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昕 我准备挑战一下寂寞

陈偲婧   2016-11-25 07:45:35

文/陈偲婧 图/边玉翔 刘紫园 迪拜猎鹰国际

许昕有一张很喜欢的照片。是他在吉隆坡世乒赛决赛第一个出场3比0战胜水谷隼后,表情俏皮地比划着“1”。那场比赛许昕打得很兴奋,赛后的表情他很满意,手势的意义也不错,“第一场、第一分、中国队先下一城”。

“感谢上帝,让我们抽到客队!”那场比赛后,许昕面对镜头第一时间做了表白,在时隔两个月后,许昕补充说,他偏爱团体赛中的“单数场次”,因为“这是决定领先和完胜的场次”。

世乒赛归国后,许昕在全队总结会上做了“检讨”,为什么?“打得不好呀!”别看许昕获胜后的表情和接受采访都幽默到位,但打得好不好他心里有数,“看自己比赛的数据,33个球,正手得分的有28个,打得太‘死’了,很多球一板下去,水谷都能回过来,打了太多相持球。”在赛后总结的时候,国家队队员通常对自己都是相当的苛刻,许昕在接受本刊专访时也照样“检讨”了自己,总结下来就是,“国家队要求技术全面,特长突出,没有明显漏洞,而我这球打得,除了突出特长其他什么都没了。”

再接着,海湾公开赛受伤,预选赛输给从没输过的外协会对手,亚洲杯重整旗鼓蝉联冠军,许昕的故事很多,尤其是在奥运年。

奥运年就是每个比赛都是大考

《乒乓世界》:进入奥运年以后,心里是什么感觉?

许昕:我觉得从去年就开始能感受到奥运会的氛围了。去年在备战一系列大赛时就很清楚,所有参加的比赛都是要全力争胜的,不管单打还是双打,国际比赛还是队内比赛,都要全力争胜。每一次比赛对我来说都是一个考验,都要展示出自己参加奥运会的强烈欲望。只要我参加的比赛都是大考,今年算起来,第一次大考是队内直通比赛,前两天和朋友们聊天,他们问我现在还用拼全国比赛吗?好像只用拼世界比赛就可以?我还“教育”我的朋友们说,国内比赛可比国际比赛难打,尤其是队内选拔赛,最难打。

《乒乓世界》:队内直通比赛时的九局五胜赛制算难上加难吗?

许昕:对我来说确实是,直板选手肯定希望比赛越短越好,因为我打的是变化,一旦打的局数多了,对手就适应我了,不怕我变了。九局五胜不但增加了比赛局数,还增加了比赛时间,这对我来说也是考验,我现在也是年龄大的运动员了,体能和精力都要准备得特别细致。而且我有个缺点,就是在比赛中精力集中的时间不够长,当时也是希望通过那个比赛能锻炼自己,集中的时间越长越好,最好打一天都不容易走神。

《乒乓世界》:在比赛中达到这个锻炼目的了吗?

许昕:从发挥上看,前几局我给对手的威胁还是挺大的,唯一输给闫安的那场也是4比1领先被翻盘,那一场确实在领先的时候走神了,给我提了特别大的一个醒。最终直通了是一个收获,能在比赛犯错后找到自己的问题是另一大收获。

现在输这么多,后面要赢回来

《乒乓世界》:直通比赛后进入封闭训练,在厦门你状态特别好。

许昕:这是我练的最好的一次,在训练中赢了很多球,但因为状态太好了,我想通过看一些以前输球的比赛录像让自己内心紧张一些,不要整个人飘起来了,结果这些比赛录相给看坏事了。

《乒乓世界》:这也是你最后热身赛一分没拿的原因?

许昕:是呀,自己把自己的状态给压下去了,压过了。热身赛打了个0胜4负,我完全懵了。从场馆回到基地后,我开始想输这4场的原因和后果,特别后怕。两天的热身赛我都是在第一场输了以后,第二场没有调整过来,甚至输得更惨,0比3就交代了,这要是在真正的大赛中,我第一场犯了错误,第二场如果赢了还能弥补一下自己的过错,输了就成“千古罪人”啦!

《乒乓世界》:这么纠结的时刻是怎么度过的?

许昕:吴指导(吴敬平)找我聊,说可以看输球的视频让自己心定下来,但我有点做过了头,看完输球的,要看些赢球的,否则真的把自己压郁闷了。刘指导(刘国梁)给我发微信让我总结一下比赛,我写了好长一段微信给他,刘指导看完说总结的不错,还鼓励我说:“你现在输这么多,后面一定要把比赛赢回来。”他非常了解我,肯定看出我当时心理已经有点崩溃了,所以用这句话来点醒我。热身赛后,也有很多朋友鼓励我,让我感受到很多人在关心我,希望我找回自信心,这对我来说就是力量。

在吉隆坡,我是最紧张的那一个

《乒乓世界》:真正到了吉隆坡即将参加比赛时,你觉得自己的状态如何?

