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吉隆坡感受世乒赛的“热”

冯政   2016-11-25 07:45:39

文/乒乓球国际级裁判 冯政

隐于马来风情中的世乒赛

2015年12月18日的上午,我和往常一样打开办公室的电脑,发现中国乒协裁委会赵霞主任的邮件映入眼帘,内容是:中国乒协拟派你赴马来西亚吉隆坡执行2016年世乒赛的裁判任务,请做好相关准备工作。短短几行字,既让我感到激动,又有一丝压力。

世乒赛是全球最高级别的乒乓球赛事之一,能够派我到这样重大的国际赛场上执法,是对我工作能力的充分肯定。然而,参加国际比赛的经验告诉我,来自中国的裁判,有时候也会和中国运动员一样,会受到其他参赛者的关注,特别是裁判队伍,他们大多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国际蓝牌裁判,有着丰富的经验和高超的执法水平。在他们当中,我的一 言一行都代表着中国,所以工作中不能有半点马虎和懈怠,压力不言而喻。

经过一个多月的准备,我于2月27日中午登上了飞往吉隆坡的班机。经过近4个小时的飞行顺利抵达吉隆坡机场。刚一过关,我就看到了在衣服外面套着世乒赛海报板的志愿者,他们没有穿统一的服装,但丝毫不影响他们的热情和专业。从出关开始,到取行李、登记乘车点,志愿者是分段接洽,一个人负责一段,完成后把宾客交到下一段,工作井井有条,热情周到。记得每次参加国内外大赛,抵达驻地后基本上第一眼就是看到志愿者,大赛的圆满成功,确实离不开这些可爱的面孔。

在机场乘车点约等了半个小时后,我和一名蓝牌考官、两名国际乒联官员、另外三名裁判一起,加上司机一共8人挤进了一台小面包,启程前往世乒赛官方酒店之一的阿卡帕拉酒店,此时已是傍晚六点多,而我接到的通知是要参加八点钟的全体裁判员大会,时间有些紧张。司机是马来人,英语带着浓重的口音,在了解我们的急迫心情后,他一路飞驰,终于在七点半到酒店。入住手续很顺利,几分钟完成,到房间放下行李,我立即奔赴会议现场。

裁判员全体会议在酒店三楼召开,之后几天,这里举行了多个国际乒联会议,包括最重要的年度代表大会。在我进门时,会议大厅已经基本座无虚席。裁判长是瑞士人,他先简短地介绍裁判长团队,然后就裁判流程一一说明。我第一天的任务是球拍检测,这是没想到的。

本届世乒赛的比赛日为2月28日-3月6日,赛程为8天,比赛在沙阿兰体育中心举行,距离酒店仅10分钟的车程。主馆是马拉瓦提体育馆,最多使用9张球台;副馆是临时搭建而成,分A、B两个馆,共24张球台。有意思的是,主馆和副馆之间相隔一条马路,中间还有一个地摊市场,一到周末甚是热闹,日用百货、平价服装、小吃零食,几乎啥都有,有点像国内的赶集市场。由于裁判任务,我常要往返于两个球馆之间,每当在集市当中穿行,我总会放慢脚步,欣赏一下多彩的马来服装,感受一下这里的风土人情。

北欧裁判在吉隆坡想念下雪的家乡

言归正传,在世乒赛期间,我一共执裁团体赛9场(主馆4场、副馆5场),在球拍检测中心工作4节时间。7天一共工作共13场(节)比赛,3月4日休息一天。常常听到有人说,裁判员能在最好的位置观赏精彩的比赛,很让人羡慕,这句话也有一定道理。乒乓球裁判员几乎都是业余的,平时都在各行各业有自己的工作,最大的共同点就是对乒乓球的热爱。裁判工作不能给我们带来很多回报和荣誉,但能在赛场上近距离见证运动员成功后的喜悦、失利时的黯然、拼搏中的傲气、酣战间的冷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这次世乒赛让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比赛是女团四分之一决赛日本对德国。福原爱经过五局艰难拿下比赛,在赛后与我握手时,她难以控制的泪水已夺眶而出,球如人生,我想此刻我能理解她的心情。

