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塞罗那的男双突破口

未知   2016-11-25 07:45:36

1992年7月28日 ——8月6日,第25届奥运会乒乓球比赛在西班牙巴塞罗那打响。比赛场地由当地一个废弃的车站广场改建而成,组委会先是在两栋楼之间加修顶盖、铺设地板、安装灯光,随后用铝合金板和铁架搭建了观众看台,最后又调配了场地所需的空调冷气,整个赛场虽不华丽,但非常朴素实用。本届奥运会乒乓球比赛共有159名运动员参加,中国队报名的8人全部是第一次入选奥运阵容,马文革、王涛、吕林、于沈潼出战男子项目,邓亚萍、乔红、陈子荷、高军出战女子项目。

彼时的中国男乒正在历史最低谷中奋力挣扎,在汉城与巴塞罗那两届奥运会之间,中国队丢掉了世乒赛男子项目的所有冠军,仅有一块男单世界杯金牌入账。在群雄环伺的世界乒坛,欧亚诸强挑战中国的时代已经过去,瑞典队逐渐确立了世界第一的领先地位,法国、德国、南斯拉夫、比利时等球队也以惊人的速度崛起。在各项国际比赛中,中国队对技战术打法的探索没有明显突破,运动员虽然不会被对手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但由于整个奥运周期输球多、困难多,导致全队上下士气低落,缺乏信心。1991年6月,蔡振华临危受命,开始担任中国男队主教练,他从思想作风、组织纪律和技战术组合等方面入手,对球队进行整顿。半年之后,中国男乒在世界杯团体赛上力挫欧洲劲旅,捧得冠军,这也重新燃起了全队的斗志。

通过对当时国际乒坛的形势分析,蔡振华及男队教练组结合主力运动员的水平,确定了在奥运会上以双打为主要突破口的冲金目标。在封闭训练期间,国家队主要进行了两项工作:第一是通过长时间训练增强对抗实力,第二是消除队员“技不如人”的心理障碍。实践证明,这条作战方针非常正确,王涛/吕林在男双项目中登顶,让憋闷了许久的中国男乒彻底出了一口气。

男双夺冠的过程异常曲折,处于下半区的中国组合马文革/于沈潼从小组出线后,刚刚进入淘汰赛,战线即告失守,在1/4决赛中2比3不敌韩国选手姜熙灿/李哲承。位于上半区的王涛/吕林也不轻松,他们小组赛的首个对手是克罗地亚组合,23岁的普里莫拉茨和46岁的舒尔贝克(前者是上届奥运会男双亚军、后者是世乒赛两届男双金牌得主),面对世界名将,王涛/吕林先输一局,慢慢适应比赛氛围后,两人开始进入状态,迅速连扳两局拿下首胜。随后他们势如破竹地闯入决赛,迎战德国悍将罗斯科夫和费茨纳尔,双方第一局就打出了26:24的高分,王涛/吕林凭借关键时刻的果断出手建立了比分优势,并且在全场比赛中一直压制对方,尽管被对手两度扳平,但他们在决胜局打得更加释放,最终如愿以偿。

瓦尔德内尔在巴塞罗那问鼎男单,成为了世界乒坛第一位男子大满贯

邓亚萍在决赛中击败队友乔红,获得女单冠军

王涛和吕林虽然在单打比赛中没能突围,但两人成功在男双项目为中国队打开了突破口

在与乔红获得女双冠军后,邓亚萍成为了奥运乒乓球史上第一位双冠王

马文革为中国男乒获得了一枚宝贵的铜牌把男双项目作为夺冠的突破口,并不意味着中国男乒放弃了对男单金牌的追求,只是在当时的国际乒坛,世界排名前16位的选手中有11名都来自欧洲,中国队名次最高的马文革只排在第7位,个人实力没有任何优势。男单的对手不仅分布较广,而且打法风格很多,这也在客观上也增加了备战的难度,加上男单历来都是偶然性最大的一个项目,中国运动员想在欧亚诸强的围剿中杀出一条血路,确实非常困难。

男单小组赛开始后,最先遭遇困境的是身处H组的吕林,在0比2负于金择洙后,他又意外地输给了印度选手梅塔,最终仅以1胜2负的成绩名列小组第三,无缘出线。王涛从小组晋级后一直发挥比较稳定,1/4决赛中,他与金择洙狭路相逢,双方经过五局苦战,王涛遗憾败北。中国队走得最远的运动员是马文革,他在小组赛与捷克名将科贝尔争夺出线权的生死战中,决胜局以25:23惊险过关,之后他越打越好,接连淘汰了荷兰选手哈尔丹和瑞典世界冠军佩尔森闯入4强。半决赛中,他与盖亭上演了一场精彩绝伦的对攻战,堪称当时乒坛“中近台两面弧圈结合快攻打法”的代表作。双方激战5局,盖亭依靠凶稳得当的进攻和快速的衔接节奏获得了最终的胜利,马文革迫于对方的进攻火力,决胜局战术意识不够坚决,但他的表现还是得到了教练组的一致认可,最终他获得了本届比赛的男单季军,对于当时的中国男乒而言,这枚奥运铜牌的分量着实不轻。

经过一番混战,瓦尔德内尔最终在男单决赛中称雄,向世人展示了他“技术全面、特长突出、无明显漏洞”的深厚功底。而以盖亭、罗斯科夫、塞弗等欧洲选手为代表的向中近台靠拢的两面弧圈球打法,也为世界乒坛的技术发展提供了新的方向。在力争夺回打法优势的战略中,中国男队经过冷静分析,没有盲目跟从,而是结合我国运动员的自身特点,在大胆创新的基础上加强对年轻运动员的培养。

在本届奥运会的女子比赛中,中国队一路奏凯,尤其在进入淘汰赛后,她们从未和对手打过决胜局,最终成功包揽了两个项目的冠亚军。全队唯一一场外战失利来自于女单1/4决赛,使用直板长胶全攻型打法的陈子荷以1比3不敌朝鲜名将李粉姬,后者为左手横板快攻结合弧圈球打法,反手生胶弹击变化多力量大,整体球风凶狠泼辣。在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期,李粉姬与韩国选手玄静和一直是中国女队的最强对手,以她们为主力阵容的朝韩联队还曾在1991年世乒赛中抢走了中国队的女团冠军。在本届奥运会上,玄李二人先后挺进单打4强,但分别被邓亚萍和乔红挑落马下。

1992年8月5日,邓亚萍在女单决赛中战胜乔红,成为奥运会乒乓球女子项目中的首位“双冠王”,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的萨马兰奇亲自到场为邓亚萍颁奖。这枚金牌是中国代表团在巴塞罗那奥运会上获得的最后一枚、也是第16枚金牌,打破了中国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创下的15枚金牌的纪录,国球荣誉实至名归。经此一役,中国女队重回世界之巅,霸主地位无可辩驳;中国男队依靠男双项目突破重拾信心,逐渐走出低谷。

上一篇回2016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巴塞罗那的男双突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