许昕:其实在吉隆坡我特别紧张,比赛一开始感觉更明显,我绝对是最紧张的那一个。第一场碰格林卡,我第一局被他打了个3分就下来了,第二局开局又2比5落后,感觉在场上人都懵了。赛前我虽然也希望碰格林卡,因为他打左手的能力在外协会的选手中算很好的,我也想通过比赛检验一下自己。但心态是又希望和他打,同时又巨紧张。那场球大概是我这些年打得最“丑”的比赛,最后能赢下来真不容易,不是我对自己要求低,因为我那场比赛打得完全是失控了。

《乒乓世界》:赛后采取了哪些“紧急措施”让自己调整过来?

许昕:因为世乒赛我的主管教练没去,刘指导和秦指导(秦志戬)就来陪我看格林卡和我的比赛录像,那时我和马龙住一个房间,马龙前几场比赛打得也少,所以教练走后马龙又陪我看了一遍,然后我自己再复习两边,不是去分析自己哪个环节赢哪个环节输,而是看自己在场上的状态,脑子里想的是怎样能把这种状态终止,重新焕发出力量。

《乒乓世界》:用了多长时间调整过来的?

许昕:小组赛前几场都打得磕磕巴巴,人太拘谨,我希望自己能把在封闭训练中感觉练得成熟的东西打出来,但是到比赛中发现只是我自己觉得成熟了,其实还是打不出来,用了也不果断。相当于自己想了好多技战术,跟做梦一样,一比赛,梦醒了,现实的东西和梦里一点都没有吻合。打到小组赛最后一场,是个转折。得感谢刘指导,有意排阵让我去打陈卫星,因为我打削球有底气,一直主动进攻主动发力,没有太多失误,打法上也克削球,所以在别扭的时候碰上削球,是个机会,就看我能不能把握住了,赛后刘指导问我说:“打开了吧?舒服了吧?”他确实非常了解我。

和“亡命徒”的比赛打得最好

《乒乓世界》:出线后哪场打得最好?

许昕:半决赛。我半决赛的对手李尚洙完全是个亡命徒,他打球不管打不打得上,都是发力,全是搏杀,不要命的打法,碰上这种打法的,打到中后局还真是很别扭。我第一局输了,因为对方上来就打得很凶,但后面我调整了过来,没有受影响。我第一次跟李尚洙打的时候就输给了他,后面赢了很多次,但总觉得和他比赛不安全,自己心理起伏也比较大,但世乒赛中我做到了相对平稳,感觉那是我打得最好的一场球。

《乒乓世界》:决赛时突然多出来很多观众,那时候紧张吗?

  许昕:一点都不紧张,与第一场对格林卡真是鲜明对比。第一场观众少,我却紧张得都不会动了。到了决赛我人已经打开了,教练给我机会让我打前面,我们又唯一一次抽到客队,我打第一场,去碰日本队一号水谷隼,对我来说是个考验更是机会。因为我认为团体赛单数场次更关键,是决定领先和完胜的,我最想打的就是第一场。

《乒乓世界》:在这场自己最想打的比赛中发挥得怎么样?

许昕:只能说还行。技术方面打得相对比较死,除了正手,其他技术打不死水谷这样技术全面无谓失误又少的对手,所以比赛里很多都是相持球。在比赛里只能看出我技术突出,全面什么的都没有体现出来,所以回来以后要深刻总结和反省呢。

打不打封闭?

《乒乓世界》:你的肩伤在世乒赛期间还不明显吧?

许昕:世乒赛打完还没什么事,到了两站海湾公开赛,可能因为连续作战,第一站科威特公开赛8进4对水谷时,肩就有点反应,和马龙打半决赛的时候就完全不受控制了。打完比赛马龙跟我说我动作不对,我还只是觉得肩不舒服,没意识到动作变型了,等我看录像的时候发现马龙说的没错,我那正手的失误真是惨不忍睹。

《乒乓世界》:对水谷挽回6个赛点,又像42板那样在网上被“神话”了,世乒赛和两次海湾公开赛都碰到水谷,对方有什么变化吗?

许昕:那场比赛确实有点悬,但水谷没什么区别,比赛打成什么样主要看我自己,打得那么悬其实不应该,我3比1领先后,比赛就该结束了。包括在第二站卡塔尔公开赛上,我也是3比0领先。在领先的时候刘指导和我都希望练一些新技术,也让对手知道我有其他方法可以战胜他,可惜这些新技术我还没控制得收放自如,变过去容易,打不通再变回来的能力我还需要练。

《乒乓世界》:海湾公开赛回来后,就决定打封闭?

许昕:虽然两站公开赛觉得肩真的不行了,但一直在犹豫打不打封闭,纠结了两个星期,又是跑医院又是在队里治疗。其实我从去年苏州世乒赛开始肩就有伤,那时医院检查的结果是肌肉疲劳,这次再检查,就成骨头上的问题了。我就感觉问题严重啦,临走去打预选赛前两天,决定打一针封闭。

第一次输给庄智渊

《乒乓世界》:带伤参加预选赛,给自己定的什么目标?