说到这场比赛,现场和国际乒联网络直播的观众可能会注意到,日本队获胜后,我作为主裁没有立即找双方签字,而是让副裁拿着一个信封离开比赛场地,我在场边等候。后来有朋友发微信询问:副裁干啥去啦?你在场边傻站着等什么呢?按照这次比赛的工作流程,双方运动员应在赛前20分钟将球拍交给裁判员进行赛前检测;未按时提交的球拍将接受赛后检测,由副裁收球拍交到球拍检测中心,主裁留在比赛区域进行管理,如果该场团体赛已结束,要求双方运动队在运动员席等待,不能离开。我的叙述也许有点轻描淡写,但当时的气氛还是很紧张的,因为福原爱的球拍未在赛前提交,要接受赛后检测。这就意味着,虽然她赢得了这场比赛,但一旦球拍检测不合格,她将被视为输掉比赛,该场团体赛还将继续。

有些细心观众会注意到,本届世乒赛的主裁椅前摆放了一个平板电脑,裁判员会时不时地点击屏幕。其实这是一个电子翻分器,裁判员每次举拳报分之后,还要在电子翻分器上点击新的比分。这个设备与国际乒联竞赛经理的成绩处理终端、场馆里的大屏幕显示器以及电视转播画面都是相连的。换句话说,裁判员的每次点击都在现场所有人和千百万电视观众的注视下,压力可是不小呀。我参加过2005年上海世乒赛、2008年广州世乒赛、2012年多特蒙德世乒赛和2015年苏州世乒赛,几乎每次都能看到在竞赛成绩和体育展示等方面不断地发展和进步。随着高科技和互联网+的引入,国际乒乓赛场的信息化和网络化程度越来越高,工作效率、一致性、准确性都大大提高,对裁判员的要求也随之提高。这次世乒赛使用40+新材料球,不少裁判同行和乒乓球爱好者关心球的质量。我一共执裁9场团体赛,只有一场比赛使用了第2个球,其余都是1个比赛球用到比赛结束,可见塑料球的质量也在不断提高。

这次世乒赛,我除了担任临场裁判,还要在球拍检测中心工作。相信大部分读者没有进入过球拍检测中心,不知道球拍送进去后会如何检测,总觉得这里面多少有些神秘。其实球拍检测中心陈设简单,一个长条桌上摆放着各种检测仪器和表格,几把椅子供检测人员就坐,仅此而已。每轮比赛前20分钟到比赛开始,这段时间是球拍检测中心最忙的时候,裁判员会陆续把球拍送来,检测项目包括:胶皮型号、平整度、厚度、胶皮气味、球拍是否有损坏和不规则之处等。检测人员对每项数值都进行记录,填写检测表格,如果发现数值超标的情况,立即报告值班裁判长。我在主馆和副馆的球拍检测中心分别工作了2个时间段。为通风需要,副馆的检测中心实际上设在一个通道边上,虽然有空调,但气温最高时仍超过30度,穿西装打领带的裁判坐着这里经常汗流浃背,特别是来自北欧、北美的裁判,同样的时间,他们家乡还下着大雪呢。

3月1日,国际乒联召开了年度代表大会,结束后不久就有报道说国际乒联通过决议,球网的高度将要提高。第二天下午,在场馆裁判员休息室,我碰到来自瑞士考官布兰特女士,在与她聊天时提及“提高球网高度”的提案,她证实该提案已通过决议(resolution),意味着该提案得到大多数协会的认同,可以在今后的国际比赛中做测试(test event),以广泛了解不同水平、不同年龄运动员对不同网高的适应,然后拟在明后年正式提出网高具体数值。瑞士乒协的另一个提案是“发球擦网不重发”,去年在白俄罗斯公开赛已试行过,但由于当时成年比赛使用正常规则,青少年比赛试用no let service规则,但同一批裁判执裁,经常混淆,导致这个测试不太成功。

我在文章中几次提到“蓝牌考官”,可能有读者心存疑惑,为啥有考官?难道要考试?对,确实有考试。根据国际乒联裁委会的规定,国际蓝牌裁判要保持蓝牌资格,须在每三年通过三次临场考核。考官会在观众席等不太引人注意的地方观看整个比赛过程,对裁判的操作流程、手势宣告、比赛控制、判罚情况等表现进行打分。每次考核之后,考官会找临场裁判谈话并告知考核结果。我在文章开头说的压力,其中就包括考试压力。不过,定期的考核对裁判能力的提高和保持作用还是很明显的。

为期8天的吉隆坡世乒赛顺利结束,我很高兴自己为本届世乒赛的圆满成功也做出了一份贡献。同时,我也收获了很多,浓浓的友情、宝贵的经验,还有人生的阅历。

上一篇回2016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在吉隆坡感受世乒赛的“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