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河畔那场感天动地翻身仗(之二)

未知   2016-11-25 07:44:43

(连载之九·本文有节选)李玲修 王鼎华排阵占上风,开局却不利

蔡振华拿到瑞典队名单打开一看,心中暗喜,果然,瑞典队出场的次序是瓦尔德内尔、佩尔森、卡尔松,和教练组推测的一模一样。而瑞典队教练看到名单却脸色一变。他们弄不清蔡振华怎么这么聪明,每次排兵布阵都压他们一头。

这次中国队的出场名单又占了上风,这样首先从心理与士气上得了分,给对手以压力。

第一个上场的是王涛。瑞典队是大名鼎鼎的瓦尔德内尔。蔡振华端坐在挡板外,眼睛盯着比赛场地中央的那唯一的一张球台。

开赛后,由于王涛主动上手不够和中局没把握好有利战机,以16∶21先失一局。第二局,王涛加强了反手攻和侧身攻的速度和力量,压住对方的左角,破坏了瓦尔德内尔利用旋转发球抢攻的战术,以21∶15扳回一局。两人打成了平手,1比1。

进入决赛局,双方都使出了浑身解数,争夺愈加激烈,比分咬得很紧,9∶9,12∶12,16∶16,一直打到19平,共打出10次平手,可谓势均力敌。关键时刻,瓦尔德内尔的杀手锏发球抢攻起了作用,王涛以两分之差输了第三局。

大比分中国队0比1落后。

马文革带伤挽狂澜

第二盘,马文革出战佩尔森。这是一场硬仗。马文革如果能赢,则大比分可打平手;马文革如输,大比分0比2,马文革这位两面拉弧圈的横板大刀,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蔡振华看着这位他曾花费了无数心血的再熟悉不过的弟子,内心深处也有一点担忧。马文革是带伤上场的。他的右肩一年前拉伤了,一直在治疗中,并没有痊愈。蔡振华希望他能上场打翻身仗,又担心肩伤影响他的实力发挥。3月份马文革赶到正定训练基地时,教练组正商量43届大赛报名单的事儿。行不行,球台上见,马文革报到第二天就让他打比赛,结果他赢了王涛,这让教练们心中有了底。

但实际上开赛以来,马文革还是受到了肩伤的困扰。蔡振华曾问他肩伤的感觉,他说拉四五板就特别酸,但能坚持。

蔡振华对马文革还是很有信心的,一是他的技术水平已进入成熟期,二是他的性格爱说爱笑爱热闹,特别喜欢打比赛,更喜欢决赛的氛围。还有一点很重要,天津是马文革的家乡,在父老乡亲面前打球,无形中会给他很大的动力。

两位高手交锋,第一局双方比分交错上升。进入中局,马文革逐渐占了上风,打到18∶12,众人都认为这局拿下无疑,不料佩尔森连连攻击马文革正手,频频得分,反以24∶22拿下一局。

第二局佩尔森乘胜追击,以9∶4领先,这时看台上不少人都觉得这局没戏了,坐在挡板外的蔡振华心头也闪过一念,“看来又要再等两年了……”

而此时马文革却并未放弃,他一板又一板地咬,一分又一分地追,越追越有信心,结果以21∶18反败为胜!

第三局,马文革充分发挥了正手前冲弧圈球的威力,加上他反手弹打的优势,比分从6∶6后便迅速拉开:10∶6!15∶10!19∶16!马文革一直控制着场上的主动权,最终以21∶18拿下第三局。

一鸣惊人的“怪”丁松

第三盘中国出场的是丁松,瑞典出场的是卡尔松。卡尔松一向怵打削球手,第42届世乒赛决赛中国队排兵布阵把他抓个正着,给他准备了削球手王浩。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王浩在先赢一局,第二局又大比分领先的情况下,竟被卡尔松翻盘。这使得中国队的夺杯之战功亏一篑。这回蔡振华又为他准备了另一名削球手——丁松,卡尔松还会重演42届世乒赛的惊人之举吗?

