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城的“黑色星期四”

未知   2016-11-25 07:45:36

1988年9月23日,首次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的乒乓球在汉城大学体育馆开战。彼时的奥运会已经赛程过半,而中国队仅有一块金牌入账,因此,国乒能够摘得几金立刻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那届奥运会乒乓球比赛共设立了男女单打、男女双打4个项目,参赛选手先进行分组循环赛,再通过淘汰赛争冠。在中国队的7名参赛队员中,江嘉良、陈龙灿、许增才出战男单;焦志敏、陈静、李惠芬出战女单;江嘉良/许增才、陈龙灿/韦晴光出战男双;焦志敏/陈静出战女双。

经过6天的小组循环赛,中国运动员虽全部出线,但期间也吃到了两场败仗:男单B组中,许增才2比3不敌瓦尔德内尔,最终以6胜1负、小组第二的成绩晋级。男单C组中,陈龙灿出人意料地以1比3负于奥地利选手丁毅,遭遇了中国队开赛以来的最大波折。战至小组赛最后一轮,丁毅豪取7连胜,成功锁定小组第一,而陈龙灿与香港选手卢传淞同为5胜1负,两人之间的对决也就成为了争夺小组第二的生死战。比赛开始后,双方都显得格外紧张,在场上运用技战术比较混乱,对旋转的判断也一度失准。战至决胜局后半段,卢传淞获得了19:16的领先优势,但他急于拿下比赛,网前控制不够严密,几次强行出手也接连失误,陈龙灿趁机连取5分实现逆转,最终险获出线权。

小组赛遭遇险情为中国男乒敲响了警钟,尽管从历史战绩和世界排名来看,中国队的男单阵容具备着冲击金牌的最强实力(1988年以前,中国队已经连续4次获得世乒赛及世界杯的男单冠军),但彼时蛰伏已久的欧洲乒坛正在依靠横板两面弧圈球结合快攻的打法,不断向中国队的统治地位发起冲击。在汉城奥运会开幕前,波兰名将格鲁巴就在6月份举行的第9届男单世界杯上单枪匹马地冲破了中国队的防线,他在半决赛和决赛中先后零封许增才和陈龙灿,状态堪称神勇。在主场武汉,中国男乒在3人晋级4强的情况下居然让世界杯冠军旁落,也为即将开战的汉城奥运会蒙上了一层阴影。

9月29日,男单淘汰赛正式拉开帷幕。技术打法逐渐被摸透的客观现实,加上必须夺冠的巨大压力,使得中国男乒的战线从一开始就出现了豁口,并最终导致全线崩盘:在1/8决赛中,许增才在0比2落后的情况下奋力追平,但最终由于体力不支,被东道主选手金琦泽淘汰;江嘉良战胜英国选手道格拉斯后,在1/4决赛中1比3不敌瑞典名将林德;陈龙灿击败南斯拉夫选手卢普莱斯库后,也在1/4决赛中被匈牙利老将克兰帕尔淘汰。至此,中国男单在奥运会首次乒乓球比赛中全军覆没,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3人均无缘4强,连争夺一枚奖牌的机会都没有。那一天是星期四,人们惊呼:中国乒乓球的神话破灭了。

战胜许增才的金琦泽在奥运会前的世界排名仅列第18位,但他敢拼敢打,其直板单面快攻打法虽然与中国运动员相似,但他更加注重控制回球落点,反手推挡技术也异常凶狠。击败许增才之后,他又在1/4决赛中一鼓作气,将夺冠呼声最高的瓦尔德内尔淘汰出局,继而又战胜克兰帕尔,与队友刘南奎在男单决赛中会师,一路走来可谓场场出人意料。

把江嘉良挡在4强之外的林德彼时已经是瑞典队的三驾马车之一,其凭借左手横板两面反胶弧圈球的打法曾在奥运会前多次战胜过中国选手,因此心理方面并无劣势。在与江嘉良的比赛中,林德在战术转换上更为成功。输掉第一局后,他主动变招,改用反手频繁压制对手中路,面对江嘉良没有太大攻击性的回球,林德屡屡抢攻得手,士气越打越旺。而江嘉良迫于对方的落点牵制,不敢轻易侧身使用正手,致使进攻威胁大打折扣,连丢三局输掉了比赛。

三场失利中,最让人感到意外的是陈龙灿2比3不敌克兰帕尔,在决胜局以两分之差惜败。这位匈牙利老将早已过了职业生涯的巅峰期,其技战术打法也并不像欧洲新生代的两面弧圈球那样威力十足,能够挑落陈龙灿,克兰帕尔依靠的完全是实战经验和韧劲。陈龙灿小组赛输给丁毅后,没能及时调整好状态,尤其在两位队友先后出局的情况下,中国队的希望完全寄托在他一个人的身上,巨大的心理压力让陈龙灿在场上打得十分拘谨,结果被老谋深算的克兰帕尔逮了个正着。

“黑色星期四”这一天,中国队在男单项目中遭受重创,在双打项目中也经历了严峻的考验。在率先进行的女双半决赛中,焦志敏/陈静与南斯拉夫组合佩尔库钦/法兹里奇打得难分难解,决胜局一度落后时,焦陈二人果断改打大路球,最终以3分之差险胜(由于女双项目只有一对组合报名,如果焦陈二人失利,意味着中国队继男单之后会再次丧失一个冲金点);接下来的男双1/4决赛中,江嘉良/许增才0比2脆败于东道主组合金琦泽/金浣,而陈龙灿/韦晴光则与波兰搭档格鲁巴/库哈尔斯基缠到决胜局的最后一刻才以21:19胜出,惊险晋级。1988年9月29日,中国乒乓球体验了前所未有的残酷。

在随后的比赛中,中国队不仅获得了男双金牌,还包揽了女单项目的前三名,然而整次比赛的最后一场外战失利,也让中国队错失了独霸乒乓球项目金牌榜首位的机会:女双决赛中,焦志敏/陈静以1比2负于南朝鲜组合梁英子/玄静和,与冠军失之交臂。东道主选手在现场观众的欢呼声中愈战愈勇,在比分上一直压制着焦陈二人,尤其在决胜局中,她们着重加强了发球和进攻质量,而且打出了对手跟不上的衔接速度,最终从中国队手中抢得一金。

汉城奥运会后,中国男队进入了一段艰难的低谷期,无论在世乒赛还是世界杯中都鲜有作为。技术打法落伍的事实,摆在了所有乒乓人的面前,以江嘉良、陈龙灿为代表的中国传统直板快攻打法在欧洲势力,甚至在亚洲近邻面前已经毫无优势可言。“反手进攻能力差”和“中台相持实力弱”这两大漏洞,以及对反胶打法的深入研究,逐渐成为国家男队重点攻关的课题。中国女队在奥运会后逐渐完成了新老交替,以乔红和邓亚萍为代表的一批技术能力突出、心理素质过硬的运动员先后跻身主力阵容,开启了女队历史的新篇章。

刘南奎和金琦泽借助主场之威会师男单决赛

中国女队的三朵金花,李惠芬、陈静、焦志敏包揽女单前三名

陈龙灿虽然早早在单打比赛出局,但他和韦晴光搭档为中国乒乓球队赢得第一枚奥运金牌

梁英子和玄静和默契配合,从中国队手中夺走女双金牌来自瑞典的林德淘汰了世界第一江嘉良,并最终获得男单季军

上一篇回2016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汉城的“黑色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