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鹏 & 帖雅娜 :不拿好成绩,不如在家陪孩子

文图\/香港特约记者 孟繁旭   2016-11-25 07:45:41

从金童玉女到“老夫老妻”,乒乓伉俪唐鹏和帖雅娜的爱情故事这次有些不一样,因为两个人的生活里多了一个“老板”。儿子唐梓宸的降临,让唐鹏和帖雅娜简单的小生活变得异常忙碌起来。“我俩现在打两份工,外面伺候完乒乓球,回家伺候儿子。”唐鹏诉苦之时,帖雅娜一语道破天机,“服侍这两个老板,我们都心甘情愿,不计报酬,不给钱都干。我们也想让孩子看我们一起打一次奥运。”

唐鹏:现在的香港队让我看到了拿奥运奖牌的希望

《乒乓世界》:2008年因为证件问题没能参赛,使得2012年伦敦奥运对你来讲意义非凡。打奥运会的感觉好吗?

唐鹏:奥运会确实是一个不一样的平台,和任何比赛都不一样。因为没有人能够对抗时间,特别是运动员。身体也会告诉我只有那么几年是最佳状态。2008年我处在最好的身体状态和最佳的竞技状态,主观上,我希望能够在家乡北京打一次奥运,哪怕只是打一场比赛。那次不能参赛,对我来说是很大的打击。但是我的性格让我坚持到了伦敦奥运,在伦敦我单打第一轮就输了,接着肩和颈椎受伤三天没训练,所以我在参加团体赛的时候,是带着非常大的压力和动力去打的。奥运会,四年一次,这个成本确实太高,所以我认为能在这样的比赛里正常发挥,就是对得起自己了。

《乒乓世界》:一个超水平发挥的唐鹏,带着香港队在伦敦团体赛中几乎就拿到了奖牌,你同意这个说法吗?

从技术水平上来讲,我是正常发挥。但从精神层面来讲,确实有些不一样,算是超出平常的状态。我是一个到了大赛容易爆发大能量的运动员,但很多人觉得运动员临场的应变能够纠正一些平时的错误,这是完全不正确的。台上一场球,台下十年功。所以我更愿意将所谓的超水平发挥理解为是长时间积累的一次爆发。

《乒乓世界》:伦敦奥运结束之后,有没有跟随行、但没有打球的黄镇廷说什么?因为看起来,当时他是里约奥运能和你搭档的唯一希望。

没错,当时打完伦敦奥运,感觉香港男队都凑不出一支完整的队伍。我回来之后就问黄镇廷是怎么计划的,对下一届奥运会有没有想法。当然,我当时问他这个话的时候,我都不知道他到底能不能练出来。因为他当时的水平和心态,和奥运赛场的水平相差了十万八千里。还好通过这4年的努力,现在的香港队让我看到了能超过伦敦奥运会中第四名这个成绩的希望。

《乒乓世界》:如果没有黄镇廷的崛起,你会继续带领中国香港队出战里约吗?

毫无疑问,会的。伦敦奥运结束时,领导和教练就希望我能再打一次奥运会。当时看4年后的香港队,基本上是看不到任何希望的,青黄不接,甚至连个三人队伍都凑不出。但是我感谢这些人给我的帮助,我也愿意用我的努力回报他们,所以当时我就答应了,现在事实证明,我也守住了我的承诺。没有黄镇廷,我也会去战斗。

《乒乓世界》:里约奥运没有意外的话,会是你和帖雅娜最后一次一起出征奥运会,对她有什么期待吗?

她的身体状态没有上次好,但是决心和意志比上次更强了。帖雅娜在香港队和国际上一直水平领先,生孩子休战期间她世界排名暴跌,重战赛场时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这些都让她的内心受到了很大的考验。我当时就想,当她一旦再起来,可能比以前更可怕,之前她打球是天赋居多,现在是心理强大,所以综合起来,也许在奥运会她能创造奇迹。另外我们比以前都多了一个目标,为儿子唐梓宸再战一次,不管输赢,我们不会轻易放弃。

帖雅娜:如果比赛打不好,真不如在家陪孩子

《乒乓世界》:产后再次回到球场,再次回到香港排名第一的位置,甚至在公开赛上再次拿到冠军,为什么要回来?什么动力让你克服那么多困难?

