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挑起重担子

文\/姜玥芃   2016-11-25 07:44:45

曹解民

江西科技师范大学教授

乒乓球国际级裁判

江西省乒乓球协会副主席兼裁判委员会主任

学生体协副秘书长兼乒乓球分会主任委员

校史陈列室里一直放着我的照片

说起入行,曹解民可比大部分裁判同行都要早。还在中学的时候,曹解民就跟着父母从上海来到南昌支援建设,后来又从市区疏散到县城,县城莲塘一中的体育老师是当时江西女队的乒乓球冠军张白佳,曹解民跟着张白佳老师学起了乒乓球,后来又慢慢做起了学校各种体育竞赛的编排工作。

上世纪70年代,中国正流行办五项球类运动会,曹解民所在的县城也不例外。那时的他是文化课尖子生、学校团总支副书记、乒乓球队骨干,于是自然而然被调去参加运动会的筹备和编排工作,那是曹解民第一次接触乒乓球裁判,也是从那时起,他爱上了这个工作。

莲塘一中是曹解民开始裁判工作的起点,“我是国际级裁判,我们学校校史陈列室里一直有我的照片。”曹解民骄傲地说,“我们学校培养了许多省队的运动员,也培养了一名国际级裁判员。”

1973年高中毕业后,曹解民下乡到公社知青队当队长,三年后,正好赶上推荐工农兵上大学,他当时对自动化非常感兴趣,原本想报南京航空学院或者华中科技大学,可是县里的招办主任听说曹解民经常参与全省、全县中小学生运动会的裁判、编排记录等工作,就把他推送到了北京体育学院。曹解民坦言在去体育学院之前自己的体育基础并不是很好,但是由于有丰富的比赛工作经历,开学后不久他就被任命为年级学生会主席兼党总支委员,参与各项学生工作。

447分拿到国家级考试第一名

1978年,全国举办乒乓球分区赛,要求从北体抽调4人担任赛区副裁判长。当时曹解民是学生裁判中组织比赛最好的,就被派去了西宁赛区,成为了裁判组组长。那次大会传达了全国要恢

复裁判等级制的文件,并对裁判员进行了考试。曹解民顺利通过考试,正式成为北体中第一个学生乒乓球裁判,证书号78001。此后在北京高校的乒乓球赛中,曹解民跟着老师经常担任副裁判长,正式开启了裁判生涯。

大学毕业后,曹解民回到南昌,在江西科技师范大学从事体育教学活动。“三十多岁的时候,省里发了一个考国家一级裁判的通知,我一看就决定去考,结果考了全省第一名。”1992年,省里又推荐曹解民去考国家级裁判,结果他又拿到了全国第一名。“当时国家体育总局发了文件,上面公布了江西考生曹解民以447分列第一名,北京体育大学的张瑛秋和江苏的刘利淞并列第二名,就写了前三名。”曹解民回忆道。1993年,曹解民被安排到全国少年乒乓球比赛上担任副裁判长。

1994年,曹解民成功考取了国际级裁判。1995年天津世乒赛,曹解民提前3个月被调去参加筹备工作。“当时世乒赛竞赛部部长是姚振绪,我们都在他的麾下负责编排记录,起草裁判员学习材料。”曹解民道,“我当时主要负责学习材料这块,乒羽中心程嘉炎副主任开乒协裁委会的时候老叫我列席,做一些记录,后来我给他整理了一份讲课资料,在43届世乒赛上印发了,是关于乒乓球竞赛管理的文章。”曹解民认为整理讲话也是一项技术,不能完全按照录音机编下来,要“往真正的意思上靠”,讲话是讲话,现场听众能听懂就行了,但是讲课不一样,要更规范。

当裁判要果断、要低调

从1978年开始做裁判到现在已经快40年了,曹解民在这个过程中也有不少工作感悟,他认为做裁判一定要反应快、判断准。回忆在洛阳的一次全国少年比赛中,王励勤在一场双打比赛中发球越过了中线,曹解民看到后果断判了王励勤发球违例。那一年曹解民被评为精神文明裁判员”,总结经验就是两个字——敢判。

此外,曹解民认为当裁判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低调、厚道。“身为裁判做事要勤恳,这是一个基本的原则。有些人喜欢出风头、抢镜头,一到真正做事的时候就躲在后面,这样的人就做不好裁判。”曹解民说,自己的特长是做编排,但是如果有需要参与其他的工作,他也能很快上手,安排做什么就做什么,做什么都能胜任,也是做裁判的基本功。“做裁判不能偏,有些裁判不敢上临场,但我做临场就可以,因为我声音大,比较果断,反应也快。”

去年在武汉进行的一场中超比赛可能因为主场的电路老化,外加开幕演出和空调耗电过大,整场比赛停了两次电。当时曹解民是主裁判,断电后他发现自己的耳麦是有声音的,便用这只耳麦即兴与观众开展互动,正是因为曹解民的应变能力才使得那场比赛没有陷入混乱,现场的气氛也不知不觉被带动了起来。

建立制度避免裁判员管理“黑洞”

在曹解民之前,江西还有一个国际级裁判叫涂世钊,参与过1990年亚运会的工作,但是由于涂世钊身体一直不太好,现在的江西省裁委会工作便由曹解民牵头。为了规范对于裁判员的管理,江西省乒协专门按照国家体育总局的管理办法,拟定了一套乒乓球裁判员管理实施细则,规范了裁判员的论证、培训、审批、选派等。同时曹解民还带领裁委会制订了裁委会会议议事规则,对常委会和委员会分别建立了相应规则。

当问起为什么裁判员的管理单位要从行政部门改到行业协会时,曹解民说:“这主要是因为以前裁判员管理有一些黑洞,像足球那样吹黑哨、搞权钱交易之类的,要避免这些情况就要公开,放手让协会去管,行政部门做监督管理就好。我们虽然没有行政的管理权,但是我们有协会的管理资源,我们裁委会的主任、副主任、常委都是有委员们选举投票产生的,做到了民主,让别人信服。”

“我们马上还要出台一个裁判员选派的实施细则,”曹解民说,“因为社会上一些业余的裁判员最关注的就是选派,大家都很积极踊跃,都想干,但是裁判员多了之后要想每个比赛都能轮到就显得很困难。”曹解民解释道:“名额有限,但是大家都年年来注册培训,不能让他们没有机会参加全省性的比赛,所以我们就制定了几个原则,要公平、公开、公正,再有就是要择优、就近、节约、轮流。每场比赛经费有限,所以要考虑裁判员的地区和等级问题,另一方面也要考虑轮流,多给新生代上场的机会,以老带新,带活整个队伍。”挑起江西省裁委会这个担子,曹解民最大的愿望就是让裁判员队伍的管理方式更科学、工作水平不断提高。

上一篇回2016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不怕挑起重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