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塞罗那奥运会,智取男双夺首金

未知   2016-11-25 07:45:38

(连载之六·本文有节选)李玲修 王鼎华突破口选在薄弱处

鉴于男队的实际情况,第25届巴塞罗那奥运会,国家体委下达的任务是进前八。蔡振华想,应该争取进前三名,超额完成任务。

雄心要有现实基础,怎么确保夺得一块铜牌呢?

单打有可能吗?蔡振华清楚,只有一号主力马文革才有夺牌的实力。但与他水平相近的外国选手足有十几人,拼杀起来马文革将是孤军作战,困难较大。这个险冒不得,如失手不仅辜负祖国人民厚望,对全队刚刚恢复的自信心也会形成致命打击。

那么双打呢?蔡振华心头一动:王涛、吕林这对双打曾在第41届世乒赛上拿过亚军。他们一个左手一个右手,是双打的最佳搭配。他们有大赛经验,这一点十分重要。

堡垒往往要从薄弱地方攻克,双打就是奥运会的突破口,善于逆向思维和不拘一格的蔡振华顿觉柳暗花明。

吕林是浙江台州人,1969年出身于一个教师家庭。良好的家庭教育使他成为一名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好学生。他小时候打球虽没经过系统训练,但10岁时就被选拔到省队。1986年,17岁的吕林被选拔到刚组建的国家青年队。吕林曾说:“选我主要是我年龄大,打得还行,能给他们当陪练。”1988年吕林调进国家一队,师从任国强,后入蔡振华门下。蔡振华根据分管队员的不同情况分别制订了系统的训练计划,使吕林受益匪浅。在训练中他打球跑动范围大,防守好,与王涛配对相得益彰。蔡振华觉得吕林训练很扎实,意志品质坚强,比赛现场发挥出色,因而对他很看重。一个运动员在关键时刻能否出色发挥,决不仅仅是技战术水平起作用,某些时候素质、意志、思想、斗志比技术更重要。

1967年出生的王涛,是个乐观活泼且有坚强意志的选手。他的父亲王世俊是位音乐工作者,为儿子能成为世界冠军倾注了大量心血和精力。王涛4岁开始学打球,后在北京什刹海体校师从王锡添,一步一步经受了正规而严格的基础训练,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他7岁获得北京西城区单打冠军,11岁获北京市少年乒乓球赛男团冠军,19岁获得全国青年锦标赛男团冠军,20岁获第6届全运会团体冠军、单打冠军。从17岁开始,王涛涉足国际比赛,团体冠军、单打冠军、男双冠军、混双冠军都有斩获,特别突出的是在第41届世乒赛上,在男队打得哀鸿遍野时,他和刘伟搭档夺取了混双冠军,和吕林搭档获得男双亚军。1991年他随队出征,夺取了第2届世界杯男团冠军。无论实力、素质还是大赛经验,他都是队里最优秀的双打选手。

“张晓蓬,你回去看录像带……”

在集训地江苏扬州,蔡振华带领他的团队和队员开始了大练兵。我国第一位乒乓球博士张晓蓬一直跟踪男队搞科研,20多年后他对那场大练兵仍记忆犹新:

在以前,人们更多的是看单打的实力来进行双打的组合,中国人一直是这样,欧洲人也是这样的,而真正像羽毛球这样去研究双打的不多。

备战1992年奥运会的时候,就是以双打为突破口。当时80%的人在习惯上是侧重于单打,把重点放在单打上。在这种情况下,他就提出来我们要拿出40%的力量放在双打上。当时马文革想不通,那时候他是奥运会单打主力,但是蔡指导还是坚持了。我觉得1992年是对他的创新有启发的一年。在这个时候队内摸索双打,双打到底在哪个地方出现问题了,原来大伙儿的认识都比较模糊,认为你单打打得好,双打肯定也行。

真正研究双打以后,才逐渐地意识到,双打最关键的是第二板,也就是接发球和接发球以后的下一板与第四板的衔接,要将一、二与第四板的衔接解决好。当时在说这件事的时候蔡指导也是很认真。有一次王涛、吕林晚上在那儿练,王涛第四板的时候,吕林第二板,接完发球应该怎么动?因为这时候他已经意识到这个环节可能是双打制胜最重要的环节。当时李晓东、吴敬平、尹霄、陆元盛都在那儿。说到吕林接完了以后,到底应该怎么动,大伙儿也都各抒己见,僵持不下。因为王涛是左手,吕林右手接完了以后,王涛这个左手就在他身后,紧接着是往左还是往右?我当时也在那儿,大家意见不一致,蔡指导就对我说你现在马上回去看录像,看看欧洲人怎么动,再看看我们怎么动,然后再看看应该怎么动比较好。我回去看了至少半个小时录像,回来跟他说,这个人是这样的,那个人是那样的。最后他就琢磨着确定下来吕林第二板的时候要往外动,因为王涛靠台子比较近,直接从后边顶到前边来打。这是当时给我印象比较深刻的一件事。