许昕:肯定是不输外战。但上场后觉得真是力不从心,找不到比赛和竞技的状态,人也不是很兴奋。第一场赢了李尚洙,是因为他打得比我还差;第二场对庄智渊,真是不该输的球,我第一局赢了,第二局拿了两个局点,第三局输,第四五局都有局点,这球正常打的话我应该4比1赢,实际结果却是我2比4输了。输球以后我第一反应不是郁闷,而是感觉打不动,直板最需要的精力和体力支持,我在场上都没有,整个人都是不正常的。

《乒乓世界》:比赛中对肩伤的担心会影响到你吗?

许昕:有一些担心,但因为药效出来了,反应也没有那么大。主要是自己觉得没有底气,赛前训练不扎实,就觉得人薄,用技术没底,特长技术用着都感觉没谱,这是最影响我的一点。

《乒乓世界》:输球给你带来心理影响大吗?怎样再把自己调动起来?

许昕:输了球心里肯定别扭,但同时我知道我只要在正常情况下和他打,我不会再输。调动自己的方法就是训练,我必须练够了才能发挥出来,大赛前训练让我跑多少,量增加到多少都没关系,信心是在平时这样的训练中积累起来的。我这人,就是必须跑起来,心里才有底。

亚洲杯比赛场地板是空的

《乒乓世界》:预选赛输球,对亚洲杯比赛有影响吗?

许昕:因为知道预选赛为什么输球,所以回来备战亚洲杯的时候我24 TTW就想给自己加量训练,后来队医说不要因为加量影响到身体恢复,再影响到以后的比赛就得不偿失了。所以去亚洲杯之前我只是按照正常的训练时间训练,我不会因为输了一场知道输球原因的比赛而丧失信心,只要练,我就不会输。

《乒乓世界》:亚洲杯对于你来说,目标还是绝对不能输外战吧?

许昕:所以也打得挺紧张的,只有两个队员打,而且我刚刚输了外战,这次怎么也不允许再犯这个错误,哪怕练得不扎实,也不能再有第二次了。亚洲杯的比赛打得也是磕磕巴巴,8进4又遇到李尚洙,拉完球后的一个上步,感觉腿发不上力。因为迪拜的比赛场馆是展览馆,地板下面感觉是空的,我踩在上面觉得不实,刚打的时候不是很适应,正手拉球后,觉得跑不起来。

《乒乓世界》:这些比赛中的感觉,会和主管教练讨论吗?

许昕:我们经常聊,这次是吴指导(吴敬平)带队比赛,机会比较难得,所以我就抓准时机什么都聊,地面不平不舒服也都跟吴指导说。吴指导给我的反馈大多是鼓励,包括比赛局间指导时,也是鼓励比较多,给我很多信心。因为地板的原因,我全台正手使用率不高,威胁不大的时候,吴指导鼓励我从两边上手,加强反手的进攻能力,反手的攻防体系也要多用,最后效果确实也不错,在对李尚洙、高宁和继科的比赛中,有几局的关键分我都是用反手直接得分。

只想赢,没顾上想卫冕

《乒乓世界》:亚洲杯决赛时,脑中想的是卫冕还是队内竞争?

许昕:都没有,我就是想拿冠军,亚洲杯冠军是奥运会前最后一个杯赛,参赛的对手也挺强,无论奥运会我能报什么项目,拿这个亚洲杯冠军对我的信心都是一个提升,所以决赛我没有想竞争和卫冕,只想着拿这个冠军。

《乒乓世界》:打决赛碰上队友张继科,用什么心态准备?

许昕:继科的位置比我高,成绩比我好,我如果想的是大家都是国乒主力的话,在心态上就不占优势,大家都想赢,输了不甘心,和继科心态一样,那我就吃亏吃大了,所以我的心态就是去拼他。

《乒乓世界》:最后决赛是赢在心态吗?

许昕:对,心态是第一位的。我和继科在比赛中限制对方的东西比较多,所以没打出什么特别好的球,比赛就是互相限制,打着都别扭,在这个时候我又赢在敢出手,敢出其不意,在可以选择发力或不发力的时候,我都选择搏,失误也认了,心态好确实是关键。

挑战“一个人”

《乒乓世界》:现在距离奥运会不到3个月,需要做什么?

  许昕:这三个月必须要突破。首先要有突破的想法,大方向要是对的。可能会练一些爆发力,左右速度,每天坚持住。在封闭训练里要做的就是挑战自己,挑战任何不想做的事,真正突破了以后会很有成就感。《乒乓世界》:不怕做的事有哪些?

许昕:早起我不怕,训练量大我也不怕,我就是要让自己练到“跑不死”、“跑不累”,多球极限我也不累,因为我的打法主要就是靠跑,如果我再怕跑,那就真没有优势了。

《乒乓世界》:从性格上来说,不想做的、需要挑战的事又有哪些?

许昕:我比较喜欢大家聚在一起玩,不喜欢自己一个人呆着,除了看技术录像,我干什么都想有人陪着。所以要挑战的事就是“一个人”,年初我刚突破了“一个人看电影”,把我看睡着了。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街还没挑战过,应该去做一下,不能老想着有人做伴,挑战一下耐得住寂寞吧!虽然听起来都是怪事,但一旦挑战成功,心里上会建立起“我可以改变”的信念,对训练和比赛都有帮助。

上一篇回2016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许昕 我准备挑战一下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