的硬弹五夹代表。有许多球迷把H-WL看做是狂飚王的前身,实际上两者结构差异较大,性能迥异,H-WL更偏向刚猛的前冲弧圈,而狂飚王则有更大的形变空间,为使用者提供了更多的周旋余地。对于国产球板来说,H-WL的意义是重大的,它开启了国产球板由一线国手代言的先河,如今,“狂飚”系列球板已经成为了红双喜高端球板的代名词。

H-WL吹响了国产球板进军奥运的号角北京奥运会,产生了许许多多的“第一次”:奥运会第一次来到中国,男乒第一次在本届奥运会上复刻了上一届的阵容,同时也第一次由三名中国运动员包揽冠亚季军,而领奖台上的球板,也第一次被五夹包揽。

而这三支五夹均为2000年后设计:改40mm大球之后,虽然传统五夹的杀伤力备受质疑,但是在有机胶水的滋润下仍可一战,尤其是经过改良的新型五夹,配合膨胀效果仍有比较大的发挥空间。08年的五夹盛宴,便是各大品牌在五夹改造之路上智慧的结晶,然而随着乒乓球的不断改革以及新材料的引用,五夹的极盛时刻亦成为了兵器逐渐转型的分水岭。

马琳的冠军被人们乐道为“十年磨一剑”,而他手中的YEO却更有看点:马琳花了10年时间,才做回自己。马琳第一次参加国际比赛要追溯到1997年,当时他手握一柄YE全台正手,颇有当年盖亭的风范。中期马琳曾经将球板换为马碳,虽为“马碳”,却也是改自于盖亭之名的YCA——可以说,在马琳正式启用YEO之前,用的都是“盖亭的球板”。直到2007年马琳回归纯木,试打了YE2(欧版为YA40)之后觉得合适才间接促成了YEO的诞生。YEO由于采用硬质黑胡桃面材,加强了球板的刚性,因此在击打、推挡等撞击技术上都要远远优于传统五夹,发力后弧线平直,球显得更贼,只是打透的门槛略高,需要较好的爆发力。从1997年到2007年,马琳终于用上了“自己的拍子”,并在2008年靠着精准的小球以及迅猛的爆冲而问鼎冠军。

今年亚萨卡还为球迷们推出了全新的YEO纪念套装而亚军王皓与马琳是同门师兄,早期同师哥一样使用YE,却因打法的差异而分道扬镳。05年上海世乒赛,王皓0:4负于梅兹的高球之下,球板杀伤力的提升已经成为燃眉之急,为此,红双喜公司专门针对王皓特殊的直拍横打式打法设计了狂飚皓。狂飚皓采用了传统五夹的寇头+云杉+阿尤斯结构,但是将面材加厚,几乎与力材厚度一致,较厚的面材有着较强的敏锐度以及持球感,对于台内球的上手有着非常明显的优势,连续进攻形变恢复速度也较快,非常适合王皓这种机关枪式的连续进攻风格。比较有意思的是,由于王皓早期试用狂飚皓时球板的拍柄并未定型,而王皓却靠着这支球板取得了一连串的好成绩,因此这支具有“冠军相”的球拍王皓一直非常珍惜且不愿意更换,却让很多球迷误以为王皓使用的是红双喜初级的“天罡”球拍,甚至让许多皓迷产生了“天罡”情结。

若王皓手持“天罡”问鼎冠军,狂飚皓是否仍旧无法正式登场?

季军王励勤的兵器有一个霸气的名字——狂飚王,它是红双喜为王励勤这种身高臂长势大力沉的打法量身打造,虽然只是一支五层板,却定义为Off++级。狂飚王对于国产弧圈板来说,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它是第一支能充分形变、弧圈已经完全可以媲美以力量著称的瑞典系球板,并且在发力与借力上做到了相对的均衡,强化了五层球板的防守周旋能力,发力之后势如破竹,仅靠力量就能够突破对手的防线。狂飚王击球感较为柔软,比较容易上手,加上上市之后红双喜精致的包装,颇受业余球迷追捧,早期的05、06版狂王如今落入二手区已经是天价。王励勤曾经使用狂飚王成功两次扳倒马琳称雄05年以及07年两届世乒赛,却在08年奥运会的半决赛中第一个球就磕坏了自己的球拍而不得不更换成备用球拍,最终留下遗憾。