丁松在国内乒坛上早已声名远扬,不仅仅因为他的比赛成绩,还因为他的怪脾气。

丁松世界排名第21,离卡尔松有点远,但这并不妨碍他信心十足要“削”倒这位誉满全球的世界冠军,一为中国人打翻身仗拿下一分,二为王浩大哥报两年前的一箭之仇,长长中国削球手的威风。

丁松的信心可不是一天里树立起来的。往远了说,是几起几落;往近了说,也有两年了。他能有今天,承担打翻身仗的大任,首先要感谢他的主管教练陆元盛。

蔡指导当初调陆元盛的一个原因,就是他慧眼识珠看中了丁松这棵好苗子。丁松1986年就被选进国家青年队,但他性格桀骜不驯,独来独往,因而有了“孤独松”的绰号,后因一次严重违纪被发回上海队。在他落魄之时,正赶上陆元盛当了上海男队主教练。陆指导爱才心切,将丁松留下来,帮他解决实际困难,使他不仅恢复了上进心,而且球艺也大有长进。1990年全国锦标赛上,丁松赢了吕林这样一些国家队好手,为上海队获第六名立下汗马功劳。

1991年陆元盛赴京报到,蔡振华同他谈教练班子工作时,就曾开门见山问道:“两年后第42届世乒赛我想用丁松,你看有没有戏唱?”

第42届世乒赛后,蔡振华又布局43届打翻身仗,再次给陆元盛明确任务,“你现在的任务就是要把丁松带出来,我

们打翻身仗要靠出奇兵……”

其实陆元盛心里何尝不着急,他想出招来让丁松改拍,先是打长胶,不行又改反胶,连丁松自己都泄气了,要求放他马文革在家乡父老面前,逆转佩尔森为中国队扳平比分回上海。陆元盛略施小计稳住了他。陆指导拿来一块正胶一块生胶给丁松,“你挑吧,43届能不能打上就看你的运气了。”

丁松选了正胶,与陆元盛的想法不谋而合。这样,陆元盛就为丁松设计了一条打破传统、全攻全守的削球新路。由于丁松手感非常好,经过反复探索,丁松的球“活”了,连马文革打起来都觉得别扭。而丁松自己越打越来劲儿,蔡振华看了暗暗高兴。

陆元盛当运动员时打过两届世乒赛,这种经历使他能十分了解丁松的心态。他估计到决赛丁松上场的可能性很大,晚上就跑到丁松房间来。果然,丁松有点担忧,“陆指导,输了怎么办?”

“输了算我的!其实你的技术稳够!”

该丁松上场了。他感觉自己的腿有点抖,蔡振华一眼就看明白了,对他喊:“丁松,跳一跳!”

丁松使劲跳了跳,果然好多了。丁松对卡尔松这场球打得精彩极了,技术水平发挥得淋漓尽致。他独特的旋转不定的削球、发球技术和削中大力反冲,忽攻忽守,节奏变化快,上下旋反差也大,使卡尔松一会儿下网,一会儿出界,茫然不知所措。而丁松赢下第一局21∶14后,心中充满了胜利的信心。卡尔松的球衣后背湿了一大片,不得不在一局结束后换了一件新的比赛服。

蔡振华利用暂停时间简明扼要地给丁松布置技战术。丁松越打精神越集中,第二局10∶5领先时,他竟以为是第三局,走向对面要和卡尔松交换场地,弄得卡尔松莫名其妙。第二局丁松兵不血刃,以21∶10轻松拿下。

好样的丁松,一鸣惊人,使中国队大比分领先一分!

蔡振华长吁一口气。他心里感觉稳了,不仅因为丁松拿下了非常关键、宝贵的一分,而且挫伤了瑞典队的锐气。通常在世界比赛决赛中,因为双方实力接近,比分都咬得很紧。而丁松打得卡尔松没有还手之力,比分差距那么大,把对方的气势压下去了。

进到运动员休息室,丁松对陆指导说:“我完全不知道比分,我一直以为比分是1∶1,所以我总是不停地进攻、进攻、再进攻!”

陆元盛用力拍拍丁松的肩膀。丁松内心里忽然有一种感动。那种感觉他从来没有体会过。他抬头看看陆元盛,轻声说道:“陆指导,我现在什么对手都不怕了!”

“左撇子”王涛发虎威(小标题)

第四盘是马文革战瓦尔德内尔,开始马文革以21∶13赢了第一局。但瓦尔德内尔第二局一开始就用上了他的拿手好戏,

一是加大发球的旋转,二是频频使用发球后的抢攻,

再加上穿插使用反手发力,结果以21∶12拿下第二局。第三局十分关键,马文革胜,则中国队以3比1夺冠;马文革输,则大比分拉成2比2。

决胜局开始,把决赛的气氛一次次推向高潮。此时谁得分谁丢分似乎已在次要,观众在尽情地欣赏乒乓运动的魅力,欣赏顶尖球手的精湛球艺。

15∶16,马文革落后一分,接着正手发力冲和反手加力攻失误,丢掉两分。而瓦尔德内尔却不急不慌稳扎稳打,以21∶17拿下第四盘。

大比分成2比2,这样第五盘就成了决定生死的拼杀。

上一篇回2016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第九章河畔那场感天动地翻身仗(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