帖雅娜:刚生完宝宝时,我胖了20多公斤,不见朋友也不照镜子。当时摆在我面前有很多条路,最后让我下定决心回到球场的原因,除了想给儿子一个在电视里看到妈妈打球的机会之外,就是参加奥运会。我在所有参加过的比赛中都拿过奖牌,只有奥运会打到前八就被淘汰了。我当时就问自己,如果退役,你有什么遗憾吗?结果我给自己的第一个答案,就是奥运会上有遗憾,这就成了我重新回来的原因。

《乒乓世界》:有没有想过自己可能恢复不到最佳状态?

当然想过,特别是国际乒联还换了球,很多东西都是变量。为了回到和以前差不多的水平,我疯狂练体能,因为这是比赛之本。白天在训练馆练一天球,做完恢复训练,再回家做一定量的身体训练,那是人生中头一次在家还练习。我当时就觉得,这么练下去,我一定可以。

《乒乓世界》:参加里约奥运会,有什么目标?

我最佳奥运成绩是前八,他是前四,所以我只有拿到奖牌才能争取到更高的“家庭地位”,这也是我努力的目标。

《乒乓世界》:唐鹏怎么评价你这次的回归?

他前一段时间看我拿冠军,挺惊讶的。可能他也没有想到,我能够回到这样的水平。唐鹏一直认为,我打乒乓球比做其他任何事情都有天赋。换句话说,就是他认为我只能干乒乓球这行。

《乒乓世界》:现在是为孩子打球?

是,我现在站在场上,感觉比之前的动力足,这其实和我之前想的不太一样,我以为生了孩子之后就不会太重视输赢了,结果完全不是这样,如果你看过我现在的比赛的话,会感觉我更玩命了。本来我就不喜欢失败,现在为了儿子唐梓宸,可以说是我打球最拼命的一个阶段了。

《乒乓世界》:亚洲杯比赛,你在赛后接受采访时为什么哭?

当时那个地板挺软的,导致我受伤了,然后再加上一天打了好多场比赛,挺累的。我打乒乓球从来没这么辛苦过,现在特别容易感到疲惫,身体的反应也很大,忍不住就哭了。但是那次比赛也有收获,就是我发现我的球感还在,到了僵持阶段和关键球的时候,能够有一种感觉告诉我球该往哪打。

《乒乓世界》:回归后,比以前在球场上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之前年轻气盛,总是爱自己和自己着急,所以好多球都是我在不正常的情绪下打出来的。现在更加冷静,更加沉稳,比之前更有韧劲,就算落后,我心态也会特别平和,很多比赛都是在落后情况下追回来的。我现在和之前还有个不同,就是我会给自己定目标,因为我和唐鹏有一个共识,就是我们如果离开孩子出来比赛,这就是有“成本”的,那么就得“赚”回来,怎么赚,就是拿好成绩,或者取得一些进步和新的领悟,否则还不如在家陪孩子。

《乒乓世界》:你与唐鹏在乒乓球领域中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我很佩服唐鹏,因为他很爱钻研,比我强太多了。他不比赛的时候,可能在思考,都是关于比赛和球,而我基本上就是傻玩傻吃。他总说自己天赋不够,但我认为他在思考方面的天赋是绝对超出常人的,所以他成为了世界级的运动员。可能人就是喜欢自己没有的东西,我俩在很多方面真的是很互补。

本文作者、本刊驻香港特约记者孟繁旭与唐鹏一家三口合影

上一篇回2016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唐鹏 & 帖雅娜 :不拿好成绩,不如在家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