虽然王励勤未能在北京冲顶,但丝毫没有影响狂飚王在球迷们心中的地位英国是乒乓球的故乡,也是近代工业革命的发源地,200多年前英国人向世界证明了科技能创造不可估量的能量,也正是在伦敦的乒乓球赛场上,以科技为主打的纤维球板第一次在男单赛场上问鼎五环之巅。

早在38mm小球改40mm大球的世纪之交,众多品牌商就已经意识到纤维球板的潜力,以碳纤维为主的纤维板曾经在2000年初掀起一阵热潮,却又因形变不够、与国套搭配脱板太快等原因而未能大红大紫。在经历2008年的无机改革之后,内能套胶开始普及,五夹与热门的蛋糕海绵搭配稍显拖沓,硬质的纤维开始正式进入球板的一线市场。

冠军张继科手中的VIS(蝴蝶 Viscaria)其实已经是一名征战赛场多年的老将,早在波尔刚出道之时就曾经手持ST柄的VIS亮相国际赛场,后期VIS的锋芒渐渐地被同系的波尔精神(Timo Boll Sprite)和波尔之剑(Timo Boll ALC)所掩盖,却由于张继科的横空出世而重新回到大家的眼球。与传统的碳素纤维不同,VIS使用的是芳基与碳素混编的方式,即Arylate-Carbon,简称ALC,融合了芳基的柔以及碳素的脆,相比纯木球板震手感较为集中,并不发散。由于VIS的纤维被安置在面材之下,因此球板触感敏锐,且刚性十足,搭配传统国套需要较好的爆发力才能够打透出质量,对于球风凶悍的张继科来说,VIS与其独特的爆发力几乎完美契合:招牌反手“拧冲”自然不用说,正手重板也颇具杀伤力,在近台的旋转也能给任何人足够的压迫感。一起经历过多年的风风雨雨,VIS已是最懂自己的战友,他相信它能陪自己战斗到最后。

是张继科成就了VIS,还是VIS成就了张继科?当王皓再一次出现在亚军的领奖台上向大家敬军礼的时候,留给人们更多的是惋惜与伤感,感慨一代横打天王未能成就自己的大满贯。王皓三次亚军所使用的兵器都不同,但王皓对兵器的执着却丝毫不亚于张继科——在伦敦的赛场上,王皓仍然手持狂飚皓,不过与四年前不同的是,这次是针对无机改革而衍生出来的狂飚皓2,并且在地位上已经与狂飚王平起平坐。皓2在结构上与皓1类似,加厚了球板的大芯,整体厚度由原先的5.8mm左右增加到了6.1mm左右,以应对无机需要增加球板刚性的需求。皓2将皓1原本的机枪式扫射型进攻完美的继承下来,同时获得了更快的出球速度以及更强的后劲,中远台的弧圈质量堪比重炮,而其好上手、容易出质量的特点也被不少业余横打球迷所追捧。王皓与张继科的决战也更像是传统与新星之间的较量,而这一战,也极有可能成为传统五夹结构球板在奥运赛场上的谢幕战。

皓2在许多球迷的眼中,已经是直拍横打的首选早在2004年,老瓦手持瓦碳淘汰马琳波尔闯入四强,却因负于柳承敏而没能让新一代的瓦板走上五环领奖台,在8年后,奥恰却鬼使神差地使用瓦碳一举闯入四强,并最终战胜庄智渊获得了一枚铜牌。多尼克为奥恰打造了不少款同名战拍,为何奥恰偏爱于瓦碳?一般来说搭配装备有两种原则:放大自己的特长,或弥补自己的特短。相信奥恰使用瓦碳并非对于老瓦的崇拜,也并非看中瓦碳并不出众的力量,而是瞄准了瓦碳“高容错”“低弧线”的特点来契合自己的打法需求:奥恰击球富有力量,但是出球偏正,而瓦碳超高的容错性让奥恰的发力更有数,上台率更高,并且瓦碳天生的“妖刀”潜质也让奥恰原本偏高的弧线变得长而顶,如此一来,奥恰选择瓦碳实乃明智之举。不过,奥恰所使用的瓦碳并非老瓦惯用的水滴形(JO Shape),而是普通大板面形。奥运之后,多尼克便以奥恰手中的瓦碳为原型,又为奥恰开发了一款结构近似的“奥恰碳皇”,并推出了500支限量版本,均带有奥恰本人的亲笔签名。