就这样,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地研究、讨论,深入地解决双打中大家从未思考过的问题……

王涛、吕林圆梦巴塞罗那

巴塞罗那奥运会乒乓球双打决赛所在的体育馆,德国球迷们用各种方式为他们的双打选手罗斯科普夫/费茨纳尔加油鼓劲。有人跺脚,有人摇国旗,有人呐喊,有人吹喇叭,一点儿也不比足球赛的氛围差。这对选手是他们心中的英雄,他们曾在3年前的第40届世乒赛上荣获了男子双打冠军,今天他们又打进了奥运会乒乓球的男子双打决赛。眼下他们与王涛、吕林这对中国选手的激战打到了20∶15,眼看就要拿下第一局,球迷们怎么能不激动呢?

挡板外的蔡振华神色凝重,他盯着王涛和吕林盘算着。大赛的喧闹氛围他不担心,因为在集训时训练场天天放喇叭,用敲锣打鼓声、喝彩声和嘈杂的录音来干扰队员,为的是让他们适应赛场上的氛围。

决赛时间是上午11点,9点25分蔡振华就带着王涛、吕林到停车场等待班车。按计划班车应是9点35分出发,可是等来等去不见班车的影子。蔡振华当机立断,不等了。三人跑步出了奥运村,但出村又打不着出租车。三人边跑边找车,跑了好远一段路才截到一辆出租车。此时蔡振华已急得一头大汗,王涛和吕林也都大汗淋漓。到赛场时,离开赛时间只有40分钟了。

蔡振华很了解罗斯科普夫/费茨纳尔这对选手。中国男队在训练时曾看过他们的技术录像,研究过这辆“德国战车”的特点与对付他们的技战术,因而王涛、吕林对他俩并不陌生,关键是现场发挥了。从王涛、吕林半决赛力挫韩国劲敌刘南奎/金择洙的表现来看,他们还是有希望的。

现在15∶20,是关键时刻,就怕两位小将手软……两小将耳语了两句,左手横握拍的王涛发了一个近网球,罗斯科普夫回球不过网。王涛如法炮制,罗斯科普夫再次下网。17∶20,德国人慌了。接着吕林打中费茨纳尔的反手,罗斯科普夫两度扣球失误,转眼比分成了20平。

比赛进入了白热化。此后王涛、吕林四度领先,但德国选手四次将比分扳平,双方真是杀红了眼。球如流星一样来回穿梭。罗斯科普夫一板打飞,引来满场惋惜声。紧接着这位欧洲单打冠军又一次回球不过,26∶24。中国选手拿下了第一局。

第二局比赛,戏剧性地上演了第一局比赛的翻版。不过这回是德国选手落后,他们在12∶18的不利情况下,小个子费茨纳尔的正反手弧圈球连连得手,压住吕林的反手,最后竟神奇地连得9分而拿下第二局。

针对对手的长处,蔡振华让王涛和吕林把球打在对方近台和远台的结合部位。后来蔡振华看对方逐渐适应了这种打法,大比分2比2打成平手,又及时对王涛、吕林说:“你们在输球时有些保守,要敢于发挥,打出你们的特长,快。左右要配合好,把对方尽力逼到远台,压住他们的火力……”

决胜局一开始,罗斯科普夫与费茨纳尔先声夺人,一口气拿下三分。但是王涛和吕林不急不躁,他们按照蔡振华的指点改变战术,搓小球,再打大角度,打得狠中有巧。加强落点的变化,使得步伐失去章法的对手接连回球失误。打成9平后,王涛和吕林势如破竹,而对手却阵脚大乱,以打法凶猛而著称的这对德国选手在中台对攻中失误频频。当罗斯科普夫又一次将球打飞后,记分牌上亮出了21∶14,中国小将3比2夺得了奥运男双冠军!

上一篇回2016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巴塞罗那奥运会,智取男双夺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