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中窥人(五)

文\/邵璧林   2016-11-25 07:45:43

无论是“智者察同,愚者察异”,抑或“智者化繁为简,愚者化简为繁”,都无一不在说明智者与愚者的不同之处。智者往往注重其相似处和共同规律,而愚者则着眼于具体事物的具体差异。这里的智者和愚者并无高低等级之分,而是不同的取舍,不同的哲学。

在器材发烧友的世界里,也有着这两类人:“智者”和“愚者”。

“愚者”。

之所以先谈“愚者”,是因为这才是发烧友最初的模样。在愚者眼中,“一粒细沙看出一个世界”,所有的不同都是被放大的。

狂飚王和OC是不同的。同样为云杉力材+阿尤斯大芯,同样拥有巨大的整体形变;然而,加厚的面材、稍大的版面,却使狂飚王有着更好的刚性,手感的反馈则稍少了一丢细腻,更适合开刀阔斧的硬汉使用。

超级水谷隼和维佳专业是不同的。同样的林巴面材、五木二纤维结构,却因为球板各自纤维中不同的碳粒子含量,生出了不同的触球感——超水偏纤维感,维佳专业更靠近纯木感。

波尔精神和波尔之剑是不同的。粗心者以为不过是双胞胎兄弟,发型不同;改头换面,换了手柄。却有细心的“愚者”认为,波尔之剑相比波尔精神,加强了面材的硬度,而且普遍重量更轻,开启了无机时代蝴蝶ALC系列球板轻量化的序幕。

多尼克UP和斯帝卡CL是不同的。同样的七层结构,同样的老式瑞典纯木传统风格,厚度上减薄的UP却不是CL。“CL已不再是曾经刚性的CL,弧圈化了,变得软厚了;而UP则像金字CL那般扎实。”“UP薄嘛,越薄,制造旋转肯定越得心应手啦。当然,正手那一板爆冲就没有CL那么彪悍了。”—在愚者眼中,任何细微的差异都使不同的球板焕发出独特的光芒。有了这光芒,他们才可以乐此不疲地追逐。

于是,买卖二手器材的发烧友们才那么斤斤计较一块球板重量上几克的差别;江湖上才有了铁牌、铝牌、蓝标、黄标的派别传说。

愚者本不愚,不过是在寻觅和品鉴那些细小甚微的不同,而这些不同,使之每块乒器在发烧友的世界里可以特立独行。

“智者”。

智者化繁为简。

有些智者,早早就参悟了真相:即便同一型号的球板,也没有性能完全一致的;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同样的结构,也不可能来自同一块木材,不可能拥有同样的含水量。既然,差异总是难免的,言及不同,又有什么价值呢?!

而有些智者,便是曾经的“愚者”成长而来。他们“跋山涉水”,寻觅过多少稀世珍宝——限量版、特制版、御注版,打过、纠结过每块球板的寸长尺短。后来隐退山林,或为了琢磨球技,或“烧”累了。所有的不同,不过尔尔。

铁牌和铝牌的蝴蝶球板可以是相同的。即便一个可能更脆,一个可能更弹。但从有机到无机到如今的塑料球时代,厂家的顺势而为,调整工艺不是很正常的吗?而也有智者认为,不过是木头的岁数变了,球板本身也有个体差异,何必纠结于铁和铝?

斯帝卡CL和优拉维京可以是相同的。即使一个似乎更有底劲,一个更为易控。但同样的七层纯木经典结构,同样由瑞典生产。纵然小有不同,但手感和击球风格上也大体一致。完全可以微调适应,无需执着于其一。

“智者察同”,梅兹芳碳和蝴蝶费雷塔斯可以是相同的,狂飚王和狂飚皓也可以是相同的。板变而我不变,人才是球场的主体,而非乒器。不过是调整下动作、力道和节奏,不一样的武器照样可以得心应手。

发烧友的世界里,可以有智者愚者;智者却未必聪慧,愚者也未必愚笨。智者反物观道,愚者反道观物,就像东西方不同的医学观和哲学观,一个走向了察同,一个走向了察异。

而智者和愚者们,也在乒器的世界里兜兜转转。有的从愚者成长为智者,有的从智者“返老还童”,又成了愚者。而球板的真相与传说,也在这其中越辩越明,或越辩越模糊,却也越丰富。

邵璧林,网名黑马,籍贯广东汕头。装备达人,烧龄十余年。参加过省大运会,取得过市青年组比赛前四名。常在网络平台发表乒乓器材搭配建议、感悟。

上一篇回2016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拍中窥人(五)