奥恰的蛮力加上老瓦的妖气,便是这支奥恰碳皇里约,这个充满足球文化的城市,似乎与乒乓球并没有什么关系,却因为奥运会,让全世界见证了中国乒乓的绝对统治力。单打比赛结束后,中国队的四位参赛选手均为大满贯,一时间,“流水的大魔王”系列甚至成为了全民话题。

随着马龙最后一板强势反拉,他终于完成了自己大满贯的霸业,其手中的狂飚龙5成为了第一支成功登顶五环的国产器材,而马龙更是搭配两面狂飚3的全套国产装备,让国产兵器在里约尽情闪耀。在龙5之前,马龙绝对称得上是国乒中的发烧友,曾更换过众多球板,正式使用“狂飚龙”系列,还得追溯到2011年的狂飚龙2,在2013年更换为龙5拿下全运会冠军之后,龙5便成为了这三年里马龙最贴心的伙伴。龙5采用护芯芳碳结构,在大芯的两侧安置了韧性较强的黄芳碳,一方面确保在控球时球板拥有纯木板的手感,另一方面护芯科技也能够充分发挥球板的借力和底劲的优势,是一支台内可控、近台可防、退台可冲的全能型球板。特殊的粘合剂也让球板的手感更为通透,与狂飚3套胶几乎天生一对,即便是两面狂飚3,也依旧能够维持通透的手感。相信在未来,龙5还能够伴随着马龙创造更辉煌的战绩。

马龙的夺冠,或许还能够掀起“两面狂飚”的热潮这四年里,张继科没少输球,但是却对手中的VIS不离不弃,或许正是凭着这一份执着,张继科一路杀进决赛,虽然未能敌过行云流水的马龙,但却丝毫不影响VIS的经典地位。其实,张继科在签约蝴蝶之后,蝴蝶为以张继科之名为其打造过许多球板,最早推出的“龙张”(型号:36381)便以VIS为基础针对张继科的台内技术改良而问世,后期又推出了“张继科”系列,包含了蝴蝶最为热门的T5000、ALC、ZLC,并且还有蝴蝶最新研发的Super ZLC。我们曾经在封面故事的采访中发现张继科正在试用SZLC,但他却未用其征战世界大赛,或许是因为VIS曾经为张继科创造过太多的荣耀,突然舍弃有些于心不忍。里约之后,张继科的面临的挑战可能会更大,面对新生,张继科是否会换下手中的VIS去选用其他球板?我们拭目以待。

里约之后,张继科是否有可能放下VIS,拿起超继科?如果将乒乓球的难度定义为简单、中等、困难、中国四个等级,那水谷隼这枚铜牌就显得格外耀眼,至少除了中国队之外,他是最强的球员。同样,作为日本的英雄,蝴蝶公司早早地就为水谷隼设计了专属球板,在新水谷隼系列中,还增加了Super ZLC。水谷隼曾经手持一柄梅兹芳碳凭借着优秀的手感和超强的放高球能力而被人熟知,水谷隼ZLC在设计时,就沿用了梅兹芳碳的林巴面材,将ALC更换成了ZLC,水谷隼一直使用至今,并在里约成功地获得了一枚宝贵的铜牌,水谷隼ZLC也算是功德圆满。水谷隼本人也曾经使用过SLZC,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回归ZLC,其实不难理解,SZLC确实具有更强的杀伤力,然而水谷隼则更偏向手感型球员,相比之下,ZLC的柔弹能让他更为顺手。ZLC从07年问世至今已经有快10个年头,虽然张怡宁早在08年就使用ZLC成功登顶,但是在男子领域这还是ZLC第一次登上奥运的领奖台。正所谓万事开头难,四年前才有纤维板成功登顶,如今纤维板却已经包揽冠亚季军,再四年后,ZLC能否傲视群雄?

新水谷隼ZLC,沿用了超水谷手柄的“战隼”设计

上一篇回2016年10月第10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五环下的球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