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勇 :是“讨厌”的乒乓球成就了我

文\/阎密 图\/边玉翔   2016-11-25 07:45:27

从被父亲逼着打乒乓球的那天起,刘勇就暗下决心,等熬到退役,就再不碰球。从北京队退役后,刘勇来到航天部工作,还没等他熟悉工作内容,就被“借走”打厂里、院里、部里、北京市的各种乒乓球比赛,“当时我一年有十个月都在打球,跟在北京队时一模一样。不久后,我竟鬼使神差地做起了乒乓球教练。”

文/阎密 图/边玉翔

工作后,把老对手都赢了个遍

6岁时,刘勇开始打网球,但在被木头拍子打中几次后,觉得这项目有危险的父亲就让他改打乒乓球。那时父亲给刘勇制定了“魔鬼训练”计划,午饭前训练,一次性削不了200个,就不许他回家吃饭。刘勇说当时最崩溃的就是打到100多个时削丢了,又得重新来,“那段时间,我被折磨得一见球就反胃。”

凭借扎实的基础,刘勇在进入北京队后不久就成为了同龄选手中的佼佼者,但全国少年锦标赛却成为了他的“滑铁卢”。男团决赛,刘勇遇上了几个月前脆败过的对手,这次改变了技战术的刘勇一直咬着比分,当他大比分1比1、第三局19:16领先时,错失了几次良机,最后落败。“我后来听说当时国家队的教练在看球,还从我们这些小孩当中调了一批队员到四川自贡集训,我没能被选上。”刘勇说这是他打球生涯中的一大遗憾,一直到退役他都没能进入国家队。

退役工作后,刘勇也没能离开乒乓球,他代表航天部多次获得冠军。在第六届北京职工运动会中,他还带领国防科工委队打了个团体冠军。那次比赛是刘勇退役后的“巅峰之作”,他把以前在专业队时战胜不了的人都赢了个遍。

通过乒乓球找到最满意的自我

转行当教练前,带了刘勇多年的教练甄久祥对他说了一句话,“干这行一得有事业心,二得有责任心。”因为这句箴言,刘勇在崇文体校一干就是十多年。2001年,刘勇被介绍到印尼教球。语言不通,加上当地的隐性“排华”行为,让刘勇有一段时间过得不太开心。但看着眼前认真训练的队员,他渐渐想明白了,“老板让我来教球,拿成绩是我的责任,所以我没必要在意外人的看法。”在印尼执教的5年时间里,刘勇率队获得了东南亚运动会男单冠军、东南亚少年赛7项第一等好成绩。而后,刘勇又先后前往泰国等地任教。

2008年,刘勇收到了首都体育学院附属竞技体育学校抛出的橄榄枝。竞技学校1986年创建,2006年迁入首都体育学院凤凰岭校区,这里与刘勇以前执教的地方都不同,体教结合是学校的一大特色,“学校面对全国招生,每年都有60个中考学籍编制,这些名额不包括北京生源,所以对外地孩子来说格外实惠。”来到体校,看到偌大的场馆里摆放整齐的30张球台,刘勇心里的斗志又被点燃了。

体校承担了向一线运动队和高等院校输送人才的任务,双管齐下,身为主教练的刘勇身上的责任与压力也是双倍的。“学校是全封闭式管理,周一到周五晚上,没有特殊情况不能出去,现在孩子心理成熟早,总因为一些杂事影响训练,所以我平时也不回家,和他们一起住校。”但一味地“推着走”也不是长久之计,刘勇开始和队员谈心,说的都是自己的亲身体会,“只要从小打球,乒乓球就有可能跟你一辈子,现在的辛苦付出是为了将来更好的生活。我曾经发誓退役之后再也不摸球拍,但不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还能做什么呢?”在刘勇的带领下,乒乓球队获得了国际乒联巡回赛太原站U15岁组女团冠军、全国少儿乒乓球重点单位比赛单打冠军、全国少儿“八杯”总决赛团体冠军等好成绩,并向北京、解放军、山西等省市队输送十余名优秀运动员。十年间,乒乓球队还有60多人考入大学。

今年高考结束后,乒乓球队又走了几个队员,刘勇说希望他们能考上理想的大学,并在未来的日子里,通过乒乓球找到最满意的自我,就像他现在一样。

上一篇回2016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刘勇 :是“讨厌”的乒乓